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三十五章慷他人之慨谁不会啊
    第三十五章慷他人之慨谁不会啊

    俗话说,贼不走空。

    从鸡鸣县到大名县金堤全家大院,足足有二百多里。

    周楚率众土匪没有携带任何给养,他们就是走一路,抢一路。

    只不过,这年头,地主和豪强,不仅院墙高大坚固,还有真刀真枪的家丁护卫,响窑可不好砸。

    当然,散落的村落比较容易抢,可是,那些穷鬼,除了一条命,也没有什么好抢的。

    周楚的运气不错,在路边营盘镇的时候,遇到了营盘镇的刘大财主纳妾,大宴宾朋四友,防守比较松懈。

    周楚带着十几名心腹装作前来祝贺的来宾,成功进了刘家大院,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周楚就带人里应外合,非常顺利夺下了刘家大院。

    刘大财主的所有纳妾贺仪,包括这两大车的上好绸缎与丝绸,包括这些银子,都成了周楚的囊中之物。

    周楚顺便替刘大财主洞房,把刘家大院能带走的都带走,粮食、酒肉还有几十名丫鬟,小厮。

    连续又抢了几个村落,当来到武帝庙的时候,周楚已经捞得盆钵满丰,当然,这一切都便宜全旭了。

    经过袁世卿的清点,五十两的官银共计三百五十三枚,合计,一万七千六百五十两,铜钱四十五吊,散碎银子合计七千三百多两。

    锦缎和丝绸四百二十匹,麦子一百二十七石,大米一千多斤,羊十三只,牛五头,猪两头,鸡鸭数十只。

    牛皮十三张,猪皮二十一张,羊皮二百多张……

    乱七八糟的兵器五百多件,其中包括制式兵器,火铳十五支,子母炮两门,各种猎弓箭五十张,箭三千多支。

    大车、独轮车共计二百二十七辆。

    经过询问,罗世明这才知道,周楚一路抢了这么多车,目的就是为了拉光全氏大院里的粮食。

    袁世卿与罗世明兵分两路,袁世卿带着大部分的青壮和妇女,押解着两百多名过俘虏,将这些大车、独轮车以及缴获的兵器、粮食、布帛,还有银子,运往全旭的大院。

    罗世明则带着人,把现在所有的尸体清理好,摆放整齐,同时,让人清理末日堡垒留下的痕迹。

    好在,天气实在是太寒冷,地面早已被冻实,末日堡垒虽然重,可是在地面上留下的车辙并不深。

    工作量不是很大。

    当然,罗世明也不是真正的好心,他带着二十多名大胆的青壮男子,一一将死去的土匪、包括那些被土匪杀死的百姓的尸体上的衣服扒下来。

    用罗世明的话说:“他们赤条条的来,也就赤条条的走!”

    这边,全旭终于缓了过来,只不过,他的脸色苍白,全身没有半分力气。

    他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一闭上眼睛,他的脑子不是浮现狰狞的人头,就是血淋淋的残值断臂。

    “太尼玛吓人了!”

    全旭喃喃自语。

    “咕咕……”

    全肚抚摸着干瘪的肚皮,望着在不远处的丫丫道:“丫丫,有没有吃的!”

    “老爷想吃什么?奴婢去准备!”

    “粥吧!”

    全旭有些倒胃口,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丫丫出去。

    丫丫转身走向西厢房。

    全旭的整个大院,此时只有两个厨房,普通人都是吃食堂,七八十名妇女轮着做饭。另外就是全旭的小灶,厨师就是丫丫的娘亲辛方氏。

    辛方氏每天都会提前做好丰富的早餐。

    当丫丫进入厨房的时候,辛方氏已经准备好了米粥和馒头、包子准备好了。

    丫丫哭丧着脸道:“老爷好像病了,吐得厉害!”

    辛方氏想了想:“我去看看吧!”

    辛方氏其实一直避免与全旭的接触。

    她是寡妇。

    正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全旭的大院里住着太多妇女,她们有事没事就家长里短,风言风语。

    可是现在,辛方氏也顾不得避嫌了。

    辛方氏端着米粥与咸菜,来到主屋。

    然而,全旭看着辛方氏端着的咸菜,准确的说这是后世买过来的八宝菜,红通通的,咸爽可口,可是落在他的眼中,这就像那些沾在末日堡垒上面的碎肉。

    “呕……”

    全旭又想吐了,可惜,他胃口空空如也,怎么也吐不出来。

    辛方氏微微一愣。

    不由得多想了一圈,自己难道已经变得这么丑了吗?

    东家看了一眼就想吐?

    丫丫跑进来,拿着一杯水。

    全旭接过水,连灌了几大口,终于好受一些。

    全旭闭着眼睛,转身指着咸菜道:“八宝菜端走!”

    辛方氏这才恍然大悟,她急忙端着八宝菜走向厨房。

    全旭端起白粥,喝了一碗。

    胃里有点食物,全旭多少感觉好受一些。

    “丫丫!”

    “奴婢在!”

    “你没有名字吗?”

    丫丫摇摇头。

    全旭望着丫丫,突然想起了希望工程那张大眼睛照片。

    当然,丫丫与苏明娟并不太像,像的部分就是眼睛。

    丫丫的脸型带着婴儿肥,与苏明娟当时的瓜子脸不一样。

    全旭想了想道:“丫丫,我给你取个名字吧?”

    “好啊!”

    全旭突然想到了曾经看过的一本唐砖,里面的女主角就是叫辛月,他恍然大悟道:“你姓辛,叫辛月吧!”

    丫丫疑惑的道:“辛月?”

    “对!”

    “姓辛,名月!”

    丫丫兴奋的朝着厨房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兴奋的大叫:“娘,娘,我有名字了,我有名字了,我有名字了!”

    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然而对于明朝的女性来说,名却非常难得。

    一般而言,女人大都没有名字。

    即使丈夫比较出色,获得封妻荫子的待遇,依旧某某氏,就像辛方氏一样。

    就在小辛月向辛方氏献宝似的向辛方氏说着自己的名字,她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开心的笑容。

    就在这时传来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

    一群少年孩子兴奋的大叫:“回来了,回来喽!”

    袁世卿健步如飞,快速来到全旭身边:“东家,大喜,大喜啊!”

    “什么?”

    袁世卿从怀中掏出一张A4纸列出来的清单,递给全旭。

    “您发财了,你这下发财了!”

    全旭疑惑的望着纸上,只见袁世卿在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雪花官银,五十两,三百五十三锭,合计一万七千六百五十两,散银七千三百余两,字画……首饰……布帛……

    全旭目瞪口呆:“这些东西哪里来的?”

    “都是钻林豹抢的,钻林豹昨天夜里被东家……”

    其实,没有人是傻子。

    昨天夜里的动静很大,从全旭突然让开后院的大门开始,处处透着诡异。袁世卿与大大咧咧的罗世明不一样,他更细心。

    车辙虽然不深,却非常庞大,绝对不像是他们见过的任何大车,不过这不要重要,重要的是,钻林豹周楚完了。

    “哈哈,我们去收尾,俘虏两百多名土匪,缴获了这么多好东西!”

    全旭拍拍了袁世卿的肩膀:“干得不错,通知厨房,今天咱们加餐,罐头肉每人一听!”

    袁世卿眉开眼笑。

    罐头肉虽然在全旭眼中就是垃圾食品,这是他从高速公路服务区买的,每一听午餐肉罐头都要五十多块。

    不过,好在,他有了可以奖励众人的东西。

    “东家有赏,所有人中午吃肉!”

    “谢东家!”

    众人的感谢声此起彼伏。

    此时,三娘清理完末日堡垒,来到全旭身边。

    她不识字,看不懂清单上面的东西,却看着一大流大小车辆,车辆上装着粮食,还有几名半大的孩子牵着着牛、羊、猪,还有鸡鸭鹅之类的家禽。

    三娘搂住全旭的胳膊:“相公,这才像个家!”

    “对,对对!”

    全旭望着三娘道:“把钥匙给袁管事,东西暂时放在后院第一排仓库,这些牛……羊!”

    袁世卿道:“咱们要盖一座马厩。”

    “暂时不急!”

    全旭排排手道:“空房子咱们多得是,先把东西藏好,卢大人快该来了!”

    袁世卿恍然大悟。

    此时,全旭的大院中,充满了欢声笑语。

    人人兴奋异常。

    不仅仅是因为全旭奖励的罐头肉,还有他们从尸体身上扒下来的衣服,由于土匪太多,人人一件还有富裕。

    土匪虽然也不算富裕,至少他们穿的衣服,比灾民强得太多了。

    全旭望着堆积如山的衣服,有些厌恶的皱起眉头:“你们弄这些破烂过来干什么,扔掉,不烧掉!”

    罗世明辛苦一场,一脸心疼:“东家,这……大家伙洗洗缝缝补补,还能……”

    “能个屁!”

    全旭没好气的道:“这上面多少细菌,细菌你不知道,这会让人得病的,扔了,衣服的事情我来想办法!”

    字画、古董不说,光凭这些崭新的丝绸和绸缎,放在后世也是堪比黄金。

    更何况,还有那些首饰和银子。

    整个全氏大院不到二百人,人人一件新衣服,才几十万而已,就算从头到脚,加上军大衣,也不到两三百万而已。

    全旭有钱,他望着众人道:“这些衣服,扔掉,烧掉,最多三天,我给你们每人再添一件新衣服,新棉衣,新裤、新鞋!”

    众人再次高呼:“多谢东家赏赐!”

    随着众人的欢呼声,众人将破旧的衣服、鞋子扔在院外的空地上,足足堆了一座小山。

    十几只燃烧着的火把扔上去,这些破旧的衣服很快就燃烧了起来。

    浓烟滚滚,腾空而起。

    全旭的无心之失,却把卢象升惊出一身冷汗。

    随着这道浓烟越升越高,远在十几里之外的卢象升看到这一幕,顿时急了:“加快速度,快,快快!”

    众青壮其实已经连续行军一个半时辰,累得不行了。

    他们想跑也跑不动了。

    卢象升指着远处的烟尘道:“土匪正在攻打全氏大院,一旦大院失守,那里的粮食就会便宜土匪,只要咱们赶到,打跑土匪,本府向尔等承诺,每人赏米一斗。”

    米,对于河北大名府的百姓来说,还真是稀罕物。

    就像刘大财主,那可是拥有土地五万多亩的大地主,家里只有一千多斤米被土匪缴获。

    一斗米,在大名府就是两三钱银子。

    众青壮身上好像涌现了力气,咬着牙向金堤大院跑去。

    不过速度虽然提高,卢象升依旧不满意。

    他知道全旭没有几个仆从,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慷他人之慨。谁不会啊

    卢象升再次说道:“两斗!”

    青壮们的速度又快了一分!

    “每个三斗!”

    青壮们撒丫子向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