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六十九章聪明反被聪明误
    第六十九章聪明反被聪明误

    五柳黄府,仙乐园。

    “啪啪……”

    陈应从金堤全氏大院回来,还没有来得及靠近中院门,他就听见院里传来阵阵皮鞭入肉的声音。

    陈应虽然是黄府的外院大管事,然而在内院他也多有人脉,他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停止住脚步,朝着远处的小厮挥挥手。

    “陈爷!”

    “里面怎么回事?”

    小厮心有余悸的望着陈应:“陈爷,是桃仙姐姐!”

    桃仙是一名黄府的一等丫鬟,黄立极的续弦夫人周氏的亲随丫鬟。在黄府里地位超然,在周氏病故以后,桃仙感觉自己没有后台,就拜陈应为干爹。

    比起其他一等、二等丫鬟、陈应在黄府的地位可是说仅次于黄立极、黄大公子、黄二公子,可以排在第四,就连黄立极的几个庶子,见了陈应也要恭敬地喊声“陈爷”。

    陈应听到里面挨打的是桃仙,顿时生气了,桃仙是他的干女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打狗还要看主人,更何况是一直对他向来恭顺的干女儿?

    陈应抬腿朝着仙乐园走去。

    仙乐园是黄府里的一座独立院落,主要建筑就是一座庞大的大殿,院子里种植了不少竹子和松柏,平时用来招待文人墨客,或是听曲,或是吟诗作对。

    沿着甬道往里走,周围的仆从和丫鬟,纷纷朝着陈应躬身施礼。

    “陈大管家!”

    “陈爷!”

    ……

    陈应也顾不得装什么慈眉善目,他的脸色有些狰狞。

    自从黄立极失踪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更不见人来敲诈,黄二公子黄藻变得越来越暴虐。无论是丫鬟和仆从,稍有不顺心,就是直接虐杀。

    黄藻有一种非常另类的癖好,基本上不用别人动手,直接自己亲自上,这些日子他足足杀了十几名丫鬟和仆从。

    陈应不是不知道这事,可是他管不了,也不想管。

    尽管黄藻是一副狗脾气,喜怒无常,然而愿意跟着伺候他的丫鬟和仆从却趋之若鹜。

    黄藻是黄立极的续弦周氏所出,江南周氏可是大豪绅出身,陪嫁嫁妆非常丰厚,周氏死去,这些财产就成了黄藻的私产,黄藻出手大放,所以还是有人愿意舍身喂虎。

    当陈应抵达在仙乐园的时候,正看见桃仙被两名粗装的仆妇,按在一张长条凳子上,黄藻拿着一把鞭子,狠狠的抽打着桃仙。

    桃仙背部、臀部,都被抽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让人惨不忍睹。

    桃仙身边的一个丫鬟给黄藻倒茶,一不小心洒了一些茶水,这可引得黄藻勃然大怒,几脚把那名丫鬟踢得满嘴流血。

    桃仙上前求情,不想却引火烧身。

    黄藻抽了桃仙足足二十多鞭子,把她抽得死去活来,她原本涣散的目光,在她看到陈应的时候,终于恢复了一些神采:“干爹救我……”

    陈应阴沉着脸,望着黄二公子道:“二少爷,能否给陈某一个薄面?”

    陈应确实是非常生气,与普通的家奴不一样,陈府从来没有卖身给黄立极,也没有卖身给黄府,他是自由之身,就像后世的职业经理人一样。

    他依靠的从来不是裙带关系,而是个人能力。

    他向黄立极效力,打点黄立极的商铺或对外交往关系,都说宰相门下七品官,其实这句话也是没错的,陈应在黄府拿到的例钱是有米粮、布帛、肉食和酒水等等,七加八加在一起,在一千两百两之一千五百两银子之间。

    如果按照万历年间物价计算,一两银子可以购买一般质量的大米377.6斤,现在大米3.94元均价。可以算出明朝万历年间一两银子等于人民币一千五百元。

    当然,崇祯年间的大米是因灾害和人为因素影响,每石大米二两多银子属于不正常的现象,湖广大米在七钱至九钱之间,陈应的薪水相当于八十万至一百五十万元之间,也属于中高收入人群。

    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陈应如果改换门庭,投到全旭门下,两千两银子的年薪,全旭还真不在乎。

    黄立极大大小小的商铺一百两间,一般人还真玩不转。

    只不过,黄藻不是黄立极,对陈应可没有什么好脾气。

    “哼,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我们黄家养的一条狗!”

    黄藻扬着鲜血淋漓的鞭子,指着陈应:“信不信,我连你一块抽?”

    “好啊,请二公子赐打!”

    陈应还真不惧黄藻这个二公子,了不起一身皮肉伤而已,只要黄立极回来……他就可以借着这个台阶,离开黄立极这艘破船。

    正所谓无风不起浪,从锦衣卫缉拿黄立极开始,他就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挨了黄二公子一顿打,借机离开黄家这艘破船,这是陈应瞬间想到的办法。

    毕竟,无缘无故离开黄家,陈应也不好再找东家,明末可不是后世,忠诚远比能力更重要。

    就在这时,黄藻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跟他十几年的亲随黄玉郎道:“二少爷,老爷有信了!”

    黄玉郎拿着一枚玉佩,和一封信走了过来:“门外刚刚来了一个乞儿,拿着这枚玉佩和信过来,说有人让他拿着信过来,咱们会给他十两银子!”

    黄藻接着信,只见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在下拾得翡翠佩一枚,翠性通透,雕工精美,堪为上品,大名府城里玉石店售价就要百两成色银子,黄家有意,三日内可将五十万两银子,埋入金堤北岸松树林内的白杨树下,我等拿到银子后,次日自会将此物归原主……”

    黄藻并不是傻子,相反,他也不笨,玉佩已经在他手里,所谓的此物归原主,就是让玉佩的主人回来。

    黄玉郎低声道:“是老爷的贴身玉佩!”

    陈应没有理会黄藻,他扶起桃仙,朝着门外走去。

    黄藻皱起眉头:“五十万两?金堤松树林?那是什么地方?”

    要问黄藻京师哪家妓院有好货色,他是门清,要问他大名府有几家暗娼,有什么好玩的去处,他可以如数家珍。

    金堤松树林,他就完全不知道了。

    黄玉郎道:“二少爷,既然对方在城内玉器店里作过价,咱们不妨从这里入手……”

    不等黄玉郎说完,陈应冷笑道:“故布疑阵的小把戏,别费力气了,金堤松树林,就在大名府东南,我刚刚从那里回来,不出意外,这也是祸水东引之计!”

    按照正常逻辑,如果是全旭绑架了黄立极,他应该故意找一个与他无关的地方,而不是就近在全氏大院不足两里地的地方进行交易。

    当然,陈应并不知道,全旭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俗话说叫灯下黑,也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陈应已经怀疑了全旭,全旭就顺水推舟,把这个锅往自己身上背。

    黄藻此时想的却是五十万两银子,这实在是太多了。

    黄府有钱,黄立极在京师的时候,配合魏忠贤打击东林党,别看东林党张口家国,闭口社稷,板子落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们一样该行贿的行贿,私底下该磕头认错的磕头认错,总之,通过不到四年的时间,黄立极敛财三十余万两银子。

    当然,这些只是现银,还有大量的宅子、商铺、田地。

    黄藻却有些心疼钱,毕竟掏出五十万两银子,黄府一朝就会回到解放前。

    看着黄藻一脸肉疼的模样,陈应就更加坚定了他离开黄府的打算。

    黄府依靠的不是别人,正是黄立极。

    至于大公子黄蘅若或者二公子黄藻,他们两个都是典型的虎父犬子,当然,犬子都算不上。

    如果没了黄立极的黄府,黄府连屁都算不上。

    至少三代之内,黄府没有一个可以拿得出手的人才,别说兴旺发展,这些家财在大名士绅眼中,就是一只大肥羊。

    不用全旭和卢象升动手,大名士绅也会对这场饕餮盛宴感兴趣。

    陈应没有心思理会黄藻了,他不过是一只被阎王爷惦记上的小鬼而已。

    敢勒索黄立极五十万两银子,就算黄立极还在首辅的位置上,黄府也会伤筋动骨。更何况现在?黄府绝对会因为掏出五十万两银子元气大伤。

    当然,从侧面也可以证明对方把黄府往死里得罪,黄立极能回来的希望非常渺茫。

    黄府能当家做主的人不是黄藻,当天夜里,大公子黄蘅若就从京师返回来,他没敢向卢象升报案,而是让人把府里的银子收集起来,又假装变卖家财,他准备用真真假假的方式,一半真银,一半假银,先把银子埋进松树林,专门等着对主上钩。

    黄府的动向一切都在全旭的无人机监视中,他自然不怕黄府跟他耍花招,时间有的是,可以慢慢玩。

    就在全旭离开末日堡垒,与三娘一道来到主院的时候,袁世卿前来禀告:“知府大人来了!”

    卢象升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着大名府的知府衙门的典吏、书房书吏、经承、经历、胥吏、书吏等足足三十余名大小官吏,浩浩荡荡来到全氏大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