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45、第 45 章
    第45章

    来自性冷淡的这一句“姐姐”,撩得谈梨撑着桌面的胳膊都有点发软。

    她努力撑住了。然后和那双像深海一样幽暗的眸子对视几秒,谈梨识相地直回身,表情转为正经。

    “打扰了。”

    “……”

    “我去交作业。”

    “……”

    小坏蛋溜得飞快。

    谈梨从阶梯教室的石阶走下去。中途还走神了好几秒,最后她只得心虚地从口袋里摸出压片糖盒,倒出一片含了给自己压惊。

    有她和秦隐这一来一往后,教室里零星的学生们已经把作业交的差不多了。

    等谈梨走到讲桌前,低着头的女老师正在弯腰锁多媒体设备,她没抬眼,温和地说:“放在这里就好。”

    谈梨一边想着老师发现如果发现这画上是谈梨自己,要以为她有多自恋,一边将画纸放到那一摞学生作业上方。

    然后她吮着糖片,不经意地一抬眼,就近距离看清了这个女老师的长相。

    谈梨停顿了下。

    讲台后的女老师盘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即便看起来已经是四十余岁的年纪,也仍旧能从五官间分辨出年轻时的姣好美丽。

    而谈梨之所以犹豫,就是对这张脸感觉到一点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在谈梨失神的几秒里,女老师锁好多媒体设备,站起身后她下意识地看向那堆画纸,然后视线就停在最上面的那张。

    那是一张铅笔速写,尽管作画者似乎收着笔触,但画面的构图和层次感都非常饱满,明显是有不浅的功底。

    女老师惊讶地抬起头:“这张画是你画的……”

    余音消止在她视线触上谈梨的面孔时。和别人第一次见到谈梨,而总是被她那一头乳白色长发吸引掉多数注意力不同,女老师的目光紧紧地盯在谈梨的脸上。

    这短暂的几秒,她表情里变换过惊讶、犹疑、怅惘然后失落,不一而足。

    谈梨已经回神,她敏感地察觉到什么。糖片在她舌尖翻了一圈,然后谈梨仰着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老师,您认识我?”

    女老师回神:“你,应该就是谈梨吧?”

    谈梨眨了眨眼,装作茫然的样子:“咦,我在学校里已经这么有名了吗?”

    女老师掩饰地笑笑:“我见过你的照片,也听说过你……我和你父亲是老朋友了,很多年前就认识。只是没想到,原来你成了f大的学生。”

    这一句话里满满的情绪和信息量,让谈梨轻眯起眼睛。

    然后她一笑:“是吗?可惜我从来没听他说过有一位朋友在f大教书,不然我一定早点去拜访您呢。”

    女老师的神情有一点明显的不自在,但她沉默许久后只问了一句:“你父亲他,现在还好吗?”

    谈梨没说话。

    看着对方只差把“我和他有一段往事”写在脸上,谈梨从心底涌起一种反胃感。

    并不针对面前的女老师。

    只是她不期然地想起十几年前那个晚上,死寂的房间,冰冷的月光,还有床上油尽灯枯的女人。

    那天晚上谈文谦到最后都没有出现,或许就是在这个人声鼎沸的世界里的某一个角落,在灯红酒绿里,拥着这样一个红颜知己、说笑度过?

    谈梨低下眼,嘴巴里停住太久的糖片,在味蕾上化开腻人的甜。她把它卷到齿间,慢慢咬碎。

    “他挺好的,”谈梨听见自己清凌凌的笑,透着刺骨的凉,“至少还活着。”

    女老师脸色一变。

    如果方才只是隐隐有些感觉,那此刻谈梨对谈文谦的恶意已经不加掩饰了。女老师有点慌乱而不解地看过去,这才察觉低着头的女孩的情绪状态似乎不太……

    在谈梨几乎压抑到微微颤栗时,她的肩头蓦地一沉。

    谈梨一下子被从那种负面的精神状态里拽了出来,她有些失神地循着本能回头,看向自己身后。

    “你把外套忘了。”

    那个清冷隽淡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自然而平静。

    女老师惊愕:“你是……”

    秦隐站在谈梨身体侧后方,没什么表情地垂着眼,给她调整贴合外套的肩线。做完后,他冷淡抬眸:“我是谈梨的男朋友。”

    不等女老师反应,他又开口:“谈梨今天身体不舒服,如果您没什么事情,那我们先回去了。”

    “这样啊,好,你快带她回去休息吧。”女老师说。

    秦隐朝对方淡淡颔首后,他微微俯身,到女孩耳旁停住:“我们走吧。”

    谈梨没反应也没反抗,顺着秦隐隔着外套扶在她肩侧的手,慢吞吞转身,向教室门口走去。

    女老师在他们身后,无声地松了口气。

    就在她准备低回头去时,那两道身影突然一顿。

    “等等。”

    “……”秦隐听见身旁女孩的声音,似乎找回了一点平常的精气神。他依言停下。

    谈梨从他臂弯里脱身,她回过头去,朝向几米外讲台上的女老师。那样深深看了几秒,谈梨仿佛要把对方的模样刻进脑海里。

    女老师被她看得几乎发毛了。

    谈梨慢慢弯下眼角:“忘记请教了,老师您怎么称呼?”

    女老师犹豫了下:“我姓应,应雪容。”

    “好的,我记住了。”

    谈梨展开一个灿烂的笑。

    “应雪容老师,再见。”

    f大阶梯教室楼的楼后有一条林荫道,在整个校园的西南角,附近除了小路通过去的阶梯教室楼外,只有一栋旧楼。

    按照学长学姐们的说法,这里是f大上世纪就有的第一栋实验楼,后来校区扩建,新楼一座座拔地而起,这栋楼虽然没拆,但也改成了档案存放地,慢慢荒废下来。

    平常这边也没有学生活动,所以就成了f大校园里人迹最稀少的地方。

    从阶梯教室楼出来以后,谈梨始终没说过话,她没什么方向地撞了一圈后,最后就停在这栋旧楼前,插着上衣口袋,似乎在望着这栋矮楼发呆。

    不知道过去多久,她含化了嘴巴里的糖片,终于对着面前的空地懒洋洋地开口:“我都一个人站这么久了,作为一名合格的试用期男朋友,你应该问问我在想什么。”

    风在叶子间停留。

    谈梨身后,一直陪她等着的人又停了几秒,依她的话:“你在想什么。”

    “噫,问的一点都没有感情,”谈梨撇嘴,“我当然是在感悟人生。”

    “……”

    谈梨回过头,笑得灿烂:“开玩笑的。我一直在回忆,我总觉得这个应老师哪里有点眼熟。”

    秦隐:“那你想起来了吗。”

    谈梨遗憾地耸耸肩:“没有。”

    大约是因为临近正午,学校里的师生都去吃午餐了,原本就寂静的林荫道,此时除了他们更是一个人都没有。

    谈梨插着上衣口袋,慢悠悠地溜达到秦隐面前。

    只剩下几十公分的距离时,她停住,看着两人脚尖,然后蓦地仰起脸:“你怎么一直没走啊,男朋友?”

    秦隐垂眸。

    他认真审视过女孩的眉眼,在沉默里找出个不错的借口:“你不是要给我生日礼物么?”

    “啊,”谈梨着实意外,“差点忘了。”

    她拉起自己的背包,认真翻找后,谈梨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白色不透明的袋子。她没有立刻给秦隐,而是晃了晃:“你猜,这是什么礼物。”

    秦隐一眼便看到袋子上的某国际知名高端运动品牌的logo。再判断了下内容物的大小,他了然:“护腕?”

    谈梨眨了眨眼:“现在我相信你是第一次谈恋爱了。”

    性冷淡沉默须臾,轻易领悟了谈梨的意思,他从善如流地改口:“猜不到。”

    谈梨气笑:“晚了。”

    她伸手去袋子里取护腕盒子,然后想起什么。谈梨的手停住,同时笑意里的微恼变成了憋坏的俏皮。

    谈梨无辜地仰起脸:“你那次在学校超市里,是不是说过,你不喜欢粉色?”

    秦隐垂下眼。

    不出他所料,谈梨从袋子里伸出来的手上抓了3只护腕盒子——

    全是浅粉色。

    嫩得快反光了。

    盒子后面,小姑娘笑得十分嚣张:“好看吗?男式的粉色护腕太难买了,我可是跑了好几家门店才买到3只的。”

    秦隐接过“生日礼物”,把3只辣眼睛的护腕往里装,同时没感情地应:“好看。”

    谈梨得了便宜还卖乖:“你的语气一点都不真诚。”

    秦隐:“为什么要买3只?”

    “你的生日不是11月1日吗?”谈梨低下头,在秦隐手里一只一只点过去,“你看,111,刚好3只。”

    秦隐:“……”

    说完以后,谈梨想起什么:“啊对了。”

    “?”

    谈梨展开无害的笑:“这可是女朋友送给你的第一件生日礼物,肯定也是最后一件。等选个良辰吉日,你戴出来让我看看?”

    秦隐垂眸看她。

    谈梨笑容一点都不变,就那样仰着脸和性冷淡的目光对视。

    然后她见性冷淡微侧开脸,轻淡一嗤:“伸手。”

    谈梨十分期待地摊开手。

    秦隐把礼物袋子放回她手上。

    谈梨眼睛一亮,语气却很努力装出遗憾:“啊呀,才第三天就放弃——”

    话没说完,她看见秦隐拿出来一只护腕盒子,三两下撕开包装,取出里面浅粉色的护腕。

    谈梨:“?”

    几秒后,颜色浅嫩嫩的粉护腕,戴到男人那截凌厉冷白的手腕上。

    谈梨:“…………”

    玛德,失策了。

    竟然还挺好看。

    戴着粉色护腕的手抬起,摸了摸懊恼的女孩的头顶,像给一只大型猫科动物顺了顺毛。

    那个性冷淡似乎极轻地笑了下。

    “死心吧,小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