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四十六章牛金星的野心
    第四十六章牛金星的野心

    全旭不再是刚刚开始的全旭了,他表面上非常热情,上前握住牛金星的双手,拉着他的手,连连说道:“幸会,幸会,里面请,里面请!”

    牛金星可是全旭耳熟能详的明末名人之一,绝对可以排得上前十。

    不过,全旭对于牛金星的印象特别不好。

    他身为大明朝的举人,属于既得利益阶级,委身从贼,辜负朝廷的培养,属于不忠。投降李自成以后,助李自成成就霸业,在李自成陷入迷茫的时候,非但没有献出一条良策,反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对于引荐他的李岩,非但没有益助,反而百般打击,恩将仇报,这属于典型的小人。

    然而,全旭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他的草台班子初创,大明的读书人又非常匮乏,无奈之下,先将就着用吧。反而,对于全旭而言,牛金星这样的人,随手可以捏死,全旭可不会给牛金星害自己的机会。

    袁世卿接着又介绍道:“这是大名府秀才孙祖望孙秀才!”

    “孙秀才,里面请!”

    全旭的这间屋子经过多次装修,终于似模似样,客厅是客厅,餐厅是餐厅,屋里放着火盆,用不锈钢集烟器,把烟气排到屋外。

    虽然屋里温暖如春,却不嫌气闷。

    当然,在孙祖望看来,全旭仍旧属于乡下的土财主,没有文气。

    全旭的屋里没有一本书,没有一副字画。

    全旭并没有直接引着三人入席,毕竟,明末的习惯与后世不同,而且秀才、举人又是出了名的脾气大。

    全旭与牛金星和孙祖望寒暄一番,渐渐引入正题:“二位高才,全某不才,欲建一座私塾,只能仰仗二位了。”

    牛金星感觉身上有些温度:“好说,好说!”

    孙祖望望着全旭道:“全员外可知,这有些人,并不是读书的料,我劝你还不要浪费力气!”

    袁世卿曾经跟孙祖望说过,全旭出资办学,免费招收庄里佃户的子弟入学,这对于孙祖望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泥腿子的孩子,怎么可能读书?

    孙祖望与大明光禄大夫、前蓟辽督师孙承宗属于同宗,只不过孙祖望属于远枝,他虽然只是一个秀才,却鼻孔朝天。

    全旭不以为然的笑道:“孙秀才此言差也,子云有教无类,你岂可因出身将学生拒之门外?”

    孙祖望着讪讪的闭嘴不言,不过直到此时,全旭这才发现,孙祖望的年龄与牛金星差不多,他刚才的须发皆白,只是霜。

    随着冰雪融化,这才发现孙祖望居然是一个仪表堂堂的中年大叔,长须飘逸,气度不凡。

    孙祖望以为全旭只是湖广龙山过来的蛮子,应该是目不识丁,可是观其言行,却不像蛮子,应该是知书达理。

    全旭微微一笑:“袁管事把说的,已经告诉你们了,我再这里说一遍,我们这个学堂叫金梯书院,不是堤坝的堤,而是阶梯的梯,二位作为教习,在这里可以发放十二石米,三匹布和十两银子,每天三餐,以麦、米等细粮为主!”

    牛金星眼睛中闪烁着精光:“全员外客气!”

    “不是客气!”

    全旭淡淡的笑道:“我这个人虽然读不成书,却最敬重读书人,我为二位安排了住处,要不,咱们现在过去看看,如果需要什么,咱们再添!”

    全旭不等孙祖望和牛金星起身,率先起身,来到门口。

    沿着院子里的甬道,朝着前方走去。

    学堂,准确的说,与不算是全旭的大院,与大院完全分开,毕竟,这是学堂。沿着平整的甬道,走了足足七八百步,这才来到一个拱形门口。

    “这边请!”

    全旭带着二人,先是来到学校的教室。

    自然都是活动板房,不过这种教室与食堂建筑一样,都属于大跨度钢结构活动板房,挑高四米七,单层结构。

    孙祖望目瞪口呆的望着活动板房上面的大窗户,这是每间教室约八十平方左右,前后各三个大窗户,虽然此时的天色有些暗,可是教室里却非常明亮,与外面相差不大。

    “这是琉璃?”

    “不是,这是玻璃!”

    全旭也是对学堂比较用心,至少玻璃窗户是完整的,塑钢结构,地面也被木匠们用松木打磨成地板,教室室摆放着矮小的桌子,一张讲台,与后世的教室并没有区别。

    牛金星伸手抚摸着洁白的墙面,惊讶的道:“这是铁?”

    “就是铁皮!”

    全旭不以为然的笑道:“现在可不太平,所以,教室一定要安全!”

    这是纯粹为了装逼,活动板房的质量,只能呵呵,连木质结构的房屋都不如,当然,保暖性要好得多。

    牛金星拱手道:“全员外高义,想的到是周全!”

    “没有办法,孩子才是未来!”

    全旭故意装作肉疼的样子:“办学,是长期投资,我培养一百个学生,只要有一个人中举,所有的投资,就回来了!”

    孙祖望点点头:“全员外所言极是!”

    秀才只有几斗米的粮食补贴,本身没有免税的特权,可是举人却有。

    全旭拥有两万多亩地,一年下来,需要交纳两千多石粮食,按照现在的年景,那就是五六千两银子。

    如果免税,这五六千两银子就可以装进自己的腰包了。

    一排共有十二间教室,共计九百六十平方左右,放在后世不显眼,在明代已经属于较大的学堂了。

    参观完十二间教室,接着全旭来到一个挂着图书馆的房间,当然,此时里没有图书,只有一排排木质书架。

    全旭笑道:“书籍我已经吩咐人去购买了,需要过些日子!”

    此时,孙祖望全程呆滞,他被全旭的豪绰给惊呆了。十二间用钢铁制成的房屋,好像他发现原来的院落前的那些房子,也是铁的?

    这需要多少钱?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

    全旭又领着他们参观了老师办公室,山长办公室以及教师住宅区。

    全旭笑了笑:“条件简陋,还请两位海涵!”

    全旭给他们安排的房屋,也是九十二平方的活动板房,与普通庄户区别最大的是,这里面有家具。

    当然,这座房子也是三间结构。

    地板上铺上十几块钱的地板革,显得光洁和卫生。

    主门开在中间客厅,左右两间房子,一间做书房,一间做卧室。

    里面摆放的则是新做的家具。

    一张可以用来会客的茶几,没有椅子,读书人不是喜欢跪坐吗?就让他们跪着。

    靠近墙壁的地方,摆放着一张香案,无论他们是信道也好,信佛也罢,满足他们个人的信仰。

    另外就是卧室,里面有一张双人床,一个类似于后世的组合柜。一只简易的衣帽架,一张桌子,一张椅子,一个盆架,床上有崭新的被褥,床单。

    当然,被褥也是与普通庄丁一样的货色,区别就是加了一套三十块钱的的确良被罩和床单,显得不一般而已。

    盆架上还有一个不锈钢脸盆,靠近窗户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饭盒,不锈钢的快餐杯,喝茶也好,盛饭也罢,完全是他们的自由。

    在后世不锈钢属于烂大街的玩意,有钱人通常使用瓷器,但是,放在这样的屋子却显得银光闪闪。

    牛金星的眼睛落在上面,再也挪动不开了。

    好一会儿,他来到床前,伸手摸着被褥,松软光滑。

    在后世,棉花不算太贵,的确良就是廉价如土。

    然而,在明末,被褥却非常贵,更何况,这床被褥中没有硬的感觉,全部都是无仔棉绒。

    牛金星的心思顿时活络开了,他本是天启七年的举人,在乡试落第。

    虽然落第,可是考中举人以后,牛金星也拥有了免税的特权,众乡亲和邻居,拿着地契就挂在他的名下,以图可以免税。

    随着从一个小地主,瞬间拥有了上万亩良田,牛金星膨胀了。

    在酒后失言,将他的亲家,祥符县(既今开封县旧称)进士王士俊的“闺门之丑”给抖了出来。

    虽然在普通人眼中,举人是高不可攀的存在,然而,在进士眼中,举人还不算是盘菜。

    王士俊想要对付牛金星,他能怎么办?

    只能弃家逃命,一口气跑到大名府的老友潘延年这里。

    可惜,王士俊放出话来,谁敢收留牛金星,他就与谁誓不两立。

    潘延年连一个秀才都不是,就是一个当年巴结牛金星的富商,他哪里敢得罪王士俊,只要让牛金星离开家门。

    可怜牛金星一无钱,二无熟人,只能颠沛流离,差点饿死,直到遇到袁世卿。

    原本以为全旭只是一个乡下的土财主,可是看着全旭的出手阔绰,这可不是一般土财主可以相提并论的。

    牛金星的心思顿时浮想联翩:“借着全旭的势,把王士俊这个致仕六品同知搞下去?”

    牛金星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是开心。

    他知道,全旭不会平白无故得罪一个进士,哪怕是致仕的进士,还是当过六品同知的进士。

    他牛金星自然也不是白给的,是不是可以采取一些小手段……

    PS:非常感谢TX祖国500币打赏,烽火诸猴1500币打赏,弱弱求推荐票,求月票,求打赏,求书单,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