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二十一章有了房子才算有家
    第二十一章有了房子才算有家

    “全旭受伤了!”

    大名府知府衙门后堂,卢象升正准备歇息,无意间听到杨陆凯提到这事,他惊讶的问道:“怎么回事?”

    “具体什么事情,卑下不知!”

    杨陆凯苦笑道:“卑下得知,全公子门下罗世明,城门刚开的时候就进城,从春芝堂请了坐堂朗中顾惟忠前往金堤去瞧病!”

    卢象升皱起眉头,脸色阴沉的可怕:“你去查查,看看是谁做的手脚!”

    也不怪卢象升会如此猜测,官员和士绅,要么串通一气,狼狈为奸,要么就是站在对立面,针锋相对。

    就像这此灾民入境,卢象升召集大名府的士绅豪门募集资金捐款。对外宣称,各士绅深明大义,乐善好施,不忍灾民生灵涂炭,纷纷慷慨解囊,与大名知府共济危难。

    可是,事实上过程却不那么和谐。

    卢象升在知府大堂设宴募捐,一百多名士绅,来倒是来了,迫于情面,你一两,我三两,募捐不到五百两银子。

    五百两银子,甚至不够他们喝一场花酒,然而让他们赈济灾民,却是铁公鸡一毛不拔。

    卢象升的脸色都气得铁青,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

    翌日一大早,大名府就展开了崇祯元年的第一次严打。

    各种城狐社鼠,各种妓馆、赌坊被抓了大一批。

    要知道这些城狐社鼠,多少都有那些士绅豪门有些关系。对于豪门大户来说,城狐社鼠就是他们夜壶。需要用他们干一些脏活的时候,会用到他们,不需要的时候就丢在一边。

    随着这些城狐社鼠被抓,大名府的士绅豪门其实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们只是按照习惯性的操作,派出管事或者代表,去衙门里把各自的人捞出来。

    可是,没等他们捞出人,一大批原告苦主,纷纷状告各大士绅欺压良善,逼良为娼,草菅人命之类的案件。

    卢大知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开堂审理,然后派出人把被告抓起来,一下子整个大名府牢城,顿时人满为患。

    这下,那些士绅豪门琢磨过来味了。

    如果是其他屁股不干净的知府,士绅豪门有的是办法逼知府低头就范,然而问题是,卢象升该吃吃,该喝喝,该拿的拿,但是不该拿的他一文钱都不碰。

    这个时候,士绅发现要想对付卢象升还真不容易。

    没有人愿意与钱过不去,明明可以破财消灾的事情,没有必要搞得双方都下不来台。

    抄家县令,灭门府尹,自然不是吹出来的,随着这一系列的重拳出击,大名府的士绅顿时认怂了,纷纷慷慨解囊,捐献了足足七万八千余两银子,包括三千石粮食。

    卢象升并没有大意,他知道这些士绅豪门肯定没憋好屁,果不其然,在捐献之后,大名府的粮食价格从每石一两三钱银子,迅速涨到每石一两七钱银子,而且每天一个价,更让百姓恐慌的是,粮食限量供应。

    若非卢象升抄了一个贪污腐败的粮长,暂时稳住了粮价,恐怕大名府的粮价就彻底失控。

    这边他与全旭刚刚谈好外地输送粮食,然而没过几天,全旭就重伤,据春芝堂的跑堂伙计诉说,罗世明的描述是全旭呕血不止,吐出来的都是黑血。

    这是非常典型的内伤。

    能会这么巧合吗?

    当然不会,卢象升相信绝对不会这么巧合,士绅豪门都是地主,他们掌握着多余的粮食,也掌握着大名府的命脉,被卢象升摆了一道,他们自然不甘心,所以明里暗里要与卢象升掰掰腕子。

    卢象升能怎么办?

    如果没有苦主原告,也没有他们之前做下来的恶事,他拿士绅豪门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如果真是欲加之罪,他们这些士绅也有办法让卢象升摘下乌纱帽。

    卢象升亮起板子打在士绅身上,让他们有苦说不出来,就是因为他们犯错了。现在他们做得更加隐秘,粮商涨价虽然与他们没有直接关系,可是幕后主使的却是他们。

    现在卢象升从全旭那里弄来粮食,这就等于断了大名士绅的财路。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这下,全旭的伤,八成就是大名士绅搞的鬼。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大名士绅却有犯罪的动机,这就够了。

    杨陆凯毕竟不是锦衣卫,他只是扑风捉影,得到一个市井八卦的消息,却没有查到详细的结果。

    卢象升摆摆手:“准备一下,明天天亮咱们就去金堤!”

    ……

    当全旭醒来,发现屋外已经出现灰蒙蒙的青光。

    三娘正趴在全旭的胸口上,做着美梦,仿佛在吃着什么美味的东西,她一边嚼着,一边露出享受的表情。

    全旭胸前的羊衫,被三娘的口水染湿了一大块。

    “哎!”

    全旭伸手,胳膊一阵酸麻。

    三娘的睡觉非常轻,马上就醒了过来,她看到全旭胸口的湿痕,有些不好意思。

    “相公!”

    “起床,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做!”

    “你没事吧?”

    “我的身体好多了!”

    全旭在三娘的服侍下,穿上衣服。不过,此时他的衣服已经不是后世的休闲服了,而是换成了明朝流行的直身袄裙。

    这种棉衣长约四尺六寸,约合一米四七,双层,填充棉絮,远比全旭弄来的军大衣更长,全旭穿着这件青色的直身袄裙,几乎可以垂至脚面。

    这件衣服的外形,仿佛像道袍,当然,与道袍还有明显的区别,既两侧开叉,方便行走。

    当然,衣服的形式与名字无关,道袍并不是我们理解的那种道士穿的衣服,就像旗袍,那也不是旗人穿的袍子,只是一个称呼。

    明朝的道袍,交领右祍,琵琶袖,白色的护领,衣身左右开裾,丙侧各接内摆,是流行的一种常服,上至天子,下至黎民百姓都穿这种衣服,区别是材质不同而已。

    全旭戴着一个瓦楞帽,这是明朝富户的标配。

    此时的全旭终于像一个明朝人了,只是周围的灾民,不准确的说是全氏佃户们,反而除了发鬓之外,更像现代人。

    全旭顾不得吃早餐,他指着罗世明道:“罗世明,你过来,带几个人!”

    罗世明带着几名军大衣,这是全氏一门比较有地位的管事标配。

    “这是铁?”

    罗世明望着一万四千余平方的活动板房目瞪口呆。

    也难怪他会惊呆,明朝钢铁非常贵,很多人家连菜刀都不起,很多农民的耕地用的耕犁却是用木质的,不仅费力,而且效率更差。就算普通的铁,一两银子最多可以买八九斤,如果是钢,那么价格更贵。

    一柄雁翎刀,总重不多三斤多点,却要八九两银子,哪怕从后世的淘宝购买龙泉系列的刀剑,也可以赚翻天。

    目测这么一大堆活动板房,在罗世明眼中,那就是一座银山。

    可是,全旭只用了十万块,买了一堆破烂而已。

    “别愣着了,干活吧!”

    全旭看着眼前的活动板房,在清单上,这种活动板房总共有五种规格,第一种,也就是最普通的一种,则是一排三间的大通房。这种是工地用的最多的那种,用来给工地的建筑工人充当临时宿舍的。

    这种活动板房宽约六米半,长约十四米三。

    每套面积九二十点九五,如果放在工地,这样的一套活动板房,至少可以塞进去三十名建筑工人。

    折叠起来的活动板房长达将近四米,望着像一座小山。众人望着苦笑,在他们眼中,他们绝对是抬不动的。

    其实,活动板房非常轻。

    就是两层薄铁皮包裹着泡沫材料。

    全旭指着摆放在一旁的三角钢:“你带几个人把这些三角钢抬到这边!”

    在原来平整好的地面上,全旭拿着卷尺,测量了一下尺寸,将三角钢底座放在地上,指挥着那些军大衣,足足两千多斤的活动板房,抬到基座上,固定螺丝安装好。

    全旭指挥着罗世明等人道:“这边过来两个人,从这里开始,往上举,那边,也过去两个人,对,用力举!”

    随着全旭的指挥下,原本如同一大块铁板的活动板房,缓缓升起。

    “快,拿着这两根钢管支架,这边有个凹槽,把这头插进去!”

    “咔嚓!”

    随着最后一根钢管支架插入凹槽内,这座面积九十二平方的活动板房算是支撑起来了。

    这座活动板房一前一后又两个明亮的玻璃窗户,只不过这是旧货,玻璃窗户早已破碎,也不知道是运输的原因,还是在原来的工地就是碎的。

    反正这不算重要,重要的是,这座房子前前后后仅仅用了一刻钟就建好了。

    全旭望着罗世明道:“这套房子,以后归你住了!”

    “真的!”

    罗世明难以置信,他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啪!”

    罗世明这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

    “行了,发什么疯!”

    全旭指着罗世明的媳妇和罗满福道:“现在就可以搬家了,把你们家里的东西搬过来,再让做几张床,就完美了!”

    “多谢老板,多谢老板!”

    罗世明全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朝着全旭磕头。

    罗世明非常激动,全旭或许理解不了。

    对于灾民而言,有房才有家,有房才有安全感。

    罗世明非常庆幸,他遇到了全旭,否则他的坟头该长草了。

    周围的灾民非常羡慕的望着罗世明,像这样面积近一百平方,洁白如雪,高大明亮的房子,可是他们最大的目标。

    全旭受不了别人下跪,他急忙喝道:“起来!”

    罗世明不管不顾,拼命的朝着全旭磕头,他的脑袋很快就红了。

    全旭指着罗世明:“你要是再跪着,我把房子送给袁世卿!”

    罗世明蹭一下跳了起来:“我起,我起,我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