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32、第 32 章
    第32章

    那个冷淡散漫不经心的尾调,很轻易把谈梨戳中了。

    谈梨有点后悔刚刚这样自称。

    这个性冷淡撩起来的功力她是见识过的,还不止一回。有那长相和一把好嗓子加成,他半垂着眼,似笑未笑开口时,能撑住五秒以上不腿软的都是好汉,无论男女。

    授人以柄,大意了大意了。

    谈梨心里不正经地反省着,面上却笑得愈发灿烂:“除了小跟班,难道还有别的哪种收服吗?”

    装无辜第一名。

    谈梨没等到秦隐的答复。

    在那之前,她身旁的教室门被人拉开了。之前领人进去的社团学长走出来,看见谈梨他愣了下:“梨哥,你怎么没进去?”

    谈梨眼睛不眨:“透气。”

    “额,好的。”对方把目光移到秦隐身上。

    他显然认得出这张脸,犹豫之后还是开口:“候选室在这层最西边的那个教室,一般都是按批次点名后列队带过来。”

    谈梨听了从墙前慢慢支起身,明媚里带点懒散的笑意绽在她眼角眉梢:“那麻烦学长带他过去,我就先进去了。”

    “好。秦隐同学你、你跟我过来吧。”男生被谈梨那一句学长叫红了脸,离开的脚步都有点慌乱,迷弟心态一眼到底。

    谈梨没在意,右手从口袋里伸出,要去扶被风吹得将合上的教室门。

    不等抵达,她指尖前一凉,然后掌心被压向上,手里一沉——

    一瓶矿泉水躺进她手心。

    “少吃糖。”

    “……”

    那个冷淡声音被风吹散,萦着她绕了两圈,最后和光束里的微粒一起低下去,归于尘埃。

    谈梨回头,那道背影已经在长廊里走得很远。

    门被风吹得合上。

    一声闷响。

    谈梨意识和视线一起被拽回来,她低了低头,手里那瓶形状奇怪的矿泉水被她晃了晃。

    瓶体里的透明大气泡从左边沉到右边,又弹回来。

    来回几遍。

    三岁小孩都未必喜欢的“玩具”,却逗得谈梨笑起来。等终于玩够了,她右手握着水瓶垂回身旁,左手拉开门。

    风吹着她衣角起伏了下。

    “当啷。”

    金属糖盒在右侧口袋里轻响。

    半分钟后。

    候选教室里,随便挑了张座位落座的秦隐手机震动了下。

    他翻过手机。

    “秦隐同学。”

    前排斜侧,两个女生中的一个转回头,轻着声开口。

    秦隐停了两秒,撩起眼:“?”

    女生小声提醒:“你面试前,手机最好调静音,不然学长学姐会说的。”

    “谢谢。”

    性冷淡没感情地道完谢,连一秒停顿都没有,眼皮就耷拉回去了。

    两个女生失望对视,准备转身。

    其中一个突然僵住,拉了拉另一个:“他…笑了?”

    “??”

    秦隐正低着眼,手机里两条新消息。

    来自好友,备注【小刺猬】——

    “少管我。”

    “[略略略.jpg]”

    秦隐看着最后那个小弱智似的表情包,直过几秒。

    最后还是未忍住。秦隐把手机扣回桌面,抬手慢慢撑住额角,也遮了碎发下那双垂而染笑的眼。

    电竞社团的二面,不期然地出现了一点小偏差。

    上午11:27。

    倒数第二组面试刚结束,最后一批候选新生还没领过来的时候,社团里负责后勤的学姐匆忙跑进来:“社长,我们借机房的时间不够了。”

    马靖昊正和人讨论前几组的名单。闻言几人一齐抬头。

    “啊?”

    “还真是。只剩三分钟了,最后一组肯定来不及。”

    “要不我们让最后一组下午再比?”

    “你金鱼脑了?咱学校周六机房只开到上午十一点半,总不能让他们明天再来吧?那拖延一天,前面几组已经面完的新生肯定不乐意啊。”

    “那怎么办,三分钟比不完的。”

    “不如,去网吧?”

    “这可是周末,网吧里肯定人满为患。而且环境太嘈杂,对比赛不利,怎么让最后一组候选人服气?”

    “……”

    谈梨坐上窗边,半上午昏昏欲睡。直到被这群人的讨论驱散睡意,她垫着一只胳膊,慢吞吞举起另一只。

    “我有个建议。”

    女孩声线干净,慵懒,不合群。像乐章里第一个杂音,冒出来得突然,却清亮入耳。

    围在前面的几人都停住,回头。

    谈梨枕着胳膊,转过脸时没忍住打了个呵欠:“我和校外一家网咖的老板还挺熟的,那边一直有预留给我的包间,一对一对比的话,问题不大。”

    马靖昊眼睛亮了:“太好了,就这么办!”

    “梨哥靠谱!”

    “谢谢梨子了。”

    “……”

    于是出发。

    电竞社团成员们先到了楼下,只等负责新生的学长把最后一组三个人带下楼。

    “老林怎么还没把人带下来?”

    “没通知错吧?”

    “不应——下来了。”

    “哎哟我去,新生里那个校草,叫秦隐的,他在最后一组啊,这谁分的?难怪前面几组小学妹都那么心不在焉的,祸害人嘛这不是?”

    听见某个名字,杵着脚尖数蚂蚁的谈梨终于支了支眼,朝楼口看过去。

    一个电竞社团的学长带着最后一组三个新生,大约组成个没规则的四边形,从那高高的露天楼梯上走下来。

    腿最长的,却懒洋洋又冷淡地垂着眼,落在最后。

    前面三个就不一样了。

    他们绷得腰板挺直,气度非凡,目不斜视,神色严肃。

    就是有点像……

    “卧槽哈哈哈,老林和那两个新生怎么回事?明明走前面,姿势也挺拽,但怎么就跟给大佬开道似的?”

    “像不像哪家少爷出门,带了三个保镖?”

    “哈哈哈擦,你别说了,越说越有那味儿。”

    “没眼看没眼看。”

    “……”

    某些人得天独厚,走哪儿哪儿就是一道风景线。谈梨临近中午那点困意都被冲得七七八八,眸子和笑意一起清亮起来。

    “少爷和他家三个保镖”很快走到近前。

    谈梨站在原地。到齐的电竞社团散着成群,从她面前流水似的淌过去。直到最后一人那儿。

    谈梨往前跨出半步,把这流水拦“断”了。

    秦隐身影一停,撩起眼望她。

    “solo赛,你真要参加啊?”谈梨揣着口袋,一边走在那人身旁,一边漫不经心地问他。

    “嗯。”

    “之前在楼上你也听见了,他们可能会给你增加一点难度,”谈梨说得毫不心虚,好像这点增加的难度完全不是因为她的缘故,她甚至扭过头,朝秦隐灿烂地笑,“万一遇见最厉害的学长,有信心坚持过7分钟吗,小哥哥?”

    秦隐眼都没抬:“没有。”

    这回答毫不犹豫,也太轻巧无谓,谈梨都怔了两秒才眯起眼:“这么铿锵有力的,还以为你要说有呢。”

    谈梨话声刚落,她自己手机响起来。

    来电显示上是一串座机号码。

    谈梨只扫过一眼,眉眼间的情绪便淡了下去。她手指轻轻一掠,通话被她挂断。

    手机揣回口袋,谈梨抬头,对上双漆黑的眸。

    舌尖抵着上颚停顿两秒,谈梨勾唇一笑,解释:“骚扰电话。”

    秦隐落回视线,似乎没怀疑:“嗯。”

    谈梨:“既然你对solo赛没什么信心,原本也不想进电竞社,那不勉强也可以。”

    “现在想进了。”

    “?为什么改主意了?”谈梨意外回眸,随即要笑不笑地望着他,“别说又是因为我啊。你不能总是用一套说辞来撩我,那太敷衍人了,小哥哥。”

    秦隐不受她骚话影响,声线自若:“你不是没朋友么。”

    谈梨:“所以?”

    “所以,我陪你进。”

    “——”

    谈梨的笑停在眼底。

    好几秒过去了。

    谈梨眨眨眼,失笑着转回去:“让你换一套撩法你还真的换了……不过,进社团还要陪,难道我这是在幼儿园里玩过家家吗?”

    秦隐淡然接:“你们小孩儿不都喜欢陪来陪去。”

    谈梨哼出一声轻淡的笑:“有人说过你性格心态口吻都像个老干部吗?”

    “有。”

    谈梨意外:“谁这么慧眼识珠?”

    “……”

    秦隐插着裤袋,闻言侧回身,背光的漆黑眸子里情绪深深浅浅的。

    他望了她几秒,垂了眼,嘴角撇出一点冷淡笑意。

    “不是你么。”

    “?”

    等谈梨回神,那人已经转身往前走了。她追上去。

    “我什么时候这样说过你??”

    “……”

    周六的网吧里,人果然要比平常多出不少。

    老蔡雇的网管在柜台后给客人安排上机下机,老蔡则一个人拿着他那个颇有年代感的搪瓷大茶缸,靠在柜台外面,目光巡视着网吧内他的“江山”。

    然后他就看见网吧门口,一群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前后进门。

    粗略估计有10人左右,走在最前面的就是谈梨。

    老蔡愣了一下,玩笑道:“大中午的,你怎么搞这么大阵仗,来砸我场子啊?”

    谈梨走过来,闻言轻撇了下唇角:“我明明是来给你捧场的。”

    “今天网吧可没这么多位置让你捧场。”

    “我那包间留着吗?”

    “在呢。”

    “那我们还是开那个包间。”谈梨一顿,回眸,对马靖昊说,“那个包间不大,容不下这么多人。除了进去比赛的新生和老生,社团里最多再进3到4个人。”

    “好,辛苦你了梨子。那我安排一下。”

    老蔡刚刚得了工夫,目光把社团里这将近10号人扫了一遍。没费什么力气,他就看见里面最捉人眼球、也叫此时网吧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小姑娘目光都兜过来的那道身影了。

    老蔡促狭地回过头,打趣谈梨:“到哪儿都不忘带着啊,这么舍不得分不开的?”

    “?”

    谈梨刚挂断又一回电话,有点走神,闻言顺着老蔡视线看到了秦隐身上。

    那人五感一贯敏锐,只是平常对人冷淡,不爱回应,但他似乎总察觉得到某种区别——每次谈梨看他不久,就会被那双黑漆漆的眸子“抓获”。

    这次也不例外。

    谈梨笑着转回去,撑着脸颊半趴到柜台上:“别胡说。我们今天过来是安排solo局作为社团纳新面试的,他是社团候选人之一。”

    老蔡:“呦呦呦,那这还是公费恋爱?”

    谈梨懒得再辩驳,轻笑了声。

    这片刻,社团那边选完了。

    马靖昊:“就秦隐和蒋林杉先比吧。我们几个进去裁判。梨子,你要一起进去吗?”

    谈梨一顿,随即回头,没心没肺地笑起来:“我才不进去呢,多挤啊。”她说完,往柜台上一趴,叩了叩桌面。

    “笃笃。”

    柜台后低头工作的年轻男网管被她叫抬了头,脸上几颗青春痘格外醒目。

    谈梨趴在外边,脚尖戳着地懒洋洋地晃,面上笑容也一样散漫:“小哥哥,麻烦帮我们这边两个人先过一遍身份证核验?”

    柜台后这个大概是第一次被这样称呼,脸一瞬间就红了,慌里慌张地应下声。

    谈梨顿时感觉在某个性冷淡那儿损失的颜面都补回来了。

    ——这才是正常人反应。

    谈梨笑得愈发灿烂,漂亮的杏眼弯弯翘翘的,连那一绺乳白色的卷发拂在唇边,都被衬得明艳动人。

    老蔡看不下去:“哎哎,别朝我们网管小哥下毒手。”

    谈梨:“这是普通且友好地打招呼。”

    老蔡:“在别人那儿是普通且友好,在你这儿可不行。”

    谈梨:“你不能——”

    话未说完,谈梨身旁,一只修长冷白的手叩到桌面上,压着一张身份证推了进去——

    “上机。”

    冷冰冰的声音就压在谈梨身后。

    咫尺之距。

    “……!”

    舔着唇角笑容烂漫的小坏蛋,蓦地僵在那人和柜台中间的空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