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40、第 40 章
    第40章

    谈梨几乎怀疑自己幻听了。

    但这时候已经顾不得别的,她拉着秦隐背过身,声音压到最轻:“谈文谦旁边那对夫妇朋友,难道就是你家的叔叔阿姨?”

    秦隐语气平稳:“嗯。”

    谈梨:“……”

    谈梨运了口气,压下心底的惊涛骇浪,唏嘘:“我以为今晚这餐晚饭会是部斗智片,万万没想到是部恐怖片。”

    秦隐被她语气逗到,淡笑了声。

    谈梨捕捉到那一点声音,歪过头看他,压着声敬佩地说:“这种时候你还笑得出来,小哥哥,你这心理素质不做谍报工作打入敌方后部,那真是太可惜了。”

    秦隐平静回:“这时候还有心情玩笑,你也不差。”

    “我不一样。”谈梨呲牙,没心没肺,“我刚刚突然想到,你家叔叔阿姨就是谈文谦的朋友这件事,其实对你假扮我男朋友没有什么影响。但对你就不行了。”

    “?”秦隐垂眼望她。

    谈梨拿手遮着嘴巴想开口,但她贴他极近,这20公分的垂直高度差实在难以逾越。

    谈梨没多想,就着手搭在秦隐臂弯间的姿势,踮起脚攀在那人肩侧低语:“你可是撒谎骗了叔叔阿姨,说你今晚在学校有正事要办的。”

    谈梨说完就落回脚,弯弯的眼角里漾着笑,衬得一双乌黑瞳子里水光转啊转啊,俏皮又憋坏,满是幸灾乐祸的劲儿。

    秦隐落了眼,淡淡瞥她:“是因为谁?”

    谈梨做无辜状:“啊,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巧不是?不过小哥哥你放心,我不是忘恩负义的那种人,之后有什么需要,我一定帮你兜着。”

    “……”

    秦隐未答。

    借着身高优势,他微撩起眼,视线眺过身侧那颗乳白色的小脑袋,落到包厢里侧去。

    然后便接上他的母亲萧筱女士深浅难辨的目光。

    方才的包厢里不止谈梨懵了,那边两位老父亲也懵得不轻。

    尤其是谈文谦。

    前一秒他还在皱眉打量这个没有正经职业却敢惦记他女儿的小子,下一刻他就听见秦隐那句让他愣住的话。

    这片刻死寂过去。

    秦亦生吃惊地回头,问妻子:“老婆,门口那个长得特别像我们宝贝儿子的帅哥,刚刚是不是叫我爸了?”

    “你说呢。”

    “可我们那个从来不撒谎的宝贝儿子现在应该在学校,怎么可能出现在老谈的包厢里?还挽着——”秦亦生停了停,侧了侧身问谈文谦,“老谈,那个漂漂亮亮的小姑娘是你闺女吗?”

    谈文谦心情复杂:“是。”

    秦亦生于是转回去,自己接自己的话头:“还挽着人家老谈的宝贝闺女。”

    萧筱抽走目光:“那你就得问他自己了。”

    “……”

    包厢里原本尴尬沉默的气氛,在秦父的插科打诨下变得轻快了点。秦隐和谈梨被长辈们叫着落座。

    有外婆和秦家父母在,谈梨这次比上回安分多了,她老老实实地等服务生拉开椅子,和秦隐并肩坐下来。

    谈梨的外婆一辈子都是家庭主妇,对商场上的事情、谈家和秦家的交情这些不了解,也不关心。

    她只在意自己今晚过来的原本目的。

    所以在把谈梨身旁那个貌相极为出众的年轻人打量过片刻后,老太太慈眉善目地问谈梨:“梨子,他就是你爸提起的,你一直在交往的那个男朋友吧?”

    不等谈梨抬头,秦亦生和萧筱夫妻两人的目光先一步戳过来了。

    谈梨没吃什么,但还是有种噎住的感觉。

    恰好此时服务生上来布菜。第一道是虫草鲍鱼盅,每客一把小巧的紫砂壶,再配一只小巧的紫砂茶碗,拿木质的托盘盛了,送到每位客人面前去。

    趁着服务生布菜到自己面前,倾身时挡住了几位长辈目光的工夫,谈梨放在桌下的手飞快地攥住了秦隐的衣角,轻拽了拽。

    秦隐回眸。

    【怎么办。】

    谈梨给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

    可惜服务生动作娴熟,没给谈梨问第二句的机会就搁好茶壶茶盅,让开身去。那边四位长辈的目光再次加身。

    谈梨在心底叹了口气。

    她当然记得在计程车里,秦隐是如何向他父母否认恋爱状况、解释她之前的恶作剧的。

    已经有“学校有事”的谎言被拆穿,如果秦家父母发现他们从不撒谎的儿子在恋爱状况的问题上也说了谎……

    承认了他“死”。

    否认,她应该罪不至“死”。

    “梨子?”外婆不解这沉默,追问了声。

    谈梨心里有了权衡,她抬头,面上笑容灿烂:“外婆,其实是我——”

    “小心,烫。”

    清冷声音提醒了一句。谈梨本能中止话声,回眸看向身侧——

    秦隐正微倾过身,拿木质托盘上隔热的手绢托起她面前的茶壶。修长的手指勾过温润的壶身,将油光透亮的茶汤倒进谈梨面前的茶盅里。

    给谈梨斟好一盅后,秦隐才淡定放回茶壶。

    洁白的绢巾擦过冷白修长的手指,同时秦隐抬眸,眼神清冷自若:“抱歉刚刚忘记跟您自我介绍了。我叫秦隐,今年20,是谈梨正在交往的男朋友。”

    “——”

    谈梨怔住。

    老太太点点头:“比我们梨子大两岁啊,不过,我先前听梨子的爸爸说起,你目前是既不上学、也没有固定的工作?”

    “……?”

    秦家父母那边过来的目光,已经快要实质化了。

    秦隐垂眸:“上次是我没能跟叔叔解释清楚。我现在就读f大,和…梨子是同班同学。之所以有那样的说法,是因为我之前休学了几年,这学期刚刚返校。”

    谈文谦眉头一跳:“你也是f大的学生?”

    “是。”

    “……”

    谈文谦没说什么,目光转到谈梨身上。

    这几句话间,秦家父母和谈梨外婆或许没明白,但凭他对自己这个女儿的了解,已经足够他把真实情况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显然什么不上学打游戏没工作的说辞,都是谈梨故意糊弄来恼他的。

    至于秦隐。

    谈文谦眼神微微闪烁。

    秦家的背景家风他再了解不过,从秦家走出来的儿子,也难怪有那样的从容气度……

    “他们家的虫草鲍鱼盅是招牌菜品,每天要限20例。妈,您尝尝看,合不合您口味。”

    谈文谦随和转开话题。

    之后再与秦亦生夫妻交谈时,他也神态自然,没为难过秦隐一句话——仿佛已经完全忘记这场饭局的原本目的了。

    就这样,这场成员诡异的晚餐在诡异的和谐里结束了。

    秦家父母和秦隐的全程交流约等为0,谈文谦看出端倪,谈梨作为罪魁祸首深知根由,但他们谁都没提。

    直到饭局尾声。

    谈梨的外婆一把年纪,身子骨年轻时便差,早早就乏了,谈文谦让人提前送她离开。

    随后萧筱也起身:“谈总,我们归程远些,时间也不早了,就不打扰你们父女了。”

    “好。”谈文谦起身,“我们两家原本就关系近些,现在晚辈又有这样的缘分,以后说不定就该我去叨扰你们了。”

    萧筱微笑:“理应这样,谈总别见外。”

    “当然不会。”

    那边客套完,萧筱转过头,眼里笑色冷下几分:“秦隐。你是跟我们一道回去,还是陪你女朋友?”

    “……”

    一听要和谈文谦独处,谈梨奓了奓毛。

    她本能抬头看了秦隐一眼。

    只是本能过后,想到今晚已经把人折腾得不像话,谈梨又立刻把目光压着收回去了。

    但小姑娘那难得发自内心的可怜巴巴的一眼,还是把秦隐原本到了嘴边的话戳得一颤。

    他垂了垂眸:“我先送谈梨回学校。”

    “好。”萧筱应得利落,转头对秦亦生说,“打电话给廖姨,让她把给他准备的生日蛋糕扔了吧。”

    “——生日?”

    谈梨一惊,下意识重复了遍,仰脸看向秦隐。

    “你今天生日?你们今晚是给你过生日的家庭聚餐?那你怎么还答应跟我——”

    “祝我生日快乐。”

    性冷淡突然开口,轻声打断她。

    谈梨那个平常转得比谁都快的小脑瓜现在已经宕机了,听见这个祈使句,她下意识循着他的话。

    “祝你生日…快乐?”

    秦隐第一次见这个总也憋着坏劲儿的小坏蛋这么乖,乖得有点傻了。

    一点禁不住的笑意在那张清隽得有点冷淡的面庞上浮起。他也没掩饰,随心地勾起唇角,轻笑了声。

    这声好听得过分的笑勾回谈梨的意识,她刚要仰头,脑袋上就被轻轻揉了一把。

    “谢谢。”

    长这么大从来也不知道害羞为何物的梨哥,这一秒僵在那儿,突然觉得脸颊上有点发烫的热。

    她想了想,一定是因为在三位各自年龄比她两倍都多的长辈面前被“摸头杀”,所以才激发了她埋没18年的羞耻心。

    对,就是这样,不可能有别的原因。

    这一口无形狗粮,喂得三位爹妈一噎。

    萧筱怀疑地轻眯了眯眼,开口:“既然已经是交往几个月的男女朋友了,怎么连生日都没相互通过?”

    秦隐顿了顿,侧过身。

    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他的身影把女孩半遮在身后。

    “她是第一次谈恋爱,没经验。”

    谈梨:“?”

    这是当众侮辱她的大好声誉。

    谈梨还没来得及反驳或者作出点别的什么回应,就听见身前看不到神情的那人低头淡淡笑了声。

    和以往哪一次都不同,这声笑带着股子性冷淡特有的骚气。

    “以后,我会好好教她的。”

    谈梨:“…………”

    谈梨:“???”

    性冷淡,谁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