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33、第 33 章
    第33章

    谈梨僵在柜台前,连戳地晃着的脚尖都停住——

    身后的声音太近了。

    近到让谈梨怀疑,她如果想转身,那很大概率会在九十度角时被柜台和身后那人的胸膛卡住。

    老蔡就站在谈梨身旁不远的柜台外,眼神微妙地看着两人。

    然后他收回视线,掂了掂自己的搪瓷大茶杯。老蔡一边吹开上面的茶叶,一边低着头乐。

    “你看,就算我不管,也总有人要管。”

    “……”

    谈梨装没听见。她扒着柜台外边那条棱,在那方寸地方里,艰难地转了个身。

    没被卡住,也没蹭着那人衣角。

    距离比她想象里要远一些,谈梨判断是某人的声音太犯规,在身后低低压着说话时,怎么听怎么像趴她耳边开的口。

    谈梨背靠柜台,撑住了,稍有底气,她没心没肺地勾个笑:“小哥哥,上机就上机,你站我后面做什么?”

    “抱歉。”性冷淡从善如流地侧过身,让开空间。

    谈梨有点意外,但看在这认错态度足够快速诚恳的面子上,她善良大方地决定不计较了:“没关系,我不是那么小气的——”

    “太低了。没往下看。”

    谈梨:“……”

    谈梨:“?”

    “咳咳咳。”

    旁边看戏的老蔡大约是呛到了茶叶,一边咳嗽一边忍着笑转身,往柜台里面拐。

    电竞社的其他人还在等秦隐和蒋林杉身份证检录,谈梨只得保持微笑,慢吞吞地向右横移一步:“差点绊着您,应该我道歉。”

    “……”

    秦隐垂着眼,唇角淡淡一抬。

    谈梨把这笑容视为嘲讽,不爽地眯了眯眼。她在心底盘算起之后如何报复回来,然后转了身。

    “老蔡,你们这里有压片糖吗?”她问已经进到柜台里面的蔡东。

    “什么糖?”

    “压片……算了。”谈梨趴下去,“当我没问。”

    “哦。”

    秦隐登记过身份证,转身退开。电竞社里的蒋林杉上前,把自己的身份证递给网管小哥。

    趁秦隐不在,蒋林杉犹豫着瞥了一眼看起来没精打采趴在柜台上的女孩。

    乳白色的长马尾从她身后垂下来,贴合着脊骨弯曲而优美的曲线,最后懒洋洋地搭在腰窝位置。

    蒋林杉轻咳了声:“梨子学妹。”

    “?”

    谈梨枕着胳膊,歪了歪脸。

    “你和那个,秦隐,关系很熟吗?”

    “不熟,不认识,没关系。”谈梨冷笑着否认三连。

    蒋林杉意外问:“那待会儿我和他solo,不需要我放点水吗?”

    “不用,尽情虐他,谢谢。”

    “……”

    蒋林杉莫名有点碰了一鼻子灰的感觉,他摸了摸鼻梁,尴尬地跟上马靖昊几人,往包厢走去了。

    谈梨余光里看见那4个“裁判”和蒋林杉走过去,但没见秦隐。

    她正准备回头找人,就感觉自己趴着的柜台台面轻轻一震。

    谈梨怔着支起身。

    一瓶覆上一层薄薄水雾的矿泉水被放在她面前。修长的指节刚刚从瓶身上离开。

    “这瓶水,结一下账。”回到她身侧的人对柜台里开口,声线清冷好听。

    谈梨醒神:“你怎么还不进去?”

    “不急。”

    “…你很傲气啊小哥哥,待会儿出来可别输太难看噢。”

    秦隐付钱:“先给你买‘糖’。”

    谈梨轻哼,伸出一根手指敲了敲瓶子:“这叫糖吗?”

    秦隐合上钱夹,随手塞进上衣口袋:“这个牌子水是甜的,不信你尝。”

    “……”

    从性冷淡毫无波澜的声线里听不出真假,谈梨十分怀疑地看了眼面前这瓶形状奇怪的矿泉水:“我之前喝的时候怎么没觉出来。”

    “走了。”秦隐转身。

    “哦。”

    谈梨转过一百八十度,靠在柜台前,看着这人从自己面前过去。有那么0.01秒她觉着心底有一点点后悔——

    刚刚蒋林杉问,她是不是应该默认的。

    这0.01秒的后悔晃来晃去,叫谈梨心里生出点烦躁。她背靠在柜台前,从口袋里摸出糖盒。

    盒子里糖片不多了,晃出来的声音格外空旷。

    谈梨正走着神,之前负责接送新人的那个学长又走到她身旁:“梨哥。”

    “…嗯?”玩着糖盒的手停下,谈梨回过头。

    “秦隐这局,可能有点悬。”

    “唔,你也觉得他冰鸟太菜了是吧?”

    对方不察:“啊,哦,那倒不是,是蒋林杉。”

    “嗯?”

    “他solo很厉害的,可以说是我们社团最牛的。想在他手底下坚持过7分钟,对于新人们来说太难了。”

    “……”

    谈梨视线在通往包厢的过道停了几秒,手指间把玩着的糖盒被她指尖撬开盒盖。抛了一粒糖片进嘴巴里,谈梨从柜台前直身。她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笑意散漫地往外走。

    “那就是他和电竞社无缘,没办法。”

    “梨哥你这是要去哪儿?”

    “接个电话。”

    “啊?”

    男生转移视线,就见谈梨背对着他们走出去,左手拎着一瓶矿泉水,右手抬起手机晃了晃。

    手机屏幕上,亮着一串座机号码。

    初秋正午,日暖风凉。

    谈梨站在网吧外的招牌下,慢悠悠地接通电话,放到耳边。

    “你好,请问是谈梨同学吗?”

    “嗯。”

    “谈梨同学你好,我是f大心理咨询室的张老师,我们每年按照惯例要在新生里随机抽取学生进行心理咨询,今年的名额刚好抽到了你,所以……”

    在电话里那个温柔声音的吹拂下,谈梨感觉自己突然有点困懒了。她握了握那瓶凉冰冰的水,慢慢倚到身后的墙上。

    一个好像是跟爸爸一起走着的孩子从台阶下过去,好奇地盯着她看。

    “爸爸,那个姐姐的头发是金白色的。”

    “嘘。”

    小孩被拽到了大人的另一边去。那个人警惕又嫌恶地看了谈梨一眼,就拉着孩子快步走了。

    谈梨舔着糖片,歪过头轻笑了声。

    电话里声音一停:“谈梨同学?”

    “…没事。”谈梨转回眼,慢慢屈起膝盖蹲下身。然后她弯起一只胳膊,下巴懒洋洋垫上去,“您继续。”

    “这边的大概情况就是这样,不知道谈梨同学你今天下午有时间过来一趟吗?”

    “……”

    “谈梨同学?”

    “我在听。”

    对面似乎顿了下,不知道在做什么情绪分析还是应对话语。谈梨想了想,没想到,便按着自己的开口:“时间是有的,不过,我有个问题。”

    “嗯?什么问题?”

    “您刚刚说,随机抽取,是吧?”

    对面有一秒钟的停顿,随后声音更温柔:“是的,谈梨同学。”

    谈梨笑起来。

    她脸颊枕到胳膊上,手里抓着的矿泉水瓶被她轻轻地摇晃,折射出来的光影落在脸上。

    “上上周,还有一个月前,另外两位咨询室老师打来的电话里,好像也是这样跟我说的。”

    对面一哑。

    谈梨并不在意,也并不停顿,她似乎笑得更欢愉:“开学时候,我记得每个人做了一份大学生心理健康调查问卷,是根据那个结果选的人吗?”

    “谈梨同学你不要误会,这个真的只是随机抽查——”

    “啊,一个寝室四个女生,在三次随机抽查里只有同一个人一直被抽到的概率是六十四分之一,也就是0.015625。”

    谈梨把手里的水瓶倒置,看着最大的那个气泡咕咚一下跑到上面。

    她弯下眼角:“我运气是不是也就太好了,张老师?”

    “谈梨同学……”

    “我没有要为难您的意思。只是,唔,我突然想起我今天下午还有别的安排,所以可能不方便过去了。”谈梨毫无诚意地撒了个谎,“老师再见,祝您工作顺利。”

    “……”

    电话挂断。

    谈梨原地没动,在胳膊上趴了一会儿,又玩了会儿瓶子里的气泡后,她终于捶了捶发麻的小腿,站起来。

    她低着视线转过身,刚要往网吧里回,目光落点就在几米外看见双长腿。

    顿了顿,谈梨视线上移。

    意料中的某个性冷淡。

    谈梨眨了眨眼:“你这场solo已经结束了?”

    “嗯。”

    谈梨抬起手机:“让我看看,才过去……十分钟不到?”

    放下手机,她对视上被挡住的那张冷淡的祸害脸,没心没肺地乐:“去掉进出和登陆时间,你这结束得也太迅速了吧,小哥哥?”

    秦隐淡声道:“还好。”

    谈梨失笑:“输这么快,你还挺谦虚?”

    秦隐抬眸:“谁说我输了?”

    “?”

    谈梨正怔着,就见蒋林杉从网吧里出来。

    看见门口两人,他顿了下,对谈梨露出一个不太自在的笑:“早知道秦隐实力这么牛……谈梨学妹你也太不厚道了,刚刚我去问你,你怎么也不给我提醒一下呢?”

    谈梨一顿,慢慢转向某性冷淡:“他实力、牛?”

    性冷淡没表情。

    蒋林杉似乎把谈梨这话当成了嘲讽,笑容没绷住:“比起你这种接近职业级别的,可能是没那么厉害。但我们嘛,只是凡人,确实不行。”

    说完,蒋林杉没给谈梨解释机会,直接下台阶走人了。

    谈梨慢慢回神:“…啧。”

    从那道背影上收回视线,谈梨叹气转向秦隐:“小哥哥,你知道你让我本就不幸的社会关系雪上加霜了吗?”

    秦隐依旧没说话。

    谈梨也不在意,玩笑问:“蒋林杉测试前几组新生的时候我看过一两场,他应该是宗师段和王者段之间的水平。既然有能拿下他的实力,你之前那冰鸟就是在闹我呢?”

    秦隐眼神一动:“那时候很久不玩了,手生。”

    “唔,那就是回去恶补了?”

    “…嗯。”

    “不错嘛,勤能补拙啊少年。”

    谈梨本想拍拍他肩膀,手举到一半发现自己左手矿泉水右手手机,没一个闲着的。

    于是放弃。

    她落回手,离开前想起什么。

    谈梨停了停,似乎随口问:“你刚刚是什么时候出来的,我都没听见声音?”

    秦隐抬眼:“你打电话的时候。”

    谈梨笑容微顿,一秒后恢复如常:“唔,是之前来过的那个电话。”

    “骚扰电话?”

    “……”

    谈梨想说“是”的,已经撒过谎,再续接不难。

    但是对上那双深邃的、满盛着她身影的眸子,谈梨突然觉得好像是第一次有人这样专注地望着她。不带任何负面情绪的,只望着她一个人。

    谈梨忍不住,唇轻碰了碰。

    “不是。”

    “……”

    “是心理咨询室。”

    “……”

    她慢慢勾起嘴角,像最习惯的那样,咧开一个灿烂的笑——

    “他们说我有病。”

    秦隐眼底情绪一停。

    他猝不及防地想起那个滂沱的雨夜,潮漉的眼,还有最后绝望而紧.窒的拥抱。

    如后来梦里,无数次她哭湿了他的唇角。

    【救救我…li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