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1、第 21 章
    第21章

    局面陷入僵滞。

    为了缓解尴尬,谈梨又真诚地补了一句:“我不歧视,真的。”

    “……”

    空气于是更安静了。

    秦隐眼底最后一点倦意散尽,他似乎是被谈梨恼得微微发笑,午睡初醒的困意纠缠着的意识终于复苏。

    秦隐退回几步,叩了叩浴室的门,声音清冷嘲弄。

    “别杀猪了。有人来了。”

    “越慌越想越慌~~~~越痒越搔越——”

    浴室里的美妙歌声戛然而止,仿佛一只引吭高歌的公鸭被命运扼住了喉咙。

    紧随其后,类似仓皇受惊而导致的脚滑摔倒后的嗷呜惨叫、跟着又被当事人自己一把捂回去的动静纷至沓来。

    门外被对比得格外安静。

    谈梨看着侧颜冷漠无动于衷的秦隐,好心提醒:“小哥哥,你男朋友没事吧,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秦隐冷淡淡地瞥向她。

    无声对视后。男人薄薄的唇角寡凉一勾:“谁男朋友?”

    “反正应该不是…”谈梨藏着捉弄的笑突然停顿了下,她好像被什么画面噎到了似的,余声靠本能出口,“…我的。”

    停顿只因为门在一秒前被风敞成全开,谈梨到此时才看清秦隐模样——

    他大约是午睡时被她的敲门声吵醒的,没收拾的黑色碎发凌乱得贴着冷白的额角,也给全身绕上些颓废懒散的味道,但无碍美观,只修饰得那张面孔更加清隽桀骜。

    一看就料子很贵的黑色衬衫上攀着几条褶皱,领口扣子歪歪斜斜地解了三两颗。从脖颈到锁骨,线条像文艺复兴时期雕塑大家刻刀下的铜像那样透出一种冰冷隽永的性感。

    这副模样,知道的说是午睡刚醒,不知道的大概要以为是纵.欲过后的……

    谈梨回神,最快速度清掉脑海里的浮想联翩,她重整笑脸,把自己手里的蓝色小礼袋提起来。

    “报恩礼物。”

    不等秦隐开口,她又玩笑着补充:“虽然我只是个生计所迫的小主播,但这个礼物是我以前买的。当时想送人只是没送出去,我自己又用不了——所以收下你也不需要有心理负担,算是物尽其用了。”

    “那就送给要送的人吧。”

    谈梨一副遗憾语气:“我也想啊,可惜那个人说过,他不收粉丝任何礼物。”

    “……”秦隐一顿。

    谈梨回过神,眼底的笑意跳跃着,视线落到秦隐身上:“你不会是嫌弃它吧?”小纸袋又被不及格推销员一样的动作捧起来,“它可是无辜的。”

    被这个动作勾起一点回忆,秦隐望到那只纸袋上。

    沉默数秒,他撩回视线:“里面是护腕?”

    谈梨着实怔了两秒,回头看看袋子:“你怎么知道的?我包得明明挺严实的啊。”

    秦隐未语。

    神秘性已经没了,谈梨有点遗憾地从蓝色礼袋里,拿出装在棱角坚硬的半透明玻璃盒中的护腕。

    “这个是我专门去国外买回来的专业理疗级产品,限量定制版,听说对有手腕伤痛的运动员的效果很好。”

    谈梨停了停,仰起脸笑:“你大概用不到那些理疗功能,但是就算只作为防护,应该也比学校超市里的那些护腕更好一些。”

    秦隐终于开口:“你原来是想送给liar?”

    谈梨不意外他会猜到:“怎么,你真歧视它啊?”

    “我记得他一开始就说过不收礼物。”

    “这你也知道?”谈梨脚尖戳了戳地,笑,“这个理疗品牌很有名气的,当时看到这款新产品推出我就想,万一哪天zxn可以代收礼物了,现在错过不是很遗憾?所以我就跑去买回来了。”

    “……”

    谈梨一敲手心:“啊,我想起来,为它我还翘掉了一场期末考试!”说完,女孩眼角弯下来,笑里透着点俏皮又恣意的坏劲儿,“看在这——么惨烈的代价上,小哥哥你真的舍得让它白白浪费吗?”

    秦隐垂眼看她。

    那双漆黑的眸子里起起伏伏的,像是在酝酿什么更深的情绪,只是让谈梨看不分明。

    在沉默久到谈梨准备把护腕收回时,她掌心一轻。

    “谢谢,我会用的。”秦隐转身,将护腕盒子送去桌上。

    谈梨:“不客气。那我就不打扰你和你男,嗯,你朋友了。”

    秦隐当做没听到她的调侃,侧回身,目光扫过谈梨:“你自己来的男寝?”

    “混合寝。”谈梨纠正。

    “这一层是男寝。”秦隐声线放低了些。

    “我知道。”嘴巴里没糖,谈梨的舌尖顶得脸颊鼓了鼓,她表情无辜。“你要对我们f大在白天的治安、以及混合寝存在的合理性有信心。”

    秦隐冷淡:“我有信心,但我不喜欢考验人性。”

    “嗯?什么叫考验?”

    “像你这样的女孩,自己一个人走进不认识不熟悉的男寝楼层,”秦隐走向门口,声音淡而低沉,“就已经算考验了。”

    谈梨怔了下,她看着那道走近的身影,轻笑出声:“你这难道算是在夸我——”

    话声和笑意一并停住。

    谈梨近乎慢动作地眨了下眼,然后缓缓抬头:“…小哥哥你走这么近,是要撩我的意思吗?如果是你直说,我可以做好准备的。”

    秦隐没理她的骚话,只递给她一个“别多想”的冷淡眼神:“我送你下楼。”

    谈梨回神,摆手:“不用麻烦。我自己原路返回就好了。”

    “你……”秦隐蓦地抬眼,视线直钉上谈梨身后,隔着一条长廊的斜对门寝室。

    门缝里那几双眼睛一僵。

    几秒后,门悄悄合上了。

    秦隐微皱起眉。

    谈梨听见声音,回过头就对上秦隐有点沉凝不善的眸子。她很识时务地眨了眨眼:“好的。”

    “……”

    秦隐将谈梨送到楼下。

    女孩把手里拎着的棒球帽歪着扣回脑袋上,顺势朝秦隐摆了摆爪,那笑比阳光都灿烂几分:“谢谢小哥哥,周一见!”

    秦隐没说话。

    然后几秒种后,他看见刚跑出去几步的小姑娘又回来了——

    “差点忘了,”谈梨把蓝色小纸袋拎着一边,手伸进去摸出一个东西,“还有第二件礼物的!”

    她神秘兮兮地把东西拿出来,拉过秦隐的手,放上去。

    “?”

    秦隐低头,一只…手机壳。

    黑色底色,背部似乎有什么凸起的感觉。

    秦隐心里浮起点预感。

    他把手机壳一翻,果然就见上面雕着一个q版小人。

    和那天在生态餐厅,谈梨手机上见到的那个不太相同——这次的q版liar坐在一只晃晃悠悠的老人椅上,手里捧着冒气的热茶,同样的黑色队服和口罩,同样凶巴巴的眼。

    此外,头顶还有个圆形气泡。

    气泡里的台词不忍直视。

    秦隐:“……”

    谈梨歪着头,笑得灿烂:“那天看你好像挺喜欢的,所以就请之前帮我定制的人按你的手机型号做了一款。他就是负责周日的那个了。”

    秦隐缓抬了眼:“我那天看起来,喜欢?”

    谈梨疑惑:“你不喜欢吗?那,我送别人好了。”

    “……”

    想到这么个东西会包着另一个人的手机招摇过市,秦隐感觉自己太阳穴都跳了跳。

    他躲开女孩的手:“不,我留着就好。”

    谈梨疑惑看他:“你不会带回去,偷偷扔掉吧?”

    秦隐没说话。

    谈梨眼神一凶:“不行,那我家渣男不能给你——”

    说着,小姑娘就扑上来要抢。

    秦隐下意识一抬手,举过头顶,送到谈梨够不着的高度去了。

    谈梨差点扑进他怀里,一点好闻的古龙水的味道撞进鼻尖,她却也没顾得上,一心系着不能被扔掉的“渣男”,连蹦了几次试图抢回来。

    可惜她的弹跳力显然不足弥补他们的身高差距。

    失败数次后,谈梨气馁地停在原地,乌黑的眼瞳不甘心地盯着秦隐手里:“你不能扔了我家渣男。”

    “……”

    大约是动作幅度大了些,女孩梳起来的长马尾散下来一点,雪白的额因为暑热里的蹦跳沁出亮晶晶的细汗。

    几根发丝顺着额角垂下来,发尾卷在她度得艳红的唇上,不颦不笑也透着色气。

    秦隐克己地落开视线。

    “好,不扔。”

    谈梨没察觉,还死死盯着他手里的手机壳,“不行,万一你回去就扔了怎么办?”

    “你想怎么办。”

    “嗯,”谈梨思索两秒,眼睛一亮,灿烂里透着坏的笑回到她脸上,“你不想还我那就换上吧,每次见到我都要检查的——什么时候不想要了都不要扔,再还给我。”

    秦隐眼神复杂。

    再次感觉到自家“渣男”安危存忧,谈梨收敛笑意,谨慎地说:“你不愿意换上就现在还我好了。”

    “…换。”

    渣男妥协。

    一分钟后。

    谈梨心满意足地看着手机壳上那个晃悠着老人椅的q版小人,把手机递还给秦隐。

    然后她摇着爪儿跑了。

    “周一见啊小哥哥,记得善待我家渣男!”

    秦隐不语。

    等女孩身影消失在视线里,他低下头,指节停在手机壳边缘。顿了片刻,他还是没有摘掉,将手机放回口袋里。

    秦隐转身回了寝室楼。风里只留下一句低嗤。

    “就这么喜欢……他么。”

    秦隐回到寝室里时,狄达已经换好衣服从浴室里出来了。

    听见门开动静,站在桌前的狄达回头:“你去哪了?刚刚谁啊?吓我一跳啊,脚一滑差点摔马桶里。”

    秦隐关上门:“同学。冯启他们已经到基地了,你还不准备回去?”

    “不急,等我再在p市市区转两天。老将和年轻人不一样喽,年轻人需要训练,而我这样的老将需要放松和休息。”狄达半是认真半是玩笑,他瞥了眼秦隐的左手手腕,声音很轻,语气却又发沉,“你不是最清楚了。”

    秦隐没听见似的,穿过门廊,他走进寝室里。

    狄达想起什么,指着桌上盒子疑惑地问:“这不是去年教练和经理专门去给你订过的理疗护腕带吗?你又买了一个啊?”

    秦隐动作一顿:“别人送的。”

    狄达一愣:“?你不是从来不收礼物?”

    “没理由不收。”秦隐眼前浮起女孩当时的话和眼神。

    他将裤袋里手机拿出来,随手搁到桌旁,淡淡道:“那种情况,不收太不近人情了。”

    狄达:“……”

    狄达不留情面地嘲讽:“你连人性都没有,还知道人情呢?谁那么——”

    话声戛然一停。

    秦隐已经靠回椅子里阖眼休息,只是耳边安静持续得有点诡异。

    他撩起眼帘。

    狄达正站在桌旁,震惊地看着秦隐刚放到桌上的手机——

    手机壳上q版小人儿拽得二五八万,头上还顶着一行招摇的粗黑字体:

    【我,电竞渣男,峡谷最帅!】

    空气沉默良久。

    狄达终于回过神,敬佩抬头:“你这可太骚了,lai神。”

    秦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