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农家小福女 > 第2553章 认同
    俩人一起到了皇帝书房外,熟门熟路的让内侍进去禀报,然后就拢着手去侧殿等着。

    就在这功夫上李茂约仔细的将白直的文章看完了。

    看笔墨的痕迹,这应该是许久以前的文章了。

    写的是劝课农桑的重要性,以及县内平衡发展的各种举措,这其中是以绵州罗江县为范本。

    罗江县为下县,很穷,但再穷里面也是有富户的。

    而贫穷的大多数是山里的人,基本上自给自足,就算有永业田,赋税也不重,但因为山路难行,许多人可能一辈子都没到过县城,更别说到别的县去了。

    因此家里的钱也不多,因为用不着。

    在村里和镇上看大夫,可以用粮食和家中的布匹抵债,并不是非用钱的。

    所以白直认为路很重要,只有让他们走出去,哪怕只到县城,他们有了需要的东西,需要花钱的时候,那么,他们山里的东西便也能运了出来,因为外面的人也需要山里的东西。

    虽然在七里村生活的时间不长,但白大郎偶尔回家时,看着他弟弟跟个泥人似的,春天跟着白善周满上山找菌菇,夏天跟着村里的大孩子下河摸鱼,秋天则跟着人去山里装竹鼠,冬天还能去挖传说中甜甜的树根……

    他就知道,山里有很多很多可以作为商品,能够给山民带来钱财,然后再换取他们需要的东西的东西。

    白直深入浅出,这一篇文章写得不短,却让李茂约觉得意犹未尽,一点儿不觉得繁冗。

    李茂约暗想,不愧是白诚的亲兄长,办事的能力且不论如何,这文章却写得务实,很引人入胜。

    李茂约点了点桌子,其实桐柏县现在东部的情况便与文章上写的罗江县的困局有些相似。

    桐柏县为淮河之源,辖内水网密布,又是在中原,土地肥沃之地,按说不该有如此之困的,但东部的道路年久失修,从前朝战乱前便不成样子了,又经历了前朝近二十年的战乱,他们更是自愿断绝道路,过起与世隔绝的生活。

    作为吏部尚书,李茂约也是了解过桐柏县情况的,想要解此困局似乎很容易,只要征发役丁修路就可以。

    但桐柏县水网密布,遇到汛期时时有洪涝,因此每年役丁大多安排在河堤及各种水利设施上,再想修路,那就得加征役丁。

    这在为政中为一忌,就算修路是功德百年的事,但当下的人并不会感念,甚至将来的人也会一直念着这一任官员的恶名。

    不是所有人都看得到以后,便是以后的人享受到了这个便利,很多人也不会有这个觉悟,并不会觉得这是他的功绩。

    而且,当下的人又真的愿意为了后人吃那么多的苦吗?

    这是一件无解之事。

    桐柏县几任县令都是以稳妥为主,功不大,但官声也不差,人口和赋税都有所增加。

    可如今天下承平,除了遇到大灾的地方外,哪个县不增加人口?

    李尚书心内思索,正在做拉锯战时,一个内侍过来道:“李尚书,周大人,陛下请二位进去。”

    李尚书便回神,点了点头,起身后看向周满,不由问了一句,“周大人举荐白直是因为驸马爷和白翰林这边的私情?”

    满宝愣了一下后摇头,“不是呀,他也是先生的学生,还是第一个呢,算我师兄。”

    “而且我是那种只因私情就乱举荐人的人吗?”满宝道:“我可是很认真研究过的,我这师兄人品才情都不差,我觉得他可以。”

    李茂约:……

    他倒是第一次听说白直也是庄先生的学生,不过如果是庄洵的弟子的话……

    李茂约本还在犹豫的心就坚定了下来,和周满一起进去见皇帝。

    正巧赵国公等一众武官从里面出来,进门的让出门的,满宝和李尚书就退到一旁让他们出来。

    赵国公看了周满一眼,又看了李茂约一眼,不明白这俩人是怎么凑在一起的,不过他也没探究,与俩人点点头便和同僚们走了。

    屋里现在只剩下魏知和老唐大人了,这两位是常伴在皇帝左右的智囊,一个是处理政务的,一个则是盯着文武百官,看一下哪里不合规矩便现场劝诫弹劾的。

    也是因为这个,老唐大人这两年成功替代魏知成为满朝文武最讨厌的人之一。

    皇帝才处理完军部的事,且因为一些可知的原因,以赵国公为首的武官激动时说话如同雷鸣,他这会儿实在是有点儿头疼。

    因此他看见李茂约和周满一起进来,便选择性的先点了周满说话,想让自己放松放松。

    满宝的折子很简单,哦,不是她写的折子,是萧院正写的,只不过她代为汇报而已。

    就是到现在牛痘的接种工作总结,禁军那边已经都种完了,毕竟不用先调养身体,也不用在落痘后再试验一遍,因此出痘速度快,反应小的禁军,两天到三天就可以出皇庄,出去一个立即就补进来一个人。

    出痘速度慢,反应大一些的禁军,五天内也能完成种痘,因此速度很快。

    到后面郑辜等人练出来,已经不再需要周满和卢太医时刻跟着,只需要偶尔过去查看便可以。

    种痘速度特别快。

    皇帝看了看,很满意,问道:“他们既然学会了牛痘种植,那到了地方上也可以进行了?”

    “只要做好防护和隔离就可以。”

    皇帝就满意的点点头,和她道:“既如此,你们太医署准备一下,让地方医署写个章程上来,择期便开始在地方上推行此举吧。”

    满宝躬身应下,“是。”

    她的事情干完,但也没有走,而是退到了一旁,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李茂约这才把自己的折子交上去,将今天要安排的官缺都拉出来详细的说了一说,并将他举荐的人选也拉出来陈述了一下理由。

    桐柏县这个官缺李茂约一共列举了六个人选,其中四个是申请的新人,还有两个则是他认为可以从别的地方调任而去的,在此之前,他认为这两人比这些新人更合适桐柏县这个位置。

    但此时皇帝再问他的意见,他便顿了顿后道:“臣觉得新科进士白直不错。”

    白直他知道啊,白诚的嫡亲大哥。

    皇帝好奇起来,问道:“为何他合适?”

    “臣读过他的一篇文章……”李茂约直言起来,将白直的那篇文章概括总结说出,然后直接复述出一段原句,正是关键句子。

    满宝微微抬头看向李茂约,心中感叹,比她还厉害一些呢,她都不能一遍就过目不忘,她得看两遍以上,拗口一些的估计得五六遍才能记住。

    果然,能站在这里的都是超厉害的人,满宝在心里小声的道,包括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