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30、第 30 章
    第30章

    去复印店的路上,谈梨深刻反省了自己关键时候被撩得卡壳宕机的原因,并得出关键结论:

    美色所惑。

    ——在那种情境下,近距离面对那样一张脸,一个字说不出来实在是人之常情。

    谈梨于是欣然原谅了自己。

    但原谅归原谅,补救还是要做的。想通这个,谈梨就勾上自己那件贝壳形状的白色背包,快跟几步,晃到前面的秦隐身旁去了。

    她今天穿着衬衫格裙,外面搭了一件黑色的薄款小西装外套。白贝壳包晃啊晃地荡在一旁,谈梨抄着小西装的两个口袋,在秦隐身旁探头。

    某人那张好看得过分的脸上,已经半点不见方才嘲弄她那股子懒散撩人的劲儿了。

    谈梨遗憾地眯了下眼,直回身:“你应该多笑笑的,反正你也没女朋友。”

    “为什么要笑。”

    “那当然是造福社会了。好看的人不笑简直是一种资源浪费。”谈梨理直气壮地说。

    秦隐没辩驳她的歪理:“和女朋友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啊,”藏不住的坏劲儿又从小姑娘俏皮的眼底跳出来,“因为无主的美是公共资源,有主的美是私人财产啊。”

    一套更歪的歪理。

    秦隐嘴角轻扯了下。

    谈梨余光捕捉,敏锐回头:“你刚刚又笑了,对吧?”

    “没有。”

    “不可能,我打赌,”谈梨往他身旁凑了点,声音压低,“右前方那个站着的女生,一定把你笑的时候拍下来了。”

    “……”

    秦隐皱了下眉。

    被他眼神触及,路旁的那个女生慌忙地收回手机,掩饰着转头和身旁人说起话来了。

    “啧,又凶又冷淡。”谈梨幸灾乐祸地笑,“你以后的女朋友一定很辛苦。”

    秦隐瞥向谈梨。

    他没开口,但谈梨自动把他那个眼神约等为求知,欣然地掰着手指给他解释。

    “你看,除了要给全校女生寄道歉信,忍受你的性冷淡,最重要的是,她还要时刻担心她的‘私人财产’被别的女人高度觊觎。”

    谈梨停下,晃了晃只剩小指和无名指还翘着的左手,歪过头灿烂地笑。

    “是不是很惨?”

    秦隐静默数秒,终于发问:“为什么要给全校女生寄道歉信?”

    “当然是因为她把你sh——”

    话声在最恐怖的地方,险而又险地停住了。

    谈梨眨眨眼,无辜地转开头:“咳,那什么,复印店怎么还没到呢?”

    “……”

    秦隐微眯起眼。

    对着女孩心虚到快步走过他的背影,秦隐最终仁慈地选择不作计较。

    那双长腿迈着的步幅不必再刻意压制,秦隐垂着眸子,跟上女孩身后一晃一晃的长马尾。

    秦隐脱离校园生活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而谈梨,她就没有过什么正经或者正常的校园生活。

    再加上某个角度来说两人都有点不耐麻烦的共同点,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他们在做课代表等学生工作方面,基本没有任何经验。

    复印店里。

    谈梨懒洋洋地靠在墙边,对着那几堆被摞得越来越高的白花花的习题材料,她感觉很有些脑壳痛。

    盯了几秒,见那机器没有要停的意思,谈梨扭回头看秦隐:“你说我们让信工专业的学生排着队来领,可以吗?”

    秦隐闻言抬眸:“你觉得可以么。”

    “我觉得可以啊。”谈梨郑重且认真地点头。

    秦隐没搭话,路过的复印店员工忍不住笑了:“一个专业一届也至少得一两百人吧。小姑娘,你想带人给我们把店堵了啊?”

    谈梨继续没心没肺地建议:“那让他们划时间段来。你说以这个作为理由,我可以合理翘掉下午的课吗?”

    秦隐冷淡一嗤:“做梦。”

    谈梨:“……”

    路过那员工已经停下来了,他被两人对话模式逗得不行,直笑着给主意:“我看份数还好,最多四五个人也就搬完了。要不你们让你们室友或者朋友来帮忙搬一下?”

    秦隐没抬眼:“单人寝。”

    谈梨散漫笑:“没朋友。”

    复印店的员工:“……”

    沉默两秒,这人更乐了:“那你俩真不愧是一对,应了那句话——长得太好看的人都没朋友,是吧?”

    秦隐和谈梨同时一停。

    谈梨回过神,也笑了。她蹭蹭鼻尖,一时看不出是气是恼还是失笑:“我和他看起来就那么像男女朋友吗?”

    店员惊讶,脑袋拨浪鼓似的转两圈:“你们不是一对?不应该呀。”

    谈梨虚心好问:“那您给说说,哪儿不应该?”

    秦隐一顿,视线落到她身上了。

    大约是感受到秦隐的无语,谈梨偏了偏脸,小声:“我就问问。印这破习题还要排队,一印半个小时……闲着也是闲着,好不容易有人聊天,不然我要无聊死了。”

    “无聊?”秦隐垂手按在背包上,冷漠得很,“高数和线代课本我都带了,你想看哪一本,课代表?”

    “……”

    谈梨很想拿眼白睖他,最后忍住了,无声回视以示抗议。

    秦隐淡定垂眸睨着她。

    店员在旁边乐得眼睛都快找不着了:“我就没见比你俩气场更合、更像一对的,都大学了,恋爱自由,这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谈梨正好仰得脖子酸,借机下坡转头:“我们真不是……”

    “哎,来了。”店员摆摆手,“你们继续,我先忙去了。”

    没能解释,谈梨也不太有所谓,她转回来:“所以这些习题怎么办呢,秦隐小哥哥?”

    “……”

    末尾那个被拖得语调懒散的称呼,听得秦隐眼底情绪一晃。

    他视线又落回谈梨身上。

    对视不到一秒,谈梨已经笑了:“嗯?不喜欢新称呼吗?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小哥哥小哥哥的多见外。不喜欢这个的话,那叫你什么?秦秦,隐隐,欧巴?”

    秦隐眸里清晰映着小姑娘的影儿。

    蔫了才多久,现在又是那只在他的高压线上反复横跳还耀武扬威的小刺猬了。

    秦隐以为就算不气,他至少会有些恼。

    但都没有。

    或者说他心底攀起那丝“恼”、他真正想给谈梨的“教训”,和他以为的完全不一样。

    秦隐撩起眼。

    余光里,刚刚那个打趣他们的店员正绕回来。

    秦隐唇角不明显地勾了下。

    谈梨看见这个笑了。

    不太性冷淡的某个性冷淡的笑,让她心底瞬间拉起一声警.报。

    她觉得自己最好躲一躲。

    然而晚了。

    没等谈梨动作,她头上就蓦地一沉。某人非常自然地在她头顶摸了摸,甚至那二十公分的身高差距都被他俯身压近——

    “既然是女朋友,怎么喊随你。”

    谈梨僵住。

    耳边一声错觉似的轻哂后,身周冷淡的木质清香被风吹散:“我打电话叫人来搬,你联系信工专业的班长。”

    那人转身离开,店员的声音正好促狭地经过她身旁:“关系都这么亲近了,还说不是一对,小姑娘你也太容易害羞了。这样男朋友会难过的。”

    谈梨:“…………”

    他难过?他难过个头。

    尽管已经很不服气地在心底盘算要怎么“报复”回来了,但谈梨还是蛮听话地拿出手机,准备联系信工专业的新生班长们。

    她退坐到复印店角落的桌沿上。

    信工72级1班的学生,除了秦隐,谈梨能叫上名字的屈指可数,更别说其他班的班长了。

    所以想联系上那些人,唯一方法就是通过1班班长。

    谈梨之前为了套出秦隐寝室前去“报恩”,和1班班长聊过,但是是通过班级群的临时对话窗口,并没有单独加过好友。

    这次谈梨准备如法炮制。

    只是当她刚点进班级群,黑乎乎的小背景就让她指尖停住了。

    ——全群匿名状态。

    ——未读消息99+。

    想起某个因为是某人亲自传播所以格外实锤还未澄清的谣言,谈梨眼神跳了跳。

    她点了一下右上角已读定位,看着小小的滚动条嗖嗖地在视野里划动。

    谈梨:……

    他们这是聊了多少?

    目测两百条打底,新消息还在刷新,好不火热——

    在新班级氛围的和谐建设上,谈梨和秦隐显然被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突出贡献。

    她没耐性细读,就一目十行地往下翻,中间还找到了他们如此明目张胆的根本原因。

    【……】

    【当面八卦啊,你们也不怕当事人不高兴?】

    【大佬不看群的】

    【没错,我昨天特意翻了,两大佬共同点之一就是进群除了验证消息外,从来没在群里冒过泡】

    【估计直接关群消息了】

    【这就是大佬气质吗,i了i了】

    【……】

    谈梨凉飕飕地哼了声,划到最下。她很和善地决定顺了他们的意,就当没看到——毕竟点进来也确实是意外。

    只是在谈梨的手指戳上群名单去找班长前,最新一条消息弹出。

    【昨天晚上12点后,我在女寝楼后撞见两大佬一起回来的】

    群里一片问号追问后续,爆料的匿名又发了一句。

    【后面没看清楚,两人一直藏在楼侧的阴影里,好像是校草大佬把校花大佬按在墙上亲吧】

    群里静默几秒,几个原本没参与的都炸出来了。

    【?????】

    【按在墙上亲?校草好a,身高对比我都想象出来了,太刺激了】

    【这就是大学生活吗,真好】

    【……】

    谈梨舌尖舔过上颚,不爽地眯起眼。

    停过几秒,她敲完字,哼出一声轻蔑的笑,点了发送。

    于是,班级群的无数匿名消息里,这条大喇喇带着本人真名备注id的消息猛然出现——

    【谈梨】:

    “同学,你肯定看错人了。我们接吻不是那个姿势。我一般都先在墙上劈个一字马,壁咚亲他。”

    匿名们:…………

    群里死寂,久久静默。

    谈梨报复成功,垂弯着眼角,无声笑得像个快乐的小疯子。

    可惜这快乐没能维持太久。

    群里冒出了新消息。

    【y】:。

    【y】:那真是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