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6、第 26 章
    第26章

    “有女朋友吗?”

    “咳——”

    电竞社团后排成员猝不及防地呛了口水,撕心裂肺地咳了两声后就立刻压下去,不敢出声了。

    教室里相当安静。

    面试官席这几个表情都震惊得扭曲了,还是十分敬业地自己给自己捂着嘴巴,愣是一声没吭。

    惊得差点集体去世的所有人里,只有两个淡定的。

    一个是撑着脸笑得没心没肺的始作俑者,另一个则是独自站在讲台下,眉眼神色都冷淡如初的当事人。

    秦隐好似一点都不意外谈梨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淡定不代表配合:“现在还是面试吗?”

    电竞社长心虚地干咳:“啊,这个,就是……”

    “不算正式面试,”谈梨轻巧接茬,“只是考虑到你如果加入,那肯定会成为电竞社团的门面人物,我们做一下提前了解,有备无患。”

    秦隐不知道信没信。

    但社长马靖昊似乎信了,他一边琢磨一边点头,小声比比:“有道理啊。”

    坐旁边的葛静看不下去,身子往他那边歪了歪,声音压成线:“社长,以我看一年直播的经验,你要是信梨哥的随口扯淡,那你很快就会被她忽悠瘸了。”

    马靖昊:“……”

    谈梨想到什么,轻捏了个指响。

    接上秦隐落来的视线,她无害地笑:“忘了说,我对你们的去留没有任何发言权和投票权,所以你如果觉得我的问题冒犯到你了,那随时可以直接离开——不用给我留面子的。”

    前一个问题加这一句话,终于让秦隐察觉出什么。他定睛望向谈梨。

    气氛在安静里逐渐变得诡异。

    葛静和马靖昊的头再次凑到一起。

    马靖昊:“按你那一年看直播的经验,校草和你梨哥这是干嘛呢。”

    葛静:“玩游戏?”

    马靖昊:“?什么游戏这么诡异?”

    葛静:“谁先眨眼谁就输。”

    马靖昊:“……”

    “没有。”

    教室里突然响起一截短暂而冷淡的声音。

    马靖昊和葛静等人茫然抬头,过去几秒才反应过来。

    ——秦隐同学是吧,有女朋友吗?

    ——没有。

    这么调戏人的话,他竟然还真回答了。

    电竞社团众人交流目光。

    谈梨同样意外。

    但这也无碍计划,她半垂着眼,依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笑和语气:“那秦隐同学喜欢什么类型的小姑…娘…啊。”

    余音略微失声。

    谈梨怔看着那人拖起角落一张椅子,搁到她面前,然后就隔着那条面试官席的那条长桌,在她对面坐下来。

    谈梨不自觉放下胳膊,往椅背上贴了贴,谨慎微笑:“秦隐同学?”

    秦隐手里外套往支起的长腿上一搭,然后他淡定抬眸:“不是要问我问题吗。”

    “?”

    “问吧。”

    “……”

    面试席其他人对视,沉默数秒后,纷纷识趣地起身。尤其是离谈梨最近那两人,恨不得踩着另一头他们社长副社长爬出去。

    社长副社长心情复杂。

    马靖昊:“这是玩游戏输了所以杠上了吗?”

    葛静擦了擦汗:“可能,是吧。”

    “那咱俩走吗?”

    “再等等。”

    “等什么?”

    “别打起来啊。”

    “一男一女怎么还能打起来?”

    “那是一般女生吗?那是梨哥啊。”

    “……你说得对,再等等。”

    边角的议论没打扰这边对峙。

    糖片在舌尖停留数秒,谈梨慢慢卷起它,然后她两只胳膊往桌上一搁,手腕里面贴到一起捧成个花手。

    她趴向前,那张漂亮又灿烂的笑脸垫到掌心去。

    “随便问?”

    “嗯。”

    “别后悔啊小哥哥。

    “嗯。”

    谈梨轻眯起眼。

    这样拉近得不足一人的距离,她几乎能一根一根数清楚他的眼睫毛了。所以就更看得清,眼睫下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没起半点波澜。

    这样都不恼……

    不符合性冷淡学定理啊。

    自觉在这学科上造诣深厚,谈梨不服输的那点劲儿倔上来了。她捧着脸笑得更加灿烂:“身高。”

    “186。”

    “体重。”

    “73。”

    “男模的底子啊,”谈梨手指勾着资料表,声调拉得轻薄怠慢,“那三围呢。”

    “嘶——”

    伴着教室后排,不知道哪个角落还没来得及离开的人一声没能压住的抽气声,坐在椅子里的秦隐终于有了点反应。

    他撩了撩眼帘,望向谈梨。

    视线里,小姑娘捧着一张向日葵似的灿烂笑脸,眼神无辜又无害,翘起来的嘴角却藏不住那点坏劲儿。

    秦隐垂回眸子:“没量过。”

    谈梨:“咦,可我看小哥哥身上的衣服像是高级私定,不像没量过?”

    “忘了。”

    “啊,”谈梨点点头,蓦地一笑,“那我帮你回忆下?”

    秦隐再次抬眼看她,黑眸平静:“怎么帮?”

    “好像没什么工具,”谈梨看过一圈,视线落回来。她笑得恣意又张扬,声音却放得轻浅,“那,手量?”

    “!”

    声音再轻,旁边面试席还没走的也足够听清楚了。

    葛静:“……”

    马靖昊:“…………”

    秦隐坐在椅子里,半垂着眼,薄唇勾起一声轻淡嗤弄。

    “手量,你确定?”

    被那似笑而非的语气一迫,谈梨哽住话声。

    按计划按道理她都该确定,但再对上那双萦起情绪波澜的眸子,她突然就不太确定了。

    万一,这个一整晚都在违背性冷淡行动准则的秦隐,在她说确定以后来一句“那你来量”……

    谈梨被自己的想象惊得心尖一颤,笑容立刻变得真诚而感人:

    “不,怎么会,我在开玩笑呢小哥哥。”

    一晚上心脏大起大落,马社长受不住这刺激,决定必须在自己心脏病发前做点什么了。

    他从座位里起身:“梨子,时间也不早了,我看我们这场面试就到这儿吧?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等到二面再问嘛。”

    “……好。”

    今晚作战计划注定告负,谈梨也不恋战。她顺着马靖昊恰巧搭来的台阶,拎起背包就站起身。

    “那我就先回去了。学长们再见。”

    葛静表情挣扎了下,也跟出去:“社长我去送梨子学妹!”

    马靖昊一愣:“社里都走了就剩咱俩,我一个人怎么收拾教室啊?桌子还没归位呢,你回——”

    人已经没影了。

    马靖昊:“……”

    见色忘义的狗东西。

    他刚腹诽完,回头就见秦隐起身,将拉到桌前的椅子放回角落。

    大约是察觉马靖昊怔住的视线,那人低着身调整椅子,声线平静冷淡。

    “我帮你收尾。”

    马靖昊:“这,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会。”

    “好、好的,辛苦你了。”

    “嗯。”

    看见窗户上反光影子里那个卑微的自己,马靖昊已经泪流满面了——

    这特么到底谁是社长谁是被面试的社团新人啊?

    过去两秒,马靖昊的视线焦点从窗户上定到窗外。

    他意外一顿:“下雨了啊?”

    秦隐停住。

    几秒后他直起身,看着玻璃上细密斜拓的雨丝,微皱起眉。

    葛静追进电梯间里。

    他缓了口气,走到梯门前等电梯的谈梨身边:“学妹,你是不是和那位新校草,吵架了?”

    谈梨似乎在走神,过去两秒才仰了仰脸,笑:“没有啊,学长怎么这么问?”

    “就是感觉,你今晚好像故意想惹恼他似的。”

    “唔,这么明显吗?”

    对着那没心没肺的笑,葛静无语凝噎几秒:“不是没吵架吗?”

    “嗯,没吵架啊。”

    “那你还……?”

    “首先呢,我们两个完全没到可以吵架的关系。”谈梨笑着转回去,“其次,也只是我单方面地想他能疏远我,和他无关。”

    葛静一愣:“让他疏远你?”

    “嗯。”

    “为什么?你讨厌他吗?”

    谈梨没说话,叹出一声很轻的呼吸。

    轻得葛静以为那是他的错觉似的。因为女孩很快就笑起来,比之前还要灿烂明艳,漂亮得晃眼。

    然后葛静听见她说:“就是因为不讨厌,所以才危险。”

    “?”

    葛静完全没听懂这句话。

    不等他问,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谈梨走进去。葛静回神,连忙也跟进去了。

    电梯里没有别人。

    谈梨按下一层,到梯门缓缓合上那一两秒里,电梯里始终安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

    谈梨站在电梯按钮盘前,葛静落后一步,看不清女孩的表情。他只听见在电梯下行了一层楼后,谈梨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一个人看完这场电影就够了。随时可以喊停,不需要有第二个人。”

    葛静再次愣了下:“什么?”

    谈梨回眸,笑眼弯弯:“是我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台词,学长有没有觉得它很帅?”

    葛静跟不上这话题速度,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额,是,好像确实挺帅的。”

    “我也觉得。”

    葛静回味两秒,不确定地问:“这是什么电影啊?”

    谈梨想都没想:“忘了。”

    葛静:“……”

    葛静:“学妹你,不会是忽悠我的吧?”

    “怎么会呢?”谈梨笑得很善良。

    “……”

    葛静更觉得会了。

    电梯到了一层。

    谈梨走出梯门,葛静狐疑地追问:“那这电影还有什么别的台词吗?”

    “有啊。”

    “比如呢?”

    “比如……关系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羁绊,越靠近就越危险。如果答应让那条无形的线拴在你和另一个人之间,那就把自己押在了赌桌上。”

    谈梨扣着背包,停在出楼的门前。背对着葛静,她面上笑意淡下来:“谁也没办法告诉你结局是什么,是盆满钵满,血本无归,或者,某一部分永远丢在上面,没办法找回来。”

    葛静:“那主人公,最后找回来了吗?”

    “主人公?”

    “对,”葛静犹豫,“这个电影没有主人公吗?”

    “有啊,我看到了。”谈梨慢慢握紧背包带,“女主人公快要死掉的那天,还是没等到那人回来看她。她拽了一下手腕上那根线,这才发现对面空荡荡的——对方早就把它解开、扔掉了。他没在乎过她……或者,只在很久很久以前,很少很少地在乎过那么一点。”

    谈梨轻笑起来。

    “她就为那一点,把全部的自己赌进去了。然后一个人孤零零地死掉了。”

    葛静回神:“这电影的结局听起来也太悲观了……哎,下雨了吗?”

    “这是那场电影的开始,不是结局。”

    “啊?”

    谈梨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回身时,笑意已经盈了满眼,“学长带伞了吗?”

    “带了一把,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也带了。只是刚想起来落在楼上,我上去拿。学长先走吧,再见。”

    葛静没什么拒绝余地,只得顺着点头:“好,那你回宿舍的时候小心啊。”

    “嗯。”

    一人往回,一人往外。

    直到葛静撑着伞的身影走下台阶,又在雨幕里渐行渐远,谈梨的身影才从楼内的阴影里走出来。

    她停在门廊下。

    楼外远处,路灯熹微,雨滴在灯罩上汇成淅沥沥的水流,像焊碎的金色火花,成串落下,然后消泯在如幕的灯火里。

    雨里,整个世界都变得很安静。

    谈梨抱住冷得激起一片鸡皮疙瘩的胳膊,没什么表情地挂断手机里第不知道多少个电话。

    她听见电梯运作的声音。

    谈梨想了想,又躲回去昏暗的楼梯间里。

    楼梯门卡着电梯开的时候合上。

    黑暗里隐约传来交谈,那个说话的是马靖昊,只应声的,大约是秦隐。

    听着两串脚步声离去,谈梨又等了一分钟,才从楼梯间里出来。

    夹着雨丝的风从电梯间穿过,空荡无人。

    谈梨停下来。

    手机被她翻起,屏幕执着地亮着。

    魏淑媛。

    那三个字像被雨丝模糊,在谈梨的视网膜上颤栗地晃动。那一瞬间女孩的脸上没什么表情,却又好像藏不住深埋的那点凶狠又悲伤的情绪。

    屏幕亮了很久。

    谈梨最后还是把它接起。

    身前的雨幕里,她的声音被吹得七零八落:“我应该说过很多遍,请你不要联系我。”

    “小梨,阿姨没有别的意思,今天是你爸爸的生日,阿姨是希望你能给他打一通电话……”

    “那是我和他的事情,和你没关系。”

    “小梨,我知道你不喜欢阿姨,没关系,我能理解。但他毕竟是你爸爸,而且他只有你这一个孩子啊。”

    谈梨无意识地攥紧手指。她的声音低下去,比身前的门廊外的秋雨还要凉的入骨。

    “那就算我求你、也求他,就按当初你那些家人说的那样——生一个你们自己的孩子、踢开我这颗碍眼的绊脚石吧。”

    “小梨……”

    “我说过别那样叫我!”谈梨忍到最后一丝的平静被楼外的惊雷撕碎。

    她咬住牙,沉默几秒后声音变得发哑:“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不要再试图联系我!不要逼我拉黑你——”

    谈梨深吸一口气,压住声线里的颤栗:

    “那么晚安,阿、姨。”

    谈梨不再拖延,她从耳旁拿下手机,颤着指尖用力一划,结束通话。她在原地僵了好几秒,才慢慢把手机放回去。

    变得急促的雨声里,谈梨试图调整呼吸的节奏。

    但没用。

    四周的墙面让她窒息,像是张牙舞爪的妖怪,扭曲变形,然后朝她挤压过来,连空气都无法进入肺里。

    眼前的幻觉里,突然撞进一幕巨大的虚影——

    是那个女人死之前的晚上,一个人躺在月光清冷的床上,蜷在阴影里,麻木地、没有声音地哭。

    浑浊的泪流过女人的脸,像流过干涸枯裂的河床。

    而她缩在病床边冰凉的地板上,紧紧握着女人年轻却枯槁的手,仿佛握着一截落进泥土里的、没有生命的树枝。

    谈梨什么都不信,但那天晚上她还是忍不住翻遍了家里所有角落,最后找到一块小小的不知道谁送她的玉菩萨。

    她把它攥在手心里,勒出血一样深的痕迹。她梦呓一样对着它说话、哀求。

    但没用啊。

    【小梨……】

    她记得那个已经在记忆里模糊了面容的女人疼惜地,用僵枯的手指,颤抖着像捋顺她的头发。

    那个女人的目光看着她,又像穿过了她。

    流不出的泪水在女人枯槁的眼眶里慢慢汇聚。

    【答应妈妈……永远,永远不要强求……求不来的……】

    谈梨一辈子没法忘掉那个晚上。

    将死的女人,月亮,风,风里的笑声,欢乐。

    那年的10月26日是中秋节。

    万家灯火。

    那个女人一个人死在病床上。她目光穿过她幼小的女儿的身体而望着的那个人,到她死也没赶回来。

    “——呼!”

    风声将一扇楼门猛地拍合。

    谈梨迈出最后一步,跨到门廊下。雨丝扑了她一身。

    她停在被风吹进来的雨滴打湿的地面交界处,克制着微颤的手指去摸裤袋里压片糖的盒子。

    她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变得颤栗、急促。

    金属盒子被她攥进手心,她晃了一下,眼底划过慌乱。

    空的。

    “……!”

    谈梨心底压抑的情绪在这一瞬间崩盘,她用力闭上眼,将盒子狠狠地掷到地面上去。

    “砰,啪啦。”

    金属盒子翻滚着摔下楼梯。

    谈梨忍着胸口撕裂的窒息感,半蜷着身跨进冰冷的雨幕里,眼眶被涨得酸涩。

    她需要什么、无论是什么,一场暴雨冲刷都好,让她忘了——

    “谈梨。”

    在跪进雨里前,谈梨的胳膊一紧。她被人拉回门廊下,跌撞进一个陌生的、但又有着熟悉气息的怀里。

    谈梨抬头。

    向光的视线模糊,她看不清那人的脸,只看见一双漆黑的、失了冷静的眼瞳。漂亮得像令人窒息的深海里,唯一的光亮处。

    谈梨一哽,像绝望的人抱住浮木,她伸出手攀上那人的肩颈,眼泪终于忍不住涌出眼眶。

    “liar,救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