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43、第 43 章
    第43章

    周日清晨,7点。

    谈梨打着呵欠站到长长的洗手台前,随手扎起被睡得凌乱的长发,往身后一甩。然后她拧开水台右边的温水开关,鞠了一把清凉的水扑到脸上。

    又揉洗几把后,她支起身,手扶到洗手台两边。

    台面是一种白底黄纹的大理石,打磨光滑,在壁灯镜灯和干区灯带下,反射着略微晃眼的光。

    谈梨对着镜子里那个满面水珠的没什么表情的女孩子凝视许久,意识总算清醒些。

    她拿起镜子旁挂着的毛巾,随手抹干净脸。

    不等谈梨把毛巾丢进脚旁的竹编圆篓,她放在洗手台最角落置物台上的手机震动起来。

    谈梨停顿两秒,意兴阑珊地走过去,拿起手机。

    视频通话,来电人是盛喃。

    谈梨一顿,眼神里总算有点光彩了。她抬手拍拍脸颊,努力让自己在镜子里显出几分苍白的脸颊红润了点。

    视频通话接起。

    谈梨靠到洗手台上,浴袍下半遮半露的长腿一叠,她懒洋洋地笑起来:“不容易啊,我们高材生总算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

    手机里,盛喃躺在床上哀嚎:“别提了,我今早才从学校里放出来!整整一周不让碰手机,这复读生活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

    谈梨:“啧,黑眼圈都重了。那你不抓紧时间补觉,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你还说!你前天晚上发的消息我刚刚才看到,到底怎么回事啊?你真把那个性冷淡小哥哥拿下了!?”

    说到亢奋话题,盛喃一咕噜从床上翻起来,激动地劈了个青蛙坐:“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啊?”

    谈梨眼神晃了下,然后不在意地笑笑,开嘲讽:“是我那一段语音没说清楚,还是你阅读理解能力又下了一个新的台阶?”

    “嗯?”

    “我不是说了,只是一个绝对不会超过2个月的赌约。”

    “你就别谦虚了,人家都愿意给你试用两个月了。那可是人间绝品啊姐姐,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如果我是你,那我绝对当天晚上就拖他进酒店先睡——卧槽!”

    盛喃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盯着谈梨身后。

    谈梨被她弄得发毛,回头看看自己身后空荡的洗手台和镜子,确认再三后,她没好气地转回来:“你干吗,大早上闹我?”

    “你你你现在在哪儿?”

    “酒店啊。”

    “嘶。”

    盛喃抽了口凉气,开启表情一秒三变的特技,然后她神秘兮兮又鬼鬼祟祟地凑近手机,压低声音——

    “性冷淡好睡吗?”

    谈梨:“…………?”

    两秒后,谈梨反应过来:“大早上的就飙车超速?不怕交警叔叔抓你去蹲小黑屋?”

    盛喃:“我就问问。”

    谈梨:“把你脑子里少儿不宜的东西倒一倒,我是昨晚做直播太晚,门禁了回去不方便,所以直接来的酒店。”

    盛喃:“哦。”

    谈梨轻眯起眼:“你看起来还挺失望?”

    盛喃:“我这不是以为你把人睡了,结果白兴奋一场。”

    谈梨淡嘲:“把人睡了有什么好兴奋的?”

    “当然有!”盛喃理直气壮得像做学术研究,很快她变了个表情,声音也放低得像蛊惑,“你想象一下,越性冷淡的男人越隐忍,床上也一样。可你要是能把他撩动了情,看他皱着眉靠在床头,衬衫被你扯得松垮,眼神又欲又隐忍地垂下来看着你……”

    “——!”

    不知道被什么样的画面惊到,谈梨蓦地回神,差点把手机抖进洗手池里。

    视频里的盛喃难得能捉弄谈梨一回,笑得快要岔气了:“哈哈哈哈你刚刚是不是真的想了!哎不要害羞啊梨哥,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更何况你身边还是那么一位人间绝品,不想才有问题……”

    盛喃在手机里天花乱坠。

    手机外,谈梨定回心神,好气又好笑:“两个月前f大刚开学那会儿,你可是跟我说,这种level不是我们凡人能肖想的。”

    盛喃装傻:“我说过吗?”

    谈梨:“嗯,你那时候死拉着我,说绝对不能看我进第二个坑的气势去哪了?”

    盛喃:“害,我这不是根本没想到他能栽你手里,而且你竟然这么短时间就把人拿下了——梨哥,你干脆办班开课吧。”

    “什么课?”

    “就开课教教我们,怎么才能收服这种级别的性冷淡呗。”

    “……”

    谈梨的笑终于淡下来:“两个月内就会结束的关系,你就不要想得像能天长地久那么美好了。”

    盛喃沉默了下:“你就笃定他坚持不完,所以才答应的,是吧?”

    “对。”

    “万一他……”

    “不会有万一,”谈梨笑了下,但那又好像不能成为一个笑,只是她习惯性地勾起唇,“我妈发病的时候你见过的,谁真的愿意和一个疯子在一起?”

    “可你未必真有阿姨那个病,就算有,也该是程度最轻——”

    “她也不是一开始就是个疯子。”谈梨轻飘飘地打断。

    盛喃的话却像被什么掐住似的,戛然而止。

    谈梨垂下眼,冰凉又嘲讽地笑起来:“给她一个虚妄的依赖,然后抛弃她、头也不回地离开——他就是这样轻易就把她毁了的。”

    “……”

    “她拿自己一辈子犯的错,我不会再犯。”

    “……”

    长久的安静后,盛喃认命地叹气:“所以呢,这赌约你打算怎么办?”

    “简单。”

    “?”

    谈梨从洗手台前起身,懒洋洋地走向外。她的语气也在抬眼后重新变得轻快,好像几秒前还阴沉的人根本不是她。

    “让他知难而退,不就好了?”

    谈梨迈进校门时,七点刚过一刻。

    近校门的主干道上有一段四季常青的松林路。昨晚刚下过一场秋雨,泥土潮湿,泛染的青草气息混着淡淡的松木香,缠绵在晨起的薄雾里。

    昨晚的积雨云大约还没散尽,朝阳总是时有时无的,偶尔从松林间漏下来零碎的一点淡金,很快又躲个没影。

    谈梨百无聊赖地走在路旁。

    周日早晨还要上的课,自然只有校选通识课。当初选课那天正好在9月25日,她赴谈文谦的约不在学校。等26号母亲忌日过去,27号她返校后,顾晓晓同情了她好久。

    好像是因为,还剩下没选完的那几门,都是学长学姐们口中的魔鬼课程。

    26号后那两三天,往往是谈梨心情的一年最低,所以她根本没在意,只敷衍地随手选了一门。

    到昨天想起看了看临时课表,她才知道那门课叫《绘画欣赏与实践》。

    谈梨一边有的没的想着,一边溜达到阶梯教室外的露天长廊后。

    教室门没开,老师也还没来。

    十几个提前到了的学生或单或双地散在长廊前。离谈梨最近的是一对小情侣,靠在长廊尽头的金属围栏上。

    谈梨突然想起什么,立刻拿出手机——

    7:23。

    提前一秒就多一秒的希望。

    谈梨毫不犹豫地跳去通讯录,找到前天晚上刚存进去的还热乎着的联系人“性冷淡”,拨号。

    铃声响了十秒左右,被接起。

    谈梨满怀期待:“喂?”

    “……”

    “小哥哥醒了吗?”

    “……”

    就在谈梨的期待已经逐渐转向愉悦时,手机里一个声音低哂:“你就这么希望能扰我清梦?”

    谈梨噎了下。

    不只是希望落空,更是某人晨起后还没怎么开嗓的声音实在哑得低而性感,混着他惯有的冷淡,勾人指数爆棚。

    谈梨本能开始发散,想此时电话那端的某个性冷淡应该是如何衬衫半解地靠在墙边,似笑非笑地接起她的电话。睡得凌乱慵懒的碎发下,那双黑眸或许正湿潮……

    停。

    谈梨受惊似的眼神一醒。

    然后她晃了晃头。

    一定是昨晚直播太晚了没睡好,今早一起来就被盛喃的“有色思想”污染了心智,所以才会在这么书香圣洁的校园里想这么少儿不宜的场景。

    谈梨自我修复完毕,心虚地咳了声,才重新开口:“你已经醒了?”

    “嗯,”秦隐说完,又补充,“我每天5点半到6点醒。想吵醒我的话,要在那之前才行。”

    谈梨:“……”

    这什么21世纪稀缺的老干部作息?

    但认输是不可能认输的。

    谈梨:“你5点半起而我习惯7点半起,我们果然不合适。”

    秦隐:“这有什么不合适。”

    谈梨唇角一翘,露出点看鱼咬钩的坏劲儿。她欣欣然开口,声音吊儿郎当的:“万一以后我把你睡了,那早上醒来,你一个人多寂寞?”

    “……”

    性冷淡沉默。

    谈梨意图得逞,那点憋坏劲儿在她眼底亮灿灿的,透着她自己没看到的光彩。她嘴角快扬到天上去了。

    就在她感觉自己要忍不住笑出声音来的时候,沉默已久的手机里,响起一声冷淡的低哂:“这样,就能让你开心些了?”

    谈梨一僵:“?”

    秦隐淡声:“那就好。”

    谈梨:“你——”

    性冷淡声线低低的,勾起一点似有若无的笑:“至于我会不会寂寞,等你把我睡了再说。”

    谈梨:“……”

    日哦。

    她竟然连一个性冷淡都骚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