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九十三章那儿打井有点小贵
    第九十三章那儿打井有点小贵

    风雨初歇,二娘感觉自己仿佛像做梦一样。

    突然,脚步声响起。

    二娘心中一惊,她急忙扯起一张毛巾被,盖在自己和全旭的身上。

    全旭一脸满足,脸上挂着甜蜜的微笑。

    三娘端着一壶咖啡,有些埋怨的道:“都凉了,害得我又热!”

    二娘的脸仿佛红透的苹果,不敢吱声。

    全旭倒是没脸没皮,伸手接过咖啡壶,随手放在升降桌上,趁着三娘不注意,伸手抓向三娘。

    “哎呦!”

    “对不起,对不起!”三娘身体的肌肉记忆,扣住全旭的手腕,轻轻一扭,全旭痛得大叫起来。

    全旭有些不满的盯着三娘:“说吧,怎么补偿我?”

    “我……”

    三娘的脸色一红:“相公,可人家说,那事伤身体,要节制……”

    全旭苦笑不得:“好了,逗你玩呢。”

    全旭搂着三娘躺在床上:“我走之后,你还有几件事要做,咱们府的女家丁兵,明天开始,你接手,训练她们,教她们几手简单的格斗术,就像刚才这种,是叫擒拿吧?”

    三娘摇摇头:“不是,这叫沾衣十八跌!”

    沾衣十八跌其实是中国古武之中渊源流长的一种功夫,《纪效新书·拳经捷要》记载:“吕红八下虽刚,未及绵张短打,山东李半天之腿,鹰爪王之拿,千跌张之跌,张伯敬之打。”其中“千跌张之跌”就是“沾衣十八跌。”

    《纪效新书》戚继光所著,他本人就是一个武术大家,所创立的破军八式,就是戚家军刀法的经典。

    倭国浪人和武士在戚家军面前,可是连接招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后世有一种论调,说古武都是骗子,虚有其表,事实上呢,古武与今天的武术是两种概念,不能混淆。

    在商周时期,随着军事战争的发展,对人的身体素质要求越来越严格,诸侯纷争,战事频繁,练兵习武更是得到空前的重视和发展,如齐恒公每年春秋两季都要举行比武较力的“角试”来选拔人才。

    所以,齐国技击士成为战国时期四大精锐之一,其他分别魏武卒和赵国胡服轻骑,以及秦国铁鹰锐士。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查阅这方面的资料,上面记载非常详细,古武的起源,就是殊死搏杀,而现代体育运动,无论是拳击、泰拳、自由搏击都有规则,规则就是限制这,限制那。

    可是,古武最基本的特别就是为了杀敌,一招致命,或者说无所不用其极。

    三娘点点头:“好!”

    全旭道:“你告诉袁管事,让他尽快去一趟大名城,看到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民、灾民,有技术的工匠,能招募的就都给我招募下来。”

    三娘以为全旭是为了要买十三万亩田地做准备,事实上,三娘并不知道,全旭压根就没有打算采取古代的耕作方式。

    他是已经做好的准备,用机械。

    小冰河的寒冷和干旱气候,对于全旭的影响,还真不大。大名府再干旱能干旱过新疆?新疆的田地可从来不受天气影响,哪怕全年不下雨,一下可以获得大丰收。

    没有雨水,就买一些钻井设备,没有水泵,就买柴油机为动力的喷灌,反正一套也不值多少钱(老程家里具,柴油机喷灌,全套下来不到六千块),一天两个浇灌二十亩地不成问题。

    全旭一边吩咐三娘准备工作,一边上下齐手,很快三娘就沦陷了。

    只是非常遗憾,三娘沦陷了,可是二娘却裹着毛巾被,跑到了房车下面。

    一翻折腾,颇为舒适。

    全旭给沉睡的三娘盖上毛毯,给二娘盖上一张被褥,调好油暖机的温度,这才轻轻离开。

    用了半个小时默记所携带的物资和数量,全旭开始穿越,等他醒来,出现在自己的出租屋内。

    屋里依旧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就连窗台上的绿植也碧绿鲜艳,显然是有人经常浇水。

    一只装粮食的麻袋,麻袋里有金锭或金首饰,全旭将这些东西分开,古老的首饰,本身就是文物,收藏价值,直接当黄金卖掉有些亏了。

    全旭的手机有了信号,开始滴滴的响个不停。

    此时已经是凌晨五点半了,也没有电话打进来。

    全旭没有理会信息,而是慢慢把这些物资,分类放好。

    直到忙活了半个多小时,全旭开始缓缓翻阅留言信息,最多的信息,其实是苏彤给他发的。

    都是关于物流园的问题,神秘失踪的货物,物流园担心口碑受损,最终出资赔偿了所有物资,这些东西做不了假。

    毕竟,苏彤进货每次入库都是有详细的数量,以及品种。

    不过,物流园还是解除了与旭日贸易公司的合作关系,为了储存这些货物,苏彤只好把这些物资放在京南涿州境内,临近107国道的一处体育工厂内。

    这家体育工厂早已倒闭多年,厂房是两千年左右兴建的,坚固结实,也没有人接手这家工厂,苏彤以每年一百二十万元的价格租下了这座废弃工厂,充当周转仓库。

    全旭暗暗寄下了位置信息,最大的好消息则是那郭诩的那一幅《东山携妓图》,被一名神秘的土豪以三千八百零五万拍下了,相当于人民币三千一百八十一万元。

    扣除了百分之十的佣金,剩余两千八百多万,打入了贸易公司账户。

    至于其他信息,像全振向他道歉,因为拍卖期间,参与拍卖的人拿不定注意,价格抬到三千万以后,就属于超高,结果被人抢拍成功。

    全振向全旭表示,他一定会想办法再买一幅不次于郭诩的画。

    至于洪海洋,则没有大事,只是向他汇报,每天见了多少客户,谈了多少次,都无疾而终。

    全旭感觉有些疲惫,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全旭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闭着眼睛摸着手机:“喂……”

    手机里马上传来苏彤的声音:“全董,太好了,你终于接电话了!”

    “最近出国了,国外没有信号……”

    全旭此时的也是谎言张口就来。

    “我发给你的信息,你看到了吗?”

    “看了,那个仓库的钥匙给我一把,我安排人运走货!”

    “好的!”

    苏彤兴奋的道:“全董你上次那些古董,其中四件已经处理掉了,现在咱们公司账户上拥有资金超过八千万了。”

    听到这里,全旭瞬间没了困意,他揉揉眼睛,看了看手机,已经下午三点多了:“你在公司吗?我马上过去!”

    “在啊,不过半个小时后,有一定客户过来,我推了……”

    “别,我可能要晚一些,你先忙你的!”

    全旭说完,直接挂断电话,然后调出吴铭的电话:“喂……”

    “全董!”

    “吴铭,你带几个人过来我这边一趟!”

    吴铭仿佛明白了:“好的,最多四十分钟!”

    “嗯!”

    现在,全旭有了可以使唤的人手,凡事也不用亲力亲为。

    这次全旭带的东西有些多,黄金可以交给吴铭去卖,丝绸和首饰、古董,则交给苏彤去卖。

    就在全旭等了半个多小时的时候,门铃响起。

    全旭从沙发上起来去开门,还没有走到门口,大门从外面开了。

    谢琳从门外进来,有些诧异:“你在家?”

    “嗯!刚刚回来,谢谢你一直帮我打理这套房子!”

    “客气了,晚上有空吗?”

    “没有,我准备去公司!”

    全旭仿佛想起了什么,走到柜子前,拿出那只装着金首饰的编织袋,哗啦一下,全旭全部倒在沙发上:“看看,喜欢什么随便挑!”

    谢琳微微一笑:“那我全部都要呢?”

    “也可以!”

    全旭想了想道:“反正不值什么钱!”

    这倒不是全旭吹牛,这些首饰都是从鸡鸣寨缴获的,大部分金首饰,罗世明或袁世卿他们隐瞒下来的,小部分也是被全旭用粮食、锦衣、盐、不锈钢锅、盆、以及盐之类的东西换回来的,真正的成本不高。

    谢琳莞尔一笑,从一堆首饰中选了一只步摇。

    步摇是中国古代汉族妇女的一种首饰。取其行步则动摇,故名。其制作多以黄金屈曲成龙凤等形,其上缀以珠玉。六朝而下,花式愈繁,或伏成鸟兽花枝等,晶莹辉耀,与钗钿相混杂,簪于发上,材料主要有金、银、玉、玛瑙等。

    谢琳选的这一只步摇则是一只蝴蝶,这是未婚女子所佩戴的发簪。

    就在谢琳打量着这只古朴的步摇时,门外再次响起了铃声。

    全旭过去开门,谢琳突然朝着阳台上跑去。

    全旭打开门,转身却发现谢琳已经消失不见了。

    “全董!”

    “全董!”

    吴铭身后跟着葛云等五六名公司的员工。

    全旭望着吴铭:“还是金玉满堂,辛苦你们几个一趟!”

    “全董客气!”

    全旭摆摆手:“训练基地的事情搞定了没有?”

    “基本上谈妥了!”

    吴铭道:“总共四百八十多亩地,年租金二十万!”

    “价格倒不贵!”

    “只是,那里用水困难!”

    “我们可以打井,自己购买净水设备,这样以来,饮水和生活用水不就解决了?”

    吴铭苦笑:“全董有所不知,那儿海拔高,地下水位深,打井有点小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