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了不起的神豪 > 第666章 集结
    次日清晨。

    瑞士,布里恩兹。

    这是属于金叹内心最后一片净土,这里有他和乔乔的故事。

    湖边,琴声悠悠……

    爱丽丝依旧站着湖边拉着小提琴,玫瑰花巷的画师依旧如初的坐在哪里望着远去的倩影留下美丽的油画。

    一切都不曾变过。

    爱丽丝的琴音在某一刻停了下来。

    睁开眼睛,看向张琴。

    “爱丽丝好厉害!”

    张琴鼓掌。

    “你试试,最近你学的也不错。”

    爱丽丝把小提琴递给张琴。

    “呵呵,那谢谢师傅咯。”

    张琴打趣一句,接过小提琴,看着琴谱,缓缓拉响。

    拉了一会儿,张琴沮丧的停下来,“好难啊……”

    “已经不错了,你多加练习,你先练,我去看看乔安娜姐姐饭做好了没有。”

    爱丽丝自己在旁边,张琴会紧张,所以离开,等她一个人练习。

    爱丽丝一走,张琴静下心来练习。

    效果比刚才要好许多。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在身后的长椅上坐下,安安静静的听着张琴拉小提琴,男子闭着眼睛,手指有节奏的跟着琴音在大腿上轻轻的拍着。

    直到某一刻,琴音止住,男子缓缓张开眼睛,拍着手掌,“拉得很不错。”

    “谢谢。”

    张琴回头,愣了愣。

    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亚洲男子,带着善意的笑容。

    男子起身,走到张琴身边。

    “你是张琴小姐,对吧?”

    “嗯,你是?”

    张琴打量那人,她并不认识这个男人。

    “张小姐不必紧张,我不是坏人,我是光明会灵特的秘书。”

    “灵特?”

    张琴没见过灵特,但是知道灵特是金叹的好朋友。

    “我不认识灵特,你找我干嘛?”

    男人瞄了一眼不远处的木屋,回过头笑了笑,“金总出事了,灵特先生让我来通知你一声,带你去美国见金叹最后一面。”

    一听最后一面,张琴胸口一紧。

    “不可能,金叹好端端的不会有事,你撒谎。”

    说着就给金叹打电话,电话没人接听。

    这是灵特先生给我看的照片,你看看吧。

    男人递上照片给张琴,找枪接过来一看,陡然吓得小提琴啪的一声摔在递上。

    照片里的人的确是金叹,金叹倒在地上,胸口流了很多血。

    “他怎么了?”

    “目前不太确定,灵特先生只是让我带你去美国,见他最后一面。”

    张琴点头,“去,现在就去。”

    “那就走吧。”

    男人转身,张琴慌慌张张的跟着男子朝玫瑰花巷走去。

    “张琴你去哪儿?”

    这时候,身后木屋别墅门口,乔安娜刚才就看到张琴和一个男人站着哪里,片刻后就看到张琴跟着那个男人离开,觉得不对劲追上来叫住张琴。

    男人没有回头。

    张琴很慌张的对乔安娜说,“乔安娜……我……我有事要走了。”

    乔安娜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张琴哽咽着,“我朋友出事了,要死了,我现在必须去美国看他最后一面,很抱歉我不能陪你继续在布里恩兹待下去了。”

    “谁,你确定吗?”

    “确定,已经看到了照片,他流了很多血,要死了,金叹要死了……”

    “金叹?”

    乔安娜浑身一怔。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

    乔安娜觉得此事越来越蹊跷,金叹的实力她最清楚,猛然指着前门的男人。

    “他是谁,金叹出事,为什么要通知你?”

    “呵。”男人冷笑一声,缓缓转身看向乔安娜,“好久不见,乔乔。”

    乔安娜看到这个人,瞬间脸色大变。

    “陈康!”

    ……

    车上。

    陈康看着昏迷的张琴和乔乔。

    “真是没想到尼古拉斯想得到而得不到的女人张小姐还真长得不错。”

    “呵呵,真好奇所谓的兄弟情经不经得住女人的考验。记住带回美国后,把张小姐送到金叹的房间,让我们的金总好好享受一下兄弟的初恋情人的味道。”

    “哈哈……想想也够刺激,尼古拉斯知道后是什么表情。”

    陈康笑了,伸出右手,那支布满鳞片的右手,像是蜥蜴的爪子一眼很让人生畏。

    陈康闭上眼睛,脑海中全是在地底下那些不堪回首的回忆。

    苟延残喘的活下来,一步步的在蜥蜴人的世界崭露头角,最后他终于活着出来了。

    “记住我说的,先让张小姐好好地伺候金总,至于乔乔……”

    陈康顿了顿。

    “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能碰她,包括灵特。”

    陈康并没有一起会美国,因为现在控制了金叹,他要去江宁,会一会那群老朋友。

    江宁。

     J财团总部。

    阿柔开了一上午的会,很疲倦的离开会议室,推开办公室的门,赫然看到陈康坐在沙发上等着自己。

    “阿柔,好久不见,过的好吗?”

    “你还活着。”

    阿柔说着,就要开门想逃。

    陈康走了过来。

    “很怕我是吗?这么久没见面,应该会很激动才对,你这表情,怎么全是惊恐?”

    “你想干嘛?你不是死了吗?”

    “死过。这次轮到金叹了。”

    “什么意思?”

    “是时候来个了解了。”

    陈康抓着阿柔甩到沙发上。

    “打电话,通知金叹所有女朋友,全部到洛杉矶!”

    “你到底想干嘛!”

    “你不用知道。”

    “我不会打的。”

    阿柔固执不理他。

    陈康笑了,“女人别太固执,我最为金总的好朋友,曾经最忠心的下属,我很体谅他,他现在要死了,我让他在临死之前见见他最爱的女人们,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你说什么,金叹要死了?”

    “你是聪明人,我能站在这里,你应该能知道那说明金总就在我手上。”

    说着就把照片甩给阿柔。

    阿柔看了吓得惊魂未定。

    “别愣着了,时间很紧,赶紧打电话通知所有人,一家人要整整齐齐的,一个都不能少哦。你不打?那我只要一个个的上门去找。”

    “我打!陈康你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你还没放弃你那个所谓的世界新秩序吗?放弃吧,根本不可能的。”

    “混账!”

    陈康一把将阿柔推开。

    “让你打就打!”

    阿柔是陈康从哈佛大学给金叹挑选的私人助理,某种程度上来说,陈康是阿柔职场的启蒙老师。

    陈康,“阿柔,打吧,别逼我对你动手。”缓缓抬起那只可怕的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