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一章红娘子
    第一章红娘子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比如,全旭。

    他找到了一个理想的工作,在一家影视公司当宣传策划,拿着并不低的工资,却做着绞尽脑汁的工作,还会被顶头上司批得体无完肤。

    这不,到了深夜十二点,公司里所有的人都下班了。只有他一个人坐在办公桌前,盯着电脑,熬夜加班写策划案。

    生活就像那个啥,如果不能反抗,就试着享受。

    全旭的家境并不算差,虽然在四线小县城,作为独子的他,名下还有一幢房子,重点是,这不是一套,而是一栋楼。

    六个单元,总共八十四套,面积一万二。

    如果他不工作,光躺在家里收租,他依旧可以过得非常舒适。

    然而,他是一个有想法的人。他认为,不依靠父母,一样可以过得不错,混得顺风顺水。

    宁愿在北京寄人篱下,也不愿意回到老家享福。

    全旭戴着耳机,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写他的策划案。

    一股浓浓的倦意袭来,全旭实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就起身来到公司的卫生间内,用冷水洗洗脸,继续写。

    策划案必须在晚上熬夜完成,否则,他就有可能丢掉饭碗。

    他不想被辞职,主要还是不想向父亲低头,不想按照父亲给他安排的路生活下去。

    受疫情的影响,工作可不好找。

    更何况,今年又一大批应届生涌入人才市场,增加了就业竟争压力。

    “啊……”

    终于完成了工作,写完了这个该死的策划案,全旭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半。

    他伸伸懒腰,发出无奈的感慨:“神啊,让我离开这个地方!”

    全旭的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的手脚顿时不听使唤了。

    就仿佛如同定身法一样,他的大脑虽然清醒,可是却连眼睛都无法转动,他感觉到极度紧张,恐惧,无助……

    他想大叫。

    非常可惜,他的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公司楼上的天花板原本黑乎乎的,突然间出现点点滴滴的亮点,这些亮点越来越亮,仿佛浩瀚的星空。

    只不过,这个星空仿佛要坍塌了一样,那些星星越来越大,亮度越来越亮,不一会儿,整个公司超过一千平米在办公区都变成一片银光。

    这些银光仿佛像水一样开始转动,速度越来越快,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紧接着,他的全身上下,都开始发光,仿佛电灯一样,发出瘆人的蓝光。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仿佛失去了对于大地的引力,他开始漂浮一起,缓缓升腾起来,特别是那个银色的漩涡,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他吸向那个漩涡。

    全旭非常害怕,他的大脑开始失去思考,失去意识,最终昏迷过去。

    ……

    等全旭再次醒来,他发现自己在冰天雪地中,周围都是茫茫积雪,空无人烟,他是被冻醒的。

    “我去,哪个王八蛋给老子开玩笑,谁,小褚,胖子,给我出来!”

    除了寒风呼啸,并没有其他声音。

    全旭喊得嗓子有些哑了,却没有人回答他的话。他拿出手机,却没有一格信号。

    他有些害怕,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服,里面连件秋裤都没有穿。全旭非常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运动起来,否则他一定会冻死在这里。

    全旭挣扎着起身,身后的地上,居然是他的背包,他拾起背包,有些失望,背包里并没有衣服,只有几包自热盒饭,一袋面包,这是他买了以后,为了加班准备的加餐。

    全旭分辨不出方向,好在手机的指南针还能使用,辨别了方向,他机械性地向南走着。

    寒风如刀,一刀一刀割在全旭的脸上,手上。

    让他感觉到骨头里都冷,他可以分辨得出来,这不是做梦,最让他诧异的是,这个冰雪覆盖的世界,居然没有半点现代社会的气息,没有电线杆,没有卫星信号塔,没有高楼大厦,没有人烟。

    他不想死,只能用力往前走着,

    随着时间的推移,全旭的体力越来越差,他的视线中看到一座房屋。

    他欣喜若狂,有房子就有可能找到人。

    房屋虽然看着不远,实际上,他却用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抵达这座房屋。

    这个房屋。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座院子。主屋坐北朝南,左右厢房,是篱笆糊着泥土做成的院墙,只有半人高,典型的挡君子不挡小人。

    房屋已经没有了门,看上去非常残破,尽管是一座残破的破层,至少可以挡挡风,可以让全旭吃点盒饭,恢复一下体力。

    “有人吗?”

    没有人回答,全旭就当作主人已经同意了。

    这座破旧的房子的面积还不小,以泥土混合麦秸秆垒成的房子,在全旭的记忆中,哪怕他的老家农村,像这样的房子也早已消失不见了。

    可是,这座房子就这样矗立在孤零零的野外。看着泥土的腐蚀程度,好像没有几年,特别是是屋顶的房梁,明显没有多少年头。

    可以看出门和窗户,都是被人暴力拆除的,果不其然,屋里还有门和窗户燃料未尽的残骸,

    这里似乎有人在这里留宿过,地上铺着干草,还有明显的人形。还有一个燃烧的火堆。

    全旭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燃干草。

    随着干草的燃烧,让全旭获得了久违的温暖。

    全旭一边烤着火,一边哆嗦着撕开一包梅菜扣肉自热饭。将水倒入自热包里,自热米饭很快就升起蒸汽。

    或许是饿得太久了,全旭在等待的时候,不时的吞咽着唾沫。

    吃着梅菜扣肉盖饭,让全旭感觉这是世界上最难得的美味。

    “咔嚓”

    一声轻响。

    全旭抬头,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口出现一名少年。

    少年身材很瘦,身上也很脏,衣服看不出原来的颜色,双手也黑乎乎的,几乎看不出原来的皮肤,脸上也是一团污迹,只是一双眼睛非常明亮。

    全旭终于看到了人,他正想开口。

    只见那名少年蹭一下,跳到全旭身前,抓起全旭的背包,朝着外面跑去。

    “我草!”

    背包里并没有太过值钱的东西,不过,里面却有全旭的身份证,银行卡,当然还有微不足道的两千大洋的积蓄。

    如果没有这个背包,全旭就算一无所有了。

    全旭急忙追过去。

    少年虽然动作敏捷,不过可能是饿得太久了,后继乏力,当少年跑了差不多一千多米的时候,被全旭追上来。

    全旭向前一跃,将少年扑倒在雪堆中。

    全旭骑住少年,扬起拳头:“你他妈的,连小爷也敢抢……”

    那名少年却呜呜的哭了起来。

    全旭的拳头最终还是没有落下来:“哭什么哭!不准哭!说,为什么抢我的背包?”

    那名少年一边哽咽,一边偷偷打量着全旭:“我三天没吃饭了。”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挣扎:“俺叫三儿!”

    “你是哪儿来的?”

    “河南。”

    “怎么到这儿来了?”

    “家里大旱,没吃的,逃荒来了。”

    全旭微微愣了一下,这个套路有些熟悉,他想起来了,这不是电视剧了骗子的套路?他试探着问道:“你爹死了?你娘病了?你还有一个弟弟?”

    三儿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全旭勃然大怒道:“你还问我怎么知道的?你再不说老实话,信不信我打死你?”

    三儿急了:“我说的就是真的!”

    全旭从三儿身上翻下来:“起来,带我去看看你娘,还有你弟弟。”

    三儿一脸惊呼:“啊?”

    全旭踢了三儿一脚,恶狠狠的道:“如果你撒了半句谎,我就把你脑袋摘下来!”

    全旭在三儿的带领下,沿着小道一路走到一座破庙前。破庙里,各个房间里都聚集着许多灾民,都面黄肌瘦,衣衫褴褛,众人无精打彩。

    全旭害怕三儿跑了,一手拎着三儿,背着背包走进破庙。

    在破庙一间残破的偏殿,这间偏殿已经塌了一半,唯一还保留的屋顶的角落里,躺着一个瘦弱女人,女人身边,趴着一个四、五岁男孩。

    那男孩一见三儿,虚弱的喊了一声:“姐。”

    “姐!”

    全旭微微一愣:“你是女孩?”

    三儿走向弟弟,头也没回:“不像吗?”

    “真没看出来!”

    全旭走过去,他本想掏出盖饭,不过,看着周围数十名饥民,其中大部分都是成年男子,全旭相信这些食物只要露面,马上就会被一抢而光。

    三儿,其实应该是三娘。

    三娘蹲下,望着女人:“娘?”

    躺着的女人含混的答应了一声。

    三娘伸手摸了摸娘的额头:“你好点没?”

    那女人依旧呻吟了几声,也听不清说了什么。

    全旭伸手拉开三娘:“你娘病的不轻,不能再这里待了,我带着他去找医生!”

    弟弟望着三娘,六神无主。

    三娘望着全旭:“我没骗你!”

    “我知道,你出来!”

    三娘跟着全旭来到门口。

    全旭望着三娘道:“我有点吃的,你们这里的人太多,分不过来,我如果把吃的都给你们,不是帮你们,那是害了你们。咱们一起去那个破屋!”

    三娘想了想,一下落泪:“谢谢你,你真是好心人。”

    全旭满不在乎的笑了笑:“我也不是好心,我只是正好有吃的而已。”

    三娘背着弟弟,全旭背着三娘的娘,这个女人非常轻,好像也就五六十斤的样子,几乎就是皮包骨头。

    经过小半个时辰的艰难前行,他们终于来到了那个破屋。

    好在屋里的干草还有不少,三娘非常熟练地将干柴铺起来,让她娘躺下来。

    全旭拿着打火机,将干草点燃。

    三娘急忙出去捡柴火,弟弟拿起地上那只一次性饭盒,里面还有全旭吃剩下的米饭,弟弟伸手扣着已经结冰的米饭,就往嘴里塞。

    米饭到了他的嘴边,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将手中的米饭凑到娘的嘴边:“娘,你吃!”

    那名女子在火堆旁边,恢复了一些体力,她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四喜吃吧,娘不饿!”

    全旭看着这一家人,有些感动。

    他急忙从背包里取出那袋面包。蓬松的面包看着非常大,其实也没有多少,他将面包撕下来一半,递给四喜。

    四喜马上狼吞虎咽的大吃起来。

    突然,三娘的弟弟一阵干呕,原来吃得太急,噎着了。

    三娘抱着一抱干柴进来,她赶紧放下干柴,连忙取过旁边那只快餐盒,看着里面有水,就准备给弟弟灌水。

    “别!”

    全旭指着餐盒里的水道:“这水有毒,不能喝!”

    全旭夺过餐盒,走到屋外,将餐盒里的水倒掉,又从地上捧了两把雪,放进餐盒里,全旭将餐盒放在火边烤着。

    三娘不时的拍着弟弟的后背,面包不同其他食物,遇水容易融化。

    四喜感觉好受一些,又接着吃面包。

    三娘望着四喜狼吞虎咽的样子,艰难的咽着唾沫。

    全旭笑了笑,从背包里取出方便自热盒饭问道:“酸菜豆角、香菇卤肉、鱼香肉丝、梅菜扣肉,咖喱鸡块你要哪一种?”

    三娘满脸茫然,望着面前的饭盒,口水都流了出来。

    全旭拆了一包香菇卤肉,又拆了一包红烧肉,接着看着三娘的娘,又拆了一包咖喱鸡块!”

    将水加入加热包,不一会儿,三个饭盒升起蒸汽,等了七八分钟的样子,饭盒里的米饭变得松软起来。

    四喜看着饭盒里的蒸汽,盯大眼睛望着全旭:“哥哥,你是神仙吗?”

    “啥,神仙?”

    全旭苦笑不得:“这只是方便自热式盒饭,你没吃过?”

    四喜摇摇头。

    三娘同样也摇摇头。

    母子三人接过全旭递过来的盒饭,三娘望着全旭:“公子,你呢?”

    全旭拍了拍肚子:“我不饿!”

    母子三人吃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姐,有肉,有肉!”

    四喜拿着勺子,将里的鸡块粒递给三娘看。

    三娘感觉自己在做梦。

    “肉”

    有多少时间没有吃过肉了,好像爹还活着的时候,那年大哥,二姐都还在,大哥与嫂了成亲那家,他爹杀了家里唯一的一只羊……

    三娘吃着酸菜豆角,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唔唔……好吃,肉好吃!”

    “四喜,你慢点吃,别再噎着!”

    三娘的娘至底是成年人,考虑的问题比三娘和四喜要多,她一边吃饭,一边考虑着未来。

    由于大旱,颗粒无收。

    他的丈夫就带着全家逃荒到了河北,只不过,他们遇到土匪,大儿子和儿媳妇走散了,如今生死不知。

    后来,他丈夫被土匪砍了一刀的刀伤发作,他们没钱治,就活活疼死了。

    以后怎么办?

    女人的目光落在三娘身上。

    女人一边吃着饭,一边给三娘使了一个眼色。

    三娘会意,挪到娘身边。

    母女二人嘀嘀咕咕说着什么,全旭根本就听不懂,他们语速又快,又是河南方言。

    全旭满肚子疑惑,他充当了伙夫,将三娘捡来的柴火放进火塘里烧着,好在他是农村出身,烧火这事属于自然本能。

    全旭很想问这里是哪儿。

    就在母女二人吃完饭,将饭盒里的米粒一颗都不剩,二人起身,朝着另外一间屋子走去。

    全旭没有跟过去,他以为二人是方便。

    如果全旭跟过去,就会发现,三娘的娘正咳嗽着,一边拿着雪揉搓着三娘的身体,渐渐的三娘身上的污垢被雪洗去。

    三娘冻得直哆嗦,她却咬着牙不吭声。

    三娘的皮肤并不算白,但也说不上黑,而是健康的小麦色。等三娘用雪洗掉身上的污垢,她缓缓穿着一件红色的衣服。

    这是他们一家人最宝贵的东西,一件新衣服。

    要说出来,这件新衣服还有些不吉利,这本是三娘二姐的嫁衣,当嫁衣做好了,三娘的二姐却得了风寒,撒手而去。

    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三娘这个看上去像瘦小子的女孩,盘上头,穿着一件红色的嫁衣,款款进入房间内。

    全旭吃惊的望着三娘,三娘简单仿佛变了一个人。

    全旭感觉三娘有些熟悉,好一会儿,全旭恍然大悟:“周冬雨!”

    三娘简直就是周冬雨的缩小版。

    当然,全旭并不知道三娘其实还有一个更响亮的名号——红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