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31、第 31 章
    第31章

    谈梨曾经笃信一个“真理”:破除谣言的最好方法,就是用一个更离谱的谣言取代它。

    于是她身体力行。

    就是付出的代价有点大。

    听谈梨讲完这段光荣事迹后,盛喃在电话里差点笑疯了。

    “哈哈哈哈哈卧槽梨哥你真的是个人才!哈哈哈哈你怎么想到那么沙雕的接吻方式的!而且背着人胡说八道还能撞到正主面前去哈哈哈哈……”

    谈梨最后一个走进电梯,按下电梯按钮。

    然后她轻舔了下唇角,微眯起眼,有点不爽:“他出去打电话了,我怎么想得到他会刚好在那时候看群消息?”

    “哈哈哈——嘎?”盛喃笑声收住,狐疑问,“为什么你会知道他那时候在干嘛?用的还是出去这种听起来好像同处一室的词?”

    “因为就是同处一室。”

    “嗯??类似在顶楼落地窗总统套房里共度美好一夜……这样的同处一室吗?”

    谈梨一顿,轻笑着哼了声:“复印室的室。”

    “噫,没劲。”

    电梯“叮”的一声,停在6楼。

    谈梨抬起右手腕,看了眼时间,然后在身后敬畏的目光里走出电梯。

    “不跟你聊了,我待会有事。”

    “今天不是周末吗?你一个大学生的周末,怎么比我这个准高四生还忙?”

    “电竞社团上午9点有纳新二面,说一定让我过来看一……”

    谈梨脚步停住。

    她退回半步,歪了歪头看那个挂在电梯间的指示牌。

    谈梨:“咦。”

    “怎么了?”盛喃问。

    “这层好像有,机房?”谈梨落回视线,继续往前走,“机房楼层的普通教室应该不多,电竞社借面试教室都这么难借了吗?”

    盛喃犹豫了下,尝试揣测:“也可能是他们二面,考上机?”

    谈梨失笑。

    按照葛静发给她的教室门牌号,谈梨顺着长廊一间间找过去,同时她漫不经心地开口:“你以为这是计算机等级考试吗?考什么上——”

    “机”字未来得及出口,谈梨停在敞着门的617号,机房教室前。

    面对满教室的电脑。

    谈梨:“……”

    谈梨叹了口气,一转身,靠到门后的墙上:“你说得对。”

    “啊?”

    “我和正常学生社团思维果然无法共融,我还是回去慎重思考一下我是不是真的要把未来四年扔进这样一个黑洞里吧。”

    “哈哈哈所以果然是上机考试?不愧电竞社——”

    “梨哥,你已经到了呀!”

    一个兴奋的声音插入对话。谈梨朝长廊一侧抬头,就见社团里一个她还没能记住名字的学长领着一队新生过来了。

    “晚上聊。”谈梨和盛喃结语,挂断电话。她看了一眼那队新生:“这是来二面的?”

    “对,这是第一批。”

    “梨子,你来这么早?”谈梨身旁的门里探出个脑袋。

    谈梨回头:“葛静学长。”

    “哎呀不要这么客气,你可是我偶像。”葛静示意了下领队的男生,“让他们进去吧,第一批可以开始了。”

    “好。”

    等这一拨进到门内,葛静把门一关:“今天面试的时间估计会比较长,我特意把时间推了推,想说你晚点过来也行呢。没想到你提前来了。”

    谈梨:“今天的面试标准是?”

    “电竞社嘛,自然还是要看实践水平的。”葛静骄傲地挺了挺胸,“我们从社里挑选了目前排位最高的五个人,由他们轮番上阵,和来面试的新生solo。”

    “赢了过关?”

    “害,那不至于,真那样的话电竞社团招不到人怎么办?”葛静玩笑,“只要能坚持7分钟不倒下就行。”

    谈梨点头:“不过二面就实战,那三面怎么办?”

    “三面?”

    “嗯。”

    “……”

    片刻的沉默之后,谈梨抬头,对上葛静尴尬到游弋的眼神:“你们不会,没有三面吧?”

    葛静:“啊,这个,社长说三轮面试耗时耗力,我们电竞社不搞花架子,所以不用那么多……”

    “实话?”

    葛静放弃挣扎,丧气道:“实话是报名的人虽然有增加,但有一部分完全是因为秦隐才来凑热闹的。第一轮筛完以后,剩的有点基础的人数根本不需要再来两轮了。”

    谈梨轻啧了声:“真叫人心疼啊。”

    葛静:“……”

    这语气是真叫人听不出半点心疼啊。

    葛静没丧多久,就突然想起什么,他神秘兮兮地四周看看,然后才拉着谈梨问:“梨子,学校里最近一直在传,说秦隐是你男朋友,真的假的?”

    “假的。”谈梨想都没想。

    葛静松了口气:“我就说嘛。上周周末一面后你明明还要疏远他,怎么会突然变成男女朋友关系?还好我没信。”

    谈梨:“其实我们已经和好……”

    葛静:“他确实有电竞理论基础,一面不方便刷掉他,所以我已经拜托二面和他对战的学长,一定在7分钟内解决他——你放心,他绝对进不来社团了!”

    葛静兴奋说完,疑惑抬头:“你刚刚说什么了吗?”

    谈梨:“…没事了。”

    谈梨:“不过你们不要他自带的人气加成了?我看收效还是很明显,不要因为我影响以后的纳新。”

    葛静严肃道:“这一点我们也郑重讨论过了。花瓶带来的流量不是我们想要的,实力才是第一位。”

    谈梨下意识替秦隐说话:“他也不是花瓶……”

    “梨子,我可是你忠实粉丝,一场直播都不落的。”葛静酸溜溜地开口,“你带他那场我也看过,就他那冰鸟的操作,还不花瓶呢?”

    谈梨停住还想说的话。

    她仍是轻淡带笑的,但是这一秒里,眼神又好像凉下来了。

    葛静心里咯噔了下:“我没别的意思,秦隐那场辅助做视野的意识很好,但是手速操作确实……”

    “没关系,”谈梨弯眼笑笑,“我懂。你们选新人,想要实力好的,这很正常。”

    葛静松了口气:“你要是想让他进,那我再去跟社长说说?”

    “不用,正常就好。”

    谈梨一顿,淡笑开口:“严苛些更好。进不去就是他实力不够,如果进得去,那至少不会被人说是靠关系进来的花瓶——那人虽然看起来不会在意,但也不该承受莫名指责。”

    葛静脸上莫名有点烧似的,恰巧此时教室里有人出来喊他,他连忙应了:“里面应该缺人,我先进去了。”

    “好,谢谢学长,学长待会见。”

    “嗯…嗯。”

    等葛静进去后,教室门关上,谈梨嘴角眉梢的笑意一淡。

    她往墙上靠了靠,那绺卷发垂下来,被她有点烦躁地吹开。她伸手,下意识去摸口袋里的糖盒。

    然后听见个突然的声音。

    “你不必那样说。”

    “——”

    这个声线冷淡而好听,在空寂的长廊里,那种辨识度极高的性感就更明显。

    谈梨听过几遍,熟稔于心,但还是有点意外。她回过头去,看着隔壁的教室门拉开,一道清瘦身影淡定地走出来。

    谈梨怔了一秒,眼角弯下去。

    “我说什么了吗?”

    “那些维护我的话。”

    “咦,我什么时候维护过你,小哥哥你会不会太自作多情了一点?”

    “……”

    秦隐眼帘撩起,漆黑眸子淡淡睨她。他上前来,然后停在她身旁:“像你说的,我不在意,更大概率是根本不会听到。而他会在意。”

    谈梨笑意浅了点。

    秦隐:“如果遇见一个气量小的,那你已经把人得罪了。”

    谈梨不在意地转回去,往墙上一靠,没感情地:“哦。”

    秦隐:“何况,他本意是想讨好你。”

    “……”

    谈梨忍了几秒。

    其实她耐性一直挺好的,至少她自己这么觉着。所以在从小到大遇到各种奇葩、憨批或者意见不合的人的时候,她总能教会自己微笑面对。

    但是对秦隐,没缘由的,这种耐性好像会差一点。

    也可能是很多点。

    所以她没能忍住。

    谈梨就靠在那面墙上,懒洋洋地歪过头去,眼睛弯成了漂亮的月牙,但那弧度又仿佛是锋利的。

    “小哥哥,你是想做我的人生导师吗?可惜我不是告诉过你了,我是最不懂也不尊重社交潜规则的那种——不然我怎么会没朋友呢,对吧?”

    秦隐没说话。

    有好几秒也可能是好几十秒的时间,他就那样看着她。

    用那双不说话时候,冷冷淡淡也能勾人似的黑漆漆的漂亮眸子。

    谈梨承不住,所以她歪了下头,没心没肺地笑:“你别这样看我,我坏小孩儿一个,没谈过恋爱的——可能又要以为你喜欢上我了呢。”

    秦隐不在意她的反击,眼帘一垂。这样近的距离,那些细密又长翘的睫毛,谈梨好像能一根一根数清楚。

    她走神里,听见他问:

    “为什么要维护我?”

    谈梨一下子就醒了。

    她转回去,脚尖着地,脚跟和着莫名的节拍轻叩墙根:“没有啊,只是护短。”

    她又听见耳边一声轻嗤:“我是你的短么。”

    心里谴责一番怎么能有人嘲弄低笑都这么好听、刻意撩人似的,谈梨面上依旧淡定得很:“怎么说也是一起上过分的关系。”

    她一顿,补充:“哦,反向上。”

    秦隐安静片刻,大概是接受了这个结论:“下次别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

    “啊?”

    “如果我没听到,那不是只落了责难么?”

    “我又不是为了——”

    谈梨将出口的本能解释被压回去,她倾过上身去,俯到那人侧旁,对着他勾唇:“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发现你在才那么说的?”

    “?”

    “说不定,我就是故意让你听见,想收服你呢?”

    “……”

    女孩笑意恣肆。

    眼都不眨的模样像个彻头彻尾没心没肺的小坏蛋。

    长廊寂静,风过如拂。

    谈梨听见那嗓音起于一声低哑的失笑。

    “哪个收服,”那人一撩眼,冷淡却勾人,“坏小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