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39、第 39 章
    第39章

    秦隐平静地挂断电话,手机放回大衣口袋,然后他撩起眼,看向谈梨。

    “困什么?”

    谈梨:“……”

    对上那双凉凉淡淡似笑非笑的漆黑眸子,谈梨怂得极快,她巴掌一拍十指一合,食指指尖在额头上抵住,作叩首状。

    “对不起,我错了。”

    这个姿势保持了三秒,她抬了一点点头,睁开一只眼睛,认错都古灵精怪得气人——

    “我真不知道是阿姨,如果她误会了,我可以打电话给她解释。”

    秦隐就那样望了她几秒,眼帘一扫,眼睫垂了回去。他随手拿起搁在一旁的包,长腿收回从桌前起身。

    “不用了。”

    垂下的眼睫晃碎掉那一点清冷的笑意,直身和谈梨擦肩而过时,那人又恢复惯常的性冷淡模样。

    “我会和她解释的。”

    谈梨松了口气。

    提着挎包,她转身跟上去。

    “秦隐小哥哥,你今天下午和晚上有什么安排吗?”

    “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如果你还没有安排,那我就帮你安排安排。”

    “?”

    秦隐闻言停身。

    谈梨掰着手指从他身旁过去,语调散漫:“毕竟我还欠着你一段排位赛、一顿饭、一盒香烟……我不是喜欢拖欠债务的人,总得给我个机会还清了吧?”

    说完,谈梨停下,原地转身,背扣着手无辜地看向秦隐。

    秦隐问:“你想怎么还?”

    “唔,比如现在……”谈梨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下午3点半,还剩3个小时到晚餐时间,我可以先带你去老蔡那里打排位。然后请你吃饭。”

    谈梨说完仰起脸,讨表扬似的灿烂笑:“怎么样,我的计划是不是很完美?”

    秦隐有些意动,更多则是遗憾:“我今晚有约。”

    谈梨怔了下:“是上次我在生态餐厅没能碰面的,你的朋友?”下意识脱口,谈梨又觉得唐突,眼睛一弯,“我随口一问,不说也没关系。”

    “不是,”秦隐眼神微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后他只回答,“是我父母。”

    “啊。”

    想起自己几分钟前作的大死,谈梨不知道该做个什么表情。

    沉默在微凉的秋意里发酵了片刻。

    谈梨回神,灿烂笑起:“那祝你和叔叔阿姨吃一餐快乐和睦的团圆饭。”

    “……”

    一餐晚饭用上“祝”,听起来有种别扭的隆重。

    但秦隐想起半个多月前那个深夜,他在教学楼前滂沱的大雨里无意听见的谈梨的电话……那也是他第一次见这个小疯子失态。

    对有些孩子来说,快乐和睦这个词或许从来与家庭无缘。

    秦隐垂眸,认真应下:“好。”

    谈梨并未察觉,她准备转身时,又想起什么:“对了,那个叫向彦茗的,没有骚扰过你吧?”

    秦隐一顿。

    谈梨以为他忘了:“就是上上个月底,生态餐厅里那个——”

    秦隐:“我知道。”

    “咦,”谈梨意外抬眸,“那你记性真好,我就忘了。”

    秦隐眼底原本凉凉的情绪里,掠过一点笑意。他走下台阶,经过谈梨时声音犹冷静淡然:“后来遇到过一次。”

    谈梨警觉,扭头跟上去:“他有骚扰过你吗?”

    “没有,只是求证了一下。”

    “嗯?求证什么?男女朋友关系?”

    “……”

    谈梨没等到那人回答,只等到性冷淡瞥过来的一眼,意味不明:“不是你告诉他们,我不上学、没职业?”

    “啊,是吗,我已经忘了。”谈梨非常坦诚,“他问你为什么出现在f大了?”

    “嗯。”

    “那你怎么说的?”

    “陪读,”秦隐声线平稳淡定,“家属。”

    谈梨:“噗。”

    她扭过身去,憋了两秒还是没忍住,小姑娘哈哈哈地乐起来。

    等终于停住,谈梨转回来,眼角眉梢还有笑意余留:“你真这么跟他说的啊?”

    “嗯。”

    “你这张脸在f大这么有名,等他之后发现真相还不得气死,不对,应该已经发现了……”谈梨停了笑,轻眯起眼,“看来他是没告诉谈文谦啊。”

    秦隐听见谈梨后半句自言自语,微微顿眸:“谈文谦”这个名字有点耳熟,他似乎在哪个长辈那里听到过。

    不过秦隐对长辈们口中那些事情从来不太上心,当初他的高考志愿填报没选金融方向,还曾惹得秦家、萧家两边的长辈出动,照样没拧过他的意愿。

    所以即便想回忆,那些没上心过只偶尔听到的琐碎信息也找不着来源。

    秦隐没强求。

    他想起之前看见教室门外,那个无缘无故就小疯子似的灿烂笑容,她深藏的不快现在看来也有迹可循了——

    “你父亲为向彦茗的事情,给你打电话了?”

    谈梨一怔。

    她转过头,也把思绪拽回来,惊讶地看着秦隐:“哇哦,小哥哥,你是福尔摩斯转世吗,怎么连这都猜得到?”

    秦隐不答。

    谈梨点了点头:“他还以为你是个玩游戏没职业不上学的,让我好好交正经朋友呢。”

    “你怎么说。”

    “我还会再怎么说?”谈梨笑得没心没肺,“当然是怼得他哑口无言,最后跟我撂狠话挂电话了。”

    “……”

    秦隐收回视线:“他毕竟是你父亲。”

    谈梨眼底笑意一冷,面上不变:“干嘛,你也要什么都不知道就拿父女情深血浓于水那一套灌我鸡汤了?”

    秦隐不疾不徐地接了后半句:“一旦有能力的父母下了狠心整治子女,你会吃亏的。”

    谈梨愣了下。

    这个“毕竟”后面的转折倒是她没想到的。

    回过神,谈梨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嘲笑:“他能拿我怎么样?我又没有什么需要他——”

    话声未竟,谈梨的手机震动起来。

    她摸出电话。

    然后秦隐就看见,前一秒还笑得恣意散漫的小混蛋,这一刻就直接停在了原地。

    他微皱起眉,跟着停下。

    谈梨从僵滞里回神,接起电话。

    女孩的声音是秦隐第一次听到的、完完全全收敛了爪牙的乖巧——

    “外婆?”

    “梨子,我听谈家那边打来电话,你父亲说你,交到男朋友了?”

    谈梨:“…………”

    日哦。

    二十分钟后。

    谈梨挂断电话,也不说话,眼巴巴地瞅着秦隐。

    要不是秦隐见惯了她张牙舞爪、恣意憋坏的劲儿,那大概真就要被这水汪汪的眼神骗过去了。

    可怜攻势持续十秒,性冷淡不为所动:“去不了。”

    谈梨竖起一根手指:“就去露一面,露完面我立刻把您恭送回家。”

    “几点结束?”

    “这个……”谈梨迟疑。

    秦隐不意外,轻嗤了声:“结束时间你都不确定,还敢跟我打包票?”

    谈梨想了想,遗憾叹气:“也对,那算了。”

    谈梨不想为难秦隐,放弃得很快。

    两人并肩,无声地走出去几米,秦隐突然问:“你要怎么办。”

    “啊?”谈梨回眸。

    “既然你外婆要见你男朋友,那你今晚怎么办,找你的二四六么。”

    “?”

    过去两秒,谈梨才终于反应过来二四六指的是谁,她弯眼失笑:“不敢不敢,那位比我还莽。我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吧。”

    “……”

    身旁突然没动静了。

    谈梨走出去两步,才察觉秦隐没跟上来。她停住,茫然转身,就见那人站在原地,半撩起眼看她。

    眼神好像有点……

    不等谈梨读懂,那人眼帘一垂,眸子里情绪全都遮了。

    “走吧。”

    “?”

    “我陪你去。”

    “……?”

    肖一炀若是在场,一定免不了扼腕叹息——

    家风森严的秦家不知道拿多少清规戒律养出来的活祖宗,到底就这么把他的第一次妥协拱手送出去了。

    在f大校区周围,最拿得出手的餐厅自然还是那家把自己逼格身价抬得很高的生态餐厅。

    所以毫无意外的,谈梨外婆和谈文谦选定的晚餐地点依然是那里。

    秦隐答应陪谈梨同去后,两人到f大校门外搭上计程车,直奔餐厅。

    车里,秦隐拿出手机。

    谈梨十分感动性冷淡的临危相助,对他关心慰问一路了,此时自然也不会放过:“你要打电话吗小哥哥,手酸不酸呀小哥哥?需要我给你举着手机吗小哥哥?”

    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眼,大概以为这对颜值过高的小情侣在玩什么奇怪的情.趣play。

    秦隐撩起眼:“给我父母打电话,推掉今晚晚餐的约定——你来?”

    再次想起那句“困觉吗小哥哥”,谈梨立刻带上恭谨谦让有分寸的微笑:“不了不了,还是您亲自来。”

    “……”

    秦隐唇角不明显地抬了下。

    电话拨出去,他转向窗外。

    对面接得异常地快。

    不过电话里不是让肖一炀闻风丧胆的“萧阿姨”,而是个压得低低的中年男声:“宝贝儿子??”

    秦隐眼神一跳:“…怎么是你接的我妈电话?”

    “你萧姐去洗手间了,不在。”

    “……”

    计程车里本来就安静,谈梨和秦隐又都坐在后排,谈梨几乎能把电话里的声音听得一字不落。

    所以她此时的表情也就格外迷惑——

    宝贝儿子的妈是他萧姐?

    这什么奇奇怪怪的家庭伦理构造?

    “宝贝儿子啊,我听萧姐说你可能交女朋友了?真的假的?”

    “假的。”

    “咦,她之前明明说听到你旁边有一个很亲近的女孩子的声音。”

    “……”

    秦隐眼皮撩了撩,视野里罪魁祸首无辜地扭头看向窗外,只差再心虚地哼一段小调了。

    秦隐垂回眼,唇角淡勾:“她听错了。”

    “嗯?萧姐怎么可能出错,你不要……啊她回来了。萧姐,是我们宝贝儿子的电话!”

    一个有点冷淡的女声隐约传回:“说了在外面不要这样喊我。”

    “对不起老婆我忘了。”

    “也别贴我这么近。”

    “可是老婆你身上香香的我喜欢这个味道……”

    “滚远点。”

    “那开免提让我也听听我们宝贝儿子的声音吧呜呜……”

    计程车内。

    秦隐:“……”

    谈梨:“…………?”

    秦隐手肘撑在车窗旁,忍耐地按了按额角:“你们要肉麻能等回家以后没有第三个人在的时候吗?”

    “等等。”

    “萧姐我——嗷……”

    “好了。”乱七八糟的声音结束后,冷淡的女声回到电话里,“解决了。有什么事情,说吧。”

    谈梨:…哇哦。

    是她理解的那个“解决了”吗?

    秦隐显然习以为常,声线都冷淡如旧:“你们已经选好餐厅了?”

    “嗯,他犹豫太久,我随便选了一家。”

    “我可能会晚到。”

    “嗯?”

    “我这边,”秦隐停了下,搭在膝上的指节轻敲了敲,“学校里临时有事,我要晚一些过去。”

    对面沉默下来。

    谈梨置身事外地旁听都莫名有点不安,她回过头去看身旁,却见某性冷淡依旧是一副淡然自若岿然不动的模样。

    不愧是性冷淡。

    撒谎天赋上,都比其他人多点了不知道多少个技能点。

    女声终于再次开口:“是学校里有事,还是你个人私事?”

    “学校。”

    “你真没交女朋友?”

    “没有。”

    “那之前的声音怎么回事?”

    “路过的女生,认错人了。”

    “……”

    这对答如流让旁边的谈梨很有点刮目相看的意思。

    而在这番质询后,电话里的女声似乎也打消疑虑:“好,那待会我发你位置,你来之前做回复。”

    “嗯,我记得了。”

    通话结束。

    秦隐放回手机,侧眸对上谈梨没来得及转走的视线:“怎么了。”

    “没事。”谈梨笑着转开,几秒后,她又认命转回来,“好吧,我实在有点好奇。”

    秦隐撩起眼帘,静等她开口。

    谈梨:“刚刚是你家的叔叔阿姨?”

    “嗯。”

    “这样啊,”谈梨点点头,“叔叔性格…真好。”

    秦隐淡淡一哂:“你是想说他神经兮兮的吧。”

    “没有,真的很好。对阿姨的称呼虽然有点奇怪,但是很可爱。”谈梨认真道。

    秦隐深望她一眼,垂转目光:“他们是姐弟恋,我妈姓萧,从年轻时候他就那样称呼她了。”

    “叔叔一定很爱阿姨。”

    秦隐冷淡勾唇,带点嘲弄:“他一直很妻奴。”

    “……”

    身旁突然没了声音。

    秦隐回眸,就见小姑娘洋溢着笑,托着脸看他。

    秦隐:“看我做什么。”

    谈梨:“刚听见叔叔和你说话的时候,我就在想,什么性格遗传果然都是唬人的。”

    秦隐抬眸:“但是?”

    谈梨笑着接了:“但是,等阿姨的声音一出现,我就想,它可能还是有点道理的。”

    “……”

    “所以你别担心,依我看你完全没继承到叔叔的半点可爱,妻奴属性也不会的。”

    “……”

    计程车把两人送到生态餐厅外。

    这一次订的包厢依然是上次的树洞厅,谈梨轻车熟路地踏上圆拱桥,走过“水帘洞”,和秦隐一起到了那个大树桩子外面。

    谈梨回头,给秦隐吃定心丸:“你放心吧小哥哥,这次一结束,我一定找个机会表明我和你分手了——绝对绝对不会再麻烦到你了。”

    “……”

    性冷淡没说话,只瞥了她一眼。

    看眼神,应该是不太信任她这句话。

    谈梨心虚地摸了摸鼻尖:“咳,那我们进去吧。”

    踏上几级木纹质地的石头台阶,到达树桩门前。

    在侍者朝他们做迎宾礼并躬身去拉开房门时,谈梨想起来回头嘱咐秦隐:“我舅舅现在人在国外,应该只有我外婆和谈文谦两个人过来,进去以后见到老太太,你就跟我一样喊外婆吧。”

    “嗯。”

    拉开门的侍者直回身,闻言犹豫了下,还是提醒:“谈小姐。”

    “嗯?”谈梨停住。

    侍者:“您父亲好像在古船厅那边遇见朋友,请了他们一起过来的。所以里面现在不止两位客人。”

    谈梨怔了两秒,冷笑了下。

    “上次是朋友儿子,这次干脆是朋友一家了。还拉上外婆……他是以为人多就能赢了?”

    谈梨眼底嘲弄被冷浸透,但最后还是慢慢按捺下去。

    她转回头,亲昵地挽起秦隐的胳膊,一边往里走一边小声打气:“小哥哥别怕,我保护你。”

    秦隐撇出一声低而清冷的笑:“谢谢你?”

    “客气客气。”

    踩着最后一声客气的尾音,谈梨和秦隐姿态亲昵地踏进包厢里。

    谈梨果然见到一对陌生的夫妇坐在桌旁,似乎在与她家里那位老太太攀谈。听见门口响动,连带谈文谦,四人目光一齐落过来。

    谈梨挽着秦隐,停住。

    她不看旁人,只朝老太太乖巧又甜地笑:“外婆晚上好。”

    她停住,等秦隐接一句。

    等了两秒,身旁安静,谈梨搭在他臂弯间的手偷戳了戳他。

    “…外婆好。”

    那人终于开口,声音低而清越。只是尾音压出了一丝叹意。

    “爸,妈。晚上好。”

    “…………?”

    谈梨懵然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