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17、第 17 章
    第17章

    xt平台首页,卓梓期的道歉公告一直挂到了9月下旬。

    9月25号,周三,天气晴朗。

    f大在上周已经结束各类迎新活动,这周新生们完成选课后就要正常开始上课了。

    周三早上10点,f大将开放本学期校通识课和体育课的选课。

    受有经验的学长学姐们点拨,新生们早已听说选课环节在大学的重要程度。绝大多数新生一早就爬起来,摩拳擦掌地准备“进场厮杀”。

    但总有例外的——

    谈梨的生物钟准时得不像个网瘾少女,早上7点半她卡点睁眼,下床洗漱。回来后拿起桌上手机,点亮屏幕。

    一通来自“谈文谦”的未接来电。

    一条来自盛喃的信息。

    信息内容很简单,在锁屏界面上都能一眼读完:“梨子,你今年……准备怎么过呀?”

    谈梨笑起来,她转了转身,靠坐到桌棱前,指尖跳动着给盛喃回消息:“你知道你这条消息发得,仿佛在大年初一诚邀我感悟人生吗?”

    对面迅速回复六个点过来。

    谈梨又笑:“不用担心。照旧。”

    对面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回复一条:“就是照旧才更担心。你这到底算是……折磨他还是折磨你自己啊?”

    谈梨歪头想了想,回复:“一起。”

    发完这条,谈梨笑得更灿烂了,绚丽的花像是要从她眼底开出来。

    她转过身,拎起床头挂的棒球帽,随手歪歪斜斜地扣到头上。然后她弯下腰,勾出一双薄底的帆布鞋。

    无声跳着把鞋提上,谈梨刚落回脚尖,就撞到对面床上一双犹豫的眼。

    谈梨有点意外。

    对方显然不是无意和她对视,像是有话要说——谈梨很少待在寝室,严格算起来,开学以后这还是寝室里第一次有人想和她说什么。

    谈梨想了想,压低声音问:“抱歉,是我吵到你了?”

    “没、没有,”女生声音小小的,“你是要出门吗?”

    “对。”

    “今天有校选课,不在学校用校内网抢课的话,可能会选不到合适的……”

    谈梨怔了下,随即莞尔:“好,谢谢提醒。”

    女生似乎脸红了:“没关系。”

    谈梨拿起桌角的手机,准备往外走,就听女生又开口:“我,我叫顾晓晓。”

    谈梨停住。

    眨了眨眼,她翘起唇角,回过头问:“你是想和我做朋友吗?”

    顾晓晓一懵,没想到对方问得这么直白,她脸蛋迅速涨红。

    谈梨背着手,往床边走了两步,声音压得很低:“建议不要哦。”

    顾晓晓脸色涨得更红:“我没、没有别的意思。”

    “我也没有别的意思,”谈梨的声音放的更轻,听起来难得温柔,“但和我做朋友,会被其他人孤立的。”

    “……”

    顾晓晓愣住。

    她看见床前那个酷酷的女孩笑着说完,亮晶晶的眼眸朝她wink了下。

    “走啦小仙女,周五见。”

    那个晃着张扬长发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回过神的顾晓晓缩回脑袋,埋在被子里热得脸通红。

    过去好一会儿,她才慢半拍地想起来:“周五?啊……那还能选到课吗……”

    中午11:36。

    距离f大1000米左右,谈梨一个人坐在一家生态餐厅的大厅里。

    白色耳机线挂在两旁,她无聊地仰起头,靠到藤枕上。

    头顶,拱形藤蔓交织在最上一点。被切成格子的更高处,特殊处理过的玻璃板把有点晃眼的阳光筛下来几分。

    空气微温,不算燥热。

    谈梨拿舌尖顶了顶糖片。

    这个用藤蔓绕出拜占庭穹顶风格的餐厅大厅,在她看来更像只没门的鸟笼。

    对面秋千上,那俩叽叽喳喳的熊孩子就让这种体验感更真实了。

    不用说,这么品味高雅的餐厅自然是谈文谦选的。

    谈梨仰着身子没动,只懒洋洋地抬起胳膊,把手表举到头顶。

    对着光,她轻眯起眼。

    11:42。

    迟到42分钟。

    在谈先生那辉煌漫长的迟到篇章里,这点时间自然不算什么。

    从谈梨有记忆起,她和妈妈还有外婆每一年的生日,各种应当合家欢的纪念日、节假日……迟到或者忘了对谈先生都不稀奇,反而哪次他记得了,谈梨才会胆战心惊好几天,生怕自己要出什么大事。

    所以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里,谈梨都觉得谈文谦光辉伟大,不该有家。他就该跟他的公司还有公司员工们集体领证。

    再后来,她妈妈走了,他非常符合她曾经想法的、从员工里选了一位贴心漂亮的阿姨,结婚了。

    结婚时间就在她妈妈去世后一个月,不偏不倚,30天。

    外婆家的小舅舅气得指着谈先生鼻子骂,骂他忘恩负义,骂他故意恶心他们家。

    谈梨真心替谈文谦冤得慌,他应该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忘了。

    毕竟谈先生那么忙啊。

    谈梨都懂,都知道,但这不妨碍她恨他。

    她没哭没闹,倒不是不想,实在是谈先生太忙。新婚的婚礼都没办,匆忙领了证就飞出国了——公司有笔大单子出了问题。

    于是一个新家里,就剩下谈梨和那个新来的漂亮阿姨。

    谈梨听过白雪公主和恶毒后妈的故事,学校里有小男生做着鬼脸吓唬她,说你要被喂毒苹果了。

    可谈梨觉得自己不像白雪公主,更像那个恶毒后妈。所以那小男生当天就擦着鼻血哭着回去告老师了。

    哭得那叫一个惨……

    “哇——!”

    耳机没挡住的声音把谈梨一下子拽回现实。她停了两秒,才勾掉耳机,坐起身看向对面。

    俩孩子之一揪着老太太衣角,哭诉:“外婆,她抢我糖!”

    “巧巧乖,不跟妹妹计较啊。”

    “……”

    谈梨晃了晃神。

    谈文谦新婚后,她跑去外婆家,住了半年多时间,离开前是个暑假。

    小舅舅家的弟弟回他的奶奶家,她刚学会骑自行车,载着他在外婆家楼下的大院里转圈。

    她学艺不精,摔了,两人一起。

    她摔得膝盖上、手心里全都血糊糊的,很吓人。她吓懵了,也忘了哭,就呆呆坐着。

    她看见不远处的外婆脸色大变,连忙跑过来,抱起哇哇哭的弟弟,连声喊着他小名,问他摔到哪里了。

    问了好多,好多遍。

    谈梨就站在一旁呆呆地看着。

    没人管她。

    手上腿上的伤麻了很久很久,终于开始疼起来。铺天盖地的,叫一个小孩子觉得绝望的疼。

    那天的后来,她和弟弟被赶来的小舅舅送去医院,医生一边给她清理伤口里硌进去的沙石,一边惊讶。

    “小姑娘,你不疼吗?怎么一点都不哭啊?”

    “疼,”低着头的小谈梨仰起脸,笑得灿烂,“吃糖就不疼啦。”

    吃糖就,不疼了。

    那是谈梨教会自己的第一句话。

    ……

    “对不起谈梨,你等很久了吧?”

    餐厅来路上一道声音传来。西装革履的男人快步进来,面色匆匆。

    “今天公司里有份文件——”

    “没关系。”

    谈梨很慢地眨了下眼,起身。她朝愣住的谈文谦笑了笑,转身往里去。

    “走吧。”

    一辆黑色多座商务车停在路边。

    四个年轻人戴着帽子口罩,眼神鬼鬼祟祟地前后下了车,快步溜达到便利店前。

    秦隐瞥见四人装扮,走下台阶。

    四人也看见他了。

    中间最矮的小个子眼睛一亮,当场就往前扑:“lai哥!我好想——唔唔唔……”

    出师未捷,他被最圆润的那个一把捂嘴拖回去,拎到一旁教训:“臭小子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在外面不要喊他,你知不知道他多少粉丝,万一被发现了你想被啃得只剩骨头回去吗?”

    “对不起达哥,我知道了qaq”

    “……”

    zxn发生在上单老将狄达(dida)和中单新人冯启(fengqi)间的老幼之争已经延续一年半,战队其他人早就见怪不怪了。

    秦隐也当没看见,和上前来的另外两个打招呼——

    一个白净清瘦,zxn队内号称“稳重得像个辅助”的adc位,youup,尤上。

    另一个身形高大,号称“暴躁得像个adc”的辅助位,treasure,王藏。

    秦隐:“另外两个怎么没来?”

    “living刚接你的位置,对比赛还不熟练,被教练摁在基地里做特训。小替补有事,回家了。”狄达教训完冯启,上前和秦隐对了下拳,“新学期过的怎么样啊,高材生?”

    秦隐淡淡抬了唇角:“还行。”

    狄达还想继续絮叨,被王藏拍了拍肩:“一边吃一边聊吧,我都快饿死了。”

    “行。”狄达痛快点头,“我来的路上特意查了,f大附近最有名的就是离这儿不远的一家生态餐厅——今天中午就去那儿破费我们秦大少爷一顿饭。”

    狄达说完,扭头看秦隐,露出无耻的笑:“没问题吧?”

    秦隐掀掀眼皮,似笑非笑的:“走吧。”

    到了车前,冯启刚钻进车里。

    “哎等等。”狄达一把拉住秦隐,笑得十分“腼腆”,“好不容易出基地了,我们去买包烟?”

    秦隐没说话,轻眯起眼。

    狄达心里正要犯怂,就见那人回过头,嘲笑:“还当我是队长,要跟我打申请么。”

    “对哈……习惯了,上年纪了就是习惯难改。”狄达转头招呼另外两人,朝便利店一甩头,得意洋洋的,“走吧?兄弟们,买烟去。”

    冯启从车里冒头:“我也要去。”

    “你又不抽烟,去什么去?”狄达给他摁回去。

    冯启委屈:“队长都去!”

    狄达冷笑:“你以为他不抽烟啊?”

    冯启:“?”

    狄达最热衷于碾碎少年人的幻想和美梦,他靠到车上,冷笑抱臂,朝秦隐示意了下:“是你进队前他戒了而已。你没见你lai神抽烟,那叫一个冷淡性感,要是拍一张放出去那他女粉肯定更得疯了,估计三分钟内爆破我们基地……”

    “别废话。”秦隐听不下去,冷淡嗤他,“买不买了?”

    “买买买,走走走。”

    “……”

    便利店内。

    收银员心惊胆战地看着面前这三个站了一排,裹得严严实实,只把一双鬼祟眼睛露在外面的可疑人员。

    唯一让她有安全感的,就是三人旁边那个帅得像个明星的男人。

    狄达温柔地“安慰”她:“大姐,玩lol吗?”

    大姐一脸懵逼:“玩、玩啥?”

    “lol,leaguelegends,英雄联盟。”

    狄达卖弄了一番他的土味英语,见大姐仍旧一脸懵逼,他放心地把口罩拽下来了:“兄弟们,解除戒备。”

    尤上和王藏摘了口罩。

    王藏:“有点丢人。”

    尤上点头。

    狄达哼哼了声,没理这俩人:“大姐,给我来盒软玉溪。”

    王藏视线转半圈:“我要小熊猫。”

    尤上思索时间最久:“大观园。”

    “……”

    大姐扫完货品码,一人递了一盒,到秦隐这儿她停了停:“你要什么?”

    秦隐视线扫过烟柜。

    狄达打趣:“lai神那必须抽中华啊。”

    秦隐视线停住。

    “压片糖。”他一顿,“蓝莓的。”

    死寂一秒。

    三人同时懵逼回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