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14、第 14 章
    第14章

    一石激起千层浪。

    谈梨的直播间自不用说,电竞圈其他主播那里也很快传开了。

    那条动态发出去没过多久,xt平台的站内热搜里,【梨子骂卓梓期】的词条坐了火箭似的,迅速攀升到第一。

    站队的,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吃瓜群众们在最短时间内涌入谈梨的直播间。

    【就是你骂的卓梓期?骂得好】

    【卓梓期那嘴脸,我都想骂他】

    【太刚了,也太敢了】

    【虽然我烦你以前蹭liar热度,但今天这事,干得够爷们,解气!】

    【哈哈哈前面大哥别走,我们梨哥虽然是梨哥,但还是女孩子好吗】

    【一个小主播,还是女的,和人家前职业选手叫板,认真的?别又是来哗众取宠的吧?】

    【哗你全家,卓梓期的粉果然和主子一样不会说人话】

    【就知道拿性别说事,你全身上下唯一有价值的都在下面了?】

    【梨子至少是路人王,你们那位前职业选手是个啥?蹭着zxn的旗号、就会背后阴阳人的烂嘴巴蛤.蟆?】

    【……】

    直播间里吵得厉害,谈梨的手机同样不得消停——到站内热搜登顶,杜悠悠夺命连环call已经来了n通。

    谈梨见自己不接对方不停,便勾起耳麦:“平台金主打电话来了,我先去挨骂。直播间不关,那儿子什么时候答应了,你们就在弹幕里告诉我。”

    【哈哈哈不愧是梨哥】

    【你是真的刚】

    【liar退役后直接销声匿迹,跟圈里半点关系都没了,反倒是卓梓期在圈里蝇营狗苟大有可混的,梨子你这样得罪他真没必要,而且liar自己都未必在乎这种小人。】

    谈梨一顿,还是起身走到镜头外的包厢角落,接起电话。

    杜悠悠在对面炸毛:“梨哥!祖宗!我是让你上去安抚粉丝情绪的,你瞧瞧你都干了啥??”

    “佳期的事,我不是安抚了吗?”谈梨舌尖卷着糖片轻吮,她懒洋洋地靠到墙上。“至于卓梓期,他是自己跳出来找骂。”

    “不是,梨哥,你自己的事情你都能不在乎,liar的事上你怎么就这么看不开??”

    “……”

    谈梨慢吞吞地翻过身,背靠到墙上。

    她半仰起脸,看着包厢天花板上挂着的那个圆圆的丑灯,唇角漫不经心的笑淡了淡。

    光晕慢慢晃着眼。

    在昏暗里盯着一个光点看久了,就算那个光点消失,依然会有光的错觉残存在视网膜上。

    生物学上,这叫余晖效应。

    现实里,liar就是她的那个光点。

    他消失了。

    但在她身体里的某个角落,他又好像一直在那里,从未离开。

    “我知道啊,”谈梨听见自己声音带着惯常的散漫,“以前他就在我背后那座神庙,谁都不敢妄言。现在他不在了,那座庙塌了,那杆旗帜倒了,仿佛谁都能来踩一脚……或许他不在意,但我在意。”

    杜悠悠在电话对面沉默。很久后她无奈地问:“没得缓和?”

    “没有。”谈梨情绪一点点冷下来,“是卓梓期先说错话。”

    “我算是怕你们这些祖宗了。你说吧,你想怎么办?”

    谈梨:“自选模式,1v1的solo。谁输了谁自动解约,赔违约金滚蛋,一辈子都不再踏足lol圈。”

    “……玩这么大??”杜悠悠窒息。

    谈梨慢慢舔过齿尖,勾起个灿烂和善的笑:

    “不死不休。”

    “……”

    谈梨回到桌前时,才突然想起包厢里还有个人。

    她失笑回头:“抱歉,我差点忘了你在。”

    秦隐鼠标轻划,关掉xt站内热闹的热搜页面。电竞椅转过一点角度,他回眸望着她:“为什么这么生气?”

    谈梨一怔,笑:“我没生气啊。”

    秦隐未语。漆黑的眸子不为所动,像是要把她的情绪一层层剥开。

    谈梨眼神颤了下,移开眼:“啊,好吧,有一点……也可能很多点。”她慢慢吐出呼吸,没察觉自己尾音里那点颤栗,“我就是,最难忍别人提他的手伤,还有退役。”

    昏暗中女孩眸子里抹上的水色,声线里没藏住的难过,还有那种不甘的、被进犯死穴而激起的凶狠,在这一刻无比真实。

    真实得令人触动。

    秦隐怔目。

    “抱歉,今天应该没办法和你双排了。改天吧。”谈梨一顿,想起自己的赌约,她情绪恢复,慢慢咬紧糖片,“改天,只要我这场能撕碎了他。”

    秦隐落回思绪。

    停了几秒,他起身:“那我先回学校了。”

    “好。”

    电脑前的女孩戴上耳机,没回头。

    秦隐从她背后走过,看见弹幕上最显眼的一句话。

    【你看,树倒猢狲散啊梨子,你一个人在意有什么用呢】

    秦隐未停,木质地板被踩出平静而冷淡的步声韵律。

    他走出去。

    包厢门合上,女孩活泼却决绝的话声在身后传出来——

    “神庙塌了,我垒。旗子倒了,我扶。就算liar这棵参天树下最后只剩我一个人,我也一定一个人站到最后。”

    秦隐停在磨砂门前。

    半晌,他抬起左手,慢慢攥了攥。然后秦隐淡淡一嗤,头也未回地走出去。

    原来她真奉他如神明,信仰最纯粹而虔诚。

    像万军之前,一人孤守。

    如果早能看到今天,那入队周年那天她要一句话告白……

    他或许就答应了。

    秦隐进学校后,到寝室楼的一路上,肖一炀给他打了3通电话。

    到第四遍秦隐忍无可忍,戴上蓝牙耳机,声音冷淡低沉:“我在路上,不方便……”

    “你女粉被人欺负了!”

    秦隐一顿:“哪个女粉。”

    “少装蒜,还能哪个?当然就半个月前跟你双排过一次的那个啊。”

    “哦,知道了。”

    “你都不问问是怎么回事?她可是因为你才被波及的。”

    “赌约是她自己提的。”秦隐淡声,“而且卓梓期的水平,我不觉得他能赢。”

    肖一炀惊讶:“噫,原来你知道赌约的事啊?你说的那是按常理,和梨子solo一局卓梓期确实输面很大,但卓梓期什么阴损德行你还不知道吗?要不是他当初在zxn二队干那些恶心事儿……你这种性子的怎么可能主动踢人?”

    秦隐一停。

    林荫道的树上,响起一声尖锐刺耳的蝉鸣。

    秦隐回神,迈步向前:“有变数?”

    “卓梓期说赌约接受,再加一条,输了的人除了自己解约滚蛋,还要买下xt平台滚动横幅,挂给对方的道歉公告,为期半个月。”

    秦隐皱眉:“这场solo局里他提条件了?”

    “不然他能这么大狗胆?”

    “什么条件?”

    “卓梓期要求,这场1v1的solo局,双方要使用相同的固定英雄,盲僧。”

    秦隐一顿:“打野英雄,她好像最不擅长。”

    “岂止啊??”肖一炀气乐了,“我刚去查的,你知道你家女粉盲僧排位的胜率是多少吗?”

    “多少。”

    “百分之0——换句话说,上一次输一次,神都救不回来的那种。”

    “…………”

    隔着手机都感受到秦隐难得的被噎住,肖一炀又气又笑。

    “说实话,要不是她今天这举动,就冲这盲僧胜率,我真的怀疑她是敌方派来你粉丝阵营里的卧底——就这打野水平,谁能信她粉的是第一打野选手?”

    秦隐垂眼,不禁轻笑了声。

    对面沉默几秒:“你刚刚难道是,笑了吗?”

    秦隐已经敛眸,淡声否认:“你幻听。”

    “哦,我也觉得不可能。”

    秦隐:“她答应了?”

    “只改了一条。梨子说她赢了,横幅广告要改成向你,嗯,改成向liar道歉。”

    “……”

    秦隐眼神微晃了下。

    踏着滑板的年轻人从秦隐身旁嗖地飞过去,带起一阵潮热的风。

    肖一炀还在对面幸灾乐祸:“所以lai神,这事你准备怎么办?再过半小时,4:00,他们的solo局可就要开始了。”

    “办什么。”

    “?你别跟我说你不管啊,这赌约完全就是欺负你女粉呢,当然该你出面叫停——我看她也就能听你的了。”

    “她自己的决定,自己负责。”

    “??”

    肖一炀呆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明明就一句话的事,你见死不救?卧槽,你丫儿这也太没有人性了吧?”

    “你第一天知道?”

    秦隐轻嗤了声。

    通话结束时,秦隐正走到寝室楼下。

    楼旁杨树叶子被吹得哗哗作响,绿油油的叶面和银闪闪的叶背在风里起伏交替,翻涌起盛夏里海景似的天光。

    他又想起女孩那头恣肆的长发,还有发间那双熠熠带笑的明眸。

    【以前他就在我背后那座神庙,谁都不敢妄言。现在他不在了,那座庙塌了,那杆旗帜倒了,仿佛谁都能来踩一脚……】

    【他不在意,但我在意。】

    【……神庙塌了,我垒。旗子倒了,我扶。就算liar这棵参天树下最后只剩我一个人,我也一定一个人站到最后。】

    秦隐无声一叹。

    他落回视线,走进楼内。

    20分钟后。

    3:50。

    距离谈梨和卓梓期的solo局只剩最后十分钟,两人直播间观看人数已经快到超载地步。

    谈梨咬着压片糖,一个人在人机模式不紧不慢地练盲僧。弹幕里那些带的飞起的节奏被她全数无视。

    直到她的xt平台后台主页,一条“特别关注”动态弹出。

    谈梨下意识瞄了一眼,愣住。

    随她鼠标移过去,点开,直播间的弹幕在死寂之后,几秒里就彻底炸了——

    【liar】:

    梨子lizi,抱歉,截个胡。

    主播-卓梓期,来so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