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15、第 15 章
    第15章

    逼仄的房间。

    屏幕前那张面孔狰狞,额头上满是汗水,眼睛死死盯着显示屏里的游戏界面,牙齿紧咬得颧骨抖动。

    键盘和鼠标被按得噼里啪啦地作响,卓梓期把自己的手速逼到极限,手指已经传来发僵的痛感——

    然而没用。

    他只能亲眼看着自己操纵的英雄血条耗尽最后一丝。

    然后归零,倒下。

    屏幕变成黑白。

    而顶着【liar】那个噩梦一样的id,“杀”了他的人血条甚至还剩一半有余。

    像最无声而极致的嘲讽。

    键盘鼠标的声音又响了几秒,才徒然停住。

    卓梓期狠狠地握拳,额头上青筋绽起,他死死咬牙:“不可能!我只是失误了一下……再来!”

    他不管不顾地再次创建战局,不问意见,直接发出邀请。

    对面静默。

    卓梓期露出有点扭曲的笑:“你就是侥幸赢了我,没错,你就是侥幸!所以你才不敢接——”

    话声未落。

    【liar】进入自选对战局。

    卓梓期表情蓦地僵滞。

    他压下心头巨大的恐惧,已经有些神经质似的低声念叨:“不可能,对,不可能……他的手受伤了,他已经废了……他不可能再一直赢我了……”

    然而这一局更快。

    卓梓期面前的屏幕再次灰了下来。

    “不可能——重来!”

    ……

    灰屏。

    “我只是手抖了!重新来!”

    ……

    灰屏。

    “再、再来!!”

    ……

    又是灰屏。

    最后一次。

    卓梓期张了张嘴,声音已经嘶哑得说不出话来。

    他已经无力再发出邀请,恐惧和昔日的阴影像噩梦一样紧紧缠住他的心,让他快要窒息。

    那四个字母在幻觉里扭曲,扩大,像魔鬼一样追着他。

    liar。

    这个人曾经创造可怕得叫人绝望的不败神话,是zxn战队、是中国赛区、甚至是整个lol的神。

    也是这个男人亲手断了他的电竞路,把他从zxn战队驱逐。他成了一条丧家之犬,没人敢收留。

    于是卓梓期藏起来了,藏在最阴暗的角落。他知道这个男人对比赛之外的任何事情都冷漠得近孤傲,知道对方不屑和自己计较。

    所以他随心所欲地在阴暗的角落里发泄自己的恶意,编排那个人的污点……

    在每个被昔日噩梦惊醒的半夜,卓梓期都痛恨地咬着自己的拳头,扭曲而狰狞地期待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神,像他一样跌进这肮脏的尘土里。

    那一天终于来了。

    神庙坍圮,信民四散流离。

    所有人痛哭时,卓梓期一个人在电脑前笑得癫狂,笑得眼泪鼻涕都快流出来了。

    他以为自己终于等到这一天,他以为终于轮到他踩在那座坍塌的神庙上,向世人昭示:他才是站到最后的那一个!

    然而……

    卓梓期的视线颤栗着,重新落回屏幕上。

    此刻那里面的仿佛不再是英雄角儿,而是他们两个人站在峡谷中。他倒在地上,那个男人站在原地,手里□□犹沾着他滚烫的血,而那人从头到尾不为所动,只冷漠睥睨地垂眼望着他。

    像俯瞰最肮脏可怜的蝼蚁。

    这怎么可能呢?

    那座神庙明明已经塌了,神明明已经陨落。

    怎么可能还能……还能……

    卓梓期僵住。

    他突然想到什么,一种不正常的神经质似的潮红在他面上浮现,他紧紧抓住耳麦,声音嘶哑:“不对!一定不是liar——是别人!是zxn战队的拿他的账号,是dida、fengqi或者youup……还有可能是、是肖一炀!”

    卓梓期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声音都亢奋起来:“没错,一定是肖一炀!liar的左手受伤已经废了——他怎么可能还有这样的操作?这一定不是他!”

    卓梓期的直播间里弹幕如流水。

    【呜呜呜奶奶您看见了吗神他又回来了!!】

    【这节奏绝了,梦回巅峰】

    【让zxn瞎眼的来看看,这就是他们放退役的人!放弃这样的liar,今年他们还想不想重回王座了!】

    【给已故主播卓梓期上香】

    【上香?输不起的low货也配?】

    【神即不可战胜】

    【l神要取你狗命,耶稣也留不住,我说的】

    【虽然他输不起的样子很恶心,但我看他说的也有道理。liar左手伤病严重,这是早就知道的事情,退役前状态不佳也有目共睹,这个还真不一定是他吧】

    【……】

    卓梓期顾不得弹幕如何骂他了,他打开自己的后台主页,压着颤抖的手发出动态。

    【xt主播-卓梓期】:

    一定有别人上了r的账号!他的手早就受伤废了!梨子lizi你们联合作弊!我不承认这个结果!

    这条发出去后,卓梓期的直播间里更热闹了。

    直到一条消息突然炸出——

    【liar开直播了!!】

    “……!”

    卓梓期的瞳孔猛地一缩。

    他僵硬数秒,颤抖着手在主页搜索,然后进入liar的直播间。

    屏幕里的房间昏暗。

    背景只有一面空墙壁。

    而在镜头前,戴着黑色口罩的男人如昔日一样眉眼冷淡,那颗黑色的定制耳钉在他左耳上熠熠地闪。

    收入麦中,键盘敲击的速度并不追求极快,反而带着一种从容的韵律感。

    鼠标咔哒一声。

    卓梓期的屏幕里,游戏界面弹出一条最新对局邀请。

    又是一局solo。

    又是那个噩梦一般的id——

    【liar】。

    卓梓期近乎麻木地点下确认。

    3分钟后,胜负已分。

    卓梓期瘫软在椅子里,眼神空茫地看着屏幕。

    liar开了直播,也开了全员禁言。在他那儿一条弹幕也发不出去,疯了的lpl粉丝们只能涌进卓梓期的直播间。

    这是一场狂欢。

    没人嘲讽卓梓期了,甚至根本没人有心思注意他,所有人的焦点全都在那一个人身上——

    神,回来了。

    而直到这场对局结束。

    liar直播间里,那人终于第一次抬眸,瞥向镜头。

    “别说受伤,就算我手断了……”

    黑色口罩下一声嘲弄冷嗤。

    那人声音低沉,磁性,又压得隐约——

    “虐你需要两只手么?”

    几秒后。

    屏幕黑下。

    【liar直播间,断开连接。】

    谈梨怔怔地坐在电脑前,很久都没有回神。

    尽管那个直播间已经黯下去,那人离开像来时一样突然,悄无声息。没有问候也没有告别。

    他从来如此,冷淡得不可接近。

    谈梨慢慢眨了下眼睛,舌尖动了动,已经化在上面的糖片只留下一块麻痹味蕾的甜。

    她一点点弯下眼角。

    明丽的眸子里漾开春水一般的波纹。谈梨想忍住的,但又忍不住,她笑得艳丽漂亮,像洋溢着让人挪不开眼的光。

    “他回来了。”她笑着说。

    直播间里人少了很多。

    liar开直播和卓梓期solo局,几乎所有听到消息的电竞圈粉丝都在关注,也第一时间涌进那两人的直播间里。

    留在谈梨这边的,大多是她的死忠粉。

    【为什么柠檬它围绕着我】

    【我也酸,而且一时不知道该酸梨子,还是该酸liar】

    【在老婆直播间看她看渣男直播,这就是被绿的感觉吗】

    【梨哥别傻乐了,赶紧趁liar可能还没下线,去他动态下面告白啊!他都你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

    “别闹,告什么白。”

    谈梨舔了舔发甜的齿尖。尽管这样说,她还是操作鼠标点去liar的主页。谈梨盯着半小时前那人发的那条动态看了几秒。

    细白的指尖放到键帽上。

    [梨子lizi]回复r:

    谢谢你一直在。

    发完之后,谈梨便托着脸等。

    手指在桌面上敲啊敲,敲了两分钟,也没等到任何回信。

    谈梨却不意外。

    她笑着仰进电竞椅里,反扣着十指伸了个拦腰:“噫,没骗到,真遗憾。”

    说完,她站起身。

    【liar那性冷淡,撩不动的】

    【没错,梨子还是放弃吧,他脚底下都前仆后继地“死”完半个电竞圈的女粉了】

    【等等,梨子你穿外套干嘛??】

    “啊,”谈梨扶着桌边,弯下腰,镜头前的笑脸漂亮又可恶,“今天太开心了,后面的直播鸽掉了。”

    【?????】

    谈梨说完,已经毫不犹豫地利落关机,转身往外走。

    背影潇洒得像个渣女。

    谈梨单手推开f大校内超市的门,另一只手拿着手机。

    手机里正传出盛喃的声音:“相信我啊梨哥,我真的觉得你男神是在为你出头呢!”

    谈梨笑着关门,长发随着身体转了个圈:“你在想peach。”

    “真的,我还特意打电话跟我哥聊了聊呢。”

    “笙哥叫醒你了吗?”

    “切,我哥也部分同意我的看法好吗?”

    “那就是你把笙哥传染了。放过3w吧,今年他们想夺冠,还少不了你哥这神级辅助的脑子。”

    “去去去!”

    谈梨笑着拎起只购物篮,顺着货架往里溜达。路过那些或惊艳或惊奇的目光她全不在意,欢快恣意,我行我素。

    盛喃还没放弃:“你可是他私人动态里第一个互动的人。你想想,这待遇!”

    “单方面可不叫互动。”谈梨往篮子里放了一盒牛奶味的饼干棒。

    盛喃视若罔闻:“而且你再想想,liar是那种会把卓梓期这种小人放在眼里的性格吗?卓梓期在他那儿连个小喽啰恐怕都算不上,以前卓梓期再怎么蹦跶,你见他在意过一次没有?”

    “……”

    谈梨伸向牛轧饼干的手停顿了下。

    过去几秒,她垂眼笑起来:“喂,盛喃同学,你到底是想拉我出坑,还是彻底把我推在liar这坑里,就地埋了?”

    盛喃一噎,心虚道:“对哦。”

    “呵。”

    盛喃:“哎呀我这不是也太意外了吗?如果不是我上午刚从你那儿走人,那肯定要怀疑一下了。”

    “怀疑什么?”

    “当然是怀疑你是不是利用关系把人找出来,然后霸王硬上弓了。“

    “……?”

    绕过酸奶保鲜柜,谈梨气得发笑:“在你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形象?”

    “不是你,这是人之常情。”

    “?”

    “那我问你,现在把liar摆在你面前,你上不上?”

    谈梨失笑,她挎着购物篮,手指在那一排不同口味的零食盒子上一个一个跳过去:“说清楚,哪个上?”

    “你想哪个就哪个,就问你,上不上?”

    “那大概……”

    把选好的牛奶味扔进购物篮里,谈梨一边笑着一边抬眼。

    然后她顿住。

    视线前方,长长两列货架之间的过道里,侧身站在那儿的男人身影挺拔清瘦。

    侧颜清隽,眉目冷淡。

    秦隐。

    在谈梨注意到他的同时,秦隐也捕捉到熟悉的声音。

    他回过头。

    小姑娘站在几米外,单手拿着手机放在耳边讲电话,同时眼睛弯弯地笑看他。

    她朝他歪了歪头。

    眸子亮晶晶的,狡黠勾人。声音也轻快得很——

    “当然上啊。”

    “谁会不想……渎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