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二十二章没有钱做不到的事情
    第二十二章没有钱做不到的事情

    袁世卿多少有些失望,他还真想着罗世明继续跪着,然后,全旭一怒之下,把这套房子送给他。

    他与儿子袁宗第虽然住不了这么大的房子,可是他只要有了房子,马上就可以成一个家。

    全旭收留了很多妇女,这些失去丈夫的寡妇们,非常自卑,她们不敢在全旭面前卖弄风骚,却有很多人想着与袁世卿,袁大管家成为一家子。

    只是……

    可惜了……

    此时,全部的灾民都围聚在全旭面前。

    全旭望着众灾民道:“这样的房子,我们会建很多,按照每家有单位,一家一套,不要钱,只要你们还跟着我干,这房子你们就一直住着,如果谁不想干了,可以马上走人,当然房子不能带走!”

    地主虽然不全是狼心狗肺,但是像全旭这样一心关心着他们住宿和吃饭的东家,可以说是千年难遇。

    众灾民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愿意跟着东家干!”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现在这种房子的建筑方式,你们也看到了,也应该学会了吧!”

    全旭指着指着罗世明的这套活动板房:“从这里开始,一直往东,到外墙内根,一套挨着一套,要整整齐齐,把这些活动板房支起来。”

    全旭虽然没有强迫症,却没有想过把一个院子弄得乱糟糟的。

    活动板房虽然是权宜之计,不过熬过这个冬天还是可以的。虽然活动板房需要水泥地面,不过,暂时没有那个条件,运输五百吨粮食,就让全旭累吐血了,他还真不敢运水泥。

    水泥虽然不值钱,可关键是太重了。

    寒冬过后,开春就需要组织佃户开展耕地,耕作完毕,就要准备打井、挖渠、抗旱,凡事一桩接着一桩,除非等到秋天。

    全旭把前院划分为左右两个跨院,每个跨院落对门两排活动板房,预留六十步的院落和中央通道。

    等春天移植一些花草或者绿植,来点缀这个院落,现在虽然没有办法移植,不过,花圃的空间却要预留出来。

    除了花圃空间,还要有公共卫生间,洗漱间。

    后院,全旭选择另外一种户型,两间一套,面积莫约六十左右。

    后院的布置也是左右两排活动板房,不过并不是左右厢房排列,而是前后两排。

    这主要是全旭为了保证自己每一次运来物资,不惊动前院的人。

    六十平方占地面积更小,虽然只是一排,却可以造出二十四套房子。

    这样以来,普通佃户一家三口或者三口以上,就安置在左跨院,三娘招募的女人们就安置在右跨院。

    后院的两排活动板房可以空着当仓库。

    随着全旭的规划完毕,众人欢呼起来,随即展开施工。

    当然,平不是所有的地面都已经平整,这需要他们烧开冻土,夯实地面,经过夯实的地面,虽然不如水泥地坚硬,不过用来支撑活动板房却已经足够了。

    众人根本就不用全旭再次安排,以罗世明、袁世卿二人为主导,十几名军大衣作为骨干,众灾民开始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

    虽然雪窝子可以挡风寒,可是毕竟不是真正的房子,里面依旧寒冷,只是勉强从外面的冰天雪地好受一些。

    可是活动板房不一样,不仅拥有完整的地板,而且干净卫生。关键是泡沫是非常好的保暖材料,只要在屋里烧着一个炉子,保证可以温暖如春。

    他们甚至顾不得吃早饭,也要把房屋建起来。

    全旭肚子饿了,就拉着三娘前往主屋吃饭。

    哪怕全旭再三说不用浪费,可是他的饭菜依旧非常丰盛,简直堪称奢侈。

    然而,等全旭洗好手坐下来,三娘的神色却有些怪异。

    特别是她居然连动筷子的意思都没有,全旭好奇的问道:“三娘,你怎么了?不对胃口?”

    三娘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道:“相公……”

    “怎么了?”

    “我……”

    “干什么?别吞吞吐吐?”

    全旭更加狐疑的望着三娘道:“咱们有事说事,别藏着掖着!”

    三娘的眼睛慢慢红了,她更加不安。

    全旭有些急了:“三娘,你说不说?”

    “我不说了!”

    三娘急忙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全旭伸手拉住三娘的手:“别走,今天必须把话说清楚!”

    三娘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来。

    全旭的直男癌犯了,他的脸色冷了下来:“不说就算了!”

    三娘看出全旭在生气,她有些急了:“相公,我……我说,我说,你别生气!”

    “说吧!”

    “我……我弟弟四喜,你能不能……也……也……分给他一套房子!”

    三娘说完这话,脑袋垂到自己的双膝之间,不敢正视全旭的目光。

    “就这……”

    “嗯!”

    “当然可以!”全旭笑了笑:“你弟弟,也弟弟,放心,我给他一套面积最大的!”

    全旭有些不理解三娘为啥不好意思说,姐姐帮助弟弟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当然,全旭并不了解明代的女人。

    她们的思维方式与后世那些扶弟魔完全不一样,在这个年代,“嫁出去的女儿就等于泼出去的水!”

    只要成亲以后,就要与丈夫同进共退。

    就像一些需要联姻的家族,明明知道丈夫在对付娘家,她们只能求饶,却不能直接通风报信。

    求饶可以,通风报信却等于背叛。

    三娘看着全旭毫不在意的样子,终于松了口气。

    活动板房其实还有很多缺点,然而最大的优势就是因为方便。

    从早上天刚刚亮开始,这些灾民,不他们已经是全旭的佃户了,他们的工作热情非常高,根本就不管,连吃饭喝水的功夫都是跑着去。

    毕竟,这涉及了他们自己的切身利益。

    到了中午时分,短短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的时间,众人已经将前左右跨院搭起了足足六十四套房子,这些活动板房才用掉小半。

    那些密密麻麻的棚户区被随即拆掉,不平整的地面也被填平。

    随着前院的房子建好,众人却没有立即入住。

    而是等待着全旭分发。

    按照全旭的要求,每户门头上被袁世卿写上左左一,左左二,或者左右一,左右一,右右一,右右二的字样。

    罗世明就是左一,那么对面的同样一套九二点九八平方的房子则是右一,也就是成了袁世卿的房子。

    当全旭将钥匙递给袁世卿的时候,袁世卿也激动的哆嗦着手,缓缓接过钥匙,作为一个读过几本书的人,袁世卿多少有点矜持,读书人的矜持。

    其实,袁世卿这个所谓的读书人,连秀才功名都没有,只能勉强算作生员。

    “宗第,跪下!”

    袁世卿的眼睛微微通红,朝着全旭鞠躬。

    袁宗第则朝着全旭连续磕了三个响头。

    接着,就是左二。

    全旭将房子分发给郭富贵,他是一个木匠,有两一女,带着媳妇,全家五口人。

    郭富贵接过钥匙,表情非常夸张,他嚎嚎大哭,带着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向全旭磕头。

    接着就是杜亮,随着六十套房子分完,全部的三口以上的佃户就完全安置了。

    这个时候,男人和女人一起干活,孩子们则承担着搬家的工作。

    整个大院充满了欢声笑语。

    望着佃户们开心的笑容,房子一座一座拔地而起。

    全旭的心情非常不错,他非常有成就感。

    下午的搭建速度更快了,主要是搭建的只是六十平方的小户型,工作量与大户型不能同日而语。

    就在众人忙着搭建房子的时候,官道上远远的走来一行人。

    卢象升卢大知府骑着一匹白马,身边带着十几名扈从。

    明朝的知府与宋州知州不一样,明朝的知府没有军权,不过卢象升却掌握着司牢司,这职位就相当于后世的地方法院和监狱的职能,当然这个时候,看管监狱的可不是武警,而是直属知府衙门的牢城巡防。

    按照府路州的规模不等,设立狱卒从三五百人到一百人不等。

    狱卒也算是准军事化组织,不仅仅要承担衙役无法缉拿的凶犯,悍匪,还要保护监狱的安全。

    这些狱卒身穿着明军制式的胖袄,提着雁翎刀或长枪,跟着卢象升来到金堤。

    当距离金堤全氏大院还有五百多步的时候,杨陆凯的目光变得呆滞起来。

    “卢大……大人!”

    卢象升顺着杨陆凯手指的方向望着,只见全氏大院建立一座座白色的平底房屋,这一幢幢房屋,整整齐齐,看上去非常壮观。

    “这……这怎么可能?”

    杨陆凯三天之前刚刚来到这里,他还给全旭送了粮长的告身与地契,可以肯定三天之前,除了一道围墙,全氏大院只有九间房屋,以及数十座矮小的木屋和地窝子,看上去无比寒酸。

    在卢象升看来,全旭应该还有存货,他并没有说实话。

    眼下灾民如潮,分散在大名府城外的灾民聚集点至少上百处,如果全旭想要照顾人手,他手中拿着粮食,别说上千人,上万人都愿意给他干活。

    如果真有数千上万人,盖起这么几十幢房子并不奇怪。

    卢象升仿佛明白了过来:“没什么不可能的,只要有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