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19、第 19 章
    第19章

    秦隐低头看着面前这个小弱智,薄唇微抿,他一语未发,但几乎把“你有什么毛病”刻进眼神里了。

    谈梨心里松了口气。

    她原本最怕的就是自己扑上来被这个性冷淡一把推开,还好最坏的结果没发生……

    谈梨背对着谈文谦的方向,仰着头借方才“亲昵”的余地,朝秦隐努力使眼色。

    “江湖救急,帮帮忙啊哥哥……”

    从认识以来,小姑娘的声音头一回压得这么轻软小心的。

    秦隐眼神动了动。他若有所感,撩起眼帘,对上谈梨跑来的方向——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神色错愕,停在不远处的亭子前,似乎面前这一幕给他的冲击十分大。

    秦隐垂回视线,落到谈梨脸上。

    沉默两秒,他终于提醒:“手。”

    “…哦哦。”谈梨小声应下,从秦隐身后抽回胳膊时,完全出于顺口地调戏了句,“好腰呀哥哥。”

    秦隐:“?”

    感受到头顶压下来的死亡视线,谈梨一默,心底小人默默抽了自己一嘴巴。

    让你又占人便宜。

    秦隐唇角勾了勾,似有若无的一声轻嗤,他侧过身,好像就打算见死不救直接走人。

    谈梨慌了:“哥哥!”

    她抬手扣住那人手腕,对着那双睥睨垂回的黑眸,她的眼神恳切真诚。

    背对着谈文谦,谈梨左手平举到身前,右手细白的食指中指并着,在左手掌心竖起,然后指节一弯——

    秦隐眼底一晃。

    谈梨给他模仿了个小人儿原地跪下的动作。

    而正主可怜巴巴努力藏住蔫坏的狗狗眼,就在跪地的“小人儿”上面巴巴地看着自己。

    秦隐未能忍住,那点情绪动摇终于晃碎成笑意,洒进眼底。

    “…随你。”

    谈梨如蒙大赦,故作那点可怜连一秒的戏份都没多得,就被她掀去了爪哇国里。

    听见身后谈文谦的脚步声,谈梨低了低头。那人黑色衬衫的袖扣解了,随意卷起,露出冷白凌厉的手臂线条……

    不挽不合适,挽上好像更不合适。

    耳听着脚步声快过来了,谈梨虚握着手指,心一横就勾住秦隐臂弯,然后她捧起一脸灿烂花开似的笑,转身迎上谈文谦审视的目光。

    谈梨声音清脆:“谈先生,他就是我男朋友。”

    “……”

    秦隐有所意料。

    但在沉寂的空气里,身后那片云黑色石壁“水帘洞”遮着的地方,突然传回来几声隐约的抽气声。

    谈梨心里奇怪,只是“大敌”当前,她没顾得往回看,就绷着灿烂明艳的笑脸,接受谈文谦的注目。

    谈文谦拧眉打量着秦隐。

    他从最开始就不相信谈梨的说辞,他认为谈梨那刺猬一样的脾性,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交一个男朋友。

    但是看了眼前这个身量修长清瘦的年轻男人,尤其那张能惹得路过的女孩子频频回头的明星脸……

    谈文谦不悦地扫向谈梨:“他叫什么?”

    “秦隐,秦汉的秦,隐士的隐。”谈梨眼都不眨,“你要是不信,让他给你看看身份证?他证件照照得可帅了,对吧哥哥?”

    女孩璀璨笑脸晃回视线里,秦隐瞥她:“没带。”

    “啊?”谈梨真实意外,“你没带身份证吗,那下午不就没办法一起去……”

    “?”谈文谦目光冷冽劈下。

    谈梨微笑接上:“网吧了。”

    秦隐:“……”

    那一句“随你”,果然就把他送进了女贼窝里。

    “这里人来人往,搂搂抱抱的像怎么回事?”谈文谦警告地瞥了眼谈梨挽着秦隐的胳膊,转身向树桩包厢走,“既然来了,一起坐下吃餐饭吧。”

    “……”

    等谈文谦走远几步,谈梨立刻松开并抽回自己“大不敬”的手。

    她转过头,双手合十,虔诚地闭上眼朝秦隐拜了拜:“谢谢小哥哥救命之恩,没齿难忘没齿难忘……”

    说完,闭着双眼的女孩睁开一只,有多感谢未必,狡狐似的俏皮灵动倒曝露无遗——

    “送佛送到西,小哥哥你再替我圆完这个谎,好吗?”

    秦隐回身。

    “我朋友……”

    水帘洞里外,空空荡荡,一人不见。

    谈梨趴在他胳膊旁冒出颗脑袋:“什么朋友,女朋友吗?”

    “算了。”秦隐瞥过水帘洞对面竹林里,细叶子无风自动。

    谈梨认真严肃:“我是个有原则的人,如果你有女朋友,我不能让她误——”

    秦隐回身,插着兜瞥她,唇角微抬似笑非笑:“那我走了?”

    谈梨:“?”

    谈梨毫不犹豫捏住他卷起的黑色衬衫袖口,真诚仰脸,笑容灿烂:“我不能让她误会,一定去找她三叩九拜谢她男朋友救命之恩——走吧哥哥!”

    “……”

    直到树桩包厢的门合上。

    水帘洞外的竹林子里,四道身影依次僵硬走出。

    冯启进队最晚,对liar也最不了解,此时只觉得反常。他挠了挠头:“lai哥家里还有妹妹吗?”

    狄达幽幽地说:“妹妹个头,他是秦家三代单传的独苗苗,要不是这样,他家里能看他看得那么紧吗?”

    尤上点头。

    王藏:“我刚刚躲得急,没看清,那小姑娘是不是上来就袭liar腰了?”

    尤上又点头。

    王藏:“liar还没躲?”

    尤上一顿,再次点头。

    王藏、狄达、冯启:“嘶……”

    四人相对,沉默半晌。

    狄达探头:“所以是我们撞鬼了,还是liar被鬼上身了?你们谁看清那小姑娘模样没,长得像聂小倩吗?”

    冯启:“她一出来就钻lai哥怀里去了,只听见那声‘哥哥’喊得特别甜,模样没看到。”

    狄达:“……”

    狄达:“别让我想起那一幕,总感觉自己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事情——将来要么被liar灭口,要么被圈内liar那数量大到可怕的女粉们迁怒致死。”

    冯启和liar同队只有一年半,但对l神粉丝战斗力已经很有认识了。闻言他眼神一抖,慎重点头:“达哥说得对。”

    “我们先装不知道,等他回来再说。”

    “嗯!”

    进包厢后,谈梨第一时间把秦隐拉到自己身旁落座。

    等秦隐坐下,谈梨对着两人座椅之间的空隙,托着下巴思索两秒,然后她眼睛一亮,似乎是想到什么歪主意,谈梨绕到自己椅子的另一边——

    “咯吱,咯吱。”

    那张巨大又笨重的藤椅被谈梨推着寸寸挪动。

    秦隐闻声,侧过脸看她。

    似乎早预料秦隐反应,谈梨拍着手站直身,奉上一枚灿烂笑容以及足够圆桌对面两人听得清清楚楚的话声:“我想离哥哥近一点!”

    秦隐:“……”

    秦隐按下那点险些没忍住的笑,难得仁慈而耐心地配合:“嗯。”

    谈梨坐进藤椅里还不安分,“遗憾”地叹气:“可惜这个椅子太窄了,不然就可以和哥哥坐同一张了。”

    对比另外两个僵住的,秦隐显然已经对某人的小坏蛋脾性有所免疫,此时眼皮都未抬:“嗯。”

    谈梨歪过头,就见那人侧颜平静,细长微卷的眼睫翘在眼睑,在冷质的光下透着点凉淡的疏离劲儿。

    谈梨看得心痒痒,不合时宜的坏毛病和好胜心冒出来——她习惯性地顶了顶舌尖想压下去,嘴巴里却空落落的。

    忘了吃糖。

    谈梨心底那只小魔鬼就趁着她这一秒的恍惚钻出来了。

    “那哥哥……”

    秦隐尝过一口茶,执杯的手刚将茶杯托底放回,就觉察右手边一点微灼的气息攀缠着绕进毛孔里。

    他眼神停了下,视线微侧。

    女孩趴在他手边上,那绺乳白色的微卷长发正从她额旁垂落。见他垂眼望来,她红唇翘起,一笑恣意又潋滟,像只图谋祸世的妖精:“不然,我坐哥哥腿上吧?”

    “——”

    指腹蓦地停在杯壁。

    秦隐瞳深处情绪一晃,如星光乍落。

    谈文谦回神,第一次沉了脸色:“谈梨!你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谈梨也醒神。

    她第一次发现,有什么事的乐趣竟然能超过、盖过她对谈文谦的恨意。就像,对比于开学那天这人丝毫不为她戏弄所动,此刻他的情绪波澜,即便只有一丁点也让她觉得新奇好玩。

    “…啊,知道了,开个玩笑而已嘛。”

    谈梨慢吞吞的,从趴在那人手边的姿势动了动,起来前她还“贴心”地帮秦隐吹了下他手里那碗清亮的茶汤。

    然后她托住下颌,弯着眼笑:

    “小心烫啊,哥哥。”

    秦隐眼神慢慢平复。

    最后一点气息微拂的感觉仿佛犹在手背上残留,等那对奇怪的父女以谈话转开了彼此的注意力,他才抬起右手。

    指腹在之前的失神里,被杯壁烫得隐隐发红。

    还有一点酥麻的余劲。

    回归和平的包厢里,餐厅的服务生将一道道特色菜送上桌来。

    生态餐厅走的自然是养生路线。谈梨原本就对着这些摆碟精致的餐品没什么胃口,还要接谈文谦的询问,她声音听起来就更是散漫敷衍。

    一餐过半,间歇几句的问题矛头,终于转到秦隐身上。

    “你叫秦隐,对吧?”谈文谦问。

    这名字对谈文谦莫名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只是仔细思索又寻不到痕迹。

    谈文谦只当是公事上遇过重名的,没再细想。他抬眼看向圆桌对面。视线里的年轻人在他开口后,已经搁下茶杯。

    别的不好说,倒是挺识礼。

    谈文谦面上不露:“你应该也在读大学吧,在哪所学校?”

    “他不上学。”谈梨随口替秦隐接了。

    谈文谦眉头一跳。

    秦隐侧眸,坐在他旁边的谈梨没看他,左手搁在桌上,右手则已经屈着手指——

    又给他“跪下”了。

    谈文谦耐着性子:“那就是已经工作了,是做什么职业?”

    谈梨桌下怂软,不妨碍她桌上硬气,闻言她把红唇一勾,抬起头笑得明朗艳丽:“也没正经工作。就跟我一样,打打游戏做做直播。”

    谈文谦拧眉。

    始终安静的向彦茗憋了一餐饭,终于寻着点口子,他语气和善地劝:“直播毕竟不是什么稳定职业。谈梨妹……学妹,我们在f大读书,毕业后怎么也能找到一份得体工作,但你男朋友的情况,还是趁年龄合适,先——”

    “他找不到工作也没关系,”谈梨从圆桌转盘上的果盘里,拿小叉子叉起一块蜜瓜片,她咬进唇齿间,笑意明媚,“我养他啊。”

    向彦茗噎住。

    谈文谦忍无可忍,皱眉看向秦隐:“你也这么觉着?作为一个男人,听女朋友这样说不觉得害臊么?”

    谈梨打算开口。

    “我是在问他问题,不用你替他回答!”谈文谦没给谈梨开口的机会。

    谈梨笑容消失。

    秦隐被她带进包厢本来就是无妄之灾,默许她胡乱编排也就算了,怎么可能忍受谈文谦这种态度……

    “我无所谓。”

    秦隐的声音就在此时响起,未带一丝迟疑,冷静得叫人像起冬日里枝头簌簌跌落的碎雪。

    化在手心,却是暖意。

    “她喜欢就好。”

    秦隐话落时垂眸,正看见女孩惊讶又惊喜的眼。

    谈梨很快回神,起身:“看来谈先生你不太喜欢我的男朋友,刚好我也不喜欢你对我男朋友说话的语气——既然你已经问完你想知道的,那我就送他离开好了。”

    谈文谦:“你等等——”

    “砰砰。”

    包厢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砸了两下。

    未等门内几人反应,外面的人已经推开门。

    一个打扮得流里流气、穿着破洞牛仔还打着唇钉的黄毛青年走进来。

    他眼角一吊,声音很拽——

    “我就是谈梨男朋友,听说有人要绿我?”

    包厢一寂。

    秦隐:“。”

    谈文谦:“?”

    向彦茗:“?”

    谈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