58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说说永生世界中的那些事 > 苏秀衣大舍身术勇救方寒之基情动天地!(上)
    【剑眉入鬓】道友大作

    千峰排戟,万仞开屏。一处断崖边,方寒着一身白衣,负手而立,他外披金色大氅,迎风拂扬,自有一股睥睨天下的雄姿。

    他身后站一人,双目如星,眉清目秀,一身纯黑色的衣服,头上系着一条黑色丝带,粉面朱?唇,身材俊俏,皮肤白净、细?嫩,手指纤细、修?长,根根都精致绝伦,赫然竟是阎罗殿主,黄?泉魔宗第一人苏秀衣。

    只听方寒叹息一声道:“秀衣,明天你我就要带着众人进攻仙界,也不知会不会重蹈当年黄?泉大帝的覆辙,落个肉?身飞灭,烟消云散?”

    苏秀衣并未马上回答,只是眼望远方,那里烟霞散彩,日月摇光。时闻仙鹤唳,每见凤凰翔。玄猿白鹿随隐见,金狮玉象任行藏。

    良久后苏秀衣收回目光,转头注视著方寒英俊无匹又充满霸气的脸容,双眸中闪过一丝迷离,缓缓道:“世事难料,我辈修行之人,重在勇于挑战,只要努力过了,成不成功,也问心无愧了!”

    苏秀衣一开口,声音竟然柔柔?腻腻,说不出的动听。

    “就像我当年,打死我也不相信会归附在主人手下,现在想来还还宛若一场春梦!”

    “是啊!世事难料!”方寒又一次叹息道。

    这时,方寒感觉一个软嫩滑腻的小手,握住了自己的大手。

    方寒一愣,回过头来,呆呆的望着苏秀衣,望着眼前这个粉面泛红,眼神微微迷离,有些娇羞的苏秀衣。心神震动,产生了一丝异样。似有所失,思绪神游。

    自从收服苏秀衣后,他单独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露?出这样小女儿家的神态,难得当年他修成不死之身时,男女转换出了问题。

    “主人,不要想那么多了!您习得小宿命术,就说明命运有一部分已经掌握在您手中,您的意志就是命运,谁也逃脱不了,仙界那帮人,也不例外!”苏秀衣柔声劝慰着。

    听着的苏秀衣软语安慰,方寒患得患失的心情好了许多,不自觉反手握住苏秀衣的手,柔若无骨,细腻润?滑,一时竟舍不得放开,进而又不自觉抚?摸起来。

    苏秀衣默不作声,只是一张玉脸越来越晕,眼里也朦胧起来。

    良久,方寒觉得不对劲,慌忙放开苏秀衣的手,脸色很是尴尬。

    苏秀衣见状微微一笑,竟是如花妩媚。

    第二日,以方寒、苏秀衣为首的飞升大军,破开虚空,直接来到仙界大门前。

    只见那仙界大门,辉煌高大,气势拿人,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宝玉妆成。真个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看着这仙界大门,方寒、苏秀衣对望一眼,均露?出不屑的神情。

    “给我撕?裂!”方寒大喝一声。

    一只充塞天地的拳头凭空出现,那仙界大门在他的拳力之下,瞬息之间,粉碎成千百亿块碎片。

    待烟尘散去,众人看到,仙界之门内,早有数十员镇天元?帅,一员员顶梁靠柱,持铣拥旄;四下列数以万计金甲神人仙兵,一个个执戟悬鞭,持刀仗剑,严阵以待。

    透过碧雾蒙蒙的仙气,隐约可见身穿绛纱衣的诸多仙人,什么造化仙王,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五跂真君、五斗星君、三官四圣、九曜真君、左辅、右弼、天王,玄虚一应灵通,对对旌旗,双双幡盖,眼花缭乱。

    “大胆方寒,竟然私闯仙界,该当何罪?”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回声浩浩荡荡,穿透宇宙各个角落。

    “哈哈哈哈哈!什么仙界,今天我就要踏平这里。给我上!”话音一落,方寒与苏秀衣一马当先冲击而去。后面的手下自觉跟在两人?身后,像一个大锥子般,杀入仙界。

    这是方寒想出来的名为“凿穿之战”的战术,历害之处在于,不理你仙界兵力如何雄厚,只集中力量狂攻一点,清除挡路的所有障碍,一往无前的直指仙界心脏要害,也就是支撑仙界的一根通?天柱子,只要把柱子弄倒,就能把主动完全操控在手上,以快打慢,速战速决。

    胜败决于一线之差,仙界显然没料想到这种情形发生,待明白过来,这条恶龙已深入腹地。

    方寒、苏秀衣带领着众人对仙界展开绝不容情的歼灭战,杀得对方死横遍地,血染仙石,势?如?破?竹。

    仙界方才反应过来,告警的烽烟四起,屯驻仙界各区战略要点的仙界大军四方八面赶来截击。而他们则依然以集中对分散,以快对慢,迅速横过无穷空间,往里面深入。

    这时朝他们杀来一队仙界人马,兵力在百万?人许间,领军大仙狂喝道:“本人杀杀大仙是也!方寒你还不跪地投降?”

    方寒早取出仙器“射仙弓”,弯弓搭箭,哈哈笑道:“傻×你不嫌言之过早吗!”

    “嗖”的一声,劲箭离弦,缩地成寸,穿越千百平行空间,直朝奔来的杀杀大仙射去。

    杀杀大仙不慌不忙,左手取一盾牌护身,右手仙剑闪电前挑,正中箭锋,“当”的一巨响,空间塌陷,虚空乱流飞舞,不知多少星辰破碎,杀杀大仙仙躯剧震,终成功把箭挑飞,显示出深厚的法术和精准的剑术。

    左右十多亲卫仙将立即抢前,护在杀杀大仙前方,阵势尚未完成,苏秀衣用仙器“落仙弓”远射而来的两箭,贯穿其中两名亲卫胸膛,瞬间肉?身崩塌,血溅天地,没有重合的可能。

    杀杀大仙一声令下,以他为首的前锋军速度减缓,人人举本命法?器护挡,两翼仙兵加速*,像一对巨钳般从左右冲击而至,在部署上当得上因敌制宜、灵活如神。

    方寒见势不太妙,心忖若硬给他缠斗于此,待得更多仙界大军来援,必无幸免。遂发出命令,巴立明和黑幽王率两支翼军立即冲前,迎击左右杀来的敌军。自己则和苏秀衣形势不变,领着手下直冲以杀杀大仙为首的敌阵。

    法?器漫空,敌我双方在短兵相接前互以本命法?器进行远距攻击,不断有人肉?身破裂,元神消散,饮恨当场。

    对攻扬起的仙尘直卷仙界的天空,法术的轰鸣摇撼宇宙,双方手下迅都投入惨烈战斗,就像一个没完没了的屠场,把平静的仙界变成修罗地狱。

    方寒、苏秀衣两人?身先士卒,为手下挡去大部分法术,他们已无暇发箭,方寒的八部浮屠、苏秀衣地皇书,旋?转横扫,使把敌人的法术挡开,杀进敌阵去。

    喊杀声震破寰?宇,顿时间他们面对全是如?狼?似?虎、奋不顾身杀来的仙界天兵天将。

    苏秀衣本是个有洁癖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别无选择,元气贯注地皇书,与方寒并肩,地皇书如索命的魔咒,遇仙刺仙,见将杀将,敌人的鲜血染透战袍,大护身术也无济于事。

    方寒更不用说比谁都更狠更辣,全无后顾之忧,专注前方,八部浮屠每一转动,总有人应声爆裂。转眼被吸?入其中。

    他们对仙界的部署一无所知,只晓得全力破敌突围,朝柱子杀去。

    杀杀大仙并没有和他们两人硬撼交锋,避过两人人,率亲兵猛攻二人后方紧随而来的手下。

    杀声再起,敌我左右翼军短兵相接,近身肉?搏,战幔全面拉开,杀得天昏地暗,时空塌陷,惨烈至极。

    蓦地又一队仙界人马掩杀而至,带队的有好几个仙王,声势惊人至极点。

    同一时间大后方杀声轰鸣,漫空遍地的仙界大军军尾随而来,征战进入关键时刻。

    方寒回过头看到,后方巴立明和黑幽王领着手下仍与敌军缠战不休,两方翼军则成混战之局,在广阔的仙界你追我逐,战情激烈。

    情况有点出乎方寒意料,没想到仙界反应这么快,眼看快到仙界柱子了,岂知一下子被仙界优越部署和如?狼?似?虎的悍将雄兵所粉碎,手下被冲击得支?离?破?碎。

    方寒、苏秀衣对望一眼,均晓得仙界缓过气来,有高明的仙人在指挥着。两人心下一横,只有快速到达天柱处才是出路。

    “孩儿们,跟我来!”方寒一声狂喝,弃下巴立明两人,朝前冲击。

    两人均是元气充足,气脉悠长,虽身上多处负伤,仍夷然不惧,视仙界千军万马如无物,趁敌未*之际的空隙破绽,数息间冲出重围,可是身旁却仅余几十名手下,差点全军覆没。

    两人和手下连连施展“大挪移术”,穿越层层空间,忽然前方仙气弥漫,又一对人马,封?锁空间,截断前方去路。

    一仙王哈哈大笑道:“看你们往那里走?”

    方寒和苏秀衣交换个眼色,均知别无选择,晓得唯一生路,就是破围而出,否则必难生离此地。

    苏秀衣不忍手下陪他们白白送死,回头喝道:“你们伪装成仙民,逃命去吧!他们由我两人应付,这是命令!”

    众手下闻声,横逃而去。方寒和苏秀衣则反朝旁开,避躲前方的主力,迎向敌侧翼。

    仙界军以逸待劳,整体实力又远超于他们,确有一举把他们粉碎的声势。

    在大规模法术对战的场面上,任你功?力盖世,也绝不可给敌人缠着,否则敌人会如蚁如蝗般愈聚愈多,缠得你顾此失彼,无从展开手脚,到那时必被?拆骨分尸,肉?身损落,无有侥幸。

    方寒和苏秀衣对以寡敌众经验丰富,一瞧前面军容形势,晓得难以力敌。

    他们展开“大穿梭术”,堪堪避过那些仙王为首的一众仙界硬手,朝他们较薄弱的翼军冲杀,正是要借对方兵马把仙王等阻隔在较远方处,只要他们行动够迅快,可在仙王等形成包围网前,突围出去。

    方寒和苏秀衣一塔一书,全力展开,所到处只要有人进入塔和书的威力范围,必溅血而亡。

    可是仙界大军并没因此胆怯散逃,且人人前仆后继的杀来,重重叠叠,奋不顾身的务要包围困死两人。

    两人所到处尸骸狼藉,血流成川,根本来不及收取这些肉?身,战况激烈至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