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懂猥琐啊 > 029 谢谢,有被气到
    从一开始加入勤劳村,苏辰就觉得这个村子的生存模式不太正常。

    因为废土之中数之不尽的危险,大多数孤苦无依之人在流浪一段时间后,会自然而然地聚在一起,组成一个聚落。

    这些聚落有大有小,有的能存在很久,有的则很快覆灭。

    虽然没有亲自接触过,但苏辰也曾从其他见多识广的人口中听说过废土中各种聚落的生存模式。苏辰自身也曾加入过一个聚落,但因为忍受不了聚落中的各种规矩,独自离开。

    一般来说,聚落只分为两种:有进化者和没有进化者。

    没有进化者的聚落,其内部制度稍显合理,聚落的首领由所有人一同推选出的一个或者几个最受信赖的人担任。聚落中的每个人分工不同,各有工作,虽然因为实力过于弱小,时时刻刻有可能会被某种大型动物,或者是任何一种灾难摧毁,但聚落中的人总算生活中有那么一点点的盼头。

    倘若一个聚落中拥有进化者,那么不管这个聚落一开始是什么样子的,最终也只会走向一个样子:奴隶制。

    大多数进化者拥有普通人难以企及的能力,而在废土这个基本没有道德约束的环境下,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必然会逐渐生出统治所有人的欲望和野心。所以最终,拥有进化者的聚落,聚落中的资源大幅度向进化者倾斜,底层普通人只能勉强度日。

    但即便如此,拥有进化者的聚落,其实力也要比没有进化者的聚落人口更多,实力更强,也更加安全。

    对于地位、待遇等等东西来说,更高的生存率显然是最为重要的。

    只要能活着,哪怕活得苦一点,也可以。

    勤劳村作为众多聚落中的一员,虽然位置偏僻了一点,但本应该也无法逃脱上面的两种模式。按正常逻辑推算,作为进化者的陆虚仁,当之无愧是村子的守护者,也将会使村子唯一一个统治者。

    事实上在勤劳村,陆虚仁和他父亲陆真青的地位也确实是高人一等的。但这种高人一等,并不明显。

    并不明显的原因不在村民的身上,而是在陆虚仁的身上。

    陆虚仁实在是一个奇葩的进化者,——注意,“奇葩”在这里是个褒义词——他可能属于少数中的少数的进化者。他没有奴役弱者的强者思维,也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甚至将整个村子的安危存亡当成自己的责任。

    他将村子的危险全部挡在了村子之外,他每隔几天出去狩猎,保证村子的食物补给,他让村民们既不会感受到废土中的危险,也不会为生存的事情苦恼。

    如果放在现代,陆虚仁这种人,就是个烂好人。

    想想也是,如果不是个烂好人,那时碰到使用幻象的“修女”,陆虚仁也不会牺牲自己保全苏辰。

    对于陆虚仁的这种品质,苏辰是又爱又恨。爱自然是因为这种永远想着别人的品格,实在是天下间最君子的君子,苏辰很愿意,也已经将陆虚仁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正是因为将陆虚仁当成了自己的朋友,苏辰才恨陆虚仁的这种品质。

    如果他不是个烂好人,现在村子粮食短缺,这帮不想着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村民怎么可能不先想着自己去弄吃的,而是集体请求苏辰出去觅食呢?

    那些村民一个个好像理所当然地跑过来,拜托苏辰冒着瓢泼大雨,出去给他们找食物,苏辰呵呵一笑,非常友善地对他们说了一句:“滚!”

    陆虚仁是个烂好人,愿意当你们的免费血袋,老子可不是!

    要是平时也就算了,就当是住宿费,现在外面下这么大的雨,还有一群长着两个脑袋的怪人四处游荡,傻子才会出去帮你们找食物呢!

    要找自己去找!

    苏辰干脆利落地拒绝了村民们的请求,让他们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然而,面对苏辰这个强大的进化者,看到苏辰身后看起来懒洋洋的“老虎”,村民们只能陪着笑脸,离开了陈小钰的家。

    “这个苏辰怎么这么不讲道理!他能留下,可是咱们给他投的票,现在不过是让他出去帮咱们找点吃的,他就推三阻四,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就是个白眼狼!”

    村长的家里,几个村民代表正和陆真青抱怨着。

    “外面这么大的雨,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我家虚仁说,现在外面的夜晚并不安全,他和苏辰就是因为夜晚在外面露宿,才遭到了袭击的。苏辰不去,也是情有可原的。”陆真青因为苏辰救回了陆虚仁,此时对苏辰的看法倒是改变了不少,帮着苏辰说了两句。

    “村长,我们当然知道外面危险了。”另一个村民代表道,“可是,咱们的食物已经不多了,再这么干等下去,雨还没停呢,村里人先饿死了。苏辰是个进化者,他不出去找吃的,难道要咱们这些普通人去吗?村长,你能去吗?”

    “这个……”村长犹豫着道,“其实咱们省着点吃,还是能多挺几天的。你想,我们每天只吃一顿饭,现在的食物,肯定能挺到暴雨停止。”

    听到村长让大家节衣缩食,顿时有人冷笑道:“像我这种大人倒是无所谓,可是我儿子才五岁,不吃饭怎么能行?村长,咱们村子里有多少个孩子你不是不知道。再说了,一天只吃一顿饭,村长你能挺住吗?”

    陆真青被噎得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他道:“那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需要更多的食物啊!”

    “这么大的雨,出不去的……”

    “肯定有什么办法的,苏辰可是个进化者,比咱们厉害多了!虚仁呢?虚仁的伤好多了吧?应该也能……”

    “混账!”

    光说苏辰,陆真青虽然在阻止,倒也不是那么坚定,但是一说到陆虚仁,陆真青登时急了:“虚仁受了这么重的伤,现在连走路都费劲,你们难道还想让他出去找吃的吗?”

    “那要不然能怎么办?苏辰那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众人你一嘴我一嘴说着,说来说去,无非就是苏辰忘恩负义,以及陆虚仁伤好的怎么样了,能不能出去。

    “各位!”

    正当这些人吵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陆虚仁扶着墙走了出来。

    “虚仁,你不好好休息,出来干什么?”陆真青急忙走过去,将陆虚仁扶住。

    “我没事。”陆虚仁冲着陆真青笑了笑,然后看着这些村民代表,说道,“各位,放心好了,我一定能找到食物的,给我一天时间。”

    “虚仁,你的伤好了吗?”有人问。

    “放心吧,我的伤没什么大碍。”陆虚仁道。

    “不是叔逼你,实在是……你也知道,咱们村子的食物真的是不多了。如果是平时,我们肯定自己就出去找吃的了。可是现在这雨一时半会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停,你说你们进化者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们这些普通人出去,那肯定是必死无疑啊。我们的命虽然不值钱,但勤劳村总不能失去太多人,你说是不是?”有一个四十来岁的村民站起来,似乎是在解释他们这么做的原因。

    陆虚仁笑着点点头,道:“王叔,我懂,没事的,我都懂。放心好了,你们就在家安心待着,明天我一定给大家一个结果。”

    “有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几个村民代表当即离开了陆真青家。

    等那些人离开后,陆真青心疼地对陆虚仁说道:“虚仁,你赶紧回去躺着养伤。”

    “爸,我没事,你去把苏辰叫来吧。”陆虚仁有些虚弱地道。

    “苏辰已经拒绝过他们了。”

    “他不会拒绝我的。”

    “为什么?”

    “我们是朋友啊。”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可靠的朋友,他肯定会拒绝你的。”

    陆虚仁微微一笑,道:“如果他拒绝了我,那我就自己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