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5、第 25 章
    第25章

    谈梨被秦隐那一个字惊得恍惚。

    她感觉自己好像站在放映电影的幕布前,老式投影机嘎吱嘎吱地响,影碟在她身后某个角落慢悠悠地转着,被投下的光柱里飘浮着微尘,每一颗都仿佛藏着另一个世界。

    而幕布上人影幢幢,像按下了快进键,全都模糊成灰白的映像。

    只有这个人不一样。

    他的衣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染上颜色。黑的发,白的肤,褐的眸,红的唇,他从那灰白色的幢幢的幕布人影里走出来,眼神冷淡平静,而无比鲜活。

    在她独自一个人观赏的这场电影里,有人“活”过来了。

    谈梨眼神一栗。

    她几乎本能地向后退了半步。

    “小心。”

    秦隐眉一皱,抬手把谈梨从她身后骑来的自行车前拉开。

    哗啦——

    像一瓢滚烫的热水浇进了冰封的人间。蝉鸣,人声,嘈杂,在蒸腾的热气里一切都灌了回来。

    幻觉褪去。

    谈梨的意识也清醒过来。

    她低下头,看了看握在自己胳膊上那根根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指,然后又抬头,看了看那近得她一踮脚就能吻上的过于优秀的下颌线。

    谈梨:哦豁。

    自行车摇晃着没入人群。“过于优秀的下颌线”的主人慢慢垂回眼,眸子里透出一两分钟薄淡的凌厉。

    “你——”

    “虽然我不介意,”谈梨回神便抢得先机,在秦隐眼皮子底下,她捧起一张灿烂笑脸,“但小哥哥,在我们这个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美好社会里——性.交易它是犯法的。”

    秦隐一停。

    回过神,他撩了撩眼帘:“什么交易?”

    谈梨无辜:“嗯…sex?”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个。”

    “你不是要给我赔违约金,作为条件,就要我给你暖床么?”

    “……”

    秦隐眼底情绪跳动了下。

    他最终还是没表现出什么,手松开,插回裤袋,秦隐眼一垂,情绪便悉数收敛回去。

    他退回原本距离。

    “好的意思是,违约金我可以借给你。”

    随着秦隐恢复熟悉的性冷淡状态,两人之间的天平也归位到谈梨熟悉掌控的节点。

    她在心里偷偷松了口气。

    然后谈梨嘴角一扬,不退反进:“可是借也没用,学生阶段不做直播,我就更还不起了。”

    “那就等你毕业。”

    “啧,”谈梨轻笑起来,“小哥…咳,你知道我们专业一年赚多少钱吗小哥哥,按照违约金的数额,我可能半辈子都要给你打工了。”

    “……”

    秦隐皱眉。

    谈梨抱起胳膊,歪了歪身,笑得没心没肺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你听到的没错,xt平台可黑了,和主播签的违约金数目都高得离谱。虽然小哥哥你很富二代,但是调动七八位数的存款——还是要经过叔叔阿姨的同意吧?”

    “……”

    谈梨权当他默认,继续自编自导地往下说:“就算你能编个理由,骗叔叔阿姨拿到钱,万一他们以后发现了,来学校找我,再甩给我七八位数的支票让我离开你,那我一定当场就答应了。”

    “……”

    谈梨轻啧声,遗憾总结:“所以你人财两空啊,太不合适了。”

    “合适。”

    “?”

    谈梨意外。

    然后她看见那双漆黑眸子里萦起点似笑而非的情绪,冷冷淡淡的,带着点轻嘲:“那样你只要把他们给你的支票再给我,债就还清了。”

    谈梨一怔,莞尔:“商业鬼才啊小哥哥,你学信工太屈才了。”

    秦隐没理她这虚伪的夸奖,转身往一旁。

    谈梨心生不祥:“你做什么?”

    “第一步,不是骗钱给你么。”

    “——??”

    秦隐停在树荫和阳光分割的交界,听见身后谈梨难得有一丝受惊:“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事先回去了——下周见啊小哥哥。”

    秦隐站定回眸,女孩的背影已经溜进人群里。风吹起的长发尾梢被光釉成灿金色,在他视野尽处一闪而过。

    “秦先生?”手机对面响起意外的男声。

    “嗯。”秦隐落回眼。

    “真是您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这以往都邮件信息联系,您今天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不方便接吗。”

    “哪能啊,我们就是听您差遣给您服务的,跟谁不方便也不能跟您不方便。别说电话了,有什么事情您招呼一声,我们的人立刻赶过去也行!”

    “不用。”秦隐不耐对方滔滔不绝的奉承,声线冷淡如常,“我最近需要一笔钱,你抛支股票,钱转进活期账户。”

    “抛一支对吧,没问题。下周五前给您到账。”

    “嗯。”

    秦隐准备挂电话,又听对面犹豫了下:“秦先生,我多嘴问一句,您支这么一大笔钱是有什么投资项目吗?我消息灵通,有什么需要跑腿的事情,可以帮您——”

    “不用,我借人。”

    “哎?”

    “钱要借给别人。”

    对面噎了好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颤着声讪笑:“原来您准备开拓一下高.利.贷事业?那这涉案金额有点大,您千万小心。”

    秦隐:“……”

    两人再次见面的时间,比谈梨料想中提前了那么一点点。

    周日晚上,谈梨这边刚下播,电竞社团副社长葛静的电话就打进她手机里了。

    接起来就是热情扑面:“梨——哥!”

    谈梨摘大耳机的手吓得一哆嗦。

    回神,她失笑:“葛静学长,你比我大好几岁,别这么客气。”

    葛静傻乐:“没事我不介意!”

    “我介意。”

    “啊?”

    女孩笑得和善:“夭寿。”

    葛静:不愧是梨tat。

    离开包厢,谈梨跟老蔡摆手告别,然后她才跨出网吧大门。停在洒了暖灯光色的石阶前,谈梨仰了仰头。

    秋天的叶子开始落了。天变得很高,几颗星子不规则地缀在夜空里,离得很远很远。

    长街无人。

    路灯像排好队的孤单的长颈鹿,固执地蹲在原地等着。

    不知道在等什么。

    谈梨去天外溜了一圈的心神回来,就听见电话里葛静兴奋地问:“……可以吗学妹,你方便吗?”

    谈梨没听见他前面说什么,但她觉得问题不大,舌尖舔了舔糖片,她随意应:“方便吧。”

    “太好了,那你直接过来吧!面试教室的门牌号我发给你!”

    “…面试?”谈梨确定自己错过了重要信息。

    “对啊,刚刚不是说了吗,社团今晚8:30第一场纳新面试了。”

    “我过去参加面试?”

    “哈,你已经是我们特招进社团里的人了,过来当然是当评委啊!”

    谈梨:“……”

    这么不见外的吗?

    方便的话已经出了口,再想找理由推脱显然晚了。谈梨只得改道去电竞社团的面试教室。

    一进教室前门,葛静已经兴奋迎上前,把一沓报名表复印版交到谈梨手里:“学妹你看,今年我们社竟然这么多人报名,我看这里面有一半是你的功劳!”

    谈梨接到手里,也对厚度惊讶:“这么多?”她随手翻了翻,更意外了,“女生的比例比男生都高。”

    “可不是吗?”有人幽幽飘过葛静身后,“静哥不遗余力地宣扬新校草报名我们社团,可是在百团纳新里让我们出了一次大名的。”

    谈梨了然。

    葛静怕谈梨不悦,连忙解释:“学妹你别生气,你朋友……”

    “我为什么要生气?”谈梨手里资料小扇子似的一展一合,她仰起脸,笑容灿烂得没心没肺,“长得帅,是该物尽其用。所以他真报名了?”

    葛静身后那个幽幽的声音又冒出来,趴到葛静肩头:“他报了。梨哥好。”

    “你好。”谈梨营业微笑。

    “静哥说的也没错,一半功劳在你。要不是你带来的,恐怕没人请得动这人,我们都在奇怪他竟然真的会交报名表呢。”

    “嗯?”

    对着谈梨茫然不似作假的表情,两人对视一眼,葛静问:“梨哥,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葛静:“额,听说新校草,就秦隐,他当初入学成绩优秀得令人发指,跟我们这种擦边进的完全不一样,是校方争取来的生源。他这届回来以后,学生组织都是踏平门槛去请他参加的。”

    旁边人补充:“没错,校学生会都出动了——那可是f大有名的保送金色未来的入场券。”

    谈梨:“他拒绝了?”

    葛静:“对啊,那可是多少人抢破头的校学生会的名额,他竟然拒绝了。而我们电竞社团这么一个边缘小组织,他却看上了?”

    谈梨翻着报名表的手僵了僵。

    这一恍惚里,她好像又听见昨天那人平静的单字。

    【好。】

    谈梨从来不怕被拒绝被疏远被讨厌。

    她怕有人对她好。

    所以真正让她惊慌的不是暖床的玩笑,甚至不是那个好字本身。而是在说那个字时,他深望着她的不再淡漠不再疏离的眼神。

    那个眼神让她有一瞬间产生错觉,错觉他会对她予取予求、错觉她可以无条件信任他、错觉她可以依赖他……

    这种错觉太可怕。

    因为它会成为她最可怕的“瘾”。

    像糖,或者liar。

    在任何关系成瘾前疏远或者结束,是她学会的第二课。

    “……所以我们都有点好奇,梨哥你是怎么把他劝来的?难道真像他们传的?”

    搭着葛静的人转回头来问。

    “大概是被我的诚意感动了。”谈梨随口敷衍完,抬头,“传的什么?”

    “就是说你和新校草——”

    葛静突然打断:“没什么,没什么。就快8:30了,学妹你去坐面试官席吧?”

    谈梨听出隐瞒,也不在意:“我是新生,面试官席合适吗?”

    “我们电竞社团是讲究实力的地方,不看那些虚的。再说,社长他们全都答应了,谁还能说什么?”

    “好吧。”

    虽然葛静和电竞社团其他人,包括社长马靖昊,一再让谈梨不要拘谨随便问,但她还是很有分寸:最少开口,开口也只问几个惯例问题。

    所以场面相当和谐友善融洽……融洽到最后一队面试新生进来前。

    那门开的时候,坐在面试官席最边上的谈梨正撑着脸,懒洋洋地对着窗外打了个呵欠。

    今天阴历正巧15,月亮托在云里,像块白净无暇的玉盘子。风不燥不潮,不冷不热,一切恰到好处。

    让谈梨格外困。

    然后她眼皮耷拉下来,视线就瞥见窗上反光映出的模糊的影儿——

    教室门打开,最后一队新生鱼贯而入。而这一队的最后一人,无论身高长相气质,全都拔尖得让人挪不开眼。

    谈梨单手托着下巴,望着窗户红唇一勾。

    困意散了。

    她弯翘着眼角,笑意盈盈地转过脸。然后隔空对上那人恰巧撩起的眼帘下,眸子黑得像深海。

    谈梨目光沉了沉,只是那点黯然就像一点顷刻就散的阴云。她没用一秒就恢复惯常恣肆散漫的模样。

    【晚上好啊,小哥哥。】

    谈梨无声给他做口型。

    谈梨没察觉的是,面试官席上除了她,旁边那一排全都不自觉地绷直腰身收起笑脸。

    翻资料表的动作都控制得严肃认真又正经,仿佛接受检阅的是他们。

    之后这队面试就更是,从头到尾紧锣密鼓不容一丝松懈。好几次面试者被问得发懵,都想回头出去看看自己进的到底是电竞社团还是校学生会的面试。

    只除了秦隐那儿,某人冷淡得不动如山的气质,总让面试官席除了谈梨之外的学长学姐们梦回当年自己进门。

    四五分钟后,这一队面试终于接近尾声。

    c位的社长马靖昊察觉谈梨好像这一整队都没问过问题,他往前探身,歪头看向最窗边的人。

    “梨子,你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谈梨眼神动了动:“对其他人没什么问题,他们可以走了。那个,5号留一下吧。”

    最靠里面的小男生一懵,慌张抬头:“我?”

    谈梨一顿:“不是,那1号。”

    站在中间的女生无辜而声怯:“我吗?”

    谈梨:“……”

    谈梨似乎瞥见某人眸子里一点淡淡笑意,只是定睛过去又不见了。

    她磨了磨压片糖,和善微笑:“以后记得按号码排队进——秦隐留下。”

    “好、好的学姐。”

    四个新生仓皇跑了,连解释机会都没给谈梨。

    谈梨也不在意,她单手撑住脸颊,垂着眼翻了翻那薄薄的一张报名表,右上方把证件照拍出艺术照的效果格外捉人眼球。

    谈梨不避讳,就舔着糖片认认真真欣赏了几秒,然后她才抬眼,一笑。

    “秦隐同学,是吧?”

    秦隐撩起眼看她。

    之前就是这样清冷的眼神,面试官席几人单独承受的时候头皮舌头一起发麻,根本没法问他什么问题。

    谈梨却完全不受影响,她甚至还换了另一只胳膊撑住下颌,歪着头没什么正经地看他。

    小姑娘咬着糖片,笑得明艳灿烂。

    一副要搞事的模样。

    不负所望。

    清凌凌带笑的声音响起,第一个问题就差点把其他面试官问到椅子下面去——

    “有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