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二十五章看你还卖弄口才不
    第二十五章看你还卖弄口才不

    十几名五柳黄家的家丁,利刀出鞘,抢上前来就要拿人。

    毕竟黄立极这个内阁首辅退下来刚刚一年,事实上他致仕以来,非常担心自己被清算,毕竟,作为内阁首辅,黄立极与施凤来、张瑞图等阉党实在太近。

    可是,黄家的家丁却没有低调的觉悟,他们深知虎落平阳被犬欺的道理,就像这军大衣的话,放在黄立极红得发紫的时候,黄家非但不会生气,反而认为这种人没有见识。

    然而,现在他们却感觉黄家却受了极大的侮辱。

    只不过,就在黄家家丁准备上前拿人的时候,罗世明带着十几名军大衣走了过来。

    “我看谁敢在这里放肆,谁敢!”

    罗世明面对十几柄寒光闪闪的刀剑,毫无惧意,毕竟为了全旭,他可是敢与卢象升卢大知府硬刚的男人。

    在罗世明的世界中,卢象升就是大名府的天,他不怕捅破天,岂能害怕其他人?

    事实上,罗世明也是无知无畏。

    哪怕是卢象升,他也只能按照规矩来,与士绅的斗争,也要维持在一定的规则之内。换句话说,卢象升在大名府也不可能随心所欲,可以制衡他的人很多。

    崇祯皇帝偏偏是一个念旧的人,黄立极是阉党,而且是中竖力量,可是呢,在关键时刻,是他扶持崇祯登上了皇位,并且献出了处理阉党的计策。

    崇祯知道黄立极是丢车保帅,只是让他致仕,并没有连动他的儿子。

    黄蘅若锦衣卫指挥同知世袭,次子黄藻则是中书舍人。

    如果卢象升逼迫黄立极,黄立极向崇祯哭诉,声援他的人绝对不少,毕竟谁都有致仕的时候,不能因为致仕就打击报复,这是底线。

    罗世明一脸不善的盯着陈应:“胖子,信不信罗爷挖个坑,把你埋了?”

    像罗世明这样的人,陈应随手就可以按死。他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不过,他倒没有发作。

    因为他可是带着大名士绅,以及黄立极的重要使命。

    “误会,误会,陈某奉家主之命,前来拜会贵东主,并携带厚礼,若是出了差池,恐怕你也吃罪不起!”

    罗世明听到是给全旭送礼的,顿时紧张起来,他要是搅合黄了给全旭送礼的事情,他的罪过就大了。

    他的脸色马上变了:“陈先生,里面请!”

    院外发生的事情,全旭自然是尽落眼底。

    直到现在他这才意识到问题所在,自家院落里连件趁手的兵器都没有,唯一的一柄工兵铲子,一直被三娘放在床底下。

    与黄氏家丁相比,全旭的佃户和门人,实在太过寒酸。

    “看来,必须买些兵器过来!”

    ……

    陈应抬起腿,朝着全氏大院走去。

    在他身后,跟着四名家丁,其中两名抬着一个硕大的箱子,箱子看上去颇为沉重,两名家丁抬着有些吃力。

    另外一名家丁则是挑着一个担子,担子用红绸盖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还有一名青衣家丁,抱着一个不大的漆面匣子。

    沿着大院的甬道,越往里走,陈应的心情越沉重。

    这座全氏大院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最近刚刚开始在大名府冒了出来,据说有一外湖广的蛮子,携带了大量的粮食来到大名府。

    成了卢象升卢大知府的座上宾,这个湖广蛮子很有钱,粮食也有很多。

    直到现在,陈应这才发现传言有误。

    这不是很有钱,这是非常有钱。

    谁有钱可以用钢铁建筑房子?

    看着房子的厚度,哪怕是包铁,价格也比砖瓦房贵多了。

    此时,仿佛是在向陈应立威。

    位于这座庄院的家丁纷纷出现了,这些人穿着紧身的短衣,外面穿着军大衣,与其相比,黄家家丁反而更加寒酸,毕竟,他们只是一身棉衣,冻得直哆嗦。

    看着高大的楼房,以及宽大的窗户。

    特别是那些人,无论成年人或者孩子,他们人人都面色红润,没有营养不良的样子,显得吃得不错,至少不愁吃喝。

    在罗世明的引导下,陈应带着两名青衣家丁,两名家丁抬着一个硕大的箱子跟在后面。

    “东家,外面有人找!”

    “进来吧!”

    “全公子安好,陈某冒昧前来打扰!”

    “陈先生客气!”

    三娘一身红装,带着丫丫前来上茶。

    陈应看着三娘容颜清艳,忙站起来致礼:“全夫人,陈某多有打扰了……”

    三娘愣怔了片刻,顿时绯红飞上秀颊,瞥了全旭一眼,见他脸上也是笑意,更是不好意思。

    她怎么也想不到却闹出这样的误会,虽说又是尴尬又是害羞,还是低头小声提醒陈应:“公子此时还是单身,未曾成亲,妾身只是……妾。”

    妻与齐谐音。

    妻子与丈夫有同样的地位,可以同案而坐,同桌而食,当然,遇到郑重的场合,也可以一起出行。

    陈应才知道搞错了,朝全旭笑了笑,说道,“没想到全公子,如此年少有为还未成亲,倒不知何家闺秀堪入全公子的眼界啊?”

    陈应想着黄家有三位未出阁的小姐,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只不过这种事情,并不是他可以做主的。

    全旭苦笑道:“先父母早逝,无人替旭操持,再说全旭此时只有做事的心思,不愿给男女之情牵挂了。”

    时人都尚早婚,十四五岁就谈婚论嫁的女孩子比比皆是,即使家中舍不得,也很少有女孩子拖过十八岁才婚配的,男子只比女子稍晚一两年,像全旭弱冠之龄还未婚娶的人是少数。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全公子笑纳!”

    陈应从怀中掏出一张礼单,递到全旭手中。

    全旭描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雪花官银一千六百两,苏州丝绸二十匹,蜀锦十匹,走盘珠八颗。

    三娘接过那个漆面匣子,漆面匣子里装着八颗龙眼大小的莹白珍珠。

    三娘眼中闪烁着精光,她的眼睛越来越明亮。

    全旭虽然是钢铁直男,但是他绝对不是傻子,他看着三娘的表情,顿时知道,三娘喜欢上了这些珍珠。

    当然,三娘或许不清楚珍珠的价值,但是,她却听着那些妇女说过,珍珠粉可以变白。

    黑,一直是三娘最自卑的地方。

    全旭看着三娘望着珍珠,眼睛再也挪不开了,就大大方方的收下了陈应送过来的礼物。

    “让陈先生破费了!”

    “请坐,请坐!”

    全旭坐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喝着茶水。

    陈应与全旭东拉四扯,一直不入正题。

    全旭不时的点点头,任由陈应口水飞溅,口若悬河。

    陈应慢慢感觉不对劲了,全旭居然打起了呼噜。

    陈应的笑容定格在脸上:“这……”

    “啊,相公睡了!”

    三娘急忙朝着外间的客厅走来,看着全旭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就伸手拉着全旭的胳膊,微微用力,直接背着全旭朝里屋走去。

    陈应这下失算了,可是他真正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陈先生,我们东家睡了,昨天熬夜太晚,不如你先回去!”

    罗世明看着全旭朝着他眨眼,就明白了全旭的意思,这是让他赶人。

    陈应难以置信的望着罗世明:“这……不急,陈某可以等!”

    “好的,陈先生请跟我来!”

    罗世明带着陈应与他的亲随,朝着西厢房走去。

    靠着西厢房的方向,同样搭建了两间房子,面积不大,莫约三十个平方,这里非常简陋,一张四方桌,外加几把椅子。

    关键是,这个屋里连火盆都没有。

    虽然活动板房保暖效果不错,可问题是,保暖效果再好,可是一旦没有生火,一样会把人冻死。

    陈应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

    他不时的起身,在屋里来回走着,想要保持着身体的热量。

    陈应望着全旭所在的主屋一脸幽怨:“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

    可惜,没有人回答陈应的话。

    全旭透过窗户,望着陈应一脸唏嘘无奈的模样,满脸冷笑:“看你还多嘴不?”

    其实,如果陈应上来直接来商谈合作,全旭也不会故意凉他一下,然而,问题是陈应故意卖弄自己的口才,引得全旭的反感。

    那当然,如果不是全旭为了从陈应背后的黄立极以及那些士绅手中赚钱,他就让人直接将陈应赶走了。

    陈应站在如同冰窖一样的房间里哆嗦着,而全旭则在温暖如春房间内,享受着三娘的贴心服务。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PS:非常感谢,烽火诸猴5000币打赏,风月独斟2000币打赏,我逗比我骄傲500币打赏,我不是笑三少1500币打赏,夏姬八看书100打赏,q123a 200币打赏,炸锅皮皮虾5000币打赏,书友20201225095354453 500币打赏,四季财会喝酒 3000币打赏,夜色闪光500币打赏,山河有梦01,100币打赏,恭喜炸锅皮皮虾童鞋成为本书第一位护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