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十六章我怎么成了粮长(三更)
    第十六章我怎么成了粮长

    全旭微微一笑,耸耸肩,朝着李思维摊摊手:“看来今天法务部门的同事要加班了!”

    李思维伸手一指:“全董您先请,这事我来处理!”

    全旭没有想着继续去打那个上司的脸,不是他大度,而是有身份的人,通常都会用法律作为武器。

    先别说,全旭没有动手。

    就算他真动了手,结果还是一样。

    眼着金丝边眼睛赵东方,伸手掏出一张名片,非常有礼貌的递给全旭的前上司顾川:“先生,你好,我是旭日海洋影视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法律顾问,对于先生意图谋害旭日海洋影视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事情……”

    顾川的脑袋瞬间就爆炸了。

    “董事长?”

    “全旭居然是旭日海洋的董事长?”

    顾川的牙齿更加疼了,他捂着脸,看着电梯对面的照壁墙上,明明挂着星光影视的牌子。

    律师的说话,严丝合缝,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漏洞。

    顾川这一下白挨不说,还要面临着意图谋杀的指控,这个罪名可不是小事。

    他顿时急了,也顾得不牙齿被打掉的事情了,急忙朝着全旭走去的方向追去。

    只是,赵东方律师挡在顾川面前:“这位先生,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律师从来不与任何人开玩笑。”

    “误会,误会……”

    顾川急忙解释:“这真是误会,我是认错人了,还请赵律师……”

    赵东方抬了抬手腕,看了看手表。

    全旭刚刚已经明说了,让他们法务部门的同事加班,所谓的加班,就是把此事处理好,绝对没有私了的可能。

    赵东方向助手使了一个眼色。

    助手会意,拿起手机直接报警。

    红杏生态园,是北京一家非常有特色的饭店,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城,整个饭店却没有一栋二层楼,准确的说,这里就仿佛一座庞大的森林公园。

    里面种植着各式各样的花草,布置着假山流水,所有的包间,全部都是用花草和绿植作为隔断。

    在全旭所说的大厅,其实还有一个名字,叫做山水天下,是一间拥有十二个圆桌的大型包间。

    这里的食物取材纯天然绿色食品,到底是不是,全旭也不知道,不过,饭店却是打着这样的经营理念。

    进入饭店,站着一排身穿绯红色旗袍,露出大长腿的服务员。这些服务员的颜值很高,甚至可以说不比那些外围女和网红差。

    当然,这里的价格也不是普通可以消费得起的。

    就连李思维这样的高级白领,看到菜单的价格微微皱起眉头。

    举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这里随便一碗米饭,打着宫廷贡米的名号,敢收九十九元。一瓶普通的纯净水,标价六十六元。

    “全董,这里是不是太贵了?”

    “不贵!”

    全旭就是一副爆发户的心态,他非常满意全体员工一脸呆滞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就连坐都小心翼翼,生怕把这里的仿古椅子给坐坏了。

    当然,红杏最大的特色则是这里的服务。

    外面的迎宾服务员已经让人足够耳目一新,可是这里面的服务员,则更加有特色,穿着宫装的服务员,让你感受着帝王一般的享受。

    全旭看了看包桌价格,估计二三十万打不住。

    关键是公司没有钱了,全旭朝着大堂经理,一名穿着黄袍马褂的男子招招手。

    “先生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

    “这里能不能用黄金结帐!”

    “先生说笑了!”

    “没有跟你玩笑!”

    “可以!”大堂经理郑重的说道:“我们店里有职业鉴定师,只要黄金没有问题,完全可以结账!”

    “好!”

    服务员过来躬身问道:“先生您好,请问现在可以点餐吗?”

    “不点餐!”

    “先生您需要包桌吗?我们这里有6666元,9999元12999元、16999元、29999元、66666元、88888元以及99999元的包桌,请问您先择哪种价位?”

    “不包桌!”

    全旭摇摇头,朝着大堂经理招招手:“你……过来!”

    大堂经理满脸笑容:“很乐意为您效劳!”

    “我们这些人,大都没有见过世面,你们这里的特色菜,给我们挨个上,十二桌,全部一样。”

    大堂经理目瞪口呆,众服务员面面相觑。

    “得来!”

    全旭想了想道:“酒水,大家喜欢喝红的,还是白的,啤的?”

    洪海洋扯了扯全旭的衣角,他压低声音:“小旭,你是不是中毒了?”

    “啥中毒了!”

    “你有没有感觉,你现在就像西红柿首富里的王多鱼?”

    “有吗?我像王多鱼吗?”

    “你不是像,根本就是!”

    洪海洋语重心长的望着全旭:“全董,全大爷,我求求你,咱消停一下行不行!”

    “你觉得我是胡乱来?”

    全旭拉着洪海洋,指了指化装普通顾客的狗仔。

    洪海洋顺着全旭的目光望去,只见几名贼眉鼠眼的男子,点了一份宫廷贡米,要了一份最便宜的鸡蛋汤。

    洪海洋恍然大悟。

    全旭这是在造势。

    确实,身为影视公司,而且是一家不大的影视公司,想要上娱乐头条是非常困难的,就算想运营,投入的成本也不低。

    随便一个搜索,最少都要好几十万。

    然而,全旭却花了几十万,然后,请全体员工大吃一顿,目的同样达到了。

    全旭起身,装着上厕所的样子,然后让司机送到他出租屋,用了足足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全旭拿着黄金这边回来。

    此时,大厅里十二桌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肴。

    “愣着做会什么?”

    全旭望着众职工笑道:“开动啊,我可告诉你们,这样的大餐,吃了这一顿,下次再想吃,就必须是庆功宴,没有一个小目标,我是绝对不会再来这里的!”

    全旭说的是实话,这个逼装大了。

    大几十万,足够他吃好几年的盒饭。

    众人开始吃饭。

    红杏生态园饭菜非常可味,色香味俱全。

    比全旭经常吃的外卖好多了,众人一起开动,服务员轮番上阵,陆续将吃空的盘子撤下来,时刻保持着每桌有十几二十道菜的样子。

    全旭吃得非常开心,他有些肠胃不舒服,起身再次上厕所。

    李思维盯着全旭的目光有些狐疑。

    全旭有些尴尬。

    他很心虚,李大姐这不是会认为我前列腺有问题吧?

    就在全旭从厕所出来,他有些出汗了,毕竟今年吃的都大补之物,佛跳墙、七彩炒鹿丝,罐焖裙边之类,搞得全旭身上有一股火烧一样。

    他坐在卫生间外面的长椅上,拿出一支烟,就在他刚刚点燃的时候,身边响起悦耳的声音:“嗨,帅哥,一个人吗?”

    全旭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身来了一位美女,身材高挑,穿着一件紧身的低胸吊带裙,身材妖娆。

    目测某些部位,相当壮观。作为东方女人,胸小是通病,一般而言,能达B已经不错了,而这名美女至少是34D。

    只是不清楚是纯天然,还是人工打造的。

    她戴着一只粉色的口罩,还有一丝深糖色的墨镜。

    全旭微微一笑:“美女,有什么可以帮您?”

    全旭虽然是钢铁直男,却没什么道德洁癖,如果有美妙的艳遇找上他,他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当然,拒绝三娘则是因为三娘的年龄实在太小了。

    全旭有些搞不懂,那些喜欢萝莉的人,萝莉有什么好的,要手感没手感,要情调没有情调。

    “当然有,我有一支法国红酒。”

    那美女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踩着猫步走进了全旭身边,以一个很近的距离朝着全旭说道:“还缺一位男伴陪我品尝!”

    感受着微热而诱惑的气息,全旭明白了,美女是想钓凯子。

    估计,她是观察自己很久了。

    作为红杏最大的包厢,而且不点菜的客人,按照菜单上,这样的客人可是非常罕见的。全旭想着在一百三十号人的恭维之下,全旭想低调都难。

    “哦,那正好。刚刚吃饱,我也需要运动运动!”

    全旭望着公司那边,压低声音:“公司的人在,去外面等我!”

    美女露出会意的笑容,她迈着猫步,悄悄离去。

    全旭回到餐桌前,望着全体员工道:“大家吃饱了没有,没有的话继续上菜!”

    “好!”

    “太美味了!”

    “差点把舌头吃掉!”

    财务部长小心翼翼的走向全旭:“全董我……”

    “今天我来结帐,等会记得问他们要发票!”

    全旭向大堂经理招招手:“结账!”

    大堂经理拿着对讲机:“前台,前台,山水天下的客人结账!”

    “好的,收到,稍等!”

    全旭从口袋里摸出一块金锭,大约三四斤重的样子。

    大堂经理还真以为全旭在开玩笑,当他看到金子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这……”

    “不收吗?”

    “收,收!”

    大堂经理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好一会儿,一名鉴定师走过来,他还挂着周大福的胸牌。

    鉴定师掏出仪器和小电子称,一边称重,一边分析金锭。

    由于全旭带来的金子根本就不是千足金,金子的含量从百分之九十到百分之九十五不等。

    全旭用了足足三块金,总算完成了结账。

    在服务员和全体员工诧异的目光中,全旭坐上轿车,扬长而去。

    ……

    谢琳睁开眼睛,发现身边早已空无一人。

    然而,身体的撕裂感以及酸痛,却让她清楚的知道,这不是一个梦。

    那个人去了哪里?

    全旭并不知道,她其实是一个女演员。在十七岁的时候,偶然遇到当时还没有名气的童导,在(追风少年》这部大火的青春偶像剧以巨茹(这也是禁词?)童颜的女二号出道,正式进入演艺圈。

    只不过错过了高考,她的父母妄图以她为摇钱树,不停的接戏。只不过,谢琳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她的接剧,以各种各样的原因扑街。

    如今,她已经二十五岁了,作为一个女人,她的青春期正在消失。她的经纪人兼男友给她联系了一个剧组,让她可以出演女二号,与一名当红二线女星作对手戏。

    但是,前提条件却是,必须参加今天晚上一个局。

    然而,让她没有预料到的是,酒局还没有散场,在酒桌上就动手动脚。

    谢琳非常反感,却也无奈。

    与其陪一个油腻的老头子,她宁愿找全旭。

    与全旭来到酒店,全旭化身为狼,差点把她折腾散架了,在她沉沉睡去的时候,全旭却走了。

    “吃干抹净不认账了吗?”

    谢琳的手摸到一个硬棒棒的东西,她拿起来一看,居然是一块金锭,足足有一斤多的金锭。

    ……

    全旭来到明末,是被三娘推醒的。

    他回来的时候,三娘正在睡着了。

    “相公,相公!”

    全旭盯开眼睛:“怎么了”

    “有个差人找你!”

    三娘有些担忧。

    自古以来,草民怕见官。

    当然,差人也就是衙役。他们其实根本就不是官,然而,在草是百姓眼中,他们却如狼似虎。

    全旭有些疑惑,就打着哈欠,开始洗漱。

    不多时,那名差人出现在全旭的面前,他身后还带了一个驼背的老人,胡子和头发都白了。

    全旭定眼一看:“你是……杨……”

    “哈哈!”

    杨陆凯得意的笑了笑道:“全公子还记得卑下!”

    此时的杨陆凯穿着一件青色的官服,戴着幞头,人模人样。

    杨陆凯其实并不是衙役,而是卢象升的亲随,他职事则是知府衙门下面的经历司,他担任的是正九品经历知事。

    当然,宰相门前七品官。杨陆凯这个九品经历知事,见了八品县丞照样昂着头。

    “杨知事驾到,不知所为何事?”

    杨陆凯抽了一下鼻子,指着身后的老头道:“这是此间房子的房主王敬祖!”

    王敬祖这个时候,哆嗦着,将房契和周围的地契恭恭敬敬递给全旭:“小老儿这幢房子,闲着也是闲着,就送给全公子了!”

    王敬祖还真不敢不送,知府大人让人通知他,他若不识象,那么下场绝对会无比凄惨。

    “这怎么好意思,这样吧,多少钱,你说个数!”

    全旭有些奇怪,这个房子埋了五千两黄金,可是看着王敬祖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有钱人啊。

    他的皮肤干裂,像树皮一样,身上穿的衣服也是葛布做的棉衣,看着上面的油光,估计也有好几个年头了。

    “不用,不用!”

    全旭朝着三娘摆摆手道:“你去取几件棉衣过来!”

    三娘与丫丫一起出去,不一会儿就每个人抱了两件棉衣走了进来。

    “这四件棉衣,应该值几两银子吧!”

    王敬祖的眼睛亮了起来,全旭一文钱不给他,他也不敢反抗,可关键是全旭给了,他就可以接着。

    这一件棉衣放在市场上,估计要五六两银子。

    事实上,明朝属于手工经济,布帛和成衣的价格一直都很贵。在卢象升看来棉衣只值三四两银子,因为他买衣服,别人都是半买半送。

    四件棉衣二十多两银子,这几间泥土房不算地皮,建的时候,花不到十两银子,就是乡里乡亲过来帮忙,用了一个多月而已。

    王敬祖抱着棉衣,欢天喜地的离去。

    这个时候,杨陆凯将一份告身放在全旭面前。

    全旭看着告身,只见上面写着:“全旭,男,原籍湖广龙山,现籍大名府大名县金堤乡,旭矜贫恤独,救灾恤患,乐善好施,家境殷实,现委任大名县金堤粮长!”

    上面还盖着知府衙门的大印。

    “啥意思,我成了粮长?”

    PS:非常感谢洪荒大刀五千八币的打赏,非常感谢炸锅皮皮虾五千点打赏,感谢孤还在独五百币打赏,感谢无想无情一百币,浮华已成往事一百币、TX祖国一百币打赏,本来打算今天好好休息一下,睡一个好觉,看到书友们如此热情,公众期间三更一万字,希望大家能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