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10、第 10 章
    第10章

    ……

    轰。

    礼炮打响。

    巨大的射灯下,无数金色丝带漫天飘扬,闪着令人眼花的光。

    恍惚里,谈梨不知何时置身在万人中央。

    看不清面孔的主持人站在舞台中间,激动得声嘶力竭——

    “让我们恭喜zxn战队成功卫冕、获得他们第二个s赛冠军!”

    “有请本场最佳选手、zxn战队打野、拥有野区修罗之称的liar——接受采访!”

    “liar!”

    “liar!!”

    “liar!!!”

    呼声掀起层叠涌来的浪潮。无数人呐喊着那个人的名字,或哭或笑,如同亲见神庙的信民,是癫狂也是最虔诚的信仰。

    谈梨同样。

    饱胀的情绪充满她的胸腔,像涌起的热泪盈进眼眶。模糊的视线里,穿着zxn黑色队服的男人走上舞台中央。

    他停下,回身。

    尖叫声在这一刹那,蓦然登顶。

    liar。

    印着白色字母的黑色口罩,光下熠熠的黑钻耳钉。

    在最终团战里极限反杀一举奠定胜果后、他被欢呼的队友和zxn工作人员抛上半空而变得凌乱的碎发,还有碎发下漆如星海的眼。

    那双眸子里如今落进了炙白的光。

    是她黑暗里唯一的光。

    谈梨无法呼喊,但心跳仿佛已经要挣脱胸膛——尽管面前这段画面曾被她无数遍回放。

    那是liar仅有的一次接受公开采访,谈梨因为看过太多遍,主持人的每一个问题和liar的每一个回答她都熟练到能倒背如流……

    “那么就到最后一个问题了。和前面几个不同,这是关于liar的私人问题,也是你的粉丝们很关心的——liar愿意为我们解答一下吗?”

    “嗯。”

    那人声线低低的,遥远而磁性。

    还是来了。

    谈梨心底的小人不满地蹦了个高。

    主持人笑意盈盈:“请问liar,你现在似乎还是单身,之后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女朋友呢?”

    “……”

    台上安静。

    那个从胜利愉悦里脱离的男人早已消弭了人性情绪,回到他冷淡得近倦懒的神性常态。

    但听见这个问题时,他不耐地支起了眼,声音低得发冷:“我是来打电竞的,不是来谈恋爱的。”

    主持人笑容僵住。

    谈梨同样记得这里。

    主持人会求助地看向liar身旁,zxn战队的经理。对方在死角里对liar低语两句,然后递还主持人一个眼神。

    主持人松了口气,重新发问:“liar,只给一个未来理想型女孩的简单描述,可以吗?”

    那人沉默两秒,抬眼。

    “文文静静…”话筒里嗤出一声冷淡的轻嘲,“不玩游戏的。”

    全场一寂。

    然后炸开成片的笑声和哭嚎。

    这场采访后来被戏称为“liar女粉梦碎之夜”。谈梨第一次看时开着自己的直播间,当时的弹幕刷得如同潮水。

    弹幕里笑着问直播间镜头前,那个染着乳白色长卷发、抹着古灵精怪的油彩、全身没一处和“文文静静”搭边的女孩。

    【梨哥,你怎么看?】

    谈梨没表情地磕了颗糖,冷漠脸:“我不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时的弹幕里笑成一片……

    “那么liar,你有什么最讨厌类型的女孩吗?”

    “有。”

    “!?”

    谈梨惊愕,她在人群里蓦地抬头,看向舞台。

    采访明明到此就结束了,不可能再有其他问题——

    聚光灯下,那双漆黑的眸子正望着她。

    在黑口罩遮不住的碎发下,他的眼睛透着冷冰冰的嘲弄。

    “我最讨厌,那个id叫梨子的。”

    “…………!!”

    谈梨猛地睁开眼。

    “吱——吱——”

    暑夏的蝉鸣声从车窗外透进来,视网膜被日光灼得发红。

    耳旁响起盛喃被吓到的声音:“梨哥,你这是干吗?”

    “我在哪儿。”

    盛喃:“……”

    盛喃:“你睡糊涂了?你不是要送我去机场吗,我们在路上啊!”

    “啊,对,”谈梨恍然回神,她垂着眼,唇角翘了翘,“在路上。”

    她伸手去摸搭在腿上的外套口袋,把那个金属盒拿出来。

    盒子很凉,像梦里最后那个眼神。

    谈梨身影微僵。

    盛喃奇怪地问:“你刚刚怎么了?突然弹起来,我还以为你要跳车呢,吓我一跳。难道…做噩梦了?”

    谈梨倒出片糖,放在舌尖慢慢地吮,然后她轻眯起眼,要笑不笑的,一副不正经模样:“嗯,噩梦。特别可怕的那种。”

    盛喃兴奋了:“你竟然还会有害怕的东西啊,快快,说说看,是什么?”

    “你。”

    “?”

    “在梦里,你满世界追着要跟我告白。”

    “……”

    几秒后,计程车里蹦出一声气笑:“谈梨,你大爷!”

    礼宾车最后把谈梨和盛喃送到了p市的国际机场。

    vip安检通道前。

    盛喃正埋头在谈梨肩上:“我真的不想走啊梨子呜呜呜。”

    谈梨:“你起来说话。”

    “我不,我回去以后大概率被我爸套头送去复读,你很可能一年都看不到我了!”

    “不想复读,那你还拒绝出国?”

    “我更不想出国!在国内好歹还有你陪着我呢,出国我不更是举目无亲了吗呜呜呜要不我还是住这儿吧,你养我!”

    谈梨咬着糖片叹了口气:“你真不起?”

    “不起。”

    “vip安检通道刚刚轮班,进去个新的安检小哥哥,特别帅。”

    “——!”

    盛喃前一秒还在谈梨肩头嘤嘤嘤,此刻已经目光如炬地绷直了腰板,把脑袋转得飞快:“哪儿?哪儿?新来的安检小帅哥在哪儿?”

    谈梨:“……”

    谈梨似笑非笑地睨她:“虽然我早就看清你见色忘义的本质,但你这下限还是常令我震惊啊。”

    盛喃没空搭谈梨的话,她已经看见安检口内的那个小帅哥了:“卧槽,是真的帅。”

    “擦擦口水,流下来了。”

    盛喃不在乎地挥挥手,拖住行李箱:“我改主意了,我突然归心似箭,让我们就此作别,有缘再见!”

    谈梨止不住笑:“滚。”

    盛喃走出去几米,不放心地回头。

    “你也赶紧回学校吧——开学典礼都敢旷,我看你就是想名扬f大,还得玷污一下它青史。”

    谈梨舔着糖片,不在意地笑:

    “好的,我争取。”

    手机响起时,谈梨刚到寝室楼下。

    看见来电显示里的“谈文谦”三个字,女孩脸上的漫不经心的笑意明显一淡。

    她垂眼对着手机,无声地看。

    铃声像和她较上劲,丝毫没有主动停止的意思,响得不依不饶。进出寝室楼的学生都朝谈梨投来奇怪的目光。

    卡着最后几秒,谈梨淡去笑,接起电话。

    “有事吗?”

    “你现在在哪儿?”电话对面是个浑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听语气似乎隐忍着一丝怒意。

    谈梨扯了扯嘴角,不在意地轻嗤:“您管我呢。”

    “谈、梨!”

    “有事吗?”谈梨没听见似的,仍是不在乎的散漫语气,“没事我挂电话了。”

    “你到底想干什么?开学典礼都敢不参加,专业的第一次年级会你也到现在还不露面——你们导员电话已经打到我这儿来了!”

    谈梨沉默几秒,无谓地弯了弯嘴角。她侧过身,懒洋洋地靠到寝室楼下的金属栏杆上。

    “那抱歉,给您添麻烦了。建议您了解一下手机黑名单功能——保您未来四年生活无忧。”

    “!”

    对面大概是被这话气得不轻,好半天都没过来话。背景音里,谈梨隐约听见一个温柔安慰的女声。

    她低了低头。

    白皙胳膊上有细细的绒毛,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立起来了,于是笑也藏不住真实情绪——

    在这片暑夏的艳阳天里,她正像跌进了冰窖似的,浑身发冷。

    “…没出息。”

    谈梨轻轻嗤声。

    直到手机里再次响起声音:“从今天开始,你按时去参加所有集体活动,不许无故逃会旷课。”

    谈梨语气一凉:“我已经成年了,不需要你假关心。”

    “只要你做到这一点,”谈文谦咬重尾音,“其余我不管你。”

    谈梨低嘲:“你本来就没资格管我啊谈先生。还是说,您已经把我们的约定忘了?”

    对面语塞。

    谈梨捏着手机的指尖发白,楼外玻璃反光里,女孩勾起笑:“也对,你从来不是会记得约定的人。”

    谈文谦沉声:“这个月26号,我可以回p市。”

    谈梨一僵。

    谈文谦:“只要你老老实实把学上完,每年你母亲忌日那天,我依旧按你说的,不见你淑媛阿姨一面。”

    沉默持续很久。

    谈梨笑起来,一字一句:“你还真是忍辱负重啊。”

    “谈梨——”

    “没关系,很公平。”谈梨轻眯起眼,声音变得轻快,“你不愿意记得她而我不想看见你,所以她忌日那天活该我们谁都不好过、也谁都别想走。一言为定。”

    “……”

    “26号见,爸、爸。”

    谈梨挂断电话。

    她扫了一眼专业群里通知的年级会地点,没表情地转身,朝教学楼走去。

    “笃笃笃。”

    “请进。”

    “……”

    512教室的前门被人推开,教室里新生们的声音稍歇,齐刷刷地望向门外。

    讲台上的助教回头,愣住。过去几秒他才出声问:“同学,这个教室我们这节课要用来开年级会,你……”

    “我知道,”谈梨摘下粉色棒球帽,歪过头,笑容灿烂,“信工1班,新生谈梨。”

    “——?”

    教室死寂。

    被穿过教室的风吹拂着,女孩乳白色的长卷发飘起几丝,晃得教室里的学生们眼晕。

    f大广纳来自全国各地的尖子生。尖子生里不是没有特立独行的,但开学头一天就顶着这样一头长发来学校的……

    年轻的助教咽了口唾沫,强撑起笑:“你就是谈梨同学啊,那,你先找个位置坐吧。”

    “好的老师。”

    回答的声音轻快自在,似乎对落了满身的目光毫不在意。

    512教室略小,装下信工专业全部学生已经不剩几个位置。第一排旁边这两个还空着,谈梨坦坦荡荡地走过去,坐下了。

    论瞩目,女王出行级别的待遇——

    直到谈梨坐进位置,多数被挡住视野的新生们才慢慢回过神。

    压得细微的议论溜进风的缝隙。

    谈梨五感向来绝佳,此时也能清晰地捕捉到后排许多声音。

    “我们这一届有这么漂亮的女生,之前竟然没听说过?”

    “漂亮归漂亮,这打扮也太……妖了吧?”

    “是,不像学生。我还是喜欢安安静静那款的女孩子。”

    谈梨舌尖滚着的糖片一停。

    【liar,只给一个未来理想型女孩的简单描述,可以吗?】

    【文文静静,不玩游戏的。】

    谈梨:“……”

    谈梨轻咬唇肉,挑起个有点凶的笑。她正准备回头给说话的人一记眼神杀,就听台上助教问了。

    “这下各班到齐了吧?”

    “2班齐了。”

    “4班齐了。”

    “3班也齐了!”

    “1班,好像还差一位。”

    教室里安静下来。

    谈梨都有点意外——f大新生里,竟然还有和她一样不听话的。

    助教:“还有谁没来?”

    “休学的那个。”

    谈梨恍然。

    哦,就那个性冷淡的大哥……

    教室里话声刚落,门口响起冷淡声音:

    “来了。”

    谈梨一怔,抬头看向教室前门——

    条纹衬衫,黑裤黑鞋,眉目清隽,胸腰臀腿无一不绝,可惜像刚从冷藏室走出来的。

    ——秦隐。

    谈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