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懂猥琐啊 > 022 那就干!
    讲实话,苏辰在废土中活了一年多所遭遇的事,还没今天一天晚上来得惊奇。

    可能是因为之前苏辰都是单人行动,向来远离人群,而为了避免出现不必要的危险,他晚上不会到处瞎走,所以到得如今,他没在任何晚上连续遇到两个进化者,还有一只无影无形的虚兽。

    ——就算苏辰在晚上行走,碰到这种事情的几率也比中彩票的几率还小好吗!

    苏辰只听过“死亡”的名字,却从没见过“死亡”的影子,此时此刻,即便拥有着系统的苏辰,看着那马上就要啃完死尸的无形之兽,也是头皮发麻。

    “怎么办?”苏辰将声音压得很低,问陆虚仁。

    “赶紧逃!”陆虚仁道,“听说‘死亡’只通过呼吸和血腥味来判断敌人的方向。我们悄悄离开,如果被发现了,就趴在地上憋气。”

    听着好像对付僵尸的方法。

    苏辰没听过还能这么对付“死亡”。

    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只马上要吃完死尸的“死亡”,那个大嘴男人现在就剩下半个脑袋了,“咔嚓咔嚓”嚼骨头的声音在这除了风声什么声音都没有的夜晚里,直让人起鸡皮疙瘩。

    一步,一步,再一步。苏辰和陆虚仁紧紧盯着远处的无形“死亡”,脚下动作不停,朝着远处悄悄遁走。

    一步,一步,接着一步……苏辰两人越走越快,越走越远,眼看着就可以有足够的距离发足狂奔的时候,“死亡”将最后一块头盖骨,嚼成了渣滓,咽进了肚子。

    苏辰和陆虚仁同时停下了步伐。

    “嚓……嚓……嚓……”

    覆盖着黄沙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脚印。那些脚印如同鸡爪,前面有三指,后面有一指,只是前面三指最中间的那根手指,长得宛如一根细细的长剑。

    那些脚印组成了一条直线,朝着苏辰和陆虚仁径直走来。

    苏辰下意识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当呼吸停止,他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他也能更加清晰地听到那个看不见的“死亡”的脚掌落到地上的声音。

    “嚓……嚓……嚓……”

    脚掌轻微摩擦着砂石,发出阵阵琐碎的声音,脚印,终于来到了苏辰和陆虚仁的跟前。

    尽管完全看不见面前有什么东西,但苏辰却能够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仿佛就在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张开了满是利齿的大嘴的庞然大物,正准备着将他吞进肚子里。

    苏辰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之所以不是逃跑,是因为苏辰觉得,将后背交给“死亡”,绝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毕竟那可是一只看不见的怪物,你甚至不知道它到底追没追你。

    有可能自以为跑出去很远,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被“死亡”一巴掌拍在地上。它还得纳闷地看着你:“你这都没甩掉我,算哪门子逃跑?”

    所以,如果憋气这招不行,那就只能战,不能逃。

    跟他干上一场,你至少还能知道是你死了,还是它死了。

    苏辰胡思乱想的功夫,天空中的光亮渐渐隐去了,而那只看不见的“死亡”,则开始绕着周围转悠了起来。

    看来这招憋气真的有效果!

    苏辰心里淡定了一些。

    刚刚“死亡”明明已到身前,却没对两人下手,便说明憋气确实能够逃避“死亡”的感知。

    然而,当“死亡”一圈又一圈绕起来,地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的脚印时,苏辰的脸又绿了。

    这个“死亡”分明是把这周围看死了,不让苏辰和陆虚仁逃跑啊!

    这得憋到啥时候?憋到死吗?

    苏辰刚才不想还好,此时一想,顿觉自己的肺好像都要炸了。他回头看看陆虚仁,陆虚仁的状态和他差不多,憋气已经憋得陆虚仁开始原地打摆,摇摇欲坠了。

    虽然自己也憋得够呛,但苏辰还是开心了许多。

    这可能就是某些哲学家口中所说的“向更惨的人寻找心理平衡”吧。

    我分手了我很惨,但是你看他还是个处男,心理平衡了。

    我的肖战哥哥被全网骂,但是你看他的“十一月的嚣张”哥哥,压根没人讨论,心理平衡了。

    我虽然憋得肺都要炸了,但陆虚仁已经快憋得猝死了,心理平衡了……

    个屁啊!

    再好不也是马上就要憋不住的节奏吗!

    苏辰幸灾乐祸了三秒钟,就觉得自己好像也就比陆虚仁好点,马上也憋不住了。

    然而,那只“死亡”,仍然没有离开。

    它仍然在周围晃荡,似乎在疑惑自己刚刚明明发现了有人的踪迹,现在却找不到了。

    怎么办?怎么办?再这样下去,难道我要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个自己憋气憋死的穿越人士了吗?

    想办法,不能再这么干等下去了!

    这一招治标不治本啊!只能跟它干了!

    我的能量差不多用光了,怎么跟它拼?

    就算想拼,又怎么才能看见它?

    苏辰的脑子飞速运转着,却仍然毫无办法。

    他的系统能量每天只有20点,用过之后便要等到明天才会恢复。苏辰刚刚和那两个被“死亡”吃掉的家伙大战了一场,能量所剩无几,否则他绝对掏出血击之刃趁“死亡”不注意,给他来上一下子,干扰它的行动,然后借机逃跑。

    血击之刃现在虽然还能召唤出来,但没了能量,它就是一把锋利的刀,顶多给别人放血厉害点儿,其他啥事没有。

    说到放血……

    苏辰忽然想起来,使用血击之刃不是有个“附加诅咒:流血”吗?怎么自己到现在也没流出一滴血?

    “啪嗒!”

    正在这时,苏辰感觉有什么东西吊在了自己的脸上。

    嗯?难道脑袋上流血了?

    苏辰还以为这是“说曹操曹操到”,然而当第一滴液体掉下后,苏辰的耳中猛然响起无数“啪嗒”声音。

    苏辰明白了——这是下雨了!

    他抬起头,便看到整片天空中再也不见一丝一毫的光亮,无数密集的乌云将天空遮盖,满天的雨水倾盆而下,在瞬息之间,便已经达到了暴雨的程度!

    就像天空中忽然漏了一个大洞,就像这些明明在荒漠之中十分宝贵的水源,忽然不值钱了一般!

    苏辰知道,这是偶尔会发生在荒漠中的“暴雨”天气,一种本不应该出现在荒漠中的极端恶劣天气!

    难怪今晚的月色明明还算可以,“死亡”却出现在了这里,原来是因为天将降暴雨,乌云会将月光挡住!

    早不下晚不下,偏偏今天晚上下暴雨,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苏辰郁闷地想着,看向雨中的“死亡”。

    暴雨之中,那本来无形的怪物,却因为雨幕的连绵,暴露出它的形体。那是一个高约三米的类人怪物,它虽然直立,但前肢极长,轻而易举地踩在地上,四肢行走。

    那,就是“死亡”的真面目!

    苏辰静静地看着,眼睛渐渐亮了起来。

    这不就是机会吗!

    “陆虚仁。”苏辰看着那只怪物,忽然对陆虚仁道。

    “嘘……怎么了?”陆虚仁仍然憋着气。

    “我憋不住了。”苏辰坦然道。

    陆虚仁沉默了一下,道:“我也是。”

    “要不跟丫拼了吧!”苏辰道。

    陆虚仁:“……蛤?”

    “逃又逃不了,它也不放过咱俩,不拼等着被憋死吗?”苏辰看着被暴雨暴露了身形的“死亡”,“更何况,现在咱们,能看见他了!干吧!”

    暴雨将“死亡”的身形暴露出来,而这,就是苏辰看到的唯一一个机会!

    陆虚仁有些吃惊地看着苏辰,震惊于苏辰竟然有和“死亡”硬碰硬的勇气。

    他转念一想,此时此刻,“死亡”不让他们两个走,好像只能拼一下了。

    “那就……干?”

    苏辰长出一口气,看着不远处行走的“死亡”,大喊道:“那就……干!”

    话音未落,到处巡视的“死亡”,猛然朝着苏辰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