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3、第 23 章
    第23章

    对着谈梨那张从睡意盎然到写满了恍然大悟的漂亮脸蛋,高数老师深感从心底升腾起一种无力。

    他消了火气,摆手:“同学们以后来上我的课,如果头一天晚上实在没睡好,要睡也可以,但不要坐在第二排睡好不好?一节课下来连声呼都不打,睡这么香,这得多打击我的教学信心?”

    教室里欢笑起来。

    谈梨得了示意,压着呵欠准备坐回去。这一侧身,她才注意到刚刚随着自己起身动作而从自己肩上滑落的……

    黑色夹克?

    谈梨茫然地把那件薄夹克拎起来。

    就算是她半梦半醒的状态里从寝室带出来的,但是女生寝室怎么会带出一件男式薄夹克。

    而且,上面这种淡淡的古龙水味道,好像在哪儿闻见过?

    “接下来一个学年你们都会一起上我的高数课,我就把你们当一个班级。先出两个课代表,具体的课业问题我交给他们转达。课代表的人选,有意向的同学可以自荐一下。”

    f大广纳全国各地的尖子生,习惯优秀和不落人后是这部分学生的最大共同点,所以听了老师这话,教室里陆续举起一片胳膊。

    高数老师欣慰又纠结:“看来多数同学的态度还是很好的。不过我们只需要两位课代表就够了,这样……”

    在和谐积极又向上的浓郁氛围里,台下某两人完全置身事外。

    “我的。”

    “?”

    这个冷淡的调调让谈梨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她循着声音方向转头——隔着一张空位,谈梨看见侧过脸的秦隐。

    谈梨以为自己没睡醒,下意识问:“你是从我梦里出来的吗?”

    秦隐接得淡然:“我在你梦里做什么了。”

    “——!”

    谈梨蓦地醒神。意识在这恍惚里彻底清醒,笑意一点点攀上她眼唇眉梢,她似乎忘了前一秒发生的,话题转得无辜:“小哥哥,你坐到我旁边做什么?”

    秦隐瞥这个倒打一耙的小混蛋:“是你坐到我旁边。”

    “咦,是吗?”谈梨没心没肺地笑,“那没事了,谢谢你的衣服。”

    谈梨递过去。

    讲台前,老师开口:“我记得你们这一级的信工新生里,有2个高考数学满分的。是哪两位同学,站起来我认识一下?”

    “……”

    教室哗然——

    这一届的高考数学卷是出了名的难度高,尤其最后一道大题的最后两问,折倒了无数英雄好汉。

    能在这一届拿满分,这样的学生竟然会没去理学院。

    老师想起什么,回头去讲桌上拿起花名册:“我记得其中一位还是3年前的往届生,是吧?那年的全卷难度可不比今年差,他还是提前2年参加高考,我们数学系都没捞到这个苗子,落你们系来了。”

    这话一落,所有学生心知肚明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向同一个方向。

    秦隐欲拿外套的手停住。

    “秦隐同学,”老师从花名册前抬头,看教室,“秦隐同学在吗?”

    秦隐转回视线,起身。

    看清站起来的人,高数老师意外了下,随即玩笑:“选他做课代表,你们以后不会无心听讲吧?”

    教室里再次笑起来。

    “还有一……”老师话没说完,捎带着看见了秦隐身旁隔一张空位站着的谈梨,他怔了下,“不用罚站,大学不兴这个,你坐下吧。”

    “老师,是你叫我站起来的。”

    “?”

    高数老师顿了两秒,灵活的脑瓜已经发觉了问题所在。他僵着脖子低了低头,又抽着口凉气抬头:“你就是另一个谈——”

    谈梨谦虚微笑:“谈梨。”

    老师:“……”

    同学:“……”

    教室石化的众人间,谈梨淡定得像站在兵马俑坑里。她只小幅度地歪了歪头,手拦在唇前,气息眼神如丝如缕地飘去身旁,调戏毫不掩饰——

    “缘分啊,小哥哥。”

    秦隐轻眯起眼。

    他想起自己那天被肖一炀提醒而查过的xt平台【梨子lizi】的主播资料。里面有一连串玩笑似的标签。

    梨哥,糖是本体,第一liar吹,人间尤物恃靓行凶……

    以及,天才问题少女。

    “天才”,“问题”。

    秦隐落回眸,唇角淡淡一勾。

    不知道是谁总结出来的,但确实简短精辟。

    讲台前。

    高数老师现在看表情就很后悔,但也只能认了,他有些好气还好笑:“行,那课代表就暂定这两位了。你们俩待会过来一下,其他同学下课吧。”

    “……”

    停在教室里模糊幢幢的身影间,两人隔着一张空位坐下,透着剥离到画外似的安静。

    身边纷杂。

    安静到某一刻,秦隐听见女孩突然笑起来。

    他回眸。

    她正单手撑在中间的那张空位上,上身微微倾过来,眸子里清亮如水:“我才反应过来。”

    秦隐平静如常:“什么。”

    “你明明只比我大了一两岁,可那天在你寝室……”

    “你们两个过来吧。”老师回头叫。

    “好。”女孩轻快应下。

    然后谈梨起身,呼吸从秦隐面前一掠而过,那丝糖香清甜、缱绻,笑意勾人——

    “哥哥,你那会儿…是喊谁小孩儿呢?”

    两位课代表新官上任,先被高数老师单独留了十分钟的堂。

    等他们出来,教室外学生早就散干净了。

    只除了两根廊柱间,站着一个把日常服穿得跟高中校服似的乖巧文静的小姑娘。

    应该也是信工专业的新生,谈梨对她的脸有点印象,是长得特别乖的那一挂,眉眼鼻尖都透着听话,适合穿棉质的小白裙站在阳光地里,管准叫男生都觉得小仙女下凡一样,手指尖都是透明的。

    一定要总结的话,那就是从里到外,除了漂亮,和谈梨找不到一点共同点的那种。

    谈梨先走出来,本来她没察觉这女孩意图,直到对方偷瞄了一眼她身后,眼神里羞赧又内敛,带着点不言自喻的少女心思。

    谈梨回眸,正看见秦隐懒勾着外套,一条长腿跨出教室门,踏进门廊边上的阳光下。

    长得好真好啊,头发丝都帅。

    谈梨了然地看向女孩。

    那小姑娘已经动作了,她径直走过去,经过谈梨时还犹豫了下,眼角带点紧绷的提防。

    谈梨没在意,她咬了块新的压片糖,抱起白净的胳膊,远远站着看热闹。

    那女生在秦隐面前停下来,怀里抱着两册书,手指在书脊上攥得紧紧的,明显透着紧张。

    她说了一句什么,听不清。

    谈梨就看见那个基本没停顿已经准备绕开的性冷淡蓦地一顿,低回漆黑的眼去看那个干净地垂着头的女生。

    “啧啧。”

    谈梨没心没肺感慨。

    果然,现实里男人这种生物……除了某个渣男,都是一样经受不住糖衣炮.弹的。

    如果受住了,那就说明糖衣不够甜,炮.弹不够狠。瞧瞧人家,还不是一两句话就把人勾住了。

    谈梨正琢磨要不要找机会跟那女生取取经,脚尖在地上打了个圈儿准备转身时,就见视线里,没经受住糖衣炮.弹的男人一撩眼。

    漆黑眸子对上她的。

    “——”

    对视来得突然,谈梨差点被舌尖没卷住的糖片噎着。

    而秦隐望着廊柱下,完全一副看热闹模样置身事外的谈梨,他眯了眯眼,视线落回去。

    “是。”

    谈梨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哲学层面的交流,她只知道那性冷淡盯着她说完一个字,抱着书的小姑娘回头,委屈又伤心地看了谈梨一眼。

    然后她扭头跑了。

    就……跑了。

    谈梨吮住糖片,心里茫然又遗憾。

    怎么就跑了,她还没来得及和对方取一取驯服性冷淡的经呢。

    谈梨没来得及茫然太久,秦隐已经停到她面前。

    “好看么。”

    “啊?”谈梨回头。“什么好看?”

    “热闹。”

    “啊……”谈梨心虚地刮了下鼻尖,“难道刚刚你没能抱得小美人归,是因为我这个灯泡的瓦数太高了?”

    秦隐没说话,薄薄的唇角微抿起来。

    好看的人太容易给人错觉,看不出这样的神情时他到底是生了淡恼还是似笑非笑。

    也可能两种都有。

    谈梨自觉反省:“下次再有小美人跟你告白,我一定站得再远点。”

    “……”

    谈梨说完时,感觉到身旁安静的廊下又有脚步声响起。

    她回过头,看见一个秀气的男生,挂着和刚刚跑走那小姑娘告白前差不多的表情,欲语还休地看着他们。

    谈梨:…哦豁。

    谈梨回过头,敬佩地看向秦隐:“可以啊小哥哥,男女通杀。”

    秦隐皱了皱眉,侧过视线。

    一两秒后他开口:“找你的。”

    谈梨:“?”

    谈梨扭头:“你找的,是我?”

    “对、对。”

    谈梨意外。

    她从中学刚拔出点美人模样起,就已经“凶”名在外,从小到大没遇见学校里哪个男生敢跟她告白。

    路边被轻佻的小混混要联系方式倒是有过,她一般不理会,对于那种死缠烂打还想动手动脚的……

    梨爸爸在线教做人课堂统一开课,无差别教学。

    正儿八经的告白,这还是头一回。

    ——如果这是告白的话。

    可惜,这不是。

    在谈梨注意到这哥们后面的草丛边上还藏着几个加油打气的好兄弟时,就听见对方艰难开口了:“你、你是梨吗?”

    谈梨:“?”

    这是什么苹果苹果我是土豆的接头暗号吗?

    所幸男生又艰难挤出第二句:“xt平台的,主播梨子?”

    谈梨恍然。沉浸在被粉丝认出的感动里,她点头:“不是,你认错人了。”

    秦隐瞥她。

    谈梨毫不心虚,依旧笑得灿烂:“还有事吗同学,没事我就走了。我们线代、不是,我们高数课代表都是很忙的。”

    “学妹你、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

    男生慌忙拦住她,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张妥帖保管但还是压皱了的传单,他把边角认真捋平,递到谈梨面前——

    “我是f大电竞社团的,非、非常诚挚地邀请你加入我们!请给我们一个机会!”

    谈梨意外地眨了眨眼。

    或许是捋平边角的那个动作戳到了她,本想拒绝的谈梨还是伸手接过那张传单。

    这个反应立刻激励了躲在草丛后的那几个男生。他们只差手挽手地上前,七嘴八舌开始游说。

    “梨哥,我看过你直播,你意识和操作真的牛!没想到你竟然是f大今年的新学妹。”

    “葛静那天说在男寝看见你了,我们还不信呢。”

    “我跟你一样,我也是liar粉丝!”

    “滚滚滚少套近乎混lpl的还有几个不是liar粉,这算啥一样!”

    “梨哥你来我们电竞社吧,社长位置让给你!”

    “??社长我同意了吗?”

    “社长你不同意吗?那你和梨哥solo一局嘛。”

    “你做梦,我不会自取其辱的!”

    “……”

    谈梨被这群之前还在自闭状态,现在就突然开花的电竞宅男们的热情扑了一脸。

    “谢谢邀请,不过我实在,”谈梨的话音在最近那张泫然欲泣的脸前卡了壳,她出口的话不自觉转了个弯,“你们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加入?”

    被推出来的社长想了想,认真道:“因为你就是我们f大电竞社团的希望之光、未来之火!”

    谈梨:“……”

    行吧,多年浸淫,都是老中二了。

    似乎看出这话并没能打动谈梨的铁石心肠,社长低了低头,实话实说:“f大学术氛围浓厚,对电竞社团不……不太重视。”

    谈梨完全不意外。

    以f大的学府地位和学术氛围,各行各业大牛遍校园都是,随便拎出一个专业都能上溯人类五千年发展史。电竞这种由他们玩剩下的互联网衍生出来的以娱乐发家起业的行当,说“不重视”已经是自夸级别了。

    社长脸型偏长,随着回顾往昔苦在一起,拉得像条风得半干的苦瓜:“老师们不重视,学生自然也不算太认可。但我们f大名气又高,校外联赛经常会来邀请我们,赢了就对外宣称f大输给他们……”

    “憋屈!”后排有人忍不住握拳发言了。

    “有什么办法,”第三人自嘲,“电子竞技,菜是原罪。”

    社长此时坚定抬头:“所以我们才想邀请谈梨学妹,我知道你有很多选择,不少学生组织会争着抢着请你去——但也请你考虑考虑我们电竞社!”

    “……”

    谈梨没说话,低下头去。

    她凝视着手里那张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宣传风格的传单,沉默很久后,女孩仰起脸。

    在几人的瞩目里,谈梨舔着压片糖,露出个无所谓的散漫笑容:“大学四年如果不做点什么能在以后都拿出来回忆的事情,那好像是会很无聊啊。”

    几个男生眼睛一亮:“你愿意考虑我们了?”

    谈梨折好传单,妥帖收起:“嗯,‘百团纳新’的活动就在这周末了吧?到时候我会去捧场的。”

    “……”

    几个男生大约没想到事情会进展的这么顺利,顿时感动得大有热泪盈眶的架势。

    谈梨很怕他们扑上来抱自己的手表演一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情深义重场面,斟酌两秒她收敛笑容,准备开溜:“学长们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离开了?我下午还有课。”

    “没有了没有了!”

    “学妹慢走!”

    “学妹保重!”

    “梨哥加油!我会继续蹲你直播间的!”

    学长们齐刷刷让开道路。

    谈梨回眸,看向被她“连累”着而一起堵在原地寸步未进的秦隐。

    那人从头到尾一语未发,退在一步外不急不躁地等着。到此时他们交涉结束,他这才迈开长腿上前。

    “不走么。”

    “……”

    谈梨这一秒突然想到什么,又回过头去看电竞社的人:“只是问问,如果有意愿,那我能带一个人一起加入吗?”

    两方声音戛然而止。

    空地除了电竞社团这一波,再除了谈梨,显然就只剩一个人了。

    要带谁一目了然。

    电竞社几个人脑袋凑在一起。

    “帅是真帅,都能靠脸吃饭了。”

    “这颜值岂止吃饭,满汉全席都有人喂。要是有他在,我们以后想办校外联赛就完全不用愁找观众的问题了吧。”

    “可能得愁场地问题。”

    “但是……”

    讨论片刻后,电竞社长再次被推举出来。

    他表情有点沉重:“谈梨学妹,不是我不愿意给你面子。只是一方面学校分给我们的纳新名额特别少,另一方面,我们社团建立之初就有明文规定。”

    谈梨意外:“什么明文规定?”

    社长看了一眼秦隐那张没什么表情的明星脸,语气沉痛,声音放低:

    “我们社,不招花瓶。”

    蝉鸣一哑。

    几秒后,

    秦隐懒洋洋撩起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