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3、第 3 章
    第3章

    空气凝滞数秒。

    肖一炀慢吞吞抬起手,转回头去一边掏耳朵,一边自言自语:“我这两天是不是熬夜熬得太厉害了,怎么还幻听了呢?”

    “你没幻听。”

    秦隐扶着车门,沉默后,他轻嗤了声:“算了。当我没问。”

    秦隐侧身下车。

    肖一炀急了:“哎,别介啊!哥哥哥,我错了哥,你快跟我说说,今天那小妹妹真跟你熟啊?”

    “……”

    秦隐不搭理他,合上车门就要转身。

    “我告诉你,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没兴趣了。”

    “…你特么活该单身!”肖一炀没好气道,“你那九亿少女粉我又不可能都记得,有印象的只有闹出圈那个。”

    秦隐停住,侧回身:“出什么圈?”

    “你又有兴趣了啊?”

    怕惹毛这个狗男人,肖一炀快速回了句嘴就立刻接茬。

    “还能出什么圈,就当时你们战队那个入队周年纪念日活动,周土豪榜第一名能提个要求——人家在你直播间给你壕刷了一个周的火箭,点名要你告白,结果你一句‘玩梦魇去,梦里什么都有’给人打发了啊。”

    空气沉默之后。

    秦隐撩起眼,实话实说:“没印象。”

    肖一炀冷笑了声:“你当时一句话把人送上热搜尾巴,小姑娘被玩梗玩了两年呢,你这个丧良心的竟然忘了?”

    “……”

    秦隐眼前又晃过那副画面。

    在深夜长街,孤零零的路灯下,那个便利店里张扬得肆无忌惮的女孩突然崩溃,抱着膝盖蹲到地上,哭得声哑绝望。

    “…不过那女孩也厉害的,”肖一炀突然的笑,拉回秦隐的神思,“毕竟自带粉丝的女主播,人家转头就回赠了你一波狠的。”

    秦隐抬眼:“主播?”

    肖一炀幸灾乐祸:“对。这你也不知道啊?你那个都已经名扬海外了的‘电竞渣男’的外号,就是那件事后,她在自己直播间里给你取的啊!”

    “……?”

    【狗渣男。】

    耳边回响。

    秦隐轻眯了下眼。

    几秒前心底罕见地生出一点的负罪感,在这一刻已经消散得无影无踪。

    “怎么样,你对她有印象没,那小妹妹到底是不是她啊?”肖一炀停下笑,问。

    “不知道。”秦隐淡漠地答。

    “我也只是看着有点像,毕竟那样的发色,还能撑得起来的,恐怕真没几个小姑娘。”

    “嗯。”

    “咦?你这是承认她好看了?”

    “……”

    秦隐瞥过去,一个“你无不无聊”的冷淡眼神。

    肖一炀憋住笑:“行了不跟你扯了,你这种性冷淡,谁还指望你动心吗?问你正事。”

    “你会有什么正事。”

    “少小瞧我,怎么说我也是的当家选手。”

    秦隐淡声问:“当哪个家,饮水机旁边那个?”

    “滚滚滚。”肖一炀气得想拿眼神刀他。“我就替我们经理问一句,你……真不回去了啊?”

    空气一寂。

    肖一炀在这沉默里憋了会儿,又道:“我们经理前几天就跟我打听,问你是不是在zxn受什么委屈了,还表示热烈欢迎你来我们队呢。”

    秦隐眼皮抬了抬:“去你们队做什么?”

    肖一炀被那眼神刺激到,炸毛:“干嘛,看不起我们队啊?我们虽然还没拿过s赛冠军,但怎么说也是赛区里的一流强队了吧。lpl赛区第一辅助sheng可还在我们队呢。”

    “别敏感。”秦隐唇角轻挑了下。

    肖一炀斜他:“那你什么意思?”

    “我去了,你们队打野怎么办?”

    肖一炀:“……”

    肖一炀磨了磨牙:“你丫儿还有脸提,跟你们战队打了几回友谊赛后,我们打野小哥哥都他妈快叫你吓得野区ptsd了!”

    秦隐垂眸,神色淡淡的,似笑而非:“从路人局里拔起来的新人想要跟上职业节奏,本来就需要练习。”

    “你那是练习吗?你那叫炼狱。”

    “随便。”

    秦隐似乎没了再聊的兴致。

    肖一炀追问:“真不回去啊?我们经理知道情况,可都舍得为你豁出一个替补席了。”

    “不回。”

    男人的声音低沉懒散的,在夜色里慢慢荡回来。

    肖一炀从座位上站起来,扶着车门,不死心地喊:“为什么啊?”

    “没为什么。”

    肖一炀张口,还想说话。

    那人最后一句话声传回来,缱绻着夜风里的凉意:“答应过的。原则而已。”

    “……”

    等人影进了别墅,肖一炀才遗憾坐回去。

    他发动起车,不甘心地嘀咕:“原则原则原则,就知道原则……也不知道秦家是拿多少清规戒律,才养出这么一位活祖宗的。”

    再遗憾不满,肖一炀也只能压回去。他认识秦隐十几年,深知一点——

    秦隐决定好的事情,就没谁能动摇过。

    那晚回学校后,谈梨自闭了将近一周——

    网络信号全断,手机关机,每天规整得很,严格保持着早上七点走晚上九点回的规律,把自己浸泡在f大图书馆那知识的海洋里。

    一周过去,谈梨感觉自己的思想境界都得到了升华。

    除了那头扎成马尾的长卷发还是乳白色的,使得在校园里回头率100%外,谈梨第一次觉得自己跟这第一学府的气质如此浑然一体。

    所以等谈梨再次回归网络,登录上xt平台的账号时,她后台的私信箱里早就快被挤爆了。

    多数都是粉丝来信,质疑或者询问,关于她那天宣布停播的事情。

    个别几份,直接来自xt平台官方。

    毕竟是签约主播,【梨子】这个id无论在国服排位还是在xt平台上都不是无名之辈,“停播”豪言放得轻松,想贯彻到底却不容易。

    再加上因为圈里玩梗的liar第一女粉身份,她被直接挂钩liar退役事件。这场风波一日不消,她那“冲冠一怒为蓝颜”的事迹就一日不会平息。

    迅速划过一片私信,谈梨没看见什么想搭理的,她刚准备退出时,光标却停在了其中一条上。

    谈梨左手慢慢托起脸腮,鼠标左键被轻轻一敲,她点进去。

    【梨子,那天陪你排位登顶的辅助操作好可怕哦。然后我刚好认识战队那边的工作人员,听他们内部说,那是sheng神的私人小号,真的假的啊?】

    看完私信,谈梨指尖在额角轻敲了下。她放弃了先和xt平台谈解约的想法,拿出手机。

    刚开机,通话和信息之类的程序上,已经无数个红色的数字提醒冒出来。

    谈梨没理。

    她打开通讯录,快速拨出一个号码去。

    几秒后,电话接通。

    “梨子?”对面一个温和声音。

    谈梨:“笙哥,我看平台私信里有人问起,你们战队里知道你小号的事情了?”

    “嗯。”

    谈梨皱了下眉,她无意识地伸手,摸到桌上的压片糖盒子。

    金属盒凉冰冰的,让谈梨意识一醒,她轻吁了口气:“对不起,是我那天太冲动,没有考虑好后果,拖累你了。”

    “没关系。”盛笙玩笑,“我是为了上分。”

    “那你们队里有什么反应吗?”

    “本来是该有的。”

    “本来?”

    谈梨意外于盛笙的这个用词。

    现实显然是没有。这件事发生在赛程期,虽说可大可小,但战队里毫无反应似乎也不太科学。

    谈梨正想问,就听电话里那个温柔声音笑起来,似乎在对旁边的人说话:“还差372组就完成了,加油。”

    一个陌生又仿佛有点熟悉的惨叫声隐约响起:“我死了我死了我要死了,这种训练做500组还不如让我跪死在基地门口!”

    “谁让你在赛程期偷偷跑出去?”

    “我那是、是……”

    “是什么?”

    “是不能说的秘密啊呜呜呜说了会被人灭口的。”

    “嗯,那你就不能怪经理罚你了。”盛笙又笑。

    “盛哥你不能这么残忍,我可是替你顶雷了,怎么连你也嘲笑我!”

    “那,谢谢?”

    “…………”

    另一个人大约是被气死在电话那头了。

    谈梨听完,已经大概了解全过程,她扬起毫无同理心的灿烂笑容:“赛程期偷偷溜出基地,难怪被抓典型,是你们战队那个新人打野吗?”

    “不是。”盛笙的电话里,惨叫声淡出背景音,“是中单,yiy。”

    “yiy?”谈梨搜寻记忆后,自然脱口,“啊,就是联盟里唯一和liar关系不错的那个——”

    话声戛然一停。

    一两秒后,谈梨遗憾地叹了声气:“知识的汪洋大海竟然都洗涤不去这个狗男人在我心中的一席之地啊。”

    盛笙的声音里笑意淡去,带上几分兄长的严肃:“梨子,我之前就和你说过,liar只是一个符号。那个人寡绝到可以把自己的选手身份和私生活完全割裂,他就总有一天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你不该陷得太深。”

    “……”

    谈梨面上笑意轻淡了些。

    她手指勾起额前垂下的那一绺乳白色的微卷长发,慢慢在纤细的指节上缠绕,收紧。

    “嗯,事实证明,你一语中的。”

    盛笙:“你不相信我的话?”

    “不是不信,只是。”谈梨笑起来,她看见桌角镜子里,女孩眼底情绪里掺着水色熠熠。“我只是没想到,那天会来得这么快、这么猝不及防而已。”

    盛笙沉默。

    谈梨声音轻快,像是愉悦:“笙哥,你说,我以后还会有机会见到他吗?”

    盛笙皱眉。

    沉默很久后,他残忍地开口:“你其实从来没见过他。真正的liar,没人见过。”

    那绺微卷的长发轻颤了下。

    然后桌前的女孩笑起来,微微仰合,像雨丝里摇曳的花枝,是明艳而动人的:“嗯,你说的对。”

    盛笙叹气:“所以别再放任自己往下陷了。”

    “好。我会忘的。”

    盛笙听她保证,这才稍放下心。闲言几句后,他提起另一件事:“xt平台之前找我,说他们联系不上你。”

    谈梨打了个呵欠,一本正经的欠欠语气:“对,我关机了。图书馆里泡了一周,接受古今中外的先贤洗涤。”

    盛笙无奈:“他们找到我这儿来了,那份直播合同你准备怎么办?”

    “付违约金?”谈梨不在意地说。

    “他们不缺钱。”

    “?”

    “他们希望你继续直播,至少到合同期满。”

    “不可能。”谈梨想都没想,“我已经决定好好学习,一心向善了。今天开始绝不杀生,哪怕是峡谷里的一个小兵都不行。”

    盛笙难得也有被噎得上不来话的时候。组织了好一会儿的言辞,他才小心提醒:“你还记得,你当初签直播合同的时候,差半年才能成年吧?”

    “嗯。”谈梨随口应了,托住脸颊,“所以呢,他们想搞鬼?”

    盛笙:“如果你不肯履约,那他们可能会去联系你父亲。”

    谈梨一僵。

    须臾后,谈梨掀起眼帘。她握着金属盒,单手打开,倒出颗蓝莓味的压片糖,卷进唇齿间。

    谈梨慢慢咬住糖片,然后一笑潋滟。

    “我会、履约的。”

    “……”

    通话结束。

    谈梨面上笑意一点点松垮懒散下去。她的身体也跟着放松,没骨头似的慢慢滑进电竞椅里。

    谈梨望着雪白的天花板,眼神空空。

    差点忘了啊。

    她开始依赖压片糖作安慰剂,就是在妈妈去世一个月后,从她的,父亲,把一个陌生女人领进家门的那天起。

    ……怎么会忘呢。

    谈梨咬着唇肉笑了笑,她抬手,食指和拇指之间捏着的长条金属盒被她竖起,然后慢慢地晃。

    当啷。当啷。

    这个声音里,谈梨想起一双漆黑的眼,还有……

    “叮咚。”

    开机后的手机不甘平静。

    谈梨眼底荡起一点波纹。

    意识被迫回归现实。她放下金属盒,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划开屏幕。

    来消息的是□□群。

    f大信息工程专业72级1班,准大一新生群。30个学生和1个新生指导老师都在群里。

    新消息只有两条。

    【指导老师】:咱专业有位休学几年的同学,今年刚回来。分到1班了。

    【指导老师】:开学以后就是31人的新生集体,大家互相帮助。

    紧跟着,群内弹出提醒:

    【指导老师】同意【y】加入群聊。

    一秒后。

    带着入群的验证消息框,新同学y以一枚纯黑色无字头像的形象,出现在谈梨的视野里。

    【y】:。

    谈梨:“……”

    这扑面而来的敷衍淡漠的气息。

    新世界已经被性冷淡群体给占领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