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2、第 22 章
    第22章

    10月8日,星期二,f大新生正式开课。

    信工专业的学生们排到的必修课课表比较惨,开课第一天的第一节就是7点半的早课。

    高考后松散了三四个月,不少学生早习惯了凌晨两点睡中午十点起的模式。突然冒出节早课,大家都不适应。

    7点多的时候,整个信工专业的寝室楼层里响彻匆忙杂乱的脚步,还夹杂几声摔门或者哀嚎。

    比起其他人,谈梨还要更惨一点。

    昨晚她才突然发现课表已经下发到学生邮箱,并且大一上学期的必修课把课表框框里填得满满当当,一副不留半点空隙的冷酷架势。

    谈梨不得不在xt平台个人主页里发公告,鸽掉一周前定在今天上午的直播。

    而作为补偿,她昨晚打着呵欠进老蔡网吧“补的课”。

    自然而然的,她今早7:15的闹钟没能完成使命。

    七点半,生物钟准时把谈梨叫醒。

    谈梨睁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木了足足十秒,她才慢吞吞从床上坐起身。

    宿舍里已经没人了。

    窗关得很紧,外面飘着绿油油的叶子和灿烂的光,屋里安静的一点风声都没透进来。空荡寂寥。

    有那么一秒,谈梨突然觉得可能是世界末日来了。

    所有人都跑掉或者死掉了。

    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

    “……所以为什么会只剩你一个?”盛喃听完谈梨的想法时,这样问她的。

    谈梨鞠了一捧清水,扑掉鼻尖最后一点泡沫。她直起腰,拿纸抽擦干净脸上的水珠,然后对着镜子认真地想了想。

    想完几秒,镜子里的女孩灿然一笑:“还能为什么。”

    “?”

    “按脸选的吧,我美啊。”

    盛喃:“……”

    手机外放里,盛喃的声音无语了:“行行行,美美美。所以大哥,今天是你们正式第一节课吧,现在都7:43了,你还不紧不慢地跟我聊天呢?你对得起f大的金字招牌吗?”

    “就是为了对得起。”谈梨脚尖踮起来,托着身体一转,手里攥成球的湿纸巾被她抛进垃圾桶里。

    她拿起手机,晃出了洗手间,同时无耻地笑:“我这是为了迎接伟大圣洁的第一堂课,沐手焚香。”

    “呸。”盛喃气得笑骂。

    谈梨往脸上拍了点润肤水,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个戳着知名logo的背包。

    那市场价一串零的背包落进她手里,像是超市里三毛一个的塑料袋,谈梨单手拎着一根包带,敞着拉链口,视线在书架里来回跳。

    跳到一半,谈梨打了个睡眠严重不足的呵欠,懒洋洋地问盛喃:“今天周几啊?”

    盛喃想都没想:“周一吧。”

    “哦。”

    谈梨一秒回忆完昨天扫过一遍的课表,从崭新的、领回来那天起就一根手指头都没玷污过的书籍里,抽出一本来,扔进背包。

    拉链一拉,再往肩上一勾,谈梨三根手指并列捏起桌上的压片糖盒和手机,耷拉着眼打着停不下的呵欠出门去了。

    今年的夏天格外缠.绵人间。

    虽然已经到了10月初,早上8点多的太阳还是晃得人睁不开眼。谈梨半眯着眼,从背包夹层里摸出棒球帽,随手歪歪斜斜地扣到脑袋上。

    刚醒的时候她不喜欢吃早餐,油腻腻的,一上午都会胃里难受。所以她只倒出两片压片糖咬住了,就单手勾着背包往分好的上课教室走。

    大一的基础必修课一般都是大课,至少半个专业在一起上课。人多,教室自然也要大一些。

    大教室统一分配在a教学楼里。

    f大有钱有生源,校内基础建设耗资众多,校园占地面积堪称广袤——从a教学楼距离女生寝室楼要步行10分钟这点,就可见一斑了。

    所以当谈梨懒洋洋地晃到上课教室外时,钟表已经指向8:17。

    第一节45分钟的小课刚好结束2分钟。

    趁着进出的学生流,谈梨把勾在肩上的包放下来,坦然自若地走进后门。

    说是后门,但按大教室布局,是在四五排长桌的前面。靠门的两个男生嘻嘻哈哈到一半,就被进来的小姑娘那张脸和那头嚣张的乳白色长发噎了一下。

    “她就是1班那个……”

    “名不虚传啊。”

    燥热的风把话声吹到脑后,谈梨被困意搅得浆糊一样的脑袋里,用了0.1秒不到就自动把它们处理为垃圾信息,置之未理。

    她视线扫过教室半圈,艰难在正数第二排边上找到了两张没放书也没坐人的空位。

    谈梨垂下眼,再次打了个呵欠。她压低帽檐,顺着阶梯教室矮的快不存在的台阶走下去,默不作声地缩进第二排那个靠墙的角落里。

    背包搁在身旁,谈梨趴下身,选了个最舒服的角度。

    只睡一个课间,上课就醒。

    她给自己心理暗示。

    “一节课讲50页,疯了疯了。”

    “是啊,我都傻了,完全跟不上老师的讲课速度。”

    “我预习了一个暑假的内容呢,老师一节课就讲完了。”

    “可怕……”

    沉浸在这求学好进的圣贤氛围里,谈梨安然睡去。

    真香。

    秦隐从洗手间回来,没到座位就注意到他旁边有人了。

    他并不意外。大学这种公用教室里的座位,有人算正常,不正常的应该是上节课——在整个教室几乎满员的情况下,他身旁两个位置却空了一整节。

    原因也简单。

    一方面,秦隐住单人寝又是休学生,在学校里惯常独来独往,没人作伴;另一方面,陌生同学间拼桌常见,但落单的男生不肯挨着秦隐,怕“反差”太大,落单的女生,也同样因为各种小心思不好意思坐到他身旁。

    至于谁破了先例,秦隐不太在乎。旁边坐着个人还是蹲着只猫,对他上课的影响没有差别。

    然后秦隐在余光里收进一绺乳白长发时,身影停顿了下。

    是人是猫没差别……是谈梨就有了。

    望着缩在那儿的一坨,秦隐轻眯了下眼。

    小姑娘趴在他座位旁睡得正香。

    那头乳白色的长卷发柔软地铺在她胳膊上,然后滑到腿前,半遮着棒球帽下的脸——如果不是发色太有辨识度,挡成这样,大概还真没几个认得出她来的。

    教室里有些吵嚷,对她的熟睡好像完全无碍。

    秦隐坐下身,修长的腿有些憋屈地蜷在标配桌椅下。他拿出手机,习惯性地无视了那个抱着小茶杯冷着三角眼的q版小人。

    骨节分明而漂亮的手指在屏幕上无声律动。几秒后,秦隐看着xt搜索页里那个今早的直播录屏,微皱起眉。

    他调成静音然后点开,进度条拉到最后。

    镜头里面女孩困得毫无形象,呵欠打得大大的,甚至能看见一寸殷红舌尖上薄薄的压片糖。

    色气又慵懒,她却毫无自觉,托着脸腮耷拉着眼,口型轻巧。

    “下了下了,晚安。”

    此时的屏幕右下角,时间定格在03:25上。

    背景还是网吧包厢,秦隐粗估一下她回校和醒来的时间,昨晚最多睡了4个小时。

    秦隐眉皱起来,回眸瞥向睡成一团的小姑娘。

    【重新开播的原因是违约金太高,贫穷少女赔不起……】

    【生计所迫,我也没办法。】

    【那可是我在直播平台里两三个月的工资加提成,为此吃了两个月的泡面呢……】

    话声历历在耳。

    甚至连里面玩笑、散漫、一点都不正经的语气,秦隐都能一丝不差地回忆起来。

    然后他又想起那天在生态餐厅,亲眼目睹的那对父女的奇奇怪怪的关系态度……

    秦隐合上手机,指节无意识地扣了下桌面。

    所以她的“生计所迫”,是真的?

    尖锐的预备铃声响起,拉回秦隐的注意力。

    门窗被学生合上。

    屏蔽掉窗外的燥热,空调的冷风开得十足,斜前方的那个正朝着二三排这边直吹。

    秦隐侧过视线。

    趴在桌上的女孩很久没动,然后在冷风里慢慢缩了缩肩。但这点障碍显然不足以影响她的补觉大业——

    谈梨眼都没睁开,白净的手爪在座位旁摸了摸,离着秦隐那双长腿只剩一点距离的时候,她摸到了自己的背包,扯过去“盖”在了腿上。

    然后谈梨往角落里缩了缩,继续睡。

    秦隐眼底情绪跳了跳。

    几秒后,他转回没什么表情的侧脸。视线冷淡无谓地停在课本上,修长的手却抬起,捏住黑色夹克的拉链。

    此啦。

    最轻而顺耳的声音后,黑色薄夹克被秦隐脱下,里面的白色衬衫露出来。

    衬衫齐整贴合,宽肩窄腰的线条被修饰在恰到好处的完美上。

    教室第二排往后的部分学生不自觉地移过去目光,正欣赏着这画卷似的背影,就见那白衬衫一抬手。

    他脱下的黑色薄夹克,被盖在熟睡的女孩身上。

    教室一寂。

    “叮铃——”

    上课铃里,仿佛掺入一大片心碎的声音。

    可惜,谈梨这一觉还是没能睡个完整。

    实在是她位置靠前,那一头长发又格外打眼,站在讲台上的老师几次想无视她,但总能瞥见——

    第二节小课过去四十分钟,她连个姿势都没换。

    还剩3分钟,提前讲完这节课备课内容,年轻的副教授忍无可忍,用合上的教案磕了磕讲桌。

    “第二排那个睡了一节课的女生。”

    这点动静自然叫不醒谈梨。

    老师的目光落到离她最近的秦隐身上,试图给出一个叫醒她的示意。

    秦隐察觉而抬头,眸子里漆黑平静,冷淡得毫无反应。

    还是后排的女生犹豫了下,伸手戳了戳那个盖着黑夹克的细瘦薄窄的肩膀。

    谈梨在梦里一栗。

    惊醒。

    用几秒时间快速从混沌里拽回意识,也顺便回溯了片刻前飘过耳朵的话音,谈梨慢吞吞坐直腰:“……我?”

    女孩声音带着没睡醒的喑哑,慵懒又柔软。

    老师噎了下:“对,你起来。把我这节课最后讲的那个定义复述一下。”

    看着女孩那副明显困出熊猫眼的样子,老师到底没狠下心,又补充了句:“可以看书,在75、76页。”

    谈梨起身,肩上薄薄的黑夹克滑落,她未来得及注意,先从背包里抽出崭新的书本。

    淡紫色封面的《线性代数》。

    谈梨忍住呵欠翻到第75页,扫过一遍,又茫然地翻到第76页。

    总算见到一行加粗黑字。

    “定理4,n元齐次线性方程组ax=0有非零解的充分必要条件是……”[注]

    谈梨的声音慢慢收住。

    除了教室后排明显没压住的惊咦声,她自己也觉得不太对——

    前面第一排桌上翻开的那些书,怎么和她手里这本的厚度……不太一样?

    “你拿的什么书?”老师声音阴沉。

    “《线性代数》。”谈梨本能回答。

    善良的数学老师气得脸色发青,手里课本敲了敲双叠的黑板:“你看看我这是什么课?!”

    谈梨抬头。

    ……哦豁。

    《高等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