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懂猥琐啊 > 023 突然消失
    如果说苏辰是一个莽夫,这应该是准确的,但却也不是完全准确的。

    他所谓的“莽”,往往建立在情报充足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当苏辰知道对方的实力大概在一个什么范围之内,而他又判断自己有机会打败对方的时候,苏辰就会毫不犹豫地A上去,一步到位莽死敌人。

    但如果他不知道对方的实力如何之时,他会选择避让,或者干脆不与其发生冲突。

    当然,偶尔情报不足的时候,苏辰也会莽,但那是他觉得自己的实力足够碾压对方的时候。

    什么也不顾就去莽,那叫送死;苏辰的莽,是不去搞什么迂回婉转曲线救国,直接了当地干掉敌人。

    此时此刻,苏辰完全不知道虚兽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这是废土之中唯一一种超出他的认知的怪物。

    它们像猛兽一般有着极其夸张的外表和体型,也像进化者一般拥有着某种“天赋能力”。

    就像此时冲向苏辰的这只“死亡”,它的能力是隐身。

    如果这家伙还带着某种奇怪的触手,那么就能够拍摄某种融合了透明XX和触手怪的奇♂怪的动画片了。

    然而,即便对眼前这个家伙一无所知,苏辰也必须莽上一波。因为逃跑是没有用的,将后背交给敌人,只会死的更快。

    既然怎么都是死,那何不莽上一波,万一“死亡”的真实实力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强悍呢?

    苏辰的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他和“死亡”的第一次交锋。

    暴雨倾盆,苏辰的视线里全是倾泻而下的雨水,一道身影撞破了无数密集的水滴,冲到了苏辰的面前。

    “砰!”

    苏辰下意识抬手开了一枪。子弹准确地打在“死亡”的身上。哪怕看不清“死亡”的具体位置,凭借着被动技能“枪械专精”的帮助,苏辰也相信自己这一枪命中了。

    然而,这一枪在暴雨之中声音惊人,却效果甚微,“死亡”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一般,继续朝着苏辰冲来。

    “砰砰砰砰砰!”

    苏辰接连开枪,枪枪皆中,“死亡”仍然毫发无伤——是不是毫发无伤苏辰其实也不太清楚,因为他完全看不到,不过“死亡”正在冲来,是一件确凿的事。

    “特么的,这不就是刮痧吗!”

    苏辰弹夹里的子弹全部打了出去,看着眼前的情况,他破口大骂。

    当年有艾师傅开Q给奥恩刮痧,今天有苏辰开枪给“死亡”刮痧。

    ADC真是天下最没用的废物啊!

    苏辰骂了一声,迅速收回手枪,看准时机,在“死亡”冲过来的瞬间,狠狠一个滑铲。

    众所周知,人与人的体质是不能相提并论的,某些人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可以用一个滑铲做很多事。

    比如干死一只老虎,比如干翻一辆坦克。

    不过苏辰这个滑铲不是为了干翻“死亡”,他只是想要躲开“死亡”的正面攻击。

    然而,明明苏辰看准了时机,想通过滑铲在“死亡”双腿之间穿梭过去,可才一秒钟不到的时间,他便感觉自己的脚碰到了什么坚硬无比的东西。

    紧跟着,他整个人就倒飞了出去。

    ——“死亡”像踢一个球一样把苏辰给踢了出去!

    这怎么打啊?!

    不过一瞬间,苏辰就知道“死亡”的实力,绝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

    子弹打上去是刮痧,血击之刃没有技能,光是往上砍,估计和手枪是一个效果,甚至可能还不如手枪。

    他总共就两个武器,所有的招数都用尽了,怎么打?

    现在,只能看陆虚仁的了!

    苏辰飞在半空之中,便看到陆虚仁的手上已经伸出两把钢刀,朝着“死亡”一跃而起。

    钢刀在漆黑的夜色下仍然闪烁着微亮的光芒,下一刻,陆虚仁的两把钢刀已经落到了“死亡”的身上。

    “刺啦——”极其刺耳的摩擦声。

    “砰!”陆虚仁被“死亡”一巴掌拍出的声音。

    “噗通!”苏辰和陆虚仁几乎同时摔在地上的狼狈声。

    只是一个照面,苏辰被“死亡”当足球踢了出去,陆虚仁则被“死亡”当排球拍了出去!

    摔在地上,苏辰只觉得自己触碰到“死亡”的那只脚疼痛无比,几乎不敢活动。

    不会是断了吧?以后要当铁拐苏了不成?

    苏辰苦中作乐,自嘲地想着。

    “咳咳!咳咳!”不远处同样摔得很惨的陆虚仁痛苦地咳嗽了起来。

    苏辰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看到陆虚仁的脸上嘴里满是鲜血,那些鲜血又被雨水快速地冲刷个干净。

    苏辰想站起来走到陆虚仁那边去,那只脚却疼得让他连爬起来都无法做到。

    “打不过了,等死吧。”苏辰决定自暴自弃了,躺在雨中,冲陆虚仁喊道。

    陆虚仁似乎虚弱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想抬起手,颤抖半天,却无力地落到地上。

    “嚓……嚓……嚓……”

    暴雨倾盆,雨点噼里啪啦落到地上,脸上。

    声音很大,但苏辰刚刚加强过敏捷的耳朵,却能听到那无形的“死亡”慢慢靠近自己的脚步声。

    这还真是“死亡”啊!难怪见到的人都死了。

    苏辰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关于“死亡”的废土传说了。这种怪物,根本不是人类能够抗衡的!

    除非等到以后苏辰开出一个RPG!

    可是现在,苏辰只有一把小手枪。

    算了,就这样吧,死就死吧。

    有个系统吊用没有,天选之子还没牛逼起来就要被干死了,这我找谁说理去?

    不过话说回来,好像自从得到系统之后,我怎么就总是游走于死亡的边缘呢?上次要不是十五是只宠物猫,我就死了;这次碰到“死亡”,我又要死了。

    难道系统自带厄运属性,以后必须让我时时刻刻面对这种死亡绝境?

    那我还不如不要系统,在荒野中自己混混日子呢……

    在等待着“死亡”带来死亡的这短暂时间里,苏辰胡思乱想着。

    等着等着,他敏锐的耳朵里,“死亡”的脚步声消失了。

    就像“死亡”从来没有来过一般。

    苏辰迷迷糊糊地抬头看了看暴雨中的荒野,没看到“死亡”被暴雨浇漓出的轮廓。

    “真的消失了?”

    苏辰平躺在地上,抬着头皱起眉头,谨慎地打量着四周的动静。

    直到脖子被这高难度动作累得酸疼,苏辰终于可以确定,“死亡”不见了!

    就在它马上可以终结掉苏辰和陆虚仁的生命时,“死亡”走了!

    “天选之人的光环生效了?”

    这莫名其妙的劫后余生让苏辰既是错愕又是不解。

    眼看着就能享受一顿美味了,“死亡”竟然消失了?它去了哪里?怎么会消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辰愣了半天,也没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真是天选之人光环?

    这就有点太不尊重逻辑了吧!

    苏辰摇摇脑袋,决定放弃思考这个完全没有答案的问题。

    现在最重要的是,他还活着,陆虚仁却一点动静都没有。

    “陆虚仁!你没事吧陆虚仁?”苏辰扯着嗓子,大声喊起那边已经半天没动静的陆虚仁。

    “咳咳……我们死了吗?”等了半天,苏辰终于听到了陆虚仁虚弱的声音。

    “没死,‘死亡’不知道去哪了。”苏辰道。

    “没死吗?怎么会没死?”陆虚仁对于苏辰的话完全无法理解。

    见陆虚仁好像受伤极重,苏辰又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脚。

    虽然仍然很疼,但却没之前那般难以忍受。

    他艰难地站起身,走到陆虚仁面前。

    暴雨已经将陆虚仁身上的血冲洗得差不多了。苏辰检查了一下陆虚仁的伤口。

    比起他,陆虚仁的伤更加严重,他的左侧肋骨完全凹陷了下去,不知道被“死亡”一巴掌拍折了多少根。

    “感觉怎么样?”苏辰问陆虚仁。

    “还可以。”陆虚仁扯出一个笑容,“我的身体复原能力很强,这种伤不碍事的。”

    “你还真以为你是金刚狼啊?能在枪林弹雨中睡觉。”苏辰摇摇头,看出陆虚仁这是在逞强,“走吧,咱俩赶紧回勤劳村,帮你治疗。”

    说着,苏辰抓起陆虚仁的肩膀,准备扶起陆虚仁。然而,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陆虚仁便疼得呻吟了起来——那些断掉的肋骨,让他无法动弹。

    “这……可难办了。”苏辰看着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陆虚仁,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