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三章勤劳带来的财富
    第三章勤劳带来的财富

    冷,真的很冷,在这个冰天雪中,一盆水泼出去马上就凝成了冰,可即便是这么冷的天,全旭心中却像火一样在燃烧着。

    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远处,依稀可以看到那座房子的轮廓。

    就在这时,全旭感觉到了不对劲。

    他记得非常清楚,他只带了一包感冒药,一柄工兵铲,还有一包零食,四套保暖衣。

    然而,问题是,他的面前多了一些东西。

    雪堆上明显摆放着一套菜刀刀具套装,这套菜刀刀具套装他有些熟悉,就是他在北京的房东买的,房东因为工作问题临时出国,全旭租下了这套三居室的房子,干净整洁,家具、家电崭新齐全,而且还有一台价值十几万的钢琴。

    全旭平时并不自己做饭,偶尔用那套高档厨具煮一下方便面。

    这套菜刀刀具好像还是知名品牌(不给广告费,坚决不插入广告),包括一把砍骨刀、一把切片刀,一把多用刀,一把剔骨刀,一把水果刀、一把厨房剪,磨刀棒,还有刀座,据说这一套刀具就高达好七八千大洋。

    除了这套刀具,还一只德国进口炒锅,一只燃气灶台不锈钢水壶,最关键的是,他房间里的床垫、被子、褥子、包括床单,全部出现在面前。

    “尼玛,这是怎么回事?”

    全旭只是想回来,不想三娘失去母亲,但是没有想过搬家啊?

    全旭没有急着返回那座房子,而是冷静的思考。

    他的第一次穿越,就是因为工作太累,发出感慨,结果出现在明末。

    那个时候,他的背包、自热盒饭,包括策划案打印稿,其实并没有在身上。

    终于,全旭有些明白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穿越时空,这个穿越时空,只需要他脑袋中产生这个念头,当时他心中一直以为这些东西非常重要,所以,他可以带着自热盖饭穿越。

    这次,他虽然做了充足的准备。

    但是,脑子里却依旧想着,这边天气太寒冷,会冻死人。

    于是,他就带过来了他的被褥和床单。

    他想着,自己在明末乱世,必须拥有自保的武器,然而问题是,他当时根本就没有机会去买自卫性质的防具,刹那间,脑子里想到了厨房的菜刀,厨房里的锅可以在这边烧热水……

    另外的问题是,他发现,这两个时空其实是平行的,相互不干扰。

    他可以从办公室直接来到明末,可同样,也可以从自己的出租屋来到明末。

    两次穿越的地点不同,抵达的地点也不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一次他来到了他离开时的地点。

    弄明白了这一切,全旭望着地方的一堆东西,又头大如斗。

    他无论如何也无法一次性将床垫、被子、褥子、刀具、炒锅、水壶、工兵铲、水壶等东西带到那幢房子。

    无奈之下,全旭只好把菜刀和自己的被褥,放在地上,然后又工兵铲,将积雪铲起来,覆盖在这些东西上面。

    虽然是夜里来回一趟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但是,全旭不敢赌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全旭背着零食,拿着药,手中握着工兵铲,朝着那座房子走去。

    ……

    就在全旭冒着风雪朝着那座房子艰难的走去时,汤邱氏却已经醒了。

    她仿佛是回光返照,一下子恢复了精力,在她睁开眼睛的第一瞬间,她没有看三娘,也没有看四喜,而是在屋里搜索着全旭的影子。

    这座屋子虽然是三个大开间,面积差不多超过六十平方,不过房间内却空无一物,一目了然。汤邱氏没有看到全旭的影子,脸上非常失望:“三娘,他走了?”

    “嗯!”

    “你这个死妮子,让娘怎么说你好呢!”

    汤邱氏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多么好的机会,你都不会珍惜,三娘,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娘的眼睛不瞎,他身上随时带着美味可口的米饭,还有肉,这是什么样的人家?咱们村里最富裕的汤大财主家,他们一门三个秀才一个举人,在咱们杞县也算是数得着的人家,他们过得什么日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三娘脑袋中不自觉的想到了白天跟着全旭吃的那顿饭,叫什么来着,鱼香肉丝,味道实在是太美了。

    “汤大财主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次肉,还需要半杂粮半白面凑和着过!”

    汤邱氏拍着自己的大腿哽咽道:“娘也不指望你什么了,能拉扯着四喜,让他长大成人就行了。哎……这都是命!”

    四喜原本哭喊得累了,就迷迷糊糊睡了过去,现在却被他娘的哭声惊醒,他看着娘亲的样子,顿时大喜:“娘,你好了,太好了,你饿了吧,咱们有肉吃!”

    说着,四喜爬到草堆里,翻出全旭临走时给三娘留下的两个盒饭,四喜抱着盒饭,来到汤邱氏身边,举着盒饭:“娘,吃肉!”

    “娘,不饿!四喜吃吧,四喜还要长身体!”

    汤邱氏摇摇头,她自己的自己的身体,她现在感觉不到寒冷,感觉不到力量,她也清楚,这是她的最后时光,这叫回光返照。

    三娘明白了,她娘的时间不多了。

    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突然间流了下来,她急忙道:“娘,不会的,相公去城里请医生了,你要坚持住!”

    汤邱氏苦笑着,伸手抚摸着三娘的脸:“三娘,苦了你了,你一定要答应娘,替娘好好照顾四喜……”

    汤邱氏还真没有底气,看着全旭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出身不差,正是因为出身不差,她才没有底气。

    三娘的模样不差,在十里八乡都非常有名。

    然而,在这个乱世,漂亮反而成了三娘的原罪。

    “娘……”

    汤邱氏眼中的神彩慢慢暗淡了,她感觉好累,好想睡觉,她闭上了眼睛。

    三娘推搡着汤邱氏,汤邱氏却没有像原来一样再次醒来。

    “娘,别吓我…娘……”

    就在全旭来到院子外面的时候,他听到屋里传来三娘撕心裂肺的哭声,他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冲进屋里。

    四喜和三娘哭泣着,他们两个似乎没有发现全旭的到来。

    全旭没有在意,他急忙把东西扔在地上,来到汤邱氏身边,蹲下身子,观察着汤邱氏。

    此时的汤邱氏已经在弥留之际,不过,她似乎看到了全旭的到来,心中又升腾起生存的希望,她想用力盯开眼睛,然而,无论她如何努力,都无法睁开眼睛。

    全旭借着屋里的火光,看着药瓶和药盒上的配方,他买的是非处方药,如九九九、白加黑、快克、新康泰克等等,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急忙掰开汤邱氏的嘴,将药塞进汤邱氏嘴里,好在,汤邱氏还有吞咽的能力,不过药被卡在喉咙里下不去,他又向汤邱氏灌入了一些水。

    “行了!”

    全旭推了推三娘道:“别哭了,你娘没事了,最多睡一觉,天亮就该好了!”

    三娘这才发现全旭到来,她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一下子扑到全旭怀里,嚎嚎大哭:“我以为你不回来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全旭用了好大一会儿,这才让三娘和四喜冷静下来。

    全旭将剩下的药替给三娘:“把这些药收起来,最多三天,你娘就会没事的。”

    三娘点点头,她仿佛想到了什么,急忙拿起全旭之前留下的自热盖饭:“相公,你饿了吧,我给你做饭……”

    “暂时不用!”

    全旭打开背包,将背包里的食物全部倒出来,什么牛肉罐头、午餐肉、黄花鱼以及红烧带鱼之类,蔬菜和水果倒是没有准备。

    面对足足一大包食物,三娘愣住了:“这是……”

    “我刚刚买的!”

    全旭指着一个火腿肠道:“吃的,都是吃的。”

    说到这里,全旭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三娘以为全旭要走,急忙追过去:“相公,你去哪?”

    “我……外面还有我的东西,我去拿回来!”

    “我们一起!”

    三娘与全旭一起将存放在外面的被褥、床垫,锅和刀全部带进了那座房子。

    全旭将床垫铺在地上,然后再将褥子铺上,全旭用手试探着汤邱氏的脉搏,感觉她的脉搏似乎跳动更加有力了。

    全旭纠结了一小会儿,就抱着汤邱氏躺在褥子上。

    三娘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看着屋里的菜刀、锅、还有水壶,当然,更多的则是一大堆吃的食物。

    “来四喜,咱们吃肉!”

    全旭将一个牛肉罐头用刀打开,然后将牛肉罐头放在火堆边烤着,他又想起了打包的小龙虾还有羊肉串。

    羊肉串和小龙虾都凉了,全旭拿着羊肉串放在火边烧着,早已加工完成的羊肉串遇到火焰烤制,马上流出早已油,发出诱人的香味。

    三娘拿着水壶,去外面找了一堆干净一些的雪,将雪塞进水壶中。

    等到三娘回来的时候,四喜正拿着羊肉串,吃得满嘴流油,当然,辣椒在明末还是稀罕物,四喜没有吃过辣椒,对于麻辣味的羊肉串可是痛并快乐着。

    他吃得满头大汗,一脸享受。

    看着四喜吃得那么开心,全旭更加饿了。他将炒锅简单用雪洗了一遍,然后将麻辣小龙虾放在炒锅里加热。

    十个羊肉串全部进了四喜的肚子里,四喜又干掉了半罐牛肉罐头,撑得翻白眼。

    全旭害怕四喜吃撑了,这才劝四喜:“行了,四喜吃多了会难受的!”

    四喜这才恋恋不舍得将牛肉罐头放下来。

    三娘吃了一盒自热式的咖喱鸡块盖饭,在全旭的要求下,又啃了两根火腿肠。

    四喜吃饱了就想睡觉。

    全旭看到地上的保暖衣,急忙道:“等一等!”

    全旭拿着保暖衣,挑了一件最小的,不过,没有办法,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没有儿童保暖衣,只有几件成年人的,全旭将四喜的破衣服脱下来,然后扔在一边,将保暖衣穿在四喜身上。

    四喜套在保暖衣上衣,就感觉像是穿了一件裙子,直接到脚面。

    不过,四喜却开心万分,这件新衣服实在是太暖和了。

    “裤子!”

    全旭望着裤子又有些为难。

    三娘接过保暖衣,给四喜穿起裤子,当然,也只能硬穿,嘟嘟囔囔,不成样子。

    全旭将四喜抱在汤邱氏身边,用被子给汤邱氏和四喜盖好。

    全旭也非常无奈,他在后世只是秋季,被子本来就不厚,放在明末还有些单薄。

    四喜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看着四喜一脸满足的样子。

    三娘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你去做什么?”

    “我去找些泥,垒个灶台。”

    这个屋里只有一个火塘,说是火塘,其实就是屋里地面凹下去一块,放在里面烧着柴火。

    全旭又拿出一件红色的保暖内衣,递给三娘:“这是你的,试试看,合不合身!”

    “我的?”

    三娘接过这件厚厚的衣服,一脸欣喜。

    不过,她却没有直接换衣服,而是一脸纠结。

    全旭倒非常自觉:“要不,我先出去,你在这里换衣服!”

    “不要!”

    三娘情急之下,急忙出声。

    话已出声,她又有些后悔。毕竟,她是一个女孩,虽然她娘让她与全旭成婚,她也穿着嫁衣,可是,她总感觉有些难为情。

    她的脸红通通的,她用低若蚊子一般的声音:“相公,你转过去!”

    全旭倒没有邪恶的想法,虽然三娘已经十五岁了,可是在全旭看来,三娘还是一个孩子,一个连男女都分不出来的孩子。

    用现代的话说,三娘在全旭眼中,还属于没有开始青春期发育的孩子。

    全旭闭上眼睛,坐在床垫上。

    他的床垫是二米乘以二米二,虽然睡了汤邱氏与四喜,其实他们二人才占了不到三分之一的空间。

    全旭坐在床垫上,闭上眼睛。

    他今天算是出力颇大,又累又困,不知不觉睡着了。

    当三娘换上那件红色的保暖衣,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马上涌上她的心头。

    现代科技的保暖衣,可不是浪得虚名的,那名零下三十度,不要保暖衣不湿,一个可以保持人体体温。

    身上传来久违的温度,感觉那道束缚感,三娘的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羞耻的感觉。

    然而在这羞耻的情绪之后,竟然藏着点点幸福的味道。

    幸福?多么遥远的词汇啊。

    似乎得追溯到在小时候的时光了。

    三娘依稀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爹是一个镖师,虽然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讨生活,不过,镖师收入不错。她爹每次回来,都会给家里带来一些肉或者果脯,让她与大姐、大哥打打牙祭。

    当时四喜还没有出生,作为当时的老吆儿,大哥,大姐总是把好吃的让给自己。

    现在想想,那时简直就是天堂。

    她娘躺在床垫上睡着了,四喜也睡着了,全旭同样也睡着了。

    全旭盖着被子,脸上露出一脸得意的笑容,仿佛做着什么美梦。

    “家!”

    三娘不知道脑袋里怎么升出这么一个感觉。恍惚中,三娘竟然产生了这样的错觉。在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之后,她感到脸上莫名的有些发烫。

    三娘却没有躺下睡觉,她看着全旭带来的奇怪的铲子,还有几把锋利的刀。特别是那把多功能刀(外形仿佛一把匕首,比匕首稍宽),三娘随手将这把刀收起来。

    她扛着工兵铲走出屋外。

    从现在开始,她不再是灾民,也不再是流民,她是一个有家的人。

    三娘的性子一直都要强,学功夫比她大哥都快,事实上,如果当时她不是饿了三天,全旭别说追上她,就算是打,全旭也还真不是对手。

    三娘的身材看着单薄,却非常有力量。

    她拿着工兵铲在房子不远处的树林中砍了半夜的树,她将这些树拖到院子里,这个院子原本没有门,这样非常不安全。

    三娘将树枝修剪好,截成整整齐齐的,用树枝编织起来,形成一道门。

    这样的一座门,虽然不够坚固,至少野兽是无法进来的。

    当全旭醒来的时候,他发现屋里多了一个灶台,灶台上放着那只炒锅,原本的火塘也垒了支架,吊着一个银光闪闪的水壶。

    水壶里的水已经烧开了,正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泡。

    全旭起身穿上衣服,来到屋外。

    只见院子多一道用树枝做成的简陋的门,院子里的积雪也被扫了一大半,形成了三条小路,分别通向左右厢房。

    全旭听到右厢房里传来阵阵挖土的声音,就朝着屋里走过去。

    “啊……”

    三娘一阵惊呼。

    全旭急忙冲进厢房。

    右厢房其实也是空荡荡的,当时三娘想垒灶台,需要取土,可是院里院外的土都被冻实了,根本就挖不动。

    三娘就想着反正右厢房也用不着,不如先挖一些土和泥,等将来化冻了,再把外面的土填实右厢房。

    然而,全旭的这只工兵铲太好用了,挖土非常顺利,三娘制作了一个简单的灶台,然后又垒起了火塘,这还不够。

    既然是家,那就要有一个家的样子。

    三娘决定挖多一点土,垒一个火坑,这样以来,他们就不会冻着了。

    只不过,当她往下挖了将近两尺半的时候,挖出了一口大瓮。

    三娘将这口大瓮周围挖开,却现瓮里装着东西,等她取出里面的东西时,顿时惊呼出声。

    “我去!”

    全旭来到屋内,看着三娘手中的金锭,一脸呆滞。

    全旭愣了好大一会,这才醒悟过来。

    这是遇到了原来房主人埋下的金子。他不得不佩服原来的房主人,实在是太聪明了。

    房子里的门窗和家俱全部搬走,估计搬不走的也烧掉,这样以来,即使有人鸠占鹊巢,也不会太久。

    这样的房子根本就没有办法长期居住,就算占据了这座房子,谁会在屋里挖土?

    但是,偏偏遇到了三娘。

    于是,便宜了他们。

    这个大瓮里装着的金子总共一百零七锭,每锭大小不等,大的莫约三四斤的样子,小的好像不足一斤。

    全旭兴奋得差点手舞足蹈:“发财了,发财了!”

    PS:五千三百字,大家慢慢看吧,就不分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