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八十七章对付读书人的办法
    第八十七章对付读书人的办法

    明朝的读书人,有时候就像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他们敢怼天怼地,特别是,你要想跟他们讲道理的时候,他们却像泼妇一样撒泼。

    魏忠贤的廷杖没有让他们屈服,反而像碰瓷一样,为了卖直不惜一切代价。

    牛金星就是这样一个人,他还真不怕全旭,作为大明朝的储备官员,全旭还真不能光明正大的杀掉他,除非现在全旭又就扯旗造反。

    全旭的根基没有打牢之前,只能苟着。

    全旭如今是没办法选择,否则他还真不想用这些腐儒,特别是像牛金星这样的人。

    可是,眼下全旭手中没人,只能将就着用。

    也许,他就是吃准了这一点,牛金星这才阳奉阴违。

    但是,对于卢象升和他身后的东林党,牛金星是想巴结的,要不然,全旭创办一座书院,虽然名为书院,其实这不过是一座规模稍大一点的私塾。

    牛金星就敢在金悌书院挂上顾宪成的楹联,其实也是变相向东林党和卢象升示好。

    即然全旭要向卢象升展示教学成果,牛金星只能捏着着鼻子认。

    此时天色全暗,位于明伦堂里却灯光通明,偌大的大厅里,十六盏电子节能灯,将整个大厅照耀得如同白昼。

    众少年不明白在大年初一晚上,他们会被召集起来。

    包括七十一名少年家丁兵在内,一百七八十名学生坐在明伦堂里。

    看着全旭和牛金星进来,众学生双手叠在胸前,然后躬身鞠躬:“老师好!”

    他们望着全旭:“山长好!”

    全旭登上讲台,此时孙祖望,还有两名官学教师也跟着进来。

    全旭没好气的望着,四名老师:“如何教书,我来教你们!”

    全旭摆摆手,两名军大衣抬着一个硕大的黑板,进入明伦堂内,用三角支架将黑板挂起来。

    全旭拿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全旭”这两个字。

    事实上,并不是所有的字都有繁体,如今通用汉字有七千多字,而繁体汉字只有两千多个,很多汉字其实是古今一体。

    牛金的目光望在黑析板,有些呆滞。

    他最不喜欢粉笔的就是,粉笔无法像毛笔一样,可以书写出艺术美感,比如说书法中的勾画,无法用粉笔表现出来。

    然而,问题是,全旭在大学时代就是文学社的委员,经过在学校出黑板报,无论是粉笔艺术字,还是宋体字、或者说隶书,全旭的粉笔字都比他的毛笔字写得漂亮百倍。

    “这是全旭,全旭也是就我!”

    全旭面前众学生道:“这是。”

    众学生跟着学读:“全旭!完全的全,旭日东升的旭”

    全旭接着道:“拿起你们面前的粉笔,跟我学写,一撇一捺!”

    写到这里,全旭并没有直接往下写,他而是面前众学生,双手叠在小腹,双脚岔开:“这就是一个人字,什么是人,顶天立地就是人!”

    众学生倒是非常听话,也跟着全旭一样站起来双脚岔开:“这就是人,什么是人,顶天立地就是人!”

    “一横,二横,一竖,三横,这就是王,王侯将相的王,姓王的王,藩王的王,上人下王,就是全,完全的全,学会了吗?”

    众学生慢慢学着。

    全旭接着写旭,分解笔画,一撇,横折弯钩,九,阳之变也。象其屈曲究尽之形。凡九之属皆从九!”

    接着,全旭对着众学生做了一个右臂拐弯的样子:“这是肘,肘子的肘子,九就像肘,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的九。”

    众学生认真的学习者。

    全旭又写下一竖、横折,一横,再一横:“这是日,也是天上的太阳,一天就是一日,一日就是一天。九日为旭,意思就是太阳初升!”

    粉笔是工业革命以后才出现的,别看这支小小的粉笔,却是在教育史上最大的变革。

    牛金星能考上举人,自然不是傻子,他经过观察,这才发现这个粉笔的作用,远远比他想象的更大,也不是说粉笔无法像毛笔一样体现书法,只是他没有掌握这个诀窍而已。

    在全旭手中的粉笔,仿佛像印刷出来的宋体字一样,工工整整,横平竖直,撇捺都带着艺术的美感。

    全旭采取这种言传身教的方式,短短一柱香的时间,不仅仅教会了众学生们四个汉字,而且连写法、读音、字形、字意全部讲解清楚。

    如果他也采取这样的教法,可以将教学内容和讲解融为一体,同时传递给所有学生,千字文一个月教完,似乎也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牛金星其实并不古板,他虽然是一个真小人,却是一个学以致用的真小人,一旦有用,他就会去用,而不是因为反对而反对!

    全旭没有理会牛金星的小心思,他向众袁世卿拍拍手。

    此时两名军大衣,各抱着一匹蓝色的粗布进来。

    后面跟着两名军大衣,他们抬着一张宽大的案板。

    将蓝布铺在案板上,全旭在黑板上写道:“岁岁平安,天天开心;路路通畅,步步高升;年年有余,滚滚财源;家家幸福,事事如意!”

    全旭写完,则没有讲解,而望着众学生道:“你们拿着自己的粉笔,将这些字,抄录在这匹布上面。”

    当然,提拔自己是全旭自己的写的,他写下:“金梯书院全体学生祝卢大人……”

    众学生迟迟不敢上前,全旭望着袁宗第道:“虎头,你来!”

    “是!”

    袁宗第直接大大方方上来,按照全旭的方式,直接写下:“岁岁平安,天天开心;路路通畅,步步高升;年年有余,滚滚财源;家家幸福,事事如意!”

    然后,又写下学生袁宗第敬上。

    接着,就是华山虎的儿子华安上来,他的底子比袁宗第更好,别看他年龄不大,书法却非常老道,有一股锋芒毕露的感觉。

    不过,仅仅三十多名学生,这匹布就写得满满当当,很多孩子不会写自己的名字,袁宗第和华安识得字多,就在黑板上教导其他学生,学写自己的名字,什么张二蛋,李二狗,赵栓柱、马虎头之类的名字。

    一百七八十名孩子,用了一个多时辰的时间,写了足足五匹蓝布。

    牛金星望着全旭道:“东家,你的字为何……”

    直到此时,全旭这才反应过来,在他后世已经养成了从左到右、至上而下的书写习惯,而这个时代却是从上到下,从右至左的书写和阅读习惯。

    全旭望着自己的在袖子,顿时有了借口:“没办法,前面写好,后面容易弄花了!”

    牛金星刚刚想张嘴,居然无言应对。

    他可以从全旭的书写方式以及熟练程度可以看出,全旭绝对不是第一次用粉笔写手,他非常熟练,非常自然,而且还会用这种坚硬的粉笔,完成书法中复杂的一波三折、一笔三过、万毫齐力、绵里藏针、银钩虿尾等手法。

    丝毫没有顿挫感,毫不拖泥带水,浑然天成。

    孙祖望道:“东家,岂可因此许小事,篡改写法,如此行事,成何体统,教书者必先学为人师……笔墨而已,从我束修里扣!”

    读书人耻于谈金钱,学费不叫学费,叫束修。就像后世义务教务已经免费,可事实上,家长需要承担的费用,远不如没有免费的时候。

    老程初中的时候,一个学期的学费是十三块五毛钱,大约需要五六十斤麦子,但是现在一个孩子一个学期乱七八糟的学费,一两千肯定不够。

    全旭冷笑道:“袁世卿,告诉他一个学生一个月的笔墨纸砚多少钱?”

    全旭其实并不知道,袁世卿急忙道:“以最廉价的笔墨来说,一个学生一个月至少需要三四钱银子……”

    孙祖望的脸色瞬间吓得煞白。一个学生三四钱,十个学生就是三四两,一百七八十名学生,他的束修还真不够。

    事实上,明朝读书人少的原因,就是因为成本太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