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懂猥琐啊 > 014 出人意料的陆虚仁
    篱笆外面,站着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年轻男子。那男子脸上干干净净,一双浓眉几乎要冲上天去,看起来英气逼人,他身上穿着一件臃肿的黑色皮夹克,却显不出半分臃肿。

    这个年轻男子苏辰在村子里从没见过,但并不妨碍苏辰认出此人是谁。

    昨天晚上回来的陆虚仁!

    苏辰对于陆虚仁的印象,完全来自于勤劳村的村民们。在昨天之前,村民们的嘴里最常说起的,就是陆虚仁。

    什么陆虚仁单枪匹马杀了后山的一条孤狼,什么陆虚仁一个人屠杀了一群利齿鼠;还有什么陆虚仁独斗蝙蝠群……

    凡此种种,苏辰听到的所有对于陆虚仁的描述,总结起来就两个字:“无敌”。

    天下无敌,所向披靡!

    当然,这一切从昨天开始,就被改写了。

    从今天开始,村民们口中经常提起的名字,要多加一个苏辰了。

    陆虚仁再无敌,还不是败在了老虎的手下,可是苏辰,却将那只老虎驯服了!

    “想必你就是苏辰。”陆虚仁先是看了看趴在旁边晒太阳的十五,然后才将目光转到苏辰的脸上,开口道。

    听过太多陆虚仁的传说,苏辰并不敢小看自己面前的这个人。

    毕竟,别人以为苏辰是凭武力驯服的十五,但只有苏辰自己知道,现在的他在十五面前,可是毫无还手之力的。

    陆虚仁竟然和十五打了半天,那肯定是个强者!

    可惜,这样一个强者,他的父亲却是那个千方百计想要赶自己走的政治头脑仅仅三年级上学期的村长陆真青。

    猜测陆虚仁这次来,应该是以对手的身份来的,苏辰自然也没弱了气势,他看着陆虚仁,说道:“那你一定就是陆虚仁,久仰大名。”

    “你真的驯服了这只大老虎,你很强。”陆虚仁又将目光放在了十五身上,道。

    “侥幸而已。”苏辰丝毫没有谦虚的谦虚道。

    “侥幸吗?如果没有实力,侥幸又有什么用?”陆虚仁呵呵一笑,忽然话锋一转,看着苏辰的眼睛,“你觉得你与我谁更强?”

    “那要打过才知道。”苏辰不甘示弱,回看了过去。

    两人的眼神在半空中交集,倘若这不是小说而是漫画,那么此时,半空中应该在放电,就是那种一电死一片的电。

    “陆大哥!你来了!快进来坐啊!”

    就在苏辰和陆虚仁互相“放电”的时候,陈小钰走了出来,热情地招呼道。

    看到陈小钰,陆虚仁收回了眼神,苏辰他也不禁用力眨了眨眼睛,因为有点涩。

    “听我爸说,你前天差点就回不来了?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出去瞎走,外面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陆虚仁走进院子,像一个长辈一样,教训着陈小钰。

    “我知道,可是也不能一直待在村子里嘛……”陈小钰不敢嘴硬,低声道。

    “以后出去一定要小心。”陆虚仁道。

    “好,知道了陆大哥。”陈小钰满口答应,然后又道,“不过以后我就跟着苏大哥出去,苏大哥可以保护好我。”

    陆虚仁的目光随即又落在了苏辰身上,道:“他确实很强,足以保护你。”

    苏辰回敬以一个微笑。

    这时,陈小钰才发现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对,她犹豫着问:“陆大哥,你是来帮村长报仇的吗?”

    正题来了!

    苏辰没想到这场即将开始的战斗,竟然会是由陈小钰引发,但这都无所谓了,苏辰已经准备好,掏出自己的武器。

    近距离的话,就试试新拿到的血击之刃!

    苏辰已经计算好了自己的攻击路线,他有极大的把握,一招重创陆虚仁!

    然后,他看到陆虚仁动了。

    来了!

    苏辰右手之上,蓝宝石隐隐生辉。

    却见,陆虚仁忽然将手往身后一掏,掏出了一个……

    诶?金属杯?

    简简单单地喝了口水,陆虚仁的态度与刚刚截然不同。他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道:“不是,我是来欢迎苏辰兄弟加入我们勤劳村的。”

    苏辰:“……?”

    ……

    苏辰和陆虚仁像一对多年好友般,对坐在椅子上。陈小钰坐在旁边,不知该如何是好,陈小天则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人。

    陆虚仁又从自带的水杯中喝了一口水,苏辰敏锐地觉察到那水杯好像有些古怪。

    “我爸那个人啊,可能是当村长当上了瘾,一直觉得勤劳村是我们陆家的,任何能够威胁到陆家在勤劳村地位的人,都被他给赶走了。这次你能将了我爸一军,留在村子,我很高兴。”陆虚仁放下杯子,很是坦诚地说道。

    在坐下来之前,苏辰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陆虚仁竟然会很欢迎自己加入勤劳村。

    当然,苏辰更没想到的是,陆虚仁竟然极为坦荡。

    这都公开地把陆真青的行为给骂了,再坦荡也就只能这样了啊!

    可真是有够“孝顺”的。

    苏辰颇为恶趣味地腹诽了一句,疑惑地问:“村长还赶走过其他人?”

    “也许是赶走了,也许是杀掉了,我也不知道。”陆虚仁苦笑一声。

    “什么?”陈小钰听到陆虚仁的话,先是一惊,但转而悲伤地释然。

    陈小钰曾对苏辰说过,以前村子收留过很多人,但那些人中,有很多都对村子心怀不轨,于是或被杀死或被驱逐。如果按照陆虚仁说的,那么心怀不轨的人也许确实有,但没那么多,其他被驱逐的人,极有可能是展露出了比村长更高水平的管理能力,于是被村长找借口杀掉或驱逐了。

    陈小钰显然明白了这件事,明白了之前从来未曾注意到的事,故此才会伤心。但也因为早就知道了陆真青的真实面目,却也很快释然。

    “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不阻止……哦,这句话当我没说吧。”苏辰话说出口,又收了回去。

    陆虚仁为什么不阻止陆真青,陆虚仁为什么不换一个村长这些话,苏辰就不该问。

    因为问不问的,最终都只能回到陆真青的身份上。

    那可是陆虚仁的亲爹!

    “以前我爸总会趁着我出去狩猎时,做这些事。但这次不一样了。”陆虚仁笑着对苏辰道,“因为你和那些人不一样。

    “你和我一样,是个进化者。”

    “进化者也差点留不下来。”苏辰道。

    “但你还是留下来了,我很高兴。”陆虚仁说完,又颇为好奇地问:“你是如何成为进化者的?是受到了极端的刺激,还是过于偏执?”

    苏辰没听明白:“蛤?你说啥?”

    陆虚仁也没听明白:“蛤?你不知道吗?进化者产生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