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四十七章不好了咱们家遭贼了
    第四十七章不好了咱们家遭贼了

    当然,此时的全旭并不知道牛金星想借着他的势,来对付自己的亲家。

    就算全旭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致仕的前内阁首辅黄立极,他都不放在眼里,准备抽冷子给黄立极施放一个巨大的烟花,更何况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王士俊?

    全旭指着屋里的东西,望着孙祖望与牛金星道:“咱们先小人后君子,提前说清楚,这些东西都是送给你们用的,如果二位不想在这里担任先生,那么……这里面的所有东西,你们都不能带走!”

    全旭其实不是吝啬这一点东西,关键是害怕他们俩把人拐走。

    这些庄丁的孩子,再加上大名府青壮的侄子、外甥之类的孩子,足足有一百多个,按照比例,应该有几个好苗子。

    全旭是担心自己为别人做嫁衣,空欢喜一场。

    孙祖望虽然是地主出身,可是因为读书,他们家里一千多亩地,已经卖掉了八百多亩,如果他再考不上举人、进士,他们家里该破产了。

    这些东西,对于孙祖望来说,还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孙祖望笑了笑道:“应该的,应该的!不过……”

    “不过什么?”

    “全员外,原谅则个,学生还需要继续读书……”

    全旭明白过来,在他看来,孙祖望和牛金星都是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了,然而明朝,胡子头发全白的童生不是没有,更何况,孙祖举已经拥有秀才功名,他考不到绝望时刻,是不会罢休的。

    牛金星拱手道:“全员外,我还需要继续进读,准备三年后进京参加会试,可……”

    “没关系!”

    全旭摆摆手道:“这个没有问题,你们该读书,就读书,不要耽误学生们的学业,该去参加乡试就去参加乡试,该去参加会试就去参加会试,我给你们准备盘缠!”

    全旭心中暗笑。

    牛金星这辈子都没有希望考中进士,他最终,只能无奈投靠李自成。

    至于孙祖望,全旭还真不太了解他。

    不过,看着孙祖望三十多岁的老秀才,估计也就那样了。

    作为湘省曾经的县二中理科状元,全旭非常清楚,读书这事,还真需要天赋,他上学那会,基本上都是混日子,通常情况下,临阵磨枪,月考不到前一天,他是不会碰书本,就这样,他居然混了一个九八五。

    他当年的同桌,是出了名的用功,几乎除了吃饭睡觉的时间,都在学习。当然,成绩也比全旭好得多,通常年级前十,结果高考的时候,压力太大,发挥失常,刚刚过了二本线。

    他又留级复读,结果连本科线都没过,据说后面来得了精神病。

    全旭同县理科状元,也是全旭曾经的狐朋狗友,结果,网吧里的常客,结果他居然考上了清华,随后又考上了斯坦福大学,出国留学了。

    天赋这事,还真是没法说。

    全旭带着二人来到书房里,光线更暗了,他伸手打开电灯。

    “啪!”

    太阳能电子灯瞬间亮起,整个房间光亮如白昼。

    牛金星吓得一哆嗦,他惶恐地指着墙壁上的太阳能灯道:“这是?”

    “这可是宝贝!”

    全旭笑道:“这是助二位夜间苦读准备的灯,白天吸引日月之精华,发出荧光,不费油,不费蜡!”

    其实就是一只四十瓦的太阳能电子灯,四十五块一只,如果日光效果好,可以亮八个小时,如果阴天也能亮四五个小时,如果是连续阴天,那就没戏了。

    在电子灯的照耀下,书房里的一切落入众人眼中。

    靠窗户摆着一张庞大的书案,两米六长,一米八宽,还有一组书架,当然,书架上一本书都没有。

    笔墨纸砚,一概没有。

    全旭望着一脸呆滞的孙祖望与目瞪口呆的牛金星道:“怎么样,二位对于住处,可还满意?”

    孙祖望很快反应过来:“满意,满意!”

    牛金星小心翼翼的问道:“全员外,某能不能……”

    “把家眷带过来?”

    全旭笑道:“没有问题,一日三餐,二位不必出屋,有专人送过来!正好,现在饭菜也应该准备好了,我们一起用餐。”

    “让全员外破费了!”

    “应该的!”

    再次来到全旭的主屋餐厅,电子灯已经亮起。

    重新热过的饭菜,摆在餐桌上,当然还是之前准备的爆椒牛肉、西红柿牛腩、油焖笋丝、糖醋莲藕、煎封鲤鱼、山药肉片,不过辛方氏又给全旭加了三道菜,分别是切火腿,凉扮猪耳,还有红烧肘子。

    牛金星望着满桌的菜肴,不时的咽着唾沫。

    孙祖望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全旭看着牛金星与孙祖望:“二位,请坐,不用客气!”

    孙祖望虽然是一个地主,平时偶尔也吃点肉,然而,却没有全旭这般丰盛。

    牛金星如果不是他的那张嘴,其实他的境遇比孙祖望强得多了,至少他是过了乡试,只是没有中崇祯元年的会试而已。

    举人的待遇,他都有。

    生活条件比孙祖望好多了,只是非常可惜,这段时间,牛金星可是过得险些不如乞丐,依靠着算卦混日子。

    全旭笑道:“家常便饭,随便吃点,不用客气!”

    “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牛金星反而比孙祖望更得放得开,他拿着筷子吃了一块牛肉,接着又是一筷子。

    孙祖望急了,他再矜持下去,就没得吃了。

    全旭的饭量本来就不大,虽然盘子很大,其实里面没有几块肉。

    虽然没有丝竹、歌姬助兴,喝着十八块钱一瓶的二锅头,很快,二人就彻底放开,狼吞虎咽,简直如同饿虎抢食。

    门外的辛月开始满脸幽怨画着圈圈:“诅咒你,诅咒你。”

    平时,全旭和三娘剩下来的饭菜,都进了她的肚子,可是今天,非但没有三娘上桌,她也别想了。

    果不其然,不大一会儿,满满一盆米饭,六个馒头,九个菜,都被二人一扫而光。

    全旭全程几乎没有动过筷子。

    全旭莞尔笑道:“辛月,再加菜!”

    辛月闻言大喜:“遵命!”

    辛方氏又急忙用开水煮了两听罐头肉,一听红烧肉,一听是红烧带鱼,然后切着土豆,炖了一只芦花鸡。

    全旭倒是没有在乎这点吃食,可辛月却心疼得要命。

    她的愿望最终还是落空了。

    孙祖望和牛金星实在是太能吃了,他们两个把罐头肉吃光,就连盘子上的油汤,也拿着馒头擦了一遍,连盘子都懒得洗了。

    牛金星喝得满脸张红,东倒西歪,被袁世卿扶着回到了分配的房间,孙祖望也是勉强支撑着,刚刚出了屋就摔倒在地上。

    辛月过来收拾餐具,打扫卫生。

    全旭望着三娘道:“后院你多盯着一些,咱们院里妇人多,牛金星和孙祖望都不要靠过去,敢阳奉阴违,立即赶出去!”

    全旭不是看上了院子里的寡妇,而是他知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三娘点点头道:“没问题!”

    全旭想了想道:“还有,以后食堂不再供应火腿、罐头,只供应蔬菜!”

    以前整个大院里没有人识字,全旭也不怕这些人看到罐头上面的标志,现在不一样了,有了读书人,这个秘密必须保护起来。

    全旭又吩咐袁世卿,把所有的罐头盒收集起来,铁质的交给铁匠回炉,随便他们打什么东西,至于玻璃的,撕下标签,当杯子用吧。

    随着牛金星和孙祖望入住全氏大院,在这个时候,整个全氏大院就开始沸腾了。

    书院的招牌就是“金梯书院”四个鎏金大字,由大名府知府卢象升亲笔书写,袁世卿在大名府找工匠打造而成,花了足足八十六两银子。

    课桌也准备完毕,就差择日开学。

    整个大院最幸福的人,莫过于那些孩子了。

    包括汤四喜在内的孩子,汤邱氏也用针线给汤四喜做了一件崭新的儒衫,代表着与普通百姓不一样。

    那些普通庄户可不像汤邱氏这样阔绰,他们或用旧衣服改,或者把劳动布工作服,改成儒衫样式。

    随地撒尿的孩子已经没有了。

    只要被他们的父母发现,那就是一顿揍。

    既然不被父母发现,被其他人发现,也会找到他们的父母:“昨天我看着你家那个小子,又在撒尿,不去公共卫生间!”

    “过来!”

    噼里啪啦……要么男单打,要么男女混打,总之,一夜之间,整个大院不时的响起孩子们的哭泣声。

    全旭其实体会不到明末百姓对于读书的渴望,十年寒窗,熬得家里一贫如洗,才能出来一个秀才,他们都愿意干。

    卖闺女,卖田地,卖祖宅,甚至卖掉媳妇的也大有人在。

    为了读书,为了获得光耀门楣,出人头地,他们不惜一切。

    此时,全旭在大院里所有庄户心中,地位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从前是敬重,现在变得是敬畏,发自内心的敬畏。

    一夜在禽兽与禽兽不如的煎熬中度过,全旭醒来后,却不见三娘。

    不一会儿,三娘跑过来:“相公,咱们家遭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