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0、第 20 章
    第20章

    谈文谦即便有再好的脾气,此刻也快被谈梨气得脸色发青了。回过神,他恼怒地扭回头:“谈梨你这是出什么花样?他又是谁?”

    谈梨最清楚缘由情况,所以也是快回过神的。此时她听见谈文谦的质问,只表情无辜:“啊?他不是说了吗,我男朋友啊。”

    “那秦隐呢!”

    “也是,咳,我男朋友啊。”谈梨努力绷住了没卡壳,心虚得不敢看某人。

    谈文谦咬牙:“你几个男朋友?”

    谈梨:“不多,就两个。每周秦隐一三五,他二四六。你没说叫哪一个,我就都叫来了。”

    “你——”谈文谦差点被气出心脏病来。

    向彦茗和门口那个小青年听完,一齐震撼地看向谈梨。

    谈梨脸不红气不喘,拉起秦隐就往外走:“谈先生您消消火,我不碍您眼了。我们0点前再见。”

    最后一个字音落下来时,谈梨已经到门前,顺手给门口杵着的那个二百五搡出包厢,她拉着秦隐就“跑”了。

    一直绕过水帘洞,看身后没人,谈梨这才长松下一口气。

    灵敏的五感跟着回归身体,谈梨慢半拍地察觉,手里好像还攥着……

    她预感不祥地低头。

    一截线条凌厉有致的冷白手腕,正被她紧紧地攥握在手心。

    谈梨:…ops。

    谈梨越心虚越是故作镇定,她仰起脸,对上那双垂下望她的漆黑眸子。

    谈梨缓慢地一根根松开手指,同时若无其事地灿笑:“谢谢秦隐同学的救命之恩,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秦隐眼神停了停,似乎要说什么。不过在那之前,有人先开口了。

    “你就是梨哥吧?我听喃姐提起过你,今天见了果然有魄力!哈哈哈他一三五我二四六——这梨哥你也能想出来,你太厉害了!”

    谈梨:“……”

    盛喃这到底从哪儿翻出来的稀世憨憨?

    谈梨回头,对上黄毛青年那快咧到耳根的嘴角,沉默数秒。

    在心里告诫自己两遍“不与憨憨论短长”,谈梨挤出微笑:“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辛苦你跑一趟。”

    “没事,喃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后有事张罗一声就行!”

    黄毛青年虽然憨,但是很讲义气。他拍了拍胸脯,以一种猩猩的方式和谈梨告别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于是现场只剩谈梨和她的“一三五男友”。

    谈梨心虚回眸:“小哥哥,你的朋友……是不是已经等急了?”

    秦隐垂眸扫了一眼手机。zxn战队群里的消息早就炸到99+,狄达那个憋不住的,第一时间就把消息通报给教练和经理,回老家的小替补bobby都在群里震惊地跳脚。

    他要听本人爆料的信息也刷了屏。

    在秦隐一直没回复后,群里俨然当这位当事人不在似的,热火朝天地聊起八卦来。

    【fengqi】:你们说那个女孩真的会是lai哥女朋友吗?

    【bobby】:lai退役才多久,速度再快也不至于?是不是家里介绍的世交家的妹妹?

    【fengqi】:有道理

    【dida】:啧啧啧,亏我们之前还担心他那啥粉呢,现在看,现实和游戏到底不是一个世界的。就是可怜了我们圈里的女粉们哟,知道了还不得泪淹召唤师峡谷?

    【教练】:只有你那样担心

    【经理】:不淹zxn基地就行[扶眼镜.jpg]

    【dida】:r,你的女粉军团要是拿刀逼上基地的门,到时候冤有头债有主,可别怪兄弟们卖了你[奸笑.jpg]

    “……”

    秦隐扣回手机,冷淡抬眼:“他们不急,饿不死就行。”

    谈梨一怔,莞尔笑了:“小哥哥这么狠的吗?”

    秦隐未答,视线淡淡掠过她一身白t短裤——看起来连个口袋都没。秦隐顿了顿眸,问:“你带回去的路费了?”

    “有手机在,问题不大。”谈梨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这次她握着的方向是手机屏幕朝手心,所以后壳上的定制手机套露出来了——

    一个戴着印白色字母黑色口罩的q版小人,身穿zxn战队黑色队服,小细胳膊酷酷地插着口袋,眼神略凶。

    q版的,liar。

    大约是秦隐定睛的时间比正常多了那么一两秒,谈梨察觉,顺着他视线看到自己手机壳上。

    她眼角一弯,乐了:“你也喜欢这个liar吗?这是我之前专门找人设计定制的一整套里的一个,一周七天,每天都有不一样的姿势……”

    谈梨一顿。

    这话好像哪里有点怪怪的。

    不等谈梨补救,就听头顶那低沉冷淡的好听声音淡淡轻嗤:“不是一三五二四六了?”

    谈梨:“……”

    谈梨仰头,真诚又无辜地装傻:“什么一三五二四六?”

    秦隐眼神微动。

    最后他还是仁慈地没和这个装天真的小混蛋计较。手插回黑色夹克口袋,秦隐转身,准备去找狄达等人:“不早了,你也回去吧。”

    谈梨下意识开口:“等等。”

    “?”

    那人停住,侧回身。

    漆黑的眸子在被细竹叶子折射的光下,像点了露珠的黑琉璃那样,透着深邃又熠熠的漂亮。

    谈梨手心里起了一点点潮意,面上笑靥如常:“我掐指一算我们的缘分至少要过完这大学四年,要留个联系方式吗?”

    竹林阴翳里,那双黑眸情绪难辨。

    谈梨不在意地歪了歪头,勾起唇角:“不合适就算——”

    “好。”

    “……”

    两分钟后。

    谈梨独自站在竹林前,看着手机消息栏里多出的那枚黑色头像。头像旁是一个字母,y。

    资料栏也是一片空白,神秘得跟某些人似的。

    谈梨撇了撇嘴角,没来得及细思自己的念头,刚要收回的手机里就跳出一条新消息。

    来自【y】。

    谈梨意外地点进聊天框。普普通通的默认气泡里只有几个字——

    【y】:谁周日

    “?”

    谈梨怔了下,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她噗嗤一声轻笑出来。

    由衷的,难以自禁的,就像有阳光在女孩乌黑的瞳眸里流淌出溪河。

    手指尖在虚拟键盘上晃了很久,谈梨最后还是没回那条消息,她把手机揣回口袋,慢悠悠地沿着小路离开了。

    她身后竹林角,潮湿的泥土堆旁,一只漂亮的小刺猬偎在松软的草丛间。它湿漉漉的黑色眼睛正不安分地盯着曝露在空土地里的一块圆石,似乎想把石头搬回自己的窝里。

    许久后它才往前探了探身,在那颗凉冰冰的石头上轻嗅了嗅。黑溜溜的眼睛里露出一点欢喜。

    只是它的爪尖刚要碰到石面上,一阵微风拂过——

    小刺猬又缩回草丛里去,不见了踪影。

    9月底,29号,是个周日。

    午后,谈梨拎着个精致的蓝色小纸袋走出寝室楼。

    楼外的天空像块广袤无垠的画布,拿水彩刷了一层不均匀的浅蓝,又用软布抹开氤氲的白。

    火辣到模糊了边角的太阳当空高悬,轻飘飘的云都被釉上一层淡淡的金边。

    谈梨戴着棒球帽,踩着地上云和树的影儿,晃到一栋寝室楼下。

    站在楼门前,她拿手指戳了戳帽檐,让它抬起来了点。她自己则仰起头,看着这栋十几层高的寝室楼。

    这是幢男女生混合寝。

    按道理讲,新生刚上大学,还没适应从相对封闭的高中过度到开放的大学环境,校方一般不会给他们分进这种寝室楼里……

    但凡事总有例外。

    比如某个据说是少年天才早早考入f大、却因病休学了好几年、到今年才开始就读然后直接分配到一间单人寝的,性冷淡。

    谈梨翘了翘唇。

    她拿出手机,确认一遍班长那边发给自己的寝室门牌号,就拎着小纸袋走进楼内。

    寝室楼里1到7层是男寝,8到14层是女寝。虽说是混合寝,但8层以上基本是男生禁区,7层及以下也基本不会见到女生的身影。

    所以当热得打赤膊的男生们猝不及防瞧见电梯走廊里出来一个小姑娘,还是个腰细腿长一头乳白色长卷发的漫画里走出来似的小姑娘,他们回过神的第一反应就是嗷呜着窜回各自寝室。

    对着突然就清空的走廊,谈梨拎着小纸袋,憋着坏劲儿“乖巧”地站了好几秒。

    终于有一条门缝,在突然关闭后不甘寂寞地打开。

    “真进来了女生啊?”

    “对,特别特别漂亮,就头发颜色怪怪的,从来没见过,不知道是外校的还是这届新生……”

    “是新生。”

    “——!”

    突然的声音把门后吓了一跳,听起来就十分惨烈的撞击声后,谈梨守株待兔的门缝里终于露出半个脑袋。

    “学、学妹?”

    “学长好,”谈梨笑得灿烂无害,“请问一下656寝室在哪边?楼里布局太乱,我不方便一个一个找。”

    “最、最东边。”

    “谢谢学长。”

    轻快的脚步声后,走廊里安静下来。

    寝室内传出遗憾的声音:“哎,真的漂亮哎。这么好看的小姑娘,肯定是来找男朋友的吧?”

    “她找656寝室?是不是就那个,今年突然分进来的休学生?”

    “卧槽,就那个长得、长得……反正就是跟个大明星似的那个?”

    “那就不奇怪了。”

    “哎老三,你从刚刚就不说话,怎么了,看掉魂了还是昨晚打lol打傻了啊?”

    门边的男生闻言终于转过头,涨红着脸:“我怎么觉得,我好像认识、不对,是知道她是谁呢?”

    “哈?”

    “……”

    谈梨停在656寝室门前。

    她没急着敲门,而是低下头有点眼神复杂地看着自己手里的小纸袋:

    “你跟他有没有缘分,可就看他今天在不在了……不在就不怪我了,对吧?”

    纸袋子自然无法回答她。

    谈梨抬手,屈起食指,叩门。

    “笃笃。”

    大约过去十秒,房门被拉开。

    “…谁?”

    和门里日光一起洒下来,被晒得倦懒的声音低沉而冷淡。

    谈梨最后半是遗憾半是释然地看了一眼纸袋子,然后她仰起灿烂的笑脸:“中午好啊,小哥哥。”

    看清棒球帽下那张脸,秦隐意外,黑眸微微凝起。

    “你怎么在……”

    “我来给你送报恩礼物,”谈梨提了提自己手里的纸袋,“感谢你那天的第二次救命之恩。”

    秦隐视线扫过纸袋,落回谈梨身上:“不用客气。”

    谈梨张口,刚想说话,就听秦隐身后,突然的喷洒水声从浴室里传了出来。

    谈梨一怔:“你宿舍水管,炸了?”

    侧身到一半的秦隐又转回来:“浴室里有人。”

    “啊?你不是单人寝?”谈梨的思绪一飞,她露出明白了什么的微妙神情,“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秦隐一默。

    和那双背着光的、看不分明的漆黑眸子对视两秒,谈梨见那人微侧开脸,嗤出一声冷淡又若有情绪的轻嘲。

    “你们现在的小孩儿……脑子里整天装什么东西?”

    “——”

    谈梨笑意一滞。

    那人声线压得低而微哑,透着点午睡初醒的懒散感。

    尤是一句浸在似笑非笑里,带着错觉似的亲近感的“小孩儿”,仿佛压着那股子冷淡又勾人的劲儿,就撩拨在人耳边。

    谈梨被拨得心尖都颤。

    她攥了攥手指,迫自己压回情绪,重展笑靥:“我是……”

    却被打断。

    一道粗犷豪迈又“妩媚”婉转的歌声,突然杀出浴室——

    “来呀~~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来呀~~造作呀~~~反正有~~大把风光~~~”

    “啊~~痒~~~~”

    夏日当午,如寒风过堂。

    秦隐:“……”

    谈梨:“……”

    秦隐回神:“你刚刚想说什么?”

    谈梨惊吓过度,魂不守舍,下意识秃噜了实话——

    “原来你们性冷淡都,喜欢这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