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29、第 29 章
    第29章

    谈梨眨了下眼。

    第一秒里,她觉得要么是自己大脑语言中枢出了问题,要么是她耳神经给她制造了幻听。

    第二秒,她听见身后顾晓晓惊讶又小声地说了句:“所以不是谣言啊?”

    谈梨:“……”

    所以不是幻听?

    谈梨顾不得和顾晓晓解释这个问题。她朝秦隐那边贴了贴,严肃认真地问:“我们是哪个环节的交流出现错频了吗?”

    “……”

    秦隐没说话,撩了撩眼。

    小姑娘没绑起来的几根头发丝从耳边掉下来,勾攀在他手腕上,撩拨起一点似有若无的痒。

    秦隐又垂回视线:“太近了。”

    他声音压得低,自带性冷淡那点散漫的疏离感,谈梨没听清,“啊?”了一声。

    秦隐于是按下手里翻起一半的书页,朝她转过来。

    视线与呼吸交错而过。

    对着呆住并本能往后缩了一点的谈梨,秦隐淡定重复:“我说,你靠得太近了。”

    “……”

    “后排会看到,影响不好。”

    “……”

    谈梨噎了好几秒,反应过来,她恼得咬着唇肉笑:“拜托小哥哥,你都让这种谣言散播全校了,原来还介意影响吗?”

    “我不介意。”转回去的秦隐翻过书页,一停一起不疾不徐,“介意的不是你么。”

    “我?我有什么好介意的。”

    谈梨这样说着,手里却已经不自觉摸出被自己撬着盖子玩的糖盒,倒出一片。

    秦隐听见熟悉的声音,抬眼。

    谈梨察觉什么,也转过视线,对上那人淡淡审视的目光。

    距离确实…太近了。

    谈梨指尖抖了抖,弯眼笑:“有事吗小哥哥?”

    秦隐:“你心虚的时候也喜欢吃糖?”

    谈梨笑意一停。

    轻易发掘了盛喃待在谈梨身边十几年才发觉的真相,秦隐平静得近冷淡:“少吃糖,对身体不好。”

    谈梨握紧糖盒,弯着眼笑得更无害:“你真当你是我男朋友啦,这都要管?”

    “不是男朋友不能管么。”

    “不是男朋友为什么要让你管呢,小哥哥?”

    秦隐深望她一眼。

    “好。”

    “……”

    这个“好”字叫谈梨心里没来由地抖了下。

    她慢吞吞舔过糖片,最后还是决定忍下那句“好什么好”。

    但还有忍不住的。

    目光迎接线代老师走进教室,上了讲台,谈梨一本正经地双手握着课本,遮住下半张脸。

    然后她上身朝秦隐那边歪了歪,声音压轻:“你是什么时候说的?”

    “说什么。”

    “男女朋友的事情。”

    “上周二,高数课后。”

    “……?”

    谈梨在记忆里翻找了下,轻易就抓出最相符的一帧——

    穿着小白裙的女生的告白,秦隐望着她说的那句“是”,还有女生跑走前最后抛来的哀怨一眼。

    糖片从舌尖上掉下去。

    谈梨转过头:“她当时问你的难道是……”

    “嗯。”

    “我还没说完。”

    “我猜到了。”

    谈梨:“……”

    这一秒沉默里,秦隐垂眸。

    意识走了神。

    【那个叫谈梨的女孩……】

    迈进教室外的日光下,熟悉到令他厌烦的模式里,女生一句话拉住他准备绕开的步伐。

    他在教室前停下来。

    【她是你的女朋友吗?】

    【……】

    秦隐是要否认的。只是在开口前,他无意抬眼,然后就瞥见穿着白t热裤的女孩抱着胳膊靠在廊柱下,鼻尖挺翘,眼唇弯弯,一副热闹看得尽兴的模样。

    于是下一秒他敛眸,出口的话声一转。

    【是。】

    当时出于怎样的心理给了肯定的答案,秦隐至今没有想通。

    但似乎,并不后悔。

    “……我知道我当时看热闹不够义气,但你这一句承认,要付出代价的可不止是我。”

    谈梨扒在他身旁,还试图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没关系,我不介意。”

    惨遭性冷淡降维打击。

    谈梨不死心。

    她正准备换个角度撬动这个性冷淡,就听见结束自我介绍环节的线代老师突然想起什么,笑着问——

    “我听我们院齐老师说,你们班上周高数课有个小姑娘,拿着线代课本睡了两节高数课?”

    教室里归于安静。

    几秒后,一个声音响起。

    “一节。”

    “嗯?”线代老师低头,看向第一排声音传来的方向。

    谈梨撑起没有感情的围笑:“老师,我睡了一节。”

    “你就是那个满分的?”线代老师惊讶了下,但很快就把目光从谈梨头发上挪开了,显然是个见过大场面的老师,他笑,“那还行,知道先听一节再睡。”

    “倒也没听。”

    “嗯?”

    “我第一节课没赶上。”

    “……”

    线代老师哑住。

    教室角落里有几个男生却忍不住笑出来了。

    回过神,线代老师好气又好笑:“行,我看你挺诚实。那你就当我线代课代表吧——出勤名单上也记得保持诚实,给我抓好啊。”

    谈梨没想到这个事情进展,试图挣扎:“老师我已经是高数科代表了。”

    “高数线代不分家嘛,一样搞,一样搞。”

    谈梨:“……”

    “那没什么问题了吧?”

    谈梨想了想,眼底情绪动了动,冒出一点坏劲儿:“有。”

    “嗯?”

    “一个课代表不够的,老师。”

    秦隐正垂着眼,置身事外,翻着手里的书一目十行地预习。

    这句入耳,他手指停在书侧。

    等他再撩起眼,一根细白的手指从旁边指上他。小姑娘就站在他腿边,侧脸被光晕上一层柔软的弧色。

    那笑容真诚且无辜——

    “他也是高数课代表。”

    “……”

    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谈梨说我要入地狱,那怎么也得拖一个垫背的。

    是性冷淡就更好了。

    小姑娘仰着脸,笑得越发灿烂。

    秦隐停了片刻,没计较地垂回眼。

    一点轻淡纵容的笑意在他眼底掠了过去。

    当课代表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第二节课下课,年轻和蔼的线代老师伏到讲桌上,朝第一排的谈梨勾了勾手指。

    然而谈梨还处于生物钟适应阶段。两节课下来早就讲得她昏昏欲睡,到此时,全凭一股“坐在第一排不能睡”的意志力才支撑着她没有倒下。

    大脑罢工,不肯处理视觉信息,谈梨托着脸腮完全没反应。

    线代老师脾气极好:“谈课代表,你来一下。”

    “……”

    秦隐停下拿包的动作,看向身侧。小姑娘托着脸颊时不时小幅度地摇摆两下——睡过去就是眨个眼的事。

    也可能已经睡过去了。

    秦隐垂回眼,唇角撩了下,可惜那点弧度很快就随着他起身而抹平。秦隐把背包搁到桌前,走去讲台。

    “老师,有事跟我说吧。”

    线代老师笑容顿了顿,扶着讲桌直回腰。他带着点审视目光地扫过秦隐:“你叫秦……”

    “秦隐。”

    “哦,对,秦隐。我也听你们高数齐老师上周提过你。16岁考进f大,之后请了病假,休学三年,是吧?”

    秦隐抬了抬眼,声淡道:“事假。”

    “嗯?”老师意外抬头,“事假休学三年、学校还批了?很少见啊。”

    秦隐没有说话。

    看出秦隐对这个话题不想深聊,线代老师也没有自讨无趣。他拿出一个金属u盘,从桌上推到秦隐面前。

    “这里面是我个人整理的一些习题,你和谈梨去复印店打印一下,发给信工专业的学生。这个学期每周我都会对应进度,布置一些习题册上的作业。”

    秦隐接过:“好。”

    “哦对,印刷费用你们让各班班委征收吧。”

    “嗯。”

    “没有别的事情了,你回去吧。”

    “老师再见。”

    “等等——”

    秦隐停身。

    对上那双漆黑的好像没什么情绪的眼睛,年轻的线代老师好笑地问:“你和那个谈梨同学……”

    他指了指第一排桌上,终于还是没能撑住、趴下去了的谈梨。

    “她是你女朋友吗?”

    秦隐既没承认也没否认,眼神都不见起什么波澜:“理学院有课代表间不能恋爱的规定?”

    “哈哈,不至于。只要不影响学生工作,恋爱是你们的个人自由。”

    “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收到一枚止于礼的谢意卡和一个有点清冷疏离的颔首示意,线代老师目送着他的课代表回到座位去。

    “口风真严。”

    线代老师笑着收回目光,把教本摞到一起,自言自语地掂了掂。

    “这样的男生,谈恋爱也会宠着小姑娘吗……”

    谈梨这一觉睡得不安稳,但格外沉。

    趴在酸麻的胳膊上睁开眼,又等了几秒,她脑海里那些已经分不清是梦还是记忆的碎片才慢慢散去阴影。

    谈梨没有着急坐起来。

    她睡得头昏脑涨,全身上下没什么力气,连手指都不想动。所以她就无声睁着眼,盯着挡在自己面前的……

    “黑色怪物”。

    等视线清晰,谈梨判断出这个东西的本质:是一只黑色背包。

    还有点眼熟。

    虽然记忆里没确切印象,但只看这接缝利落的线条和颜色,谈梨也能猜到它的主人了。

    谈梨依旧没动,只把视线往背包后落了落。

    在黑色背带和背包切割出来的空隙里,她预见的那人正靠在座椅前,半垂着眼,侧颜冷淡清隽,透着画中人似的疏离气质。

    他左手托着书脊,右手修长的手指搭在书页的边缘,微屈起一截凌厉的弧线。

    这一秒里,突然有种疯劲儿从谈梨心底冒出来——

    她想吻一吻他屈起的指节,不知道会不会是冰一样的凉度。还想看看他的反应,不知道会不会见别的情绪挣破他的漠然从容。

    然后理智回归。

    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魔幻出怎样的画面,谈梨哽住。

    ……她刚刚想什么了?

    秦隐是在一次翻页后,不经意瞥见谈梨已经醒来的。手里书合上,秦隐直身:“醒了?”

    “我睡很久了吗?”谈梨也没好意思继续趴着,慢吞吞从桌上爬起来。

    “半个小时。”

    “唔。”谈梨闷闷地应了声,伸个懒腰,“你怎么没走?”

    秦隐还未开口,谈梨放下胳膊,从包里摸出糖盒。

    秦隐:“刚醒就吃糖?”

    谈梨的手指停顿了下:“就因为刚醒,什么可怕的想法都敢往外冒了……所以更要吃颗糖给自己压压惊。”

    秦隐自然不知道谈梨那个可怕的想法和他有关。

    他将书扣回桌上,声线里压出两分低沉:“这种成瘾摄入,你不觉得像慢性自.杀?”

    谈梨眨了眨眼,没心没肺地笑:“哦,那这可真是世界上最甜蜜的去世方法了。”

    秦隐皱眉,没说话。

    谈梨吃下糖,自觉那点疯劲儿应该压下去了,这才放心抬起眼正视秦隐,同时她从背包夹层里摸出一盒长条,递过去。

    “给。”谈梨呲牙笑。

    “这是什么?”

    “压片糖,不是欠了你一盒么。”谈梨又把它往秦隐那儿怼了怼,“百香果味道的,我还没试。你尝过以后记得给我用户反馈哦。”

    “我不吃糖。”

    “是么,”谈梨晃了晃糖盒,眼神清亮透彻,“那你怎么会随身带一盒糖的?”

    空气一静。

    两人对视里,谈梨莫名有点想退。只是想到对方才是应该心虚的那个,她又绷住了,回以更加灿烂的笑。

    秦隐垂回眼,拉着背包起身,声音平静:“所以你认为,我是因为你才买的?”

    这直球来得突然,谈梨险些没接住:“啊,我倒也没有这么笃定——”

    “是。”

    “?”谈梨仰头。

    秦隐站在桌前,居高临下地望着她,眸子里冷淡微熠:“我确实是因为你买的。”

    谈梨:“……”

    秦隐似乎完全没注意谈梨的怔住,他将背带在手上一缠,拎到身旁。被立起的背包挡住的阳光重新落下——

    它铺洒在谈梨原本趴着的地方。

    “线代老师要我们去复印店打印信工专业的线代习题。”秦隐示意了下手指间闪着冷淡光泽的金属u盘。

    谈梨还保持之前动作。

    秦隐已经走到第一排前,隔着窄窄的长桌停身看她:“你不走么?”

    “……”

    谈梨把糖片舔得翻了一圈,然后慢吞吞地顶了顶脸颊。

    她没说话,轻眯起眼审视秦隐。

    这个性冷淡是怎么做到,在说完那样的话以后还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而且他明明说过不会喜欢……

    “你是不是误会了。”

    一个冷淡声线插入,打断谈梨的思路。

    谈梨无辜仰脸:“嗯?”

    却见那人背光站定几秒,带点嘲弄地轻笑了声。然后他侧回身,修长指节按住桌沿,隔着长桌向她微微俯身。

    藏着星河似的黑眸停在近处。

    “买一盒糖就是喜欢了?”

    他声音压得低哑,掺两分似笑未笑。和着呼吸和衣角的木质浅香,谱成一段冷淡又懒散勾人的尾调。

    “小孩儿…你谈过恋爱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