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35、第 35 章
    第35章

    电竞社第一次团体聚会的地方,选的就比谈梨和谈文谦会面的生态餐厅接地气多了。

    按照后勤部学姐发来的地址,谈梨从计程车上下来,一脸怀疑地走进面前这条夹在商业街铺面中间的巷子。

    巷子不算窄,但很深,走进去二三十米后才终于见着拐弯,还前后无人。

    怎么看怎么像绑架案件多发地。

    谈梨又拐过一个九十度,面前视野终于开阔了些——

    一片三面环墙的空地前,正对她进来的入口,赫然挂着“蓝色妖姬ktv”的大招牌。

    谈梨:“……”

    这名字起得,还挺文艺复兴。

    谈梨记得后勤部学姐发来的信息里,说的就是个ktv,所以她抬脚往那大招牌下走,但还没到跟前,迎面出来两位大哥。

    秋风萧瑟里,光膀,花臂纹身,左青龙右白虎,非常气派。

    就是不怎么像正经人。

    谈梨舌尖舔着压片糖,淡定地往前走。

    她今天穿得很好学生,浅色线衣加长牛仔再加一件薄款风衣,长马尾安顺地扎起来垂在身后。

    可惜发色证明她也不是什么规规矩矩好学生。

    两位大哥大概是谨遵p市凡有屋顶的地方不能吸烟的规矩,出来抽烟透气的。拐出门以后,一个刚把自己气派的防风打火机拿出来,另一个就抬胳膊拐了拐他:“喏,漂亮妞儿。”

    “……”

    那声音不算大,但耐不住地方清静,谈梨听见后顿了顿,脚步没停。她打了个呵欠,依旧耷拉着眼往前走。

    “妹妹,一个人过来玩啊?”防风打火机咔哒一声合起来,拿火机的人调过身,半是调戏地拦住了谈梨的去路。

    谈梨停住。

    和对方对视两秒,谈梨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笑容一展:“我说一个人,你信么?”

    对视这个愣了下。

    另一个站在旁边,没见谈梨眼神,跟着笑:“信啊,哥哥们最相信缘分了,既然这么有缘分,进去一块跟哥哥们唱首歌?”

    “……”

    糖片在谈梨舌尖上翻了个身。

    她轻眯了眯眼,垂在身旁的手腕抬起来,指尖微微活动:“好啊。”小姑娘漂亮脸蛋上笑意明媚极了。

    后过来这个没想到这么轻易,怔了一秒就乐了:“哎,哥哥就喜欢你这样懂事的小姑娘,那我们——”

    他手臂抬起来就想往谈梨身上搭,谈梨也将动手的时候,ktv的门被推开,大招牌吱哟一声。

    气质清隽的男人从门后出来,他停在石台上,缓一抬眼。

    “怎么才来。”

    那声音轻平也干净得很,像随意又不经心,透着点和身后那地方、头顶那招牌格格不入的冷淡感。

    更别说他长相,像哪个剧组里走错地方的主演。

    两个花臂大哥被问得一愣。

    然后其中一个才反应过来,讪讪地让开位置:“哎这,有伴了啊?”

    另一个好似不信,不老实的手落回去,眼神却怀疑地盯着石台上的男人:“你们是一起的?”

    谈梨舔了舔唇角,化开一丝糖味余韵。也不怪这大哥不信,站阶上那人冷冷淡淡清风霁月似的,怎么看和她都不像同路人。

    秦隐既出现,谈梨也不想多费手脚了。她松了手上的蓄力,咬着糖片侧过脸,笑:“我男朋友啊,帅吗?”

    大哥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不信任地扭过头,看向台阶上的男人:“这小姑娘,真是你女朋友?”

    秦隐没说话。

    他视线始终在谈梨身上,到此时也只是沉默两秒,然后迈开腿走下来,在离他们只剩一两米位置停住。

    “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么?”冷冰冰的眼神声音一起,近距离戳到大哥身上。

    大哥被看得毛了毛。

    不等他提起气势,秦隐视线又平移到他身旁,目光里温和了凌厉感,但凉意还在:“梨子。”

    他唇动了动。适应一个亲昵的称呼对性冷淡来说显然是有挑战的。

    “…过来。”

    谈梨从意外里回神,她步伐轻快,几步就到了秦隐面前。

    背对那两人,她朝秦隐飞快地眨了眨眼。那双黑眸如常,也不知道收没收到她的暗示信号。

    谈梨才不管那么多。

    她自己暗示完了,便伸手勾住秦隐的手臂,半靠着他亲密又得意地侧过身——

    “就是我男朋友,羡慕吗大哥?”

    “……”

    大哥噎住。

    趁两位大哥没反应过来,谈梨嘚瑟完就走,绝不恋战。

    不过为了做足戏,进到ktv玻璃门里面,顺着台阶往下走的时候,谈梨还一边挽着秦隐,一边侧头用余光窥着身后动静。

    等地平线高过视线,谈梨放心松开手:“谢谢了,男朋友。”

    秦隐垂眸瞥她。

    谈梨毫不害羞,仰着脸继续朝他笑,牙齿雪白笑容灿烂又坏。

    到楼梯底前她想起什么:“啊,你刚刚出来干嘛的?不会还有事就被我拖进来了吧?”

    “你现在问有点晚了。”

    “亡羊补牢嘛,总比不问好。”谈梨小螃蟹似的横着走,靠过去,促狭地笑,“难道是好学生来ktv要给家里汇报,结果下面没信号?”

    “成年人不需要汇报,”性冷淡的声音里带着淡淡嘲弄,“小孩儿才需要。”

    “……”

    谈梨没来得及反驳,两人下到楼梯底。面前又开阔些,鎏金柜台横亘大堂中后位置。

    到这儿,专业隔音挡不住某些房间的鬼哭狼嚎,声音和那些五光十色的彩灯灯光顺着玻璃门缝溜出来。

    迎上前的服务生认出刚出去的秦隐,点了点头就退回去。

    谈梨在几条岔路前转转头:“往哪走啊男朋友?”

    服务生意外地偷偷看两人。

    谈梨灿笑,旁边某个性冷淡却没什么反应。秦隐刚要开口指路,就见身旁小姑娘瞅准了往右手边走过去了。

    秦隐本能抬手,勾住谈梨那只小挎包。

    “咳——”

    差点被命运锁了喉的谈梨揉着肩颈,拉回挎包,凶巴巴回头:“??”

    秦隐淡定垂回手:“这边。”

    谈梨勾下挎包,跟上去:“你下次可以用说的,这样直接动手,容易出刑事案件。”

    进了过道。

    谈梨看手机确认一遍:“1167包厢对吧?”

    “嗯。”

    “那我应该找得到了,”谈梨抬头,“你不是还有事吗,不用回去吗?”

    “没事了。”秦隐说。

    谈梨狐疑看他:“你不会是,专程去接我的吧?”

    “……”

    秦隐没说话,回眸瞥她。

    大概是“你可以更自恋点”的意思。

    谈梨无辜脸:“那你上去干嘛的?”

    秦隐到底熬不过她那执拗劲儿,插在口袋里的手抽出来,一盒深蓝底色鎏金边的硬质香烟盒躺在他掌心。

    性冷淡张张口:“抽烟。”

    “——?”

    谈梨惊住了。

    秦隐走出一步去,就觉察身旁女孩没跟上来。

    他停下身,回眸:“你……”

    “你竟然抽烟??”

    没看清的小姑娘像只奓了毛的猫似的,带着残影扑上——

    没上来,在他面前停下了。

    那颗白毛小脑袋就凑在他眼皮子底下,对着他掌心里的香烟盒像是研究什么活化石。

    秦隐垂眼看着,眸子里掠过一丝笑意,还有一点他自己都说不分明的遗憾。

    确认过那真是盒香烟,不是唬人的玩具,谈梨狐疑抬头,非常不相信地打量秦隐:“性冷淡也会抽烟吗?”

    秦隐随她性子玩笑,语气也平静:“性冷淡就不能抽烟么。”

    “倒也没有什么《性冷淡统一条令须知》……”谈梨又好奇地低头研究那盒还怪漂亮的烟盒,“但好像想不出性冷淡抽烟会是什么样子,你能抽一支我看看吗?”

    “不能。”

    “哼。”谈梨低回头,看起来还是好奇,“这盒香烟上写的是,什么什么王?”

    “芙蓉王。”

    “这就是芙蓉王啊,我好像听说过。”谈梨回忆了下,“但我见过的那盒不长这个样子——你这里面装的不会是香烟糖吧?”

    “……”

    对上小姑娘跃跃欲试的乌黑眼瞳,秦隐沉默数秒,好气又好笑地轻哂了声:“这是钻石芙蓉王。”

    “?”谈梨显然没听懂。

    “同一个名字也会有不同分类,你看到的可能是别的。”

    “有区别吗?”

    “嗯。”

    “……”

    沉默维持数秒。

    谈梨也不指望这个性冷淡给自己科普不同种类什么区别了,她落回脚跟,最后不甘心地小声问了一句:“我能拿一根吗?就一根。”

    “不能。”性冷淡毫不犹豫。

    谈梨撇嘴:“你好小气啊男朋友。”

    秦隐不为所动。烟盒收回大衣口袋,他转身往里走:“小孩儿不能碰这种东西。”

    谈梨插着兜,晃晃悠悠地跟上去:“我不是坏小孩儿么。”

    “坏小孩儿也不行。”

    “噫。”

    谈梨跟着秦隐弯弯绕绕,终于找到1167包厢前。

    鬼哭狼嚎从门里传出来。

    听声音,最慷慨激昂那个像社长马靖昊的。

    谈梨刚准备推门进去,面前一只手拦过来。

    她顿了顿,顺着那漂亮的手看到那张冷淡的美人脸上,语气散漫敷衍地调戏:“怎么了男朋友。”

    秦隐垂眼望着她,未做声。

    这样过去三四秒的时间,他眼底那点细微的挣扎终于有了结果。他垂手拿出香烟盒,在谈梨意外愣住的表情里,放进她手心。

    秦隐淡声:“虽然它会让你的肺烂掉,但你一定想学也可以。”

    谈梨:“……你这是在恐吓我吗男朋友?”

    “是怕你不听话,”秦隐垂下手,凉冰冰的指腹无意从她掌心划过去,“想学的时候来找我,不要去找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再碰到脏东西。”

    谈梨怔神。

    而那人已经推开玻璃门,跨入轰鸣的噪声里。

    进了包厢以后谈梨才知道,电竞社之所以选在这样一个地方聚会,是因为这儿的老板和社长马靖昊有一点八竿子才打得到的亲戚关系。对着f大周围寸土寸金的门店,马社长思虑再三,就拿着66折的超级vip卡,带社员们来了这家ktv。

    而这是谈梨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

    今天以前,她从来不知道时间可以这么漫长,漫长到让她在心底第387次后悔:她当初在高数教室外,怎么就轻易答应了进这么一个群魔乱舞的社团?

    ——整整半下午,满包厢鬼叫飘摇。

    等麦霸们终于撕心裂肺地唱完了,嗓子全哑了,包厢里这才得片刻消停。马社长早就面红耳赤,他搂着立式麦克风,站在酷炫的颇有上世纪风格的彩灯灯光下,哑着嗓子拍话筒:“果盘、啤酒应有尽有!大家尽情玩!”

    “好噢!社长万岁!!”

    “…………”

    谈梨靠在沙发角落里,半死不活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17:37。

    她没表情地把手机扣回去,摇头。

    这就是地狱啊,地狱。

    果盘和啤酒很快被服务生们一份接一份地送进来,太过亢奋未喝先醉的男生回归原始本能——兴奋得像黑猩猩一样满包厢蹿。

    谈梨拿着果汁有一口没一口地嘬,眼神空懒地看着他们。

    然后她看见大包厢的斜对角,某个性冷淡今天不知道第多少次被社团里的学姐围住,有人拿着调色好看的鸡尾酒,看模样是在温声细语地劝。

    可惜……

    性冷淡就是性冷淡。

    谈梨幸灾乐祸地耷拉回眼,正要窝回沙发里继续自己的装死大业,就被路过的“猩猩”之一望见。

    “梨哥,来一杯吗?”不知名学长示意了下自己从服务生那里接过来的鸡尾酒盘。

    谈梨瞥一眼那些花花绿绿的液体,兴致寥寥,但面上仍灿烂笑着:“我不喝酒。”

    “嗯?梨哥你竟然没喝过酒吗?”第二只路过的“猩猩”也好奇地贴上来。

    “嗯。”

    “为什么啊?”

    “因为,今年刚成年?”

    “……”

    这个无法拒绝的理由让两位学长把剩下的话都噎回去了。

    谈梨很满意。

    包厢里这会儿比方才安静太多,大家都不习惯了,很快有人端着果盘提议:“社长,我看这里能投影哎,我们要不要看一些经典比赛啊?”

    “要要——”

    “我想看去年s赛的!”

    “滚滚滚!去年是劳资梦碎之年,谁、谁提的,是不是zxn的黑粉!?我要鲨了他!”

    “那就放双连冠!我要看liar捧杯那里!”

    “对对!看双连冠!”

    “尤其前年决赛,最后那波极限开团,我能看三千遍!”

    “lai神每一场我都可以三千遍!”

    “……”

    包厢里越说越亢奋的时候,不知道哪一秒,某个安静的角落里有人小声bb了一句:

    “别看了,曾是惊鸿照影来……看也看不回来了。”

    包厢里。

    欢声笑语戛然而止。

    半晌,有人低骂了句:“艹,谁又捅刀子。”

    “这谁说的?非得让我们全社跟着哭两声才行是吧?”

    “唉,lai神,我心里永远的痛。”

    “过几天就是今年全球总决赛的入围赛了吧?也不知道zxn的新打野living和队里磨合得怎么样了。”

    “liar在都赢不了的队伍,他走了就能赢了?”

    “听说zxn准备调整核心战术了。也算积极应变吧。”

    “应变个屁,我看说不定就是因为调整战术,所以liar才被挤走的。以后成绩不好就说是调整期,成绩好就能直接甩锅给离队的liar,简直稳赚啊。”

    “你们新生不知道,咱社里本来也没这么人丁稀少——今年liar一退役,社里好几个学长学姐伤心退社了。”

    “到头来还是错付了啊!”

    说最后一句的人话声刚落,就被旁边的人踹了一脚,笑骂:“得了吧,梨哥还在呢,你哪来的资格说这话?”

    “……”

    这话一落,包厢里众人目光一阵乱扫,最后集中在角落的谈梨身上。

    走神的谈梨被拽回灯光陆离的现实。

    她一歪头,笑问:“都看我做什么?”

    “梨哥,你怎么看不出伤心了啊?当初liar退役那天,你可是差点把国服都给屠了。”

    谈梨正经严肃:“别乱说,那是直播上分。”

    “哈哈哈,要是直播上分都这么个上法,那王者局的排位体验可太要命了。”

    “……”

    嘻嘻哈哈里,气氛重回。

    谈梨眨了下眼,面上笑色好像就被剥掉一层似的,变得轻淡易碎。她垂着眼安静好久,然后支起身。

    谈梨敲了敲桌面:“学长,麻烦递个杯子给我。”

    桌前那学长一愣:“梨哥,你不是不喝酒吗?”

    谈梨撑起一个灿烂而敷衍的笑:“人生就是贵在尝试嘛。”

    “有道理,那你要哪杯?”

    “……”

    谈梨视线落点跳了跳。

    她虽然不喝酒,但也知道啤酒度数很低,常见的酒精度都在2%到5%。所以依据这个“常识”,她目光落上一杯看起来最像啤酒颜色的。

    “就那杯吧。”

    “哦,好。”

    谈梨接过,拿在手里晃了晃。

    大小不一的气泡从杯壁上升腾起来,最后破碎在液面上。

    她凑上去,轻嗅了下。

    噫。

    女孩露出一点嫌弃的眼神。

    和那透明的浅色液体僵持数秒,谈梨最后还是松下眼神。她手指收紧,一根根搭在杯壁外,手腕慢慢用力,抬起。

    谈梨皱着眉心,把那杯酒喝下去。

    与此同时,马靖昊站在包厢中间,茫然乱转——

    “我刚刚点那杯深水炸.弹呢,谁给我端走了?”

    深水炸.弹。

    那是什么中二的酒名?

    谈梨慢慢抬平酒杯,最后一口好像变得好喝了的液体倒进口中。隔着薄薄的玻璃杯壁,她恍惚瞧着那光怪陆离的画面里,对面沙发上有人拿一双好看的黑眸望着她。

    又冷漠,又,有点担心。

    好像liar的眼睛啊。

    谈梨想着,手里放下的杯子慢慢搁到桌上。

    她眼前的灯开始重影,然后转起来,眼皮也慢慢沉下去。

    仅存的念头划过脑海:

    原来人生不是贵在尝试,是跪在尝试啊……

    谈梨倒进沙发里。

    她眼前画面合上的最后一线,是对面沙发上的那个“liar”起身。

    他朝她大步走了过来。

    “liar……”

    谈梨轻声喃喃着,合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