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9、第 9 章
    第9章

    在老蔡的目送下,谈梨和秦隐前后走出网吧。

    正午阳光方盛。

    网吧外是条石板路,路旁种着高大的悬铃木。夏天灼人的阳光被那郁郁葱葱的树冠遮住大半,只有零星一点能漏下来,碎金似的铺在石板路上。

    谈梨一步踏进没有树荫的阳光地里。她眯着眼,舒舒服服地抬起手臂,伸了个懒腰。

    被抻紧的白t热裤完美勾勒出女孩的身形曲线,每一道弧度都张扬恣肆,满溢着夺人的美感。

    路人视线落来,谈梨没在意。

    那头让日光釉得灿金的长发散在半空,然后被细白的手抓起。

    她不知道打哪儿拿出根黑色发绳,随意绕过两圈,就扎成个浑没造型的长马尾。

    还有点歪歪斜斜的。

    被家长推在婴儿车里的小孩新奇地盯着她看,小手还在空中扬了扬,好像想去抓女孩乳白色的长发。

    谈梨扯起嘴角。趁那年轻家长没注意,她扶着膝盖弯下腰,朝小孩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

    “略。”

    舌尖还贴着片被她舔得薄薄的糖片。

    小孩咯咯笑起来。

    等婴儿车推远了,谈梨慢悠悠地扶着膝盖站直身。

    “咔哒,咔哒。”

    身后行李箱的轮子缓慢,在石板路上压出一段清长冷淡的韵律。

    谈梨转回头。

    女孩的鬼脸没来得及收起来,秦隐见她舌尖勾着糖片,卷进唇间。然后潋滟的笑意从她眸子里露出。

    “抱歉了啊,小哥哥。耽误你新生报到,还没能带你上成分。”

    尽管从这张没心没肺的笑里,实在看不出多少“抱歉”。

    秦隐并不在意。

    他扶着身侧的行李箱走到女孩面前,停住时微微垂眼。

    谈梨察觉这性冷淡小哥哥难得有话要说,仰起脸。

    貌似乖巧,眼神毫不安分。

    对视数秒。

    谈梨眼睛都有点酸。她退了半步,忍不住揉着眼笑起来:“我输了我输了。论定力,你们性冷淡是不是都这么——”

    话声戛然一停。

    秦隐抬眸,望退到一米外去的女孩:“我们什么?”

    谈梨眨了眨眼,垂下手,眼神俏皮无辜:“我什么都没说,小哥哥你幻听了吗?”

    论耍无赖,谈梨从幼儿园开始就没输过。

    秦隐深望她一眼,侧开视线。

    他似乎轻嗤了下。

    情绪很淡,但唇角多勾起一点薄薄弧度。似笑未笑的模样出现在这张脸上时,就已经是最“杀”人的一帧。

    谈梨不含糊地欣赏。

    如果不是条件不允许,谈梨甚至想拿出手机给他“咔嚓”一张。

    秦隐察觉,但没管她,随她看了:“你既然想见liar,在结算聊天里替我出头,不怕得罪肖一炀么。”

    谈梨歪过头:“咦,你怎么知道liar和一哥的?”

    “查过了。”

    “喔。”谈梨没多想,“你说得太有道理了,我就这么错失了我偶像的基友,唉。”

    “……”

    秦隐无言地瞥她。

    事实上那张漂亮脸蛋看起来确实沮丧——但她的口吻如果不这么没心没肺,那他兴许还能生出点恻隐之心。

    谈梨演完,仰起头和他对视。看出秦隐完全没信她的“遗憾”,她脸上那点沮丧褪了干净。

    谈梨背着手上前一步,眉开眼笑。

    “别多想。我真的、真的、真的已经不在乎那个人间渣男了,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空气沉寂片刻。

    秦隐声线平静:“狗渣男,电竞渣男,人间渣男。”

    “?”

    秦隐撩起眼,语气淡淡:“你还想给liar起几个外号?”

    “啊。”

    谈梨无辜脸。

    她笑起来,齿尖咬着糖片,眼睛快弯成月牙。但和别的小姑娘这样笑时乖乖的模样不同,她眼角眉梢都透着点恣意的坏劲儿。

    一看就是最不能招惹的那个——

    谈梨语气真诚:“你说得对,是我不好,等以后有机会见了liar,我一定好好给他赔礼道歉。他怎么说我怎么办。”

    虚心认错,坚决不改。

    秦隐眼尾扬起。

    搭在拉杆上的指节微动。

    “梨哥,你们这么快就结束啦?”

    石板路外,站在冷饮店门口的盛喃惊讶地出声。

    谈梨被叫回头:“你这话怎么听起来这么怪?”

    “我有吗?”

    “有。”

    “噫,是你思想奇怪吧?”盛喃嫌弃地看她。

    谈梨想了想,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也有道理。”

    盛喃乐了:“说你你还来劲了,要点脸。说吧,今天中午你准备安排朕在哪儿用膳?”

    “那……”

    谈梨转向秦隐。

    不等她问什么,秦隐手机再次震动起来。他在身侧抬手,垂眼看了手机屏幕两秒:“我回去了。”

    谈梨不意外,眼里晃着笑:“好啊,小哥哥再见。”

    “嗯。”

    那道清瘦颀长的身影走出去,最后一点声音荡回来。

    像寒冬从枝头跌落,在手心或颈窝里融开的碎雪。

    凉,冷淡,还藏几许错觉似的梅香。

    却会激起心底悸动的栗然。

    盛喃收回视线,感慨:“你们学校的女生今后可惨了。”

    “嗯?”

    盛喃说:“这么一绝品就摆在眼皮子底下,却摸不到吃不着,只能干看着,多惨?”

    谈梨莞尔:“确实。”

    盛喃:“也不知道什么样的仙女下凡能睡得到,啊呸,能收得走这种神仙?”

    谈梨唇角翘翘。

    她拉着盛喃,没什么留恋地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声音懒洋洋的,透着点不正经。

    “什么样的仙女不知道,但是睡了他?那恐怕得给全校女生每人发一封道歉函。”

    盛喃一愣,反应过来乐得不行:“那按你这道理,要是谁睡了liar,是不是得给全电竞圈每人发一封道歉函?”

    谈梨沉默。

    盛喃心里一紧。

    她暗自后悔不该提liar,打着哈哈试图转走话题:“想想工程量也累得吓人,这谁消受得起,还是算——”

    话没完。

    谈梨舔化了压片糖,望着艳阳轻眯起眼:“也行啊。”

    盛喃:“?”

    谈梨回头看盛喃,没心没肺地笑:“我不怕累,让我来。”

    盛喃:“……”

    秦隐休学三年,回校进新生一届,这在f大也是多年不遇的情况。

    等他办完返校手续时,寝室分配早已结束。所以到他这儿,就非常优越地拥有了一间单人寝。

    关上寝室门,秦隐松开拉杆,把聒噪一路的手机拿出来。

    电话一接通,zxn战队上单dida的大嗓门就在手机里炸开了:“我的个乖乖哎,你可总算接电话了,我还以为你叫人绑架了呢!”

    秦隐早有意料,手机根本没往耳边放。他打开免提,音量调到最低,然后随手把手机搁到桌上:“之前不方便。”

    “之前?你干嘛去了?”

    秦隐一停,他半靠在墙上,语气似笑未笑的:“你们不是都见了?”

    “…………”

    手机里死寂两秒。

    然后一声惊叫:“那那那他妈真的是你啊!?”

    话声刚落,手机对面的背景音里传来一声阴恻恻的低语:“战队基地不准骂人说脏话,给他记上,dida这个月的奖金扣1000。”

    dida:“……”

    dida:“经理我这是顺口!”

    “顺口也不行。”

    dida在手机对面哀嚎,秦隐坐上椅子,很没人性地勾起唇角:“打个电话都要经理看着,你最近犯什么事了?”

    “你还好意思问,排位时候咱队小替补抱着那直播过来给我们看,惊得我们差点当场给你老底掀喽!要不是关键时候经理拍掉电闸,把living直播间断了线,你今天就一死劫你知不知道?”

    秦隐轻眯起眼:“排位还敢抽空看直播,教练没抽你们么。”

    “他今天不在,要不我们哪敢——”dida顺嘴溜完实话,才突然想起来电话对面就是他们前任队长,兼和教练关系最好配合最密切的zxn“队霸”。

    这安静让秦隐意外,他回眸看了一眼桌上的手机,很快就想通什么。

    秦隐淡淡嗤笑:“别后怕了。我还能回zxn罚你们?”

    电话对面却更安静。

    半晌,dida情绪复杂地开口:“是不能了,你自找的。”

    秦隐垂眼,沉默后的声线压出两分低哑。

    “抱歉。”

    dida愣了下,立刻心虚弥补:“别,我们也没有怪你的意思,3年合约届时退役是你入队前就说好的条件,他们来得晚不知道,我还能不知道吗?”

    “……”

    “而且你跟我们这种初中毕业就出来混圈的不一样,你家里能放你来玩电竞已经是开恩了——你走了也好,你在队里我们还得天天提心吊胆,生怕哪天金主爸爸被你家里威胁着撤资呢。”

    “……”

    秦隐不说话,dida越等越有点慌的时候,突然听见电话里那人低哂。声音冷冷淡淡的,带点这人特有的薄凉劲儿——

    “抒完情了?”

    dida:“啊?”

    秦隐:“别误会,我抱歉的是连累你和你的老年恒温杯一起上了热搜。”

    dida:“…………”

    dida:“你他m——你听听你说的这叫人话??”

    在dida愤怒的咆哮中,秦隐嗤声。他靠在椅子里,微仰起头。

    寝室天花板雪白,不像zxn基地,被fengqi那小孩儿自费糊上了满眼的七龙珠贴画。

    大概是太辣眼睛,所以自费里除了海报的钱,还有经理那句阴恻恻的“你工资没了”。

    惯来一惊一乍的fengqi蔫了半个月。那时候living还没接替打野位置,中单位置的fengqi在队里年纪最小,经理刀子嘴豆腐心,最后还是没扣钱……

    秦隐阖了阖眼,不再去想,无声地笑。

    dida大约终于愤怒完,喘了两口气才在电话对面咬牙切齿地问:“说起恒温杯这件事,大哥你知道和你双排那小姑娘是谁吗,你就敢在她直播间露脸?”

    秦隐回神,睁开眸:“我女粉。”

    dida:“你不知道你就敢——嘎?你知道?”

    “嗯。”

    “那你还和她双排??卧槽你是被威胁了还是被绑架了?你说一声兄弟们去救你啊!”

    秦隐笑:“不至于。”

    “咋不至于啊!我们——等等,你不会是……”

    秦隐:“是什么?”

    dida没理他,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又激动又暴躁:“日,两年前你还叫人做梦呢,刚退役就送上门了,那咱这不是真就白给了??”

    “你想多了。”

    “那你自己说,是什么!”

    “……”

    秦隐撩起眼。

    窗外叶子葱绿,在光下熠熠地晃着,潋滟如水。

    他想起风里乳白色的长发,夜里抱膝的哭泣,还有昏暗下恣肆的笑脸和难过的眼。

    秦隐垂眸,声线轻得冷淡。

    “最后一次,粉丝福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