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六十一章糟糕遇到同行了(一更求支持)
    第六十一章糟糕遇到同行了

    全旭已经不是原来的全旭了,他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砺,已经变得成熟起来,变得喜怒不显于色。

    他知道炭十四是不能检测书画作品。

    其实,炭十四检测并不像网友认为的那么神奇。

    碳十四是碳的一种具放射性的同位素,它是透过宇宙射线撞击空气中的氮原子所产生,其半衰期约为5730年,衰变方式为β衰变,碳14原子转变为氮原子。

    空气中碳十四的产生和衰变达成动态平衡,含量基本稳定。生存在空气环境中的生物体又通过呼吸达成体内和外界的碳十四平衡。

    生物死亡后埋入地下,即可认为呼吸和对流交换的停止,体内的碳十四就按5730年减少一半的规律衰变,年代越久碳十四就会越少。

    测定出土文物中生物体的碳十四含量,与空气中碳十四含量相比就可以推算其埋入地下的年代。

    其实,这个范围,只是大致范围。这个时代不能太近,太近地层不稳定,数据不准确;也不能太远,远了碳十四衰减太多含量太低,检出和计算误差就大了,一般测定范围到50000年以内。

    炭十四对于文物检测,什么时候最准呢,其实就是刚刚出土的时候,然而,有些文物,比如说,一件瓷器,它从来没有被埋过地下,只是放在一个与空气接触的环境中,那么用炭十四检测,一定效果都不会有。

    至于时间差,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三件同样属于元代的青花瓷,一件埋在坟墓里直到近年才出土,一件在清代出土,大户人家流传,一件民国时期出土,那么经过炭十四检测,三件文物的时间点,绝对不一样。

    所以说,炭十四对考古界有参考作用,对于文物界,效果不大,要不然,就不会有赝品的生存空间了,更不会那些被打眼的土豪上当受骗了。在这里,老程提醒有收藏爱好的朋友,谨慎收藏。

    对瓷器来说,炭十四的检测,只是不准确,放在书画方面,就是更是毫无参考价值。

    造纸是用的什么时代的生物?

    成品陈放了多少年?

    以什么方式陈放?

    陈放条件是否有空气对流?

    书画家使用过程中是否引入污染?

    颜料墨汁用的什么生物材料?

    创作之后作品如何保存?

    装裱对作品有何影响?

    装裱过程是否引入年代不同的材料?

    装裱过程是否使用了液体,如水等?

    作品如何收藏、展观?

    收藏、展观中空气对流情况如何?

    张挂过程中是否有尘埃?

    所有作品的流传路径和污染水平一样吗?

    什么样的污染使样品测定值显年轻?什么样的污染使样品测定值显老?

    我们是否能确切地知道每一次污染并量化?

    ……

    所以说,炭十四并没有那么神奇,造假的时候,有很多手段可以干扰炭十四的含量。

    如果炭十四真这么神奇,古玩行那还有这么多赝品?

    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北京古玩城,天雅古玩城,想学黄金瞳一样捡漏,连屁都吃不上,因为,压根就没有真品。

    因为全旭了解这些东西,所以他非常自信,敢从明末倒卖文物。

    要不然,全旭脑袋有病了,才会玩这个。

    当然,文物并不是生活必须品,也不是贵重金属,它们的价格是多重因素造成的,有炒作的成分,也有资本市场的推动,也有想借着文物牟利的。

    无论是什么样的文物,只有稀少才会贵重,比如一锭银子,如果带着铭文,一锭银子卖个几万几十万也有可能。

    可是像全旭手中的二十多万两银子,只要砸向市场,肯定马上崩盘。

    少量,稀有文物,小范围的赚点小钱钱还是可以的。

    全旭因为懂得这些,他才会有这个自信。

    全旭的父亲可就曾经被人用玉器骗了两百多万,这个学费教了出去,全旭想不知道都可能,那个时候全振的生意刚刚起色,二百多万可要了老命,差点抑郁。

    他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呢?”

    “啊!”

    苏彤兴奋的笑道:“经过权威专家验证,咱们这幅东山携妓图才是郭诩的真迹,台北那一幅属于清中期高仿,而且是非常高明的画家高仿的本身也是文物!”

    全旭反而更加疑惑。

    难道说,郭诩的真迹其实已经毁在了明末的战乱?

    台北那一幅一直以来,就是高仿?

    就在这时,苏彤道:“台北方面要求苏富比不要拍卖,他们愿意出八百万收购这一幅画……”

    “拒绝他们!”

    全旭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调出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号码。

    这是他老爸的电话号,也是湘西著名企业家全振的私人号码,知道这个电话号的人,全中国不会超过一百个。

    全旭拨通了电话:“喂,老爸……”

    “小旭,会议暂停,你们先出去!小旭,说吧,什么事,是不是工作不顺利?”

    全旭可以通过声音感受到他父亲的激动,毕竟这是六年来,他第一次主动打电话。

    “不是,香港苏富比拍卖行,即将拍卖一幅画,明初著名画家郭翊的东山携妓图……”

    不等全旭说完,手机传来全振声音:“没问题,我马上安排人过去……”

    全旭却直接挂断了电话,望着苏彤道:“你知道怎么操作吧?”

    “嗯!”

    苏彤点点头,马上摇摇头。

    “你安排人过去……”

    “抬价这个我懂!”

    “其实你不懂,我的意思是,找人抬高价格,一定要高出全振的报价,把这次拍卖搅合黄了!”

    全旭非常清楚,因为他母亲的问题,他与全振之间一直有着难以解释清的隔阂,全振一直试图用他的钱来弥补对全旭的亏欠。

    可是,全旭却要让全振知道,有钱不是万能的。

    钱可以买到无数房子,却买不来家。

    钱可以买到无数人效命,却买不来真正的亲情,钱能买到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无价之宝是买不到的。

    全旭就是要让他爹知道,他虽然有钱,却不能为所欲为,至少在他面前不能。

    苏彤没有去琢磨全旭的心思,她现在有些兴奋。

    无论这场如何,旭日贸易公司在行业内就火了。

    全旭仿佛想到了什么:“对了,你放出风去,就说我们有一颗没奈何!”

    “没奈何?银冬瓜?”

    “不是银冬瓜,冬瓜才多大?了不起两三百斤,我那个更大,有七百五十二斤,你看看有没有买家!”

    苏彤兴奋的道:“好,没有问题!”

    她现在对这个神秘的年轻老总开始好奇起来,他的能量似乎比想象中的更大。

    全旭问道:“让你采购的东西,准备妥当了吗?”

    “差不多了,还差几样东西!”

    “差了什么?”

    “都是不起眼的小东西,这些东西小百货市场太多,我们采购的量又太少!”

    “停车!”

    全旭突然看到街道上有一个挂着转让的九块九超市。

    全旭下车,走到驾驶室方向:“繁体旧书,马上采购,这边需要的急!”

    苏彤点点头道:“好的!”

    全旭走向街边的那个转让的九块九超市,这间九块九超市的门脸倒是不大,只有两间。

    “欢迎光临!”

    电子音响起,全旭走进去一看,里面却别有洞天,这是属于长筒子门面房,里面的面积至少两百平以上,居然内深多达三十多米。

    “老板你好,请问需要什么?”

    一名面相挺淳朴的女孩微笑着望着全旭。

    她叫萧桃(书友萧桃夭夭客串),是来自湖北大山深处的女孩,为了抚养弟弟和妹妹上学,她在十六岁就北上打工。

    从一名普通的饭店服务员,慢慢拥有了自己店。经初生意还行,可是随着网商的兴起,这种小饰品,小百货,慢慢就经营不下去了。

    人家九块九包邮到家,她的九块九只能上门,年轻人越来越懒,而房东却不断涨房租。

    “你这个店要转让?”

    “嗯!”

    “包括货?”

    “是的。”

    萧桃点点头。

    全旭在店里转了转,这个超市分别有饰品区、日用百货区、五金工具区、学习用品区、办公用品区、厨房用品区、塑料制品区、不锈钢制品区、儿童玩具区、工艺品区同几百种小商品。

    全旭寻思着这些生活用品,塑料制品,都是廉价货,放在明末,反而是抢手的资源。

    就是厨房用品区域的九块九一把的菜刀,无论质量再差,也比明末的铁质菜刀好用,至少后世还真不缺高碳钢。

    全旭粗略估计,从鸡鸣寨缴获的银子和财物,如何他要分出去十多万两银子,那六百多名大名府青壮,马上就可以转身成为小康之家。

    当然,如果把这些小商品弄到明末去,就可以从他们手中换来不少银子。

    想到这里,全旭望着萧桃道:“这里转让需要多少钱?”

    “房租两个月到期,两个月房租七万二,这里货,总共二十三万!”

    “房子我不要,只要你这里的所有货,当然,包括你仓库里所有的库存!”

    萧桃的脸色凝重起来。

    不要店面,只要货,糟糕肯定是遇到同行了。

    也只有同行会看上这些货,知道她急着转让,拼命压价,压到她本钱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