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8、第 28 章
    第28章

    “一炀,你电话来了。”

    “没空没空,我跟人激情对线呢,笙哥你帮我挂了吧!”

    “你确定?”

    “昂!”

    “来电显示是‘最大债权人’,那我挂了。”

    “——!”

    一堆乱七八糟的声音后,肖一炀连滚带爬地从训练区滚出来,表情惊恐:“卧槽卧槽别挂别挂!”

    他一个百米冲刺,急刹到沙发前。

    盛笙正微笑看他,似乎一点不意外,手里拿着他的手机。

    肖一炀绝望:“已经挂了吗?”

    “下次自己接。”

    “?”

    肖一炀没反应过来,就见手机被盛笙往他怀里一放,盛笙转身走了。

    肖一炀手忙脚乱地接住,看着屏幕上还在待接状态的电话,他长松了口气。调整呼吸后,肖一炀把手机放到耳边。

    “萧阿姨,晚上好?”

    那谨小慎微的语气,看得房间另一边,方桌前战队的其他人直憋笑。

    “笙哥,谁的电话啊,把一炀吓成那样?”

    “不知道,写着最大债权人。”盛笙走过去,听队里几个人凑头聊。

    “债权人?”

    “一炀还欠钱吗?不能啊,他家里那条件那背景,别人欠他还差不多吧。”

    “那怎么吓成这样?”

    “我知道了,肯定是liar家里的长辈!”

    “哈?”

    “和lai神什么关系?”

    “我是听一炀哥说的。liar进圈前是个天才少年,年年跳级,一学期能往家里搬一箱奖杯奖状的那种。结果被他祸祸进坑——两家世交几代,关系特别好,就为这事,一炀哥都三年没敢迈liar家大门了。所以他说从那以后,他就欠上他们家了。”

    “哈哈,那还真是……”

    盛笙一直没插话,就在旁边听。他手里捏着颗苹果和一把瑞士刀,指腹抵着反光的刀刃,果皮在被削成又薄又长的一根,垂到地板上方。

    等一颗苹果削得光滑出炉,完美得随时能放进玻璃柜里当艺术品展览——而悬着的那根果皮还是一点没断。

    盛笙刀尖一旋,剜掉果蒂,收尾。

    “笙哥,我能尝尝你这保价千万的手削出来的苹果吗?”

    “凭啥,我也想尝,笙哥给我!”

    “我我我,我离得近!”

    “……”

    盛笙笑意温和,把手里苹果递出去,也不知道到底被谁抢了。他没在意,擦着手抬头看向一旁。

    肖一炀正唯唯诺诺地给通话收尾,看模样小媳妇极了:“是是,萧阿姨您放心,我一定联系到他问问……哎,没问题……好好,那您早点休息,晚安。”

    挂断电话。

    肖一炀就近往沙发里一瘫,嘴里咬牙切齿念念叨叨地对着手机屏幕戳了几下,似乎是拨出通电话去。

    过去三四十秒,大概没通,肖一炀挂断,再拨。

    又没通,又挂断,又拨。

    这样反复几遍,对面终于接了。

    肖一炀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来:“你丫要是再不接电话,我就要报警了!”

    对面不知道说了什么,惹肖一炀一声冷笑:“还能为什么,您母上大人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到这个点不接电话,夜生活挺丰富啊?……社团面试?哟,您什么时候开始有这闲心了?……到我们这高龄,还去参加那种小屁孩的游戏,不合适吧?”

    肖一炀说着,从沙发上起身。

    转回来的时候他正巧对上盛笙的目光,肖一炀感恩地笑了笑,扭头往洗手间走去。

    声音隐约荡回来:“再说,面试面到晚上12点?我看您这不像什么正经社团啊……”

    f大混合寝,656室。

    秦隐手指松开,黑色背包落到桌上。他侧过身,半仰进那把真皮质地的沙发椅里。

    今晚陪小疯子折腾了半晚上,他也倦了,靠进椅子里就阖上眼。

    手机里肖一炀还在掰扯:“我没上过大学,快给我讲讲,这大学社团里都什么活动,还能玩到晚上12点?一男一女双人运动那种?”

    秦隐眼没睁开,薄唇动了动,吐个懒得和他计较的“滚”。

    肖一炀:“我这不是合理揣测吗?”

    秦隐:“下雨,被困教学楼了。”

    肖一炀:“这么无趣的原——不对,你那老干部包里不是从来不离一把折叠黑伞吗,怎么会被困教学楼?”

    “……”

    秦隐闻言,终于懒洋洋地掀起眼。

    他视线落在斜对面的桌子上,抛下的黑色背包拉链开了,露出一小块圆润的木质褐色伞柄来。

    秦隐看了两秒,垂回眼。

    “嗯,带了。是我说没带。”

    “哈?那你为什么不回去?”

    “今晚看见一只小刺猬,一整晚焦躁不安地炸着刺。怕她出事,我就在楼外等了等。”

    “刺猬?那等到了吗?”

    “嗯。”

    肖一炀同情地看一眼路过的窗外:“今晚p市这么大的雨,那小刺猬应该淋得挺惨的吧。”

    “…嗯。”不知道想起什么,秦隐黑眸微沉,“湿漉漉地缩在角落,之前扬武扬威的劲儿也没了。”

    肖一炀笑出声:“之前?你和这刺猬还是旧相识啊。还有lai神你这语气,小学语文的拟人修辞学得不错,我都能听出点疼惜来了——敢情这么多年,你攒的那点人性全用动物身上了?”

    “谁说是真动物。”

    “不然还能是什——”

    肖一炀的笑声戛然而止。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肖一炀表情僵硬,伸手扶住洗手间的盥洗台。

    “你们这社团还真不是什么正经社团啊。而且,别人玩情.趣都是扮兔子,怎么到你这儿成刺猬了?”

    秦隐停住。

    几秒后他轻哂:“你们基地垃圾回收的时候,怎么没把你的脑子一起送走?”

    “我怎么了?”肖一炀辩解,“你自己听听你刚刚说的,这能怪我想歪吗!”

    “呵。”

    “那你老实交代,如果不是社团,那你跟‘小刺猬’怎么认识的。”

    “你也认识。”

    “哈?我怎么可能认识——”肖一炀自己停住,“等等,你可千万别告诉我、是你那个女粉。”

    “谈梨。”

    “啊?”

    “她不叫女粉,她叫谈梨。”

    “…………”

    片刻后,战队基地里,围着方桌抢苹果的小学鸡们突然听见卫生间炸响一声咆哮——

    “告诉她?你你你淋雨发烧烧坏脑子了吧?!”

    小学鸡们惊得发怔。

    “什么情况?”

    “一炀竟然会发火,世界末日啦?”

    “难得难得,快快快,给他录下来!”

    “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你妹的,数你手机掏出来最快!”

    盛笙吃过夜宵,没等他们,一个人去训练区自定义练习。

    过了几分钟,他身旁的椅子被重重拉开,黑着脸的肖一炀坐下来。键盘敲得响亮。

    盛笙:“轻点,别再伤着了。”

    肖一炀顿了顿,感动:“谢谢笙哥,我手还好。”

    盛笙:“我说键盘。”

    肖一炀:“……”

    肖一炀沉默几秒,气乐了。

    见他顺着脸捋了一把头发,表情里凝重卸下来,盛笙收回嘴角淡淡笑意,似乎随口问:“什么事情,这么烦躁?”

    “没什么。”

    “哦。”

    “……”

    训练区安静了会儿,肖一炀有点牙疼地回头:“笙哥,你这好奇心低得简直不像人类。”

    盛笙不在意,笑得依旧温润。

    肖一炀憋了会儿,还是没忍住:“我记得你和那个梨子挺熟的是吗?”

    “嗯,她和我妹妹从刚会爬的时候就在一起玩了。”盛笙淡定地在自定义练习里放着技能,问,“怎么了?”

    “没怎么。就,觉得不可思议。”

    “嗯?”

    肖一炀却没再聊下去,只嘟嘟囔囔地转开了:“这个梨子,到底何方神圣啊……”

    盛笙似乎没听到。

    只在显示屏的反光里,镜片后的温润眸子微微眯起来。

    周一,早上7:30。

    信工专业的线性代数课。谈梨吃一堑长一智,提前几天就把起床的生物钟努力掰到了7点整。

    对着手机日历和《线性代数》的淡紫色封皮确定过3遍,她把书往背包里一揣,去教室了。

    f大新生们上课的热情永远高涨,据班级群里报道,早上6点半就已经有学生去教室占座位。

    谈梨在路上无聊地刷完群消息,很是替校长感动了一会儿。

    但走到教室门口后,她就发现自己感动不起来了——

    放眼望去,满教室人头济济。

    按这架势,再多两个学生就得抱着书蹲门口听课了。

    谈梨轻啧了声,走进去。

    谈梨在上周二的高数课上一睡成名,加上颜值、发色和高考数学满分的加成,开课一个周,信工专业里对她早就无人不知了。

    尤其那头随意扭成花辫的长马尾,乘着早上的日光镀一层淡淡的灿金,一进教室门就先抓稳了半数人的眼球。

    谈梨不在意,一边找位置一边溜达着往里走。

    不等她拐进过道,耳朵捕捉到议论里一声怯弱的:“谈梨!”

    谈梨一停,回眸。

    顾晓晓坐在教室中间第一排的第三张位置上,不好意思地朝她招手。往里还有两个位置,依次坐着她们寝室另外两个女生。

    顾晓晓见谈梨回头:“你来这里坐吧,我们这排有、有空位。”

    谈梨舌尖轻扫过上颚:“好啊。”她轻弯眼角,莞尔一笑,拎着背包走过去。

    第一排空着的是最边上的两张位置,谈梨把背包放到椅背前,跟着就要坐下。

    不等她落眼,教室前门又走进来一道修长身影。

    谈梨听力敏锐,第一秒就察觉耳边的噪音突然提高了几个分贝。大约等同于不少安静期盼着什么的学生同时开麦。

    谈梨抬眸看向前门。

    不意外地,某个性冷淡迈着长腿,单肩拎着黑色背包走进来。

    大概是匆忙洗了脸,他额前的黑色碎发还有点湿。清隽侧颜上薄唇微抿,从冷淡里透出点倦懒不耐。

    这是……没睡好?

    谈梨挑了挑眉,她完全忘记昨晚12点后还拖着人家不准路过打扰楼下亲密小情侣的事,没心没肺地就准备自己坐下。

    顾晓晓侧了侧脸:“谈梨,你可以叫,叫你男朋友一起过来坐的。”

    谈梨仿佛被按下中止键,过去几秒她才慢吞吞转头:“我的,男什么?”

    “男朋友?”

    “谁。”

    “秦、秦隐啊。班里,还有专业里,大家都这么说的。”

    “……”

    谈梨一时噎住。

    她下意识抬头,正巧见那人停在教室门前,身旁拦着个特别不好意思的女生,女生正指着后排说什么。

    “不了,谢谢。”

    谈梨清晰读出秦隐不耐的口型,然后见那人抬眸,径直走过来。

    长腿停在她桌旁。秦隐微俯身,修长有力的手指撑到桌边,声音压得轻淡:“我可以坐这里吗?”

    谈梨回神,真诚仰头:“不太方……”

    “是给你们留的位置。”顾晓晓小声说。

    “谢谢。”

    秦隐落座。

    站在他和顾晓晓中间空隙,

    谈梨:“……”

    “你不坐么。”秦隐把包搁到长腿上,拉开拉链,没抬眼地问。

    “…坐。”谈梨含恨压下座椅板,并在一秒后警觉扭头,“你刚刚笑了吗?”

    “你错觉。”

    谈梨狐疑地收回视线。

    她心思难安地坐了一会儿,想起重点,扭头对旁边的顾晓晓:“他不是我男朋友。”

    顾晓晓:“啊?”

    顾晓晓:“可是群里都这么说哎。”

    谈梨:“群里?”

    谈梨拿出手机。

    点进信工1班的新生群,晦暗的背景表明群里开启了匿名状态,不知道是不是哪个管理员的神级误操。

    而她没来得及看的消息里,拉到最上,果然有两个人顶着匿名大喇喇地八卦——

    【大白菜】:我们班出名了。

    【娃娃菜】:出什么名?

    【大白菜】:学校里都在说,信工今年新生里出了新任的校草和校花。

    【大白菜】:又说,全校眼巴巴等机会的时候,他俩内部消化了。

    【娃娃菜】:?真的假的?

    【大白菜】:真的!确切消息!!!

    【……】

    谈梨对着消息列表那3个叹号轻磨了下牙:“确切个头。”

    顾晓晓:“啊?”

    谈梨敲了敲手机,抬眸,和善地笑着问顾晓晓:“你知道这是谁传出去的谣言吗?”

    顾晓晓茫然摇头:“我也不知道,群里大家好像也都是听别人这样说的。而且,其实从上周开始,就已经有这样的传闻了。”

    谈梨勾着糖盒,啪嗒一声弹开盖子。

    同时她盯着群里的消息,咬着唇肉笑,眼神凉飕飕的:“等我找到在背后散布谣言的。”

    “…我。”

    某个性冷淡的声音,懒散散地插进来。

    “?”

    谈梨下意识回眸。

    靠在她身侧椅边,那人低垂着眼翻动书页,眸里像落进琐碎的光影。

    他动了动唇,冷淡和欲意便勾缠。

    “我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