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16、第 16 章
    第16章

    隔着三四米的距离,秦隐听见谈梨那句话的尾音。

    他慢慢眯了下眼。

    虽然不知道谈梨是在和谁讲电话,也没有听到她们之前的对话,但只从女孩灿烂的笑和最后这半句话,秦隐很难不联想到……

    “liar”。

    谈梨毫无所察,挎着小购物篮,脚步轻快得要蹦跳起来似的,她走到秦隐身边。

    “好巧啊小哥哥。”谈梨无声地给秦隐做口型。

    “嗯。”

    秦隐垂回眼,难得仁慈地决定不和这个小疯子计较。

    盛喃不知道这边插曲,在谈梨的话里震惊几秒才惊叹回神:“不愧是你,我现在改替liar庆幸了,还好他没落进你手里。”

    谈梨笑起来。

    盛喃:“啊,我水开了,你等等,我去泡一壶茶。”

    “好。”

    盛喃那边声音消掉,谈梨的注意力转回身旁。

    某人引得路过的小姑娘偷偷回头看,自己却毫无自觉,就耷拉着眼站在那儿,安静地盯着手里。

    他的侧脸被光线修得棱角分明,五官透着一种能跨过性别审美的好看。

    谈梨举着手机,欣赏了好几秒。

    “好看么。”直到那人开口,声线依旧清冷得没什么波澜。说话时他甚至没抬眼。

    谈梨呲牙,灿烂地笑:“好看呀。”

    “……”秦隐抬眼。

    对上他的眸子,谈梨笑得更灿烂了。她往前蹭了一点距离,问:“你来买什么的?”

    “护腕。”秦隐停了一秒,又补充,“和护膝。”

    “平常好像用不到这个,你哪里受伤了吗?”

    秦隐一顿。左手腕向内侧了一点,冷白肤色上微微发红的位置被他藏住:“打篮球容易扭伤,所以提前做准备。”

    “哦。”

    除了防身术和散打外,运动类一直是谈梨的盲区,球类她就更不懂了。不过护腕她有过专门了解。

    谈梨往前凑去一点,对着秦隐手里的两个盒子研究:“你在选颜色吗?”

    秦隐垂眸,眼皮子底下那颗乳白色的小脑袋凑近后,一点淡淡的香气就钻进他的呼吸里。

    秦隐撩了撩眼,淡定地把其中一个放回货架:“我在看护理功效。”

    “超市里这些都不是专业运动产品,护理功效上的作用就更微乎其微了,”谈梨直回身,仰脸朝他笑,“最多防止老寒腿。”

    “嗯,我买来临时用。”

    “那你挑个颜色就好,比如……”

    谈梨拿起货架上一个盒子,扶着它的上棱下棱,笑容明艳得像个不太合格的推销员,她把它举到锁骨前——

    “这个护腕,我看最适合先生您了呢。”

    护腕,粉色的。

    秦隐垂眼看她,像看着个小弱智。

    对视几秒,他黑眸里浮起一点轻淡笑意,身影往旁边走:“我不喜欢粉色。”

    “啊,那真遗憾。”

    谈梨语气没心没肺,半点真和遗憾都没,她把粉色护腕放回货架,拎起自己的小购物篮。

    在零食区和生活区的岔路前,两人分开。

    盛喃的电话再次打进来:“呜呜呜梨哥,我刚刚接到了一个噩耗!”

    谈梨停住:“?”

    盛喃:“我爸他竟然真的要送我去复读了!!”

    谈梨莞尔,轻声笑骂:“活该。”

    “??呜呜呜梨哥你太伤我的心了,枉我第一时间找你诉苦,你就这么对我!”

    “已经定下来了?”

    “学校好像还在联系,不过差不多了,”盛喃委屈,“刚走出地狱两个月又得回去,我太惨了。”

    谈梨笑:“别,别人的高三是地狱,你那高三过得,最多泡了个地狱级专业度的岩浆温泉。我对你生拖硬拽还想给你辅导作业,谁给我嫌弃踹开说要去看小哥哥的?”

    “噫呜呜噫……”

    谈梨挑完最后的干果,脑内零食清单成功收尾。

    她拎着小购物篮放到收银台上。台后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看起来比她大不了几岁,正回头偷偷看身后。

    谈梨歪了歪头,果然就见另一张收银台旁,秦隐半垂着眼,浑身透着一股子冷淡疏离劲儿。

    偏这气质只衬得他更勾人了。

    盛喃:“你为什么不说话了?你是不是看见帅哥了?呜呜呜你这个见色忘义的狗东西……”

    谈梨:“羡慕吗?”

    盛喃:“?”

    盛喃:“要是以前你肯定反驳我‘你当我是你吗’这种话,你今天竟然没说,你你你是不是心虚,你是不是——”

    “是。”谈梨把购物篮里的小零食一件件递给收银小姐姐,没心没肺地乐,“而且我不心虚,不用复读的大学生活就是这么快乐。”

    “玛德,绝交!”

    谈梨失笑,她把手机换了一边,从热裤口袋里拿出校园一卡通放到收银台卡槽前。

    然后她想起什么,回身在旁边小货架上挑拣了个青柠味的压片糖。

    还没转回,谈梨就听见收银小姐姐不好意思地说:“抱歉,我们刷校园卡的机器坏掉了,现金或者手机支付都可以。”

    谈梨意外回眸:“那稍等,我停一下通话……”

    “刷这个吧。”

    一只修长好看的手递过手机,屏幕里是支付二维码。

    那个清冷声音一停,又起。

    “还有她的糖。”

    谈梨怔了下,顺着那截骨型漂亮的手腕望上去。

    秦隐正撩起眼,眸子黢黑,仍是没什么情绪的冷淡五官。他抬了抬另一只手,在耳边朝她做了个接电话的动作。

    清冷隽淡,不沾人气儿。

    但只从腕骨到修长指节的那一段凌厉得性感的弧线,就已经十足“杀”人了。

    “……”

    这一秒里,谈梨突然觉着有点口干舌燥。

    收银小姐姐红着脸:“好、好了,扫完了。”

    “谢谢。”

    那人收回手机,拎起自己盛着护腕护膝的小购物袋,往外走去。

    “梨哥?梨哥??谈梨!?”

    “…别叫了,回魂了。”谈梨从仍红着脸的小姐姐那儿接走自己的一包零食,勾到手上。

    盛喃:“你怎么了?”

    “没什么。”

    “少来,没什么你会呆那么久吗?好几秒都没搭理我。”

    “……”

    谈梨走出超市门。

    视线里,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已经走远了。

    她没追,还停下来。

    过去两秒,谈梨慢慢眯起眼,她晃了晃糖盒,轻笑起来:“就是发现,自己有点失算。”

    “?什么失算?”

    “本来想,挺好玩的一个小哥哥,他肯定被人撩习惯了,闹一闹没什么关系,反正也撩不动。”

    “结果呢?他被你撩动了啊?”

    “他是没动,”谈梨轻啧了声,似乎有点小不甘,“我好像差点把我自己撩动了。”

    “……嚯。”

    这次轮到盛喃幸灾乐祸了,在电话对面笑得开怀:“难得,太难得了,你这恋爱杀手带恶人也有这么一天,我替中学时候被你发过好人卡的那一个团编制的可怜人儿们发来贺电。”

    谈梨也不在意,跟着笑。她低了低头,勾着购物袋空出手来,单手拿出口袋里的压片糖盒。

    盒子被她举到眼前,背着光拓下一块影子。

    谈梨慢吞吞晃了晃。

    “当啷。”

    盛喃:“什么声音?”

    谈梨:“糖盒。”

    盛喃:“……”

    谈梨:“如果有个小哥哥,给你买过两盒糖了,那你说该怎么办?”

    盛喃:“简单。”

    谈梨:“?”

    盛喃:“你以身相许呗!”

    谈梨放下糖盒,一边气得发笑一边走出去:“两盒糖就以身相许,这笔账是不是不太划算?”

    “噫,你说得对。小哥哥破财又破身,是不划算。”

    “盛喃同学,”谈梨轻叹声,“你确实该回去复读,让古今中外的先贤们好好洗涤一下你的肮脏思想了。”

    “……呸!”

    暑夏的热风里,林荫道上蝉鸣和树荫散了一地。

    那两道隔着几十米的身影,一高一低,走在如川流的面孔模糊的人群间,一起走了很远。

    秦隐回到寝室不久,就接到了dida的电话。

    电话接通,手机里先沉默了五秒。

    秦隐扬了扬眉:“不说话我就挂电话了。”

    dida终于憋不住:“你,老实交代,你和你那个女粉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粉丝福利,还最后一次?我就是信了你的鬼话!”

    “……”

    见秦隐不为所动,dida似乎和旁边人交流了下,又立刻换了一个突破方式,他转为苦口婆心地劝。

    “我可提醒你,虽然你退役了,但你、你和别人不一样你知道吧?你以前站得太高了,还一颗尘土粒都不沾似的。多少像卓梓期这种垃圾一样的人想把你拽下来啊,就算退役了,你可不能犯糊涂……”

    秦隐打开免提,放下手机,慢慢按揉发麻隐痛的左手手腕。

    等dida叨叨完,换气的工夫,他才终于淡淡插了句话:

    “你到底想说什么。”

    dida沉默两秒,一咬牙:“liar,艹粉可是原则性错误,你三思啊!”

    秦隐:“…………?”

    秦隐按摩腕部的动作停住,声音浸上一丝冰凉的轻哂:“我没听清,你刚刚说、什么粉?”

    dida求生欲素来强悍,隔着电话感受到死亡威胁后,他立刻改口:“啊,这,没什么,就一个动词,动词。”

    沉默须臾。

    秦隐轻嗤:“你跟我开玩笑没什么关系,少和第三个人胡说。一旦传出去,圈里的语言暴力你没体会过?出了事谁能负责?”

    dida不满地哼哼了声:“还不是你做的事情太出格了?”

    “一局游戏而已。”

    “还一局?”dida声音高了个八度,“你自己手什么情况你没数啊,咱队医今个下午可在基地里一边骂骂咧咧一边看得你们直播solo——这种强度的操作,你他妈手还没断吗??”

    秦隐还没说话。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进入背景音:“记上,dida脏话,再扣1000。”

    dida:“经、理!”

    “嗯?”一个阴森微妙的上扬。

    “……爸爸我错了,给孩子留点奶粉钱吧!”

    “那就别说脏话。”

    “我忍不住啊!口病!”

    “那就闭嘴。”

    “…………”

    秦隐猜也知道,这沉默里,dida大概已经在心里“问候”经理万把块的脏话了。

    他低笑了声:“以后在基地就别没事给我打电话了,省点烟钱吧。”

    dida苦巴巴地转回电话里:“也不是没事,夏季赛不是结束了吗,我们月底前放假,队里商量好一起过去看你。”

    秦隐意外抬眼:“来f大?”

    dida:“学校肯定是不敢进,我们就包严实点,在外面瞻仰瞻仰最高学府的光辉就行了。”

    秦隐:“教练批了?”

    dida:“要是教练没批,借我一车胆你看我敢不敢挪出基地半步?”

    ——最凶狠的语气说最怂的话。

    秦隐淡淡一哂。

    “来吧。答应给fengqi的限量款手办,我这次兑现给他。”

    dida撇嘴:“他又不是小孩……”

    “我要!我要!!”

    “c——擦地板去!突然冒出来吓我一跳!”

    “……”

    又一阵老幼之争后,电话对面总算消停下来。

    秦隐噙着淡笑,听完全程,此时才发问:“你们准备哪天过来,我提前安排酒店。”

    dida那边翻了翻基地的日历。

    “25号吧,9月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