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7、第 27 章
    第27章

    p市这场夜雨下得很大。雨滴砸得台阶和阶下的水泥板噼里啪啦地响,有的飞溅起来,打湿了阶上石板。

    谈梨抱着胳膊蹲在门廊下,看着石板上浅色的干区被深色的潮湿一点点侵占。

    沉默久得像割肉的钝刀。

    而谈梨觉着,她现在就是案板上那块鱼肉,正在雨里被这份尴尬无声地凌迟。

    她几次张口想说什么,但那些雨滴的声音太大,轻易就盖过又浇灭她开口的勇气。平日里那个恣肆的伶牙俐齿的小姑娘好像被雨吓得躲起来了。

    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里,怎么也不肯出来帮忙。

    谈梨尝试几次后终于放弃,她趴到胳膊上,耷拉着眼没精打采地想。

    随便吧。

    然后眼皮子底下,一只修长的手拿着一个淡紫色的金属糖盒,出现在她视野里。

    “吃吗?”

    “……”

    谈梨一怔。

    身体的反应比大脑要更快些,在她意识到之前,她已经伸手把那盒糖握进手里了。

    她习惯性地晃了晃。

    “当啷当啷。”

    盒子里传回来沉甸甸的、叫人安心的、满盒的撞击声。

    谈梨打开糖盒,倒出两片在掌心。然后她对着那两片花形的糖片犹豫起来。

    没了平常情绪的遮掩,蹲在墙角的小姑娘像只洗掉花里胡哨的彩妆的刺猬,谨慎小心。

    谈梨还犹豫着,就听见头顶那人声音轻淡响起。

    仿佛被雨丝浸润过,情绪里收敛掉平素的凌厉和锋芒,听起来一点都不性冷淡了,格外温柔——

    “没下毒,吃不死。”

    “……”

    温柔个屁。

    谈梨木着脸想。

    但她放心地把那两片糖吃了。

    这次的回甘来得很慢。意识变得清醒、理智的时候,谈梨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

    楼外黑沉依旧,远处起伏的阴影里,好像藏着无数张牙舞爪的小怪兽。

    谈梨依旧用胳膊垫着下巴,但此时眼神已经清亮很多。

    她靠了一会儿,枕在胳膊上无声地歪了歪头。谈梨看着那双大长腿,视线懒得往上再抬:

    “谢谢你啊,小哥哥。”

    还是她惯常不正经的语调,只是听起来有气无力,像刚被撸秃了毛、威武不起来的小老虎。

    秦隐垂着眼,不作声地望她。

    谈梨也不觉得有什么。任沉默发酵了会儿,她没再压那点良心不安,坦诚开口:“我刚刚是不是对着你喊别人的名字了?”

    “……”

    “对不起,刚刚淋雨淋傻了,没看清,认错了。”谈梨回忆两秒,又小心翼翼地问,“我还揩你油了吗?”

    “……”

    这次秦隐依旧没说话,只凉淡地看了她一眼。

    谈梨于是就悟了——

    揩了。

    可能还没少揩。

    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谈梨撑起脸叹了口气:“虽然你可能不信,但我真不是故意的。”

    “嗯。”

    “我如果是故意——嗯?”谈梨意外地朝旁边仰了仰头,“你信了吗?”

    那人依旧是那个性冷淡的语气词:“嗯。”

    门廊下的感应灯灭了。

    楼内的灯火辉映,楼外的**压城,光和影把他侧影修剪得完美,像一座雨中的雕像似的。

    谈梨盯着他看了两秒,直到那人垂回清淡眸子也看她,谈梨却突然笑了。

    “你笑什么?”秦隐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我可能想太多了,完全是自寻烦恼。”

    “什么烦恼。”

    谈梨没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伸出胳膊,掌心朝上,手指微微勾起。没几秒,她手心里就接起一片小水洼。

    谈梨侧过手掌,看着雨水顺着掌纹流下去:“这雨看来要下很久,小哥哥你带伞了吗?带了的话就先走吧。”

    “没有。”

    “噢。”

    “你没回答我的问题。”

    谈梨轻眯了眯眼,扭回头:“小哥哥,连我这么不尊重社交潜规则的人都知道,转移话题就表示不想回答。”

    秦隐淡定:“那你刚才抱上来,问我想不想接了吗。”

    谈梨:“……”

    她怀疑性冷淡这一挂,高冷寡言的时候就是在蓄力,专等着把对方一句话噎死。

    谈梨叹气,理亏地趴回脑袋:“这可是你自己要问的,待会儿听完别后悔。”

    “嗯。”

    “你刚刚问我什么来着,我忘……哦,自寻什么烦恼是吧?”谈梨手指垂下,看着最后几滴水在指尖摇摇欲坠,“你可能也感觉到了,我今晚不是一直想惹恼你么。”

    这任谁说来都十分欠扁的话,从谈梨嘴里出来,却变得自然而然了。

    秦隐神色不变:“讨厌我?”

    “怎么会?”谈梨笑起来,“我最喜欢性冷淡了。”

    空气一寂。

    谈梨回神,无辜仰脸:“别误会,不是说你。”

    秦隐无声看着。他的眼底埋着一点细碎的光,不知道是远处的灯火还是什么,映得他这一眼里情绪复杂。

    谈梨没察觉,她自顾自地埋回胳膊上,说:“我这个人很和善的,跟任何陌生人都秉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嗯,你可能没感觉到。因为我对你比较唐突。”

    秦隐瞥下来。

    谈梨接收到这个眼神,自动理解为“原来你也知道”。

    谈梨虚心点头:“我有ac数,我知道。所以我决定知错就改,改法有两种。要么我改,遇见你就和善友爱克己守礼——显然可证这不可能;要么你改,让你主动疏远,永绝后患。”

    谈梨一口气说完,自省了下。

    很好。

    态度优良,犹如站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大横幅前朗诵检讨。

    秦隐:“为什么突然要改。”

    “对,所以我今晚才那样说——”谈梨顿住,扭头,“小哥哥你为什么总不按套路来?”

    秦隐没说话。

    谈梨放弃转移话题:“因为昨天。”

    “昨天?”

    谈梨:“对,昨天,你说要给我还违约金。所以我害怕了。”

    秦隐:“怕什么。”

    谈梨:“怕你爱上我。”

    秦隐:“……”

    谈梨:“……”

    秦隐:“?”

    死一般的沉默后。

    秦隐表情终于出现一丝松动:“你认真的?”

    谈梨真诚点头。

    秦隐在原地站了数秒。

    吹进廊下的雨丝模糊掉谈梨的视野。她抬手去揉眼,见恍惚的影儿里,那人转开脸。

    他大约被恼极了,缓嗤出一声冷淡的笑,声线里掺上被夜雨冷浸过的低哑:“谈梨。”

    “啊?”

    “你会不会担心的太、多了?”

    “……”

    好好的性冷淡都快被她气得一字一顿了,那可能是有点多。

    谈梨诚恳认错:“我刚刚不也觉得我想太多,所以才说自己自寻烦恼么。”

    “但是以防万一、是万一噢,”谈梨侧着仰起脸,“你确定你不会喜欢我的,对吧?不管我怎么唐突,你都不会动摇的?”

    乌黑的眼瞳被雨丝和灯火映得熠熠,女孩专注地仰头看着他,等他一个莫名其妙的承诺。

    秦隐早听见心底摇晃出一丝裂隙。

    但秦隐无视了它。

    “不会。”

    那人声线冷淡,平静,一如既往。

    谈梨和秦隐对视两秒,长松一口气。她撑着膝盖从墙角起身,眼睛弯成原本的弧度:“那我就放心了。对你们性冷淡的原则性,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秦隐:“对你来说有区别吗?”

    “当然有。”

    “区别在哪儿。”

    “只要你告诉我,到这里,有一块区域是极限,”谈梨比量了下两人之间的距离,笑,“不可能再近。那我就不会依赖你。”

    秦隐眼神动了动,“依赖?”

    “对啊,被我赖上很可怕的。”谈梨逐渐恢复,语气也变回散漫,她不在意地玩笑,“上一个就很惨。”

    秦隐回眸:“上一个是谁。”

    “liar啊。”

    “……”

    谈梨笑:“不过那是我单方面的,反正我们也不会见面。所以算他逃过一劫——啊,雨停了。”

    秦隐回神时,谈梨已经踩进石板上浅浅的水洼里。

    溅起的水滴里映着女孩的影。

    她一步踩跳过一个水洼,惊醒的感应灯一盏一盏地在黑暗里亮起。

    像夜色中铺开灯火的长路。

    然后她停在长廊灯火的尽头,背转回身,张扬地摇着胳膊,朝他灿烂地笑——

    “可以回去了,小哥哥。”

    半点不见绝望或难过。

    【liar,救救我……】

    连那一秒里像脱轨的列车一样猝不及防地狠撞上他心口的哀恸眼神,都仿佛只是他今晚的错觉。

    惹上了一个可怕的……

    小疯子啊。

    秦隐想着。

    风拂开的月色里,他朝她走过去。

    秦隐把谈梨送到女生寝室楼下。

    已入深夜,寝室楼门上了门禁,再进去需要刷卡了。

    楼外不见白天里人来人往,只剩一对小情侣。女生站在台阶上,男生站在台阶下,男生搂着女生的腰,亲得正热闹。

    可惜男孩子矮了点,站了一层台阶的女生比他还高出两三公分,让这画面看起来多出一份诙谐。

    谈梨十分心善,没过去打扰他们,她抱着胳膊等在楼旁拐角,小流氓似的欣赏了好几秒。

    然后谈梨感慨地转回头:“小哥哥,你以后一定记得找个高点的女朋友。”

    “多高。”

    “唔,你186,那女朋友172以上比较合适。至少也要170吧,不然就太矮了。”

    “你多高。”

    “我?166啊。”

    “……”

    秦隐没说话,但“那你好意思说别人矮”的冷淡眼神已经到位了。

    谈梨磨了磨压片糖:“我是说你女朋友的合理身高范围。不然像他们这个姿势,你女朋友得站三节台阶——这纵向距离还想接吻?那可太练下腰了。”

    “不能换个姿势么。”

    “换什么姿势能……”

    谈梨话声一停。

    沉默两秒,她回头,眼神真诚地发问:“小哥哥,把这种话题聊得像搞学术研究,你们性冷淡在这方面都这么好学上进吗?”

    这调戏称呼一放出去,谈梨就没准备收到回应。

    她脸已经转开一半。

    “对。”

    “?”谈梨茫然回头。

    月色下,那人靠在墙根,半撩起眼,尾音曳一点入夜的懒散、似笑而非——

    “我们性冷淡在这方面,都这么好学上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