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8、第 8 章
    第8章

    【肖】:你丫儿不是从来不跟战队以外的人双排吗?当初我求爷爷告奶奶的,好不容易才让你纡尊降贵跟我双排,还被你那些女粉编排了好久的cp段子!

    【肖】:怎么,退役以后良心发现,开始做慈善带人了?

    【肖】:……等等,你刚刚说谁带谁??

    【肖】:你理我一下啊!

    之后无论肖一炀怎么消息轰炸,对面再没理过他。

    直到秦隐被骚扰到忍耐边缘,只见肖一炀好友栏里黑色头像旁,字母y某一秒突然变成了灰色——

    秦隐下线了。

    肖一炀:“……”

    玛德渣男!

    肖一炀不气馁,关掉聊天窗口后,他切回队伍界面。肖一炀的目光在队友名字里惯性扫过,然后在其中一个id前猛地拉了急刹。

    僵持数秒,肖一炀扭过头,眼睛却还盯在屏幕上:“笙哥!”

    “嗯?”盛笙停下。

    肖一炀:“你看,这是不是之前和你双排那个女主播?”

    盛笙俯身,有点意外:“你和梨子排到一队了。”

    “真是她?”肖一炀震住,“卧槽难道这两个人真的……”

    盛笙回头:“哪两人?”

    对上眼镜后那双温润不掩锐利的眸子,肖一炀一个激灵,僵笑:“没事,没事。”

    盛笙不语。

    沉默两秒,他微笑起身,拍了拍肖一炀肩膀:“之前的500组练习让你排位进度都落下了。眼看到月底,再不好好上分冲排名,你这个月的奖金可要扣光了。”

    肖一炀目光落回屏幕,信心满满:“这局要是还能输,那我去替补席看饮水机得了!”

    “队伍里有你认识的人?”

    “啊?”肖一炀立刻解释,“哦,这不是梨子在吗?我听说过她,玩得很厉害啊。”

    “你们以前排到过?”

    “好像,没有吧。”

    “那你对她很有信心啊。”

    “哈,哈哈,毕竟是笙哥你辅助过的adc,我是对你有信心。”

    “该你选了。”

    “——!”

    肖一炀连忙转回注意力,他这边pick时间已经所剩无几。肖一炀快速锁了中单英雄“死歌”,然后才看队里情况。

    这一眼看完,肖一炀郁闷了,他在队内聊天框敲字:“一楼把打野选走了?”

    肖一炀上的是挂着战队名的大号,王者局里自然没人不认识他。

    一楼打野非常无辜:“一炀哥这局想玩打野吗?那咱俩换换?”

    【-yiy】:“不是我。”

    三楼自觉回复:“一哥我不玩打野,我玩上单。”

    【-yiy】:也不是说你。

    几秒后,

    【masker】:。

    肖一炀心里一紧,立刻补救。

    【-yiy】:我说的是那个,4楼的梨子啊,国服路人王嘛

    【-yiy】:你们不会不认识吧

    肖一炀松了口气:就凭秦隐那记仇的脾气,要是刚刚把对方卖了,那他大概连基地都别想活着出去。

    肖一炀肩膀一沉。

    “这次我相信,你绝对没和梨子排过了。”盛笙声音带笑。

    肖一炀迷惑回头:“?为什么?”

    盛笙:“你知道梨子的打野在国服的外号吗?”

    肖一炀摇头。

    盛笙:“王者局鬼见愁。”

    “……?”

    此时,谈梨还在盯着聊天框里秦隐的那个句号沉思。她越看越看觉得这个句号有点眼熟——

    好像在哪见过的样子。

    等她晃回神,发现弹幕里已经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

    【这绝对是我今天听过的最头铁的建议】

    【一哥还是太年轻,没有体会过在王者局里被青铜打野梨哥支配的恐惧】

    【哈哈哈哈给梨哥留点面子好不好?毕竟adc位置上少有的路人王,打野位置玩得再菜,那怎么也是个白银水平?】

    【别别别,白银局里一般也死不出0次击杀还送15个人头的打野】

    【梨哥一玩打野就0-15,在联盟里偏偏还最喜欢第一打野liar,所以屡战屡败,屡败还屡战——这得是多伟大的精神?你们不夸她也就算了,还嘲笑她!】

    【哈哈哈哈你们够了,给梨哥留点里子吧!】

    【……】

    谈梨看完也配合得很,忧郁托腮:“啊,打野被选走了啊,好遗憾。”

    【???】

    【不遗憾不遗憾】

    【看开点,梨子可能是在为敌方遗憾】

    【恭喜我方队友们逃过一劫】

    谈梨没再跟弹幕掰扯。选了英雄点好天赋符文,看完对面情况,她侧过头提醒身旁那人:“你可以选个肉一点的辅——”

    话没说完。

    咔哒,屏幕上选完了——

    冰晶凤凰。

    直播间沉默数秒。

    【好家伙,王者局里选个冰鸟做辅助,今天是要给我们开开眼?】

    【别瞎眼就行】

    【刚刚听小哥哥说玩的是朋友的号,还以为他谦虚,现在看,恐怕是真的】

    【菜不菜不知道,手速是真快】

    【哈哈哈赞同,梨哥刚准备考前辅导,人家那边选完了】

    谈梨很快回过神,不在意地笑笑:“因为我不太玩这个英雄,所以给直播间里不玩游戏的水友们介绍一下。”

    “冰晶凤凰也就是大家说的冰鸟、凤凰,消耗法力厉害,又贫血皮脆,上手很难,不建议新手玩家尝试。”

    “四个英雄技能qwer。其中q能冰冻和晕眩,r能减速;e技能可在敌方被q或r减速的前提下,造成双倍伤害。所以这3个可以组合出高效连招。”

    “最后,w技能是冰鸟的核心技能,它可以施放一道存在时间有限的冰墙,进行阻隔,消失前无法穿过——如果利用得当,那它就是阻隔敌人逃生、方便队友输出的利器。”

    谈梨一顿,笑。

    “当然,战局如果不利于我方,它也可以成为阻隔敌人追击、帮助我方队友逃生的保命技能。”

    【说起来简单,冰鸟的w技能容错率特别低,有几个能玩好的?】

    【说不定,这小哥哥可以?】

    【期待一下】

    【……】

    25分钟后。

    谈梨方全部黑白屏,躺尸泉水。

    己方水晶只剩半血。

    回天乏术,败局已定。

    直播间里死寂几秒后,炸了。

    【啊这】

    【凤凰简直了,菜得辣眼睛,先放空q又放空e,后面还空了个r,四大皆空啊?】

    【别胡说,w没空,最后团战那一下冰墙放的多准?稳稳拍在一哥面前,成功把他留在了敌窝里】

    【哈哈哈哈哈哈哈日】

    【兄弟们,把牛逼打在公屏上】

    【心疼一炀哥】

    【梨子你完了,你还没搭上yiy这根线,你带的水友小哥哥就把人得罪狠了】

    【……】

    镜头前,谈梨从中途就已经乐不可支,此时勉力忍住笑,撑着交待。

    “前期冰鸟是可以的,下路没崩过。不过一哥被敌方打野疯狂针对,我方打野又沉迷在野区观光,见死不救……后面上中齐崩,不全是哪一个人的锅。”

    【一哥要被你的偏心气哭了】

    【对,不全是冰鸟的锅,也就90%吧】

    【下路有你在,前期还能怎么崩?中后期冰鸟就没出过复活泉水!在自家水晶里快砌出个两室一厅了吧??】

    【哈哈哈哈夸张了老哥,就这冰鸟,二十来分钟结束比赛,哪有后期?】

    【有一说一,做视野的思路确实很厉害?冰鸟意识不差,就是操作怎么跟断了手似的】

    【上野发挥确实不行】

    【他们是发挥不行,冰鸟是菜的出奇,他家老父亲就住泉水里是吧?好不容易复活出来一趟,就这么急着回去孝敬?】

    【……】

    眼见弹幕越喷越凶,甚至逐渐出现屏蔽词,谈梨眼神凉了。

    她敲了敲麦,懒洋洋地歪着头笑:“排位而已,又不是打比赛,对路人宽容点,别那么输不起——而且输的也不是你们。”

    【主播这么护短?】

    【骂一句能掉块肉?】

    【打的菜还不让人骂了?国服路人王就是牛逼啊】

    【不是,楼上又谁家主播养的宠物没拴好绳?你是花钱赞助排位赛了还是入股拳头公司了?又不是打比赛的职业选手,笑两声就得了,凭什么让你骂,还骂这么难听?】

    谈梨打开糖盒,慢慢晃出一片糖片咬进嘴里。糖片被嚼得卡啦卡啦的小声音,顺着耳麦收入直播间里。

    然后镜头里女孩仰起脸,灿烂的笑里透着凶:

    “问我护短那个是今天刚来的?给你科普一下,你面前这个菜鸡主播的最大优点就是护短。爱看不看。”

    大概头一回遇见这么视金钱粉丝为粪土的主播,弹幕懵了两秒,空白一片。

    谈梨轻吮糖片,慢慢压住心底那丝躁意。

    她舔了舔发干的唇角,兴趣寥寥地垂了视线:“说好了带人上分,没带起来就是我的锅,少连累无辜。要骂?ok,骂我。”

    弹幕依然懵着。

    “不骂了?”谈梨抬手去点直播助手窗口的叉,“那下播了。观众老爷们下回再见。”

    谈梨关掉直播。

    她停了两秒,想起什么,回过头:“抱歉,连累你了。”

    秦隐正活动手腕,闻言淡淡抬眸:“不是我连累你么。”

    “我是主播,你不是,怎么会是你连累我?”谈梨眨眨眼,“而且说好带你上分,现在看……算是反向上了一波?”

    谈梨笑,余光却瞥见了结算界面里的队伍频道——

    【-yiy】:????你丫儿演我??

    秦隐自然也看到了。

    谈梨舌尖卷着的压片糖停了下,她轻啧声,细长手指放到键盘上:“我来,你不用管。”

    秦隐本来也没打算理。

    但在谈梨直播那番话后又听见这句,秦隐那双平静幽深的眸子里像落了颗石子,敲出一湖波纹。

    他侧过头。

    身旁女孩坐在半片光影里,手指跳跃地敲着键盘,她舔着糖片笑得不太正经,又懒懒散散的。

    几根不乖的发丝翘起来,攀过她耳梢轮廓,打着卷儿勾在细白的颈旁。

    空气里有淡淡的蓝莓甜香。

    随着韵律敲下的键盘声,聊天框里,一行文字蹦出来。

    【梨子】:冰鸟是我带的人。这局崩了我的锅,实在不好意思,一哥见谅。

    屏幕里沉默许久。

    肖一炀仿佛在对面被噎到了,好半晌聊天框里才艰难蹦出几个字。

    【-yiy】:你的人??

    谈梨怔了下。糖片在舌尖停住。

    她犯起纠结,思索着要不要纠正肖一炀落下的那个“带”字。

    却见聊天框突然弹出一行——

    【masker】:嗯

    肖一炀:“…………”

    肖一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