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36、第 36 章
    第36章

    从最后一名麦霸唱哑嗓子后,包厢里基本安静下来。

    闹腾几个小时,大家的体力精力都耗得七七八八,此时多是三五聚着堆,一边果盘酒饮地吃着喝着,一边遥忆当年畅想未来。

    秦隐独坐在角落。

    一下午他就没换过位置,铁打的沙发流水的搭讪学姐,直到全员碰壁,秦隐身旁终于消停了。

    抱着“老娘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别肖想”的念头,那些碰过壁的学姐们仍旧三不五时往那角落瞥一眼。而学姐们的爱慕者们注意到了,也会跟着投去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所以当秦隐突然起身,几秒时间,半个包厢的目光都兜过去了。

    那道身影的目标方向非常明确,他们只需要顺着秦隐冷淡得浸上点冰意的视线,就能成功看到——

    “嗯?梨哥怎么倒下了?”

    “好像喝高了。”

    “不是吧?这喝什么了能直接喝倒?”

    “等等,梨哥面前那个杯子,你们看像不像社长点的深水炸.弹?”

    “雾草,好像真是。”

    “深水炸.弹一口闷?牛逼啊,不愧是梨哥。”

    “难怪会喝醉,脸都红透——”

    最后一人话没说完,视野里那张白里透红的漂亮脸蛋就被一道长腿背影遮得严严实实。

    他下意识往上抬视线,对上一双冷冰冰的黑眸。

    这人一僵,连忙低头。

    被挡了视线的显然不止他一个。反应过来,几人讪讪收回目光后,尴尬地对视着。

    一眼扫干净那些多余视线,秦隐这才转回来。他低垂着细长的眼睫,清隽的侧颜藏在碎发和背光的阴翳里,神情看不分明。

    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满包厢偷眼看过来的社员只看得见那双长腿原地不动地杵了很久。

    然后秦隐弯下身。

    谈梨就倒在这个拐角的沙发里,她身体柔韧性很好——把自己腰腹蜷起个锐角,都不妨碍她带着醉意睡得踏实。

    额前那绺长发大概是随了它主人性子里的乖张,一点都不听话地垂下来,斜斜搭在她挺翘的鼻尖上。

    随着她呼吸,细细的发丝被吹得起伏。

    秦隐终于俯到最低。

    他的手在女孩额头上方停了两秒,还是落下去。隔着那松散的长发,秦隐勾住谈梨纤细的颈。

    和她平常张牙舞爪的锋利不同,睡过去的女孩轻且柔软,稍用些力秦隐都怕把她弄醒了。

    他最慢也最轻柔把人扶起,让她靠在仿真皮质地的沙发靠背里。

    靠背滑溜得很,小姑娘醉了睡觉又不老实,刚扶上去两秒钟,出溜一下又往旁边倒。

    秦隐脱下外套,把人盖住了,耐心再扶回去。

    包厢各个角落里看得目瞪口呆。

    “梨哥直播间里那时候说好的只是路人水友小哥哥呢。”

    “梨子说的话你也信?”

    “最近学校里总在传我都没信,今天算是被正主当面实锤了。新校草对梨哥和对其他人的区别待遇也太明显了点。”

    “对,人家压根没想掩饰。”

    “……”

    那些震惊的议论窸窸窣窣地响着,秦隐好像没听见似的,拿出手机便坐到谈梨身旁的沙发里。

    他单手给手机解锁,划去信息界面。

    身后沙发靠背一软,睡梦里的谈梨又不老实地往另一旁滑下去。

    秦隐没抬眼,伸手把人扶回。

    这样来回几次,偷瞟的社员感觉自己眼睛都看酸了,秦隐那张性冷淡侧脸上却看不出半点不耐烦的情绪。

    直到某一下,不知是秦隐的力度没控制好,还是梦里的谈梨不老实,秦隐扶在她肩侧的掌心一空——

    谈梨的脑袋搭到了秦隐肩上。

    秦隐身影一僵。

    须臾后,他眼撩起又落回,被女孩压在沙发间的右手仍虚扶着,左手指腹在手机上来回跃动。

    屏幕上是一个聊天窗。

    【y】:帮我叫辆车,来xxxx地址。

    【肖】:……

    【肖】:你当我是你家保姆啊

    【肖】:秦家那么多车,你叫人安排过去一辆不就得了

    【y】:不方便。

    【肖】:?

    【肖】:你说这我就来兴趣了,快说说怎么个不方便法?

    【y】:[定位.jpg]

    秦隐随手抛出一张地图截屏。

    地图上,他的当前定位显示在“蓝色妖姬ktv”。

    【肖】:我还以为什么呢?不就是ktv吗,这有什么不方便的?

    【y】:。

    【肖】:……哦等等,想起来了。不好意思,忘记你们秦家门风森严,从小就恨不得给你立108条清规戒律了。

    【肖】: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你最后竟然没选出家,神奇。

    【肖】:不过都这个点了你还在ktv,我圈老干部liar退役以后的夜生活竟然出乎意料地丰富,啧啧啧,说出去这得惊掉多少人的眼镜?

    【y】:。

    虽然是同一个句号,但肖一炀和秦隐自小相识,被这性冷淡死脾气浸淫多年,立刻就能感觉出第二个句号里的不耐了。

    【肖】:行行行这就给你叫

    【肖】:对车有什么座数要求吗

    【y】:没有。

    秦隐发完,顿了顿,他低头往肩侧望去。

    靠在他肩上的女孩呼吸时浅时深,但是眼睛闭得很安逸,半点没有要醒的模样。

    秦隐垂回眸子。

    【y】:司机嘴严就好。

    聊天框里停顿两秒。

    【肖】:????????

    电竞社的第一场聚会一直热闹到了晚上11点半,众人才陆续开始散场。

    老生在学生活动里浸淫已久,都是老油条了,新生不懂,没少被灌倒。社团里几个负责人指挥着,把那些喝大了的往回送。

    等到身边清静了,马靖昊回头扫视包厢里。

    除了葛静和另一个副社长还有后勤部的男部长外,就只剩西南角落沙发上的两位了。

    马靖昊定睛看了几秒,哭笑不得地走过去。

    “隐哥。”

    “……”

    秦隐抬眸。

    11点半已经超过某位电竞圈老干部常规作息里的睡眠时间半小时有余——在本应入梦的时间里被吵了一晚,秦隐此时的情绪绝对算不上好。

    所幸,肩上有个“镇”着他的。

    马靖昊示意了下谈梨:“还没醒?”

    秦隐眼底凉意淡下来,语气里带点轻嘲又像纵容:“一次都没醒过。”

    马靖昊挠头:“睡这么久,这喝的是酒还是安眠药啊?”

    “……”

    秦隐没说话,侧垂下视线看去。

    葛静也走过来:“社长,女生那边还没走完,让她们送谈梨学妹回去?”

    马靖昊:“睡得沉,女生恐怕没法送。”

    “那……”

    “我送她就好。”冷淡声线插入两人的对话中。

    马靖昊不意外,葛静却皱眉看过去。对上两人亲密相依的姿势,他微微咬牙:“这不合适吧。”

    秦隐到此时才抬眼,眼神冷淡:“哪不合适。”

    “……”

    明明那人是坐着,是仰视他的,但葛静心里莫名就有种被俯瞰甚至被轻视的感觉。

    他拧着眉微握起拳:“时间也不早了,你一个男生送谈梨一个女生回去,发生什么怎么办,当然不合适。”

    这话一出,包厢里冷了场。

    仅剩在事外的马靖昊和后勤部长同时愣了下,马靖昊伸手拉了葛静一把,压低声:“你胡说什么呢。”

    葛静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刚刚那话就算是实话也说的太直白太撕破脸,他不由僵住。

    这几秒安静里,沙发角落,男人半垂着眼低哂,声音清冷微嘲:“和你有关系么。”

    “——!”

    一听这话,本来就还没冷静下来的葛静急了,他头猛扭回来:“你什么意思!”

    “我送我女朋友回去,和你有什么关系?”

    “女朋——”葛静愣住,本能反驳,“谈梨明明说了她不是你女朋友!”

    秦隐冷了眼。

    他似乎懒得再与葛静多言,从身侧拿起手机,修长指节在屏幕上轻划几下,调到某个页面。

    截图,进社团群,私聊“葛静”。

    图片发送。

    葛静手机“叮咚”一声。

    他点开消息,皱眉问:“你给我发了什么?”

    “自己看。”

    “……”

    连马靖昊都好奇了,不过碍于秦隐还坐在那儿,他忍住了没凑过去。

    葛静点开图片。

    那是一张群聊截图,最上面标写“72级信工1班班级群”。

    【昨天晚上12点后,我在女寝楼后撞见两大佬一起回来的】

    【后面没看清楚,两人一直藏在楼侧的阴影里,好像是校草大佬把校花大佬按在墙上亲】

    【……】

    比起前面大片的匿名消息,最下面的正主回话,用着谈梨头像,顶着“小孩儿”备注的气泡,醒目到刺眼——

    【同学,你肯定看错人了。我们接吻不是那个姿势。我一般都先在墙上劈个一字马,壁咚亲他。】

    葛静僵住。

    不等他抬头,就听沙发上秦隐冷冷淡淡地开口:“图片就给你留作纪念。不用客气。”

    葛静:“…………”

    秦隐单手扶住谈梨,稍稍用力,然后他起身,将披着他长大衣的女孩一并抱进怀里。

    “如果没什么事,那我就送她回去了。”

    这话是对马靖昊说的。从放完最后一句致命嘲讽以后,某个性冷淡的视线就再懒得往葛静那里落。

    马靖昊立刻点头:“用不用我给你们叫辆车?”

    “不用,我叫过了。”

    “好——哦对,还有梨子的挎包,别给她忘了。”

    马靖昊转身去取,没注意包扣不紧,他一拉包带,没盖上的包扣间掉下件东西来。

    马靖昊捡进手里,愣住了。

    一盒香烟。

    深蓝色打底,滚一圈金边,硬质包装,芙蓉王。

    马靖昊又懵又尴尬地抬头,把香烟和包一起拿起来,他干笑:“不愧是梨子啊,还抽……”

    “那是我的,她不碰烟。”秦隐淡声接了。他眼帘一撩,漆黑眸子里映出三人不相信的表情。

    沉默持续数秒。

    秦隐唇角一勾,今晚积郁的不虞压抑到某个危险的边界,他眼神薄凉又冷:“盒里还有7支,你们想检查一下?”

    “哪、哪能啊。”

    马靖昊一下子回过神,他连忙把香烟盒放回谈梨的挎包,然后把合好的挎包放进被横抱着的女孩怀里。

    等两方礼节性告别,马靖昊看见包厢门关掉那道离开的身影,他表情一垮,搓着胳膊回头。

    “校草大佬简直就是移动制冷机,他明明还比我小两个月呢,怎么在他面前我像个孙子似的??”

    后勤部长嘲笑:“确实像。”

    马靖昊:“……”

    马靖昊:“滚滚滚。哦对还有你,葛静,你今晚怎么回事,人家小两口的事情你掺和什么啊?”

    葛静正对着那截图咬牙,闻言抬头:“谁说他们一定是男女朋友?”

    “那流传这么久,也没见人两位大佬公开澄清啊。”马靖昊说,“而且就算他们不是,那关系至少比和我们亲近多了——秦隐不送,难道要你送?”

    葛静脸色难看:“可如果不是男女朋友,万一出事怎么办?”

    “出事?什么事?”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还能什么事?”

    马靖昊气笑了:“这就是我最放心秦隐送的原因了。”

    “?”

    马靖昊没直接给葛静解释,而是扭过头去问后勤部长:“最坏的结果,一个把另一个睡了,你觉得他俩是谁睡谁?”

    后勤部长想都没想:“那肯定梨哥睡了校草大佬啊。”

    马靖昊捧起无辜笑脸,耸肩转头:“你看。”

    葛静:“…………”

    后勤部长大约也看出什么了,他叹着气走到葛静身旁,拍了拍对方肩膀:“老葛啊,我看你也别想太多。谈梨说不是男女朋友,可能就只是男女朋友之间闹别扭呢。”

    “不是,她明明还说过她想让秦隐疏远——”

    后勤部长:“你注意到秦隐的手机了吗?”

    葛静不情愿地停住:“没,怎么了?”

    “手机套是定制的q版liar,”马靖昊插话进来,“和谈梨的好像是情侣手机套,对吧?”

    后勤部长猛点头:“更何况,人家都给秦隐装烟了,就算不是男女朋友,这得多亲密?”

    葛静的脸色灰败下去。

    马靖昊突然想起什么,咬牙切齿:“艹啊。”

    后勤部长一愣:“社长,你又怎么了?”

    “我刚刚才反应过来,秦隐从谈梨包里掉出来的那盒烟,是钻石芙蓉王吧?”

    “啊?”

    “长得帅成绩好游戏牛,这都不够,他竟然还是个富二代?简直没天理!”

    “…………”

    即便p市,接近午夜12点的街道上也冷清下来。

    路灯高悬,衬得夜幕里星子黯淡躲藏,长灯下的路边,一辆锃光瓦亮的黑色轿车大喇喇地停着。

    某位被盖章“富二代”的性冷淡,此时刚把怀里的小姑娘抱进车内。

    秦隐自己也坐进车里。

    司机是个生脸儿,没见过,正透过后视镜看秦隐:“您是秦隐先生吧?”

    “嗯。”秦隐抬眸,“去f大。”

    “好的。”

    秦隐垂眸,慢慢揉按左手手腕。

    司机在后视镜里瞥见了,玩笑:“您女朋友看着有165往上的身高了,抱起来不太轻松哈?”

    “不怪她,”秦隐眼都没抬,“是我手废。”

    司机无言以对。

    许是从ktv出来这一路夜风太凉,或者是在秦隐怀里颠簸着了,原本熟睡的谈梨在上车前后明显有些躁动。

    秦隐注意到,提醒司机:“后座灯光调到最暗吧。”

    “好。”

    秦隐的视线落到窗外。

    左手手腕还有些麻木的余痛,大约是在抗议他今晚对它的过度使用。这疼痛在普通人承受起来可能困难,但秦隐早习以为常。

    窗外长灯与夜色勾勒出的光影,交错着在他身上晃过去。

    那双清冷得近薄凉的眉眼间,甚至连一丝情绪都找不到。

    直到轿车转过一个十字路口,秦隐习惯性地往车里落了落目光。

    然后在昏暗里,他对上一双眼睛。

    秦隐一停。

    回神他垂眸,低声问:“你什么时候醒的,头疼么?”

    女孩不说话。

    秦隐皱了皱眉。

    如果不是那双乌黑的眼瞳时不时会折起一点窗外落进来的碎光,亮盈盈的像水一样,而且还专注得过分地盯着他,那他都要以为昏暗里的女孩还是睡着的了。

    毕竟平常清醒时候,她可从来没这么听话又安静过。

    等等。

    ……清醒?

    秦隐直起身,往女孩那里俯近,试图辨明她此时的状态:

    “谈梨?”

    黑暗里他的声音低低的透着点哑,格外好听。

    而就在这一秒,女孩突然动了。

    她抬起手,一把按在俯近男人的下颌上,捂住了他的声音。

    “——”

    这一动猝不及防,毫无保留,直接将秦隐压回他的真皮座椅里。

    等秦隐定了眸,女孩已经在有些狭窄的轿车后座里一翻身,直接跨坐在他腿上。

    昏暗里,坐着他腿的女孩俯低,表情很凶:

    “你是谁?为什么绑架我?”

    秦隐:“……”

    秦隐回神,索性顺着她的压制,倚在柔软的座前。

    他撩起眼。

    昏暗中对视,在靠近他的女孩眸子里果然看不到什么固定的焦点。

    秦隐略微头疼。

    捂住他嘴唇的谈梨却不许他低头,她非常强硬地压着他的下颌,温热的手指在他脸侧贴得紧紧的。

    “你说不说,再不说我就要撕票了!”

    秦隐:“……”

    这受害人和行凶者的身份,她还是无缝切换的。

    秦隐开始考虑,如何让此时大约身在梦里的谈梨知道,人被捂着嘴巴——尤其像被她捂得这样紧——是没办法说出话的。

    而谈梨,从方才她就努力要看清楚这个大胆的“绑架犯”的长相,到此时近到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她终于看清了。

    她看清了从她手指盖住的唇向上,到高挺的鼻梁再往上的……

    那双眼睛。

    凶巴巴的小姑娘突然就怔住了。

    她怔了好几秒,才有些不可置信的,轻声的,张了张口。

    “liar?”

    “——”

    秦隐蓦地抬眸。

    黑暗里。

    没有等到答案的谈梨很快就丧失了自己的耐心,她一边咕哝着“怎么又梦见你了”,一边迷蒙着眼眸慢慢压腰。

    她捂在他下颌上的指尖传开一点敏感的轻栗,但仍是用力,像是要防止他动作或者逃走。

    然后女孩温软的气息一点点贴上来,细密的小钩子一样缠住他的呼吸。

    秦隐微皱起眉。

    他的手就垂在身旁,即便腕部再不适,想制服一个醉得迷迷糊糊的女孩,或者拽下她胡闹的手把人推开,还是轻而易举。

    于是修长的手指在真皮座椅上轻动了下,似乎就要抬起。

    但最终,秦隐只垂了眸。

    他什么也没做。任她把他压在座前,亲狎地慢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