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五章搞不懂有钱人的世界
    第五章真是败家仔

    汤三娘非常紧张,她用力握着那柄多功能刀,由于用力,她的指节有些发白。

    虽然紧张,汤三娘却没有恐惧,没有退缩。

    别看她才十五岁,事实上,她已经杀过人了。

    当初,她出于找吃的,她的运气不错,逮住一只肥硕的兔子,然而,就在她剥皮开膛,准备烧烤的时候,一名高大的男人冲过来,抢走了她的兔子,当时,她还没有把自己弄得满脸污垢,分不清男女。

    那名男子再看清三娘面容的时候,仅仅愣了片刻,就扑向三娘,欲行不轨。

    结果,三娘用一根一尺余长的松树枝,狠狠的插进那名男子的眼窝,那名男子抽搐着,惨叫着,短短半柱香的时间就死在地上。

    当初全旭将向扑倒在地上,并且骑着她,如果全旭再进行下一步动作,三娘同样也会用树枝刺死全旭。

    只不过,全旭是凭实力单身,他的神经大条,根本就没有发现三娘是一个女孩,当然,就算他发现了,他也做不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三娘隐隐用自己单薄的身体挡在全旭的面前,只要那些灾民冲过来,她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经过这两天的调养进食,三娘的体力的精力恢复了至少八九成,面对这些没有功夫的灾民,毫不夸张的说,她可以用这把刀杀掉至少五个人,拼命的话,杀六七个也不成问题。

    全旭没有注意到三娘的心思,他的脑袋急转,思考着对策。

    这些灾民围在那道简陋的树枝编织的门前,原本并不坚固的门,已经摇摇欲坠。

    众灾民露出疯狂的样子,而且越来越放肆。刚刚开始他们还是一副乞讨的样子,现在已经变成了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给我们吃的,给我们吃的!”

    全旭思考好大一会,都没有想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直到他想起昨天的事情。

    当全旭实在生气,决定辞职,大不了不干了这个工作,回老家收租。那个时候,他的顶头上司反而怂了。

    全旭顿时明白了,有的时候,想委屈求全,反而不能求全,必须做出取取舍。

    这座房子本来就是全旭捡来的,一文不值,虽然他先后从后世倒腾过来一些肉、粮食、蔬菜、米面油,还有各种方便类的食品,加上那四套价值一百二十八块的保暖衣,全旭的投入成本不到两千块。

    就算那套刀具值点钱,就算那张床值钱,可是已经拥有了六千多万的黄金,他还差这点钱?

    大不了,一拍两散,全旭带着三娘、四喜,还有汤邱氏逃跑,这些东西全部扔给这些灾民,又能怎么样?

    想到这里,全旭顿时有了主意。

    全旭拿着工兵铲,朝着那道树枝制成的门上砍去。

    “砰!”

    木屑纷飞,一名灾民差点被全旭砍住,吓得连连后退。

    “让我给你们一些吃的,凭什么?我欠你的吗?”

    全旭收起工兵铲,扛在肩膀上,若无其事的笑道:“你们是乞丐吗?”

    众灾民反而沉默了。

    哪怕他们受了灾,落了难,可是让他们承认自己是乞丐,他们反而不愿意承认。

    明朝的社会等级就是士农工商,农民的地位哪怕再穷,他们的政治地位却很高,他们的儿子可以读书,可以参加科举考试,一旦中举就可能做官,就可以从农民变成士绅阶级。

    众灾民沉默了一会儿,一名尖嘴猴腮的男子壮着胆子道:“我们快活不下去了,我们……”

    “粮食是我的,我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全旭快速回到屋里,从屋里拿出一包固体酒精,这是酒精炉的燃烧。

    当初在超市购买蔬菜和水果,超过五百块送的。全旭一股脑儿带过来了,他将固体酒精扔在那道木门上,随即点燃。

    “轰隆……”

    一声闷响,整个木门燃烧起大火。

    全旭肆无忌惮的道:“我的东西,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你们管得着吗?信不信我一把火烧掉,你们毛都摸不到?”

    众灾民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灾民们本来就是求一口吃的,可是全旭拿出来的东西,燃烧速度实在太快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怎么?你不想当灾民了,想做乱民?”

    灾民和乱民一字之差,地位却天差地别。灾难无论多重,最会过去。他们有地,哪怕现在颗粒无收,只要人活着,谁也抢不走。

    可是,一旦成为乱民,他们就是官军围剿的对象,他们只能逃亡,或者死亡。

    全旭指着西北方向道:“在这里往西北六十里,大半天的功夫,就是大名府,大名府扎卫所五千六百名军队,你们只要成为乱民,不出三天,人头就会挂在大名府的城墙上!”

    众灾民面面相觑,胆气弱了一些。

    看着众灾民满脸绝望,有的人开始悄悄后退,全旭终于松了口气。

    那名尖嘴猴腮的男子,看着周围灾民退缩,顿时大急:“人要是饿极了,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就算官军来了又能如何,能饱食一顿,死了也做一个饱死鬼!”

    “哈哈……”

    全旭大笑道:“说得好,你们谁没有手没有脚,还是说不能干活?”

    众灾民愣住了,不知所措的看着全旭。

    全旭大声道:“你们受了灾,落了难,来到这大名府,不就是想讨口吃的吗?本公子虽然有些粮食,但是……本公子也养不了全天下的灾民,你们谁愿意干活,本公子可以给报酬,看到那片树林了吗?我只要柴火,你们打一百斤柴给我送过来,我给你们一升米,价格公道,两不相欠,童叟无欺。”

    一名憨厚的男子眼睛冒出绿光,一升米虽然不多,如果熬成粥,他们一家三口,至少可以活命。他望着全旭道:“公子,当真?”

    “当真!”全旭指着自己的屋子道:“一手交柴,一手交米!”

    那名男子不再迟疑,对身边的妻儿嘀咕一阵,迈开大腿,朝着树林跑去。

    随着这名男子跑了,不少灾民也跟着往前跑。

    灾民中,并不是全部都是强壮的男子,还有几名妇孺,也跟着灾民大队向树林跑去。

    短短一会儿,门口只剩下几名孩童和妇人,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这几名妇女有些可怜,但是,全旭却没有给她们往开一面,因为全旭知道,善良在这个乱世,往往就像香烟爱上火柴。

    越是善良的人,越是死的快。

    明末的地主,并不全是狼心狗肺,无恶不作,事实上,很多地主都是良善人家,省吃俭用,持家有道,可是在明末乱世,他们一样难逃家破人亡。

    一百斤柴是全旭随口说的,然而,最快的那名灾民,仅仅用了小半个时辰,也就是全旭与三娘他们将方便面刚刚吃完,他就扛着一颗碗口粗的树走了过来。

    这是一颗枯死的杨树,被这名壮汉用蛮力撞断,他就直接拖着这颗树带到院门口。

    “东家,柴来了!”

    全旭这时就打开院门,指着院子的空地上道:“放那儿吧!”

    那名壮汉非常吃力的拖着这颗杨树,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整颗树拖在院子里。

    全旭没有称,直接道:“算你三百斤,你可愿意?”

    “愿意!”

    全旭拿着一个小盆,这个不锈钢小盆的容积差不多就是两斤的样子,全旭也没有计较,就将装了一盆米:“你放在哪儿?”

    那名男子憨厚的笑了笑道:“放这!”

    他将衣襟兜起来。全旭将三盆米倒进男子的衣襟里。男子欢天喜地的朝着全旭道谢:“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不用谢,这是你应该得到的!”

    全旭摆摆手。

    男子兜着米,千恩万谢的离去。

    男子与门外的妻儿汇合,他的小儿子伸手抓起生米,直接往嘴里塞。

    男子怜惜的望着儿子和妻子笑道:“咱们有吃的了,有吃的了!”

    不多时,陆陆续续有灾民把干柴送进院子里。

    全旭把米一点一点往外散,让汤邱氏心疼的直掉眼泪。

    当然,汤邱氏也知道,全旭现在是被人逼得没有办法。

    这座院子周围,很快就升起了炊烟。

    那些灾民有的带着锅,有的用瓦罐,陶罐,反而五花八门,众人迫不及待的在野地里升火做饭。

    眼看着全旭的大米见底了,全旭提出同样的价格用白面交换,这些灾民其实大都是河南人,更喜欢面食。

    有面更方便,活得面团,放在火上烧着,更用容易做饭。

    眼看着远处的树林里,那些灾民依旧热情似火,特别是第一个过来的男子,他吃过饭,又扛了一颗树过来。

    全旭的面也没有了。

    好在是这些灾民多少都换到了粮食,全旭望着周围的灾民道:“我这里的粮食没了!”

    周围的灾民顿时大惊失色。

    全旭道:“不用着急,我回家拉粮食过来,你们能打柴的就打柴,另外,我需要木匠,给我做些家具,还需要泥瓦匠,扩充院子。你们只要肯干活,我全旭只要家里还有粮,就不会让你们饿着!”

    众灾民顿时大喜。

    灾民反而不愿意走了。

    虽然这幢房子在野外,无遮无挡,寒风刺骨,非常难受。

    正所谓猫有猫路,蛇有蛇道,他们有的将积雪垒起来,形成一座座可以遮挡风寒的雪窝子,也有的则是用没有交掉的木柴,搭一起窝棚,然后用雪堆起来,形成一座冰雪房子。

    全旭走进东屋里,假装上厕所,全旭则趁机返回后世。

    全旭的没钱了,他有信用卡,而且还额度二十万的那种,不过,他从来没有用过。

    回到出租屋,全旭拿起背包,在里面装了十块金锭,十块金锭大约三十多斤,他背着背包出门。

    全旭骑着小电驴,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停车在路边,掏出手机。

    来电不出意外,还是天杀逆子,他的顶头上司。

    “喂……”

    顶头上司的心情明显不错:“全旭,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的策划案通过了,资方爸爸非常满意,咱们大老板也很高兴,经过我的极力推荐……”

    全旭冷冷的道:“我太累了!”

    “这个活不急,一个月内,拿出方案就行!”

    全旭没有理会他的顶头上司,直接挂断电话。

    全旭来到一家名叫金玉满堂的金店内。

    全旭多少也知道一些,那些大型连锁金店,都有自己的黄金来源,像这种不知名品牌的金店,反而可以接收他的黄金。

    金玉满堂,并不是一家单纯的金店,店如其名,也经营着玉器、各种宝石、翡翠,甚至还有银。

    厚厚的钢化玻璃柜里,一件件金饰阵列其中,美伦美奂。

    这个时间段,店里客人也不多,门口的服务员打着哈欠,露出可爱的小虎牙。

    看着全旭进来,虎牙服务员带着职业化的微笑上前问:“先生,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

    全旭扫了四周一眼,问:“你们这里收购黄金吗?”

    虎牙服务员愣了一下,随即笑说:“收购啊,当然收购,只是来买的人多,卖黄金的人少而已。”

    全旭点点头,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块足有三四斤重的金锭,砰一声扔在柜台上:“那麻烦你们鉴定一下真伪吧。”

    虎牙服务员一脸呆滞的望着全旭。

    全旭一身廉价的地摊货,怎么看也不像有钱的样子,然而问题是,他不时的从背包里取出一块一块的金锭。

    虎牙服务员目瞪口呆:“这……这……”

    “全是黄金,准备出售的。”

    全旭打量着周围:“你们鉴定师呢?怎么还不来?”

    虎牙服务员总算是回过神来了,拿起那块黄金敲一敲,咬一咬,确定是金的,她激动得小手直颤,说:“这样的交易太大了,我们作不了主,我带你去见我们经理吧。”

    “好!”

    全旭将黄金装到他的背包里,跟着服务员坐着内部电梯上楼。

    在路上,全旭掏出手机搜索着黄金市价,这几个月来金价市场波动很大暴涨,峰值是四多块每克,现在有些回落,三百八十二点六四一克了。

    虎牙服务员敲敲门,一位西装笔挺,皮鞋擦得锃亮的中年男子迎了出来,见面就握手,热情地说:“我是金玉满堂的经理胡德一,欢迎欢迎。”

    全旭心中暗暗嘀咕,这个名字真不是用来搞笑的?

    全旭跟他握了一下手,说:“我姓全,幸会幸会。胡总,那些没营养的话我们就略过,直奔主题吧,我有一批黄金想要出售,不知道胡总有没有兴趣?”

    “全先生真是快人快语啊,眼下金价一路看涨,供不应求,怎么可能没有兴趣呢?”

    “请鉴定师过来验货吧。”

    全旭把背包往沙发上一倒,哗啦十块金锭落在沙发上。

    胡德一走到办公桌前,按了一下电话免提:高工,麻烦你到我办公室一趟。

    时间不长,高姓鉴定师走过来,手脚飞快的称定、验成色,忙活了近半个小时,才笑道:“都是真家伙,24K千足金,一共17.35公斤!”

    胡德一望着全旭“17350克,成色上是千足金没有问题,请问全先生您有发票吗?”

    “没有。”

    胡德一微微一愣,思索片刻之后示意鉴定师先出去。

    房间中只剩下了胡德一和全旭两人。

    “恕我直言,全先生的黄金恐怕来路不太一般吧。”

    胡德一的眼睛中闪过一抹精光,这些黄金的加工很是粗糙,怎么看都绝对不是银行里面弄出来的规格。

    这黄金来路恐怕不简单,胡德一也只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放心,在国内没有备案而已。来路绝对正常,是我的报酬。”

    全旭淡淡地说道。

    他倒是没说谎,确实是他在明朝的劳动成果。

    然而,这话听到胡德一耳中,意思是大不一样了。

    用黄金做报酬?

    难道是国际上的雇佣兵?这并不是天方夜谭,随着国门的大开,中国有很多人都跑出去闯荡。

    当然,也有人厌恶了安逸的生活,追求刺激,担任雇佣兵。

    看着这些黄金的规格,倒真像是黑非洲的风格。

    胡德一的眼睛眯了起来,认真的盯着全旭。

    全旭毫不退缩,与胡德一正视着。

    全旭的态度,让胡德一有些琢磨不透。

    “胡有兴趣做这笔交易吗?”

    “有,当然有,全先生,呵呵……”

    胡德一笑呵呵地说道,“不过,你这黄金没有发票,我们也不太好……”

    全旭打断了胡德一的话道:“现在金价三百八十二,咱们就按每克三百五,17350克,合计6072500元,我抹掉零头,按600万交割。多出来的钱就当做你的小费,如何?这笔买卖你怎么都不亏吧?”

    全旭不相信开金店的不收黑货,按照中国一年的黄金产量,哪怕乘以十,也不够中国大妈购买的。

    为什么中国黄金储备非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

    这就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了。

    中国的黄金是两套标准,进口黄金,大开其门,就算你有本事把美联储的黄金都拉过来,也会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走私黄金,那就是试试开门查水表了。

    胡德一被全旭的大手笔吓了一跳,这可不是一克两克,关键是17350克,一下子多出十几万的利润。他急忙笑道:“你是要现金支付还是电子转账?”

    “转账吧,带着这么多现金很麻烦。”

    “叮,您的支付宝到账六百万元整。”

    随着语音提示音响起,宣告交易完成。

    全旭看着他的手机信息:您的余额6000017.46元,他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全先生,以后如果还有大批黄金要出售的话,记得来找我们哟!”说着,胡德一就递了一张名片给他。

    “一定,一定!”

    全旭收下名片,走下楼。

    电梯门口,虎牙服务员一脸笑容:“帅哥,留个微信呗!”

    “叮!”

    添加爱睡觉的猫咪好友成功。

    全旭随手发了一个两百块的红包。

    “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小意思!”

    全旭扬了扬手,骑着心爱的小电驴,消失在街道上。

    这个时候,夜色已经正浓。

    全旭考虑到,三娘他们恐怕着急了。

    就骑着车子,来到农贸市场,全旭一次性购买了一百袋五十斤装的大米,还有一百袋面,总共花了两万多点,全旭付了一千定金,承认货到付款。

    这可是大生意,乐得米面油老板屁颠屁颠的赶紧装货。

    只所以没有去超市,主要考虑超市不负责送货上门。

    全旭回到出租屋仅仅半个小时,送货员过来送货。

    用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送货员将一百代大米,还有一百代面堆到出租屋的客厅里。

    送货员临走的时候,一脸怪异:“有钱人的世界,真是搞不事,这么奢华的房子当仓库!”

    全旭顿时愣住了。

    PS:老程也想每天定时更新,奈何时间有限,身不由己,老程的工作经常加班,下班时间不固定,或早或晚,每天写晚,马上就发布,希望大家谅解。新书期间,求收藏,求推荐、求书单,求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