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你胜人间 > 46、第 46 章
    第46章

    谈梨觉得不行。

    这样下去,不用两个月,也不用秦隐放弃,她揣在左胸口里面的那颗坏东西就要先叛变了。

    谈梨脚底一滑,从秦隐手掌心下溜出去,转过头,她还摆出无辜的表情:“死心?死什么心?”

    秦隐垂回手,直身看她。那只戴在手腕上的粉色护腕十分扎眼。

    谈梨被那双黢黑的眸子盯得有点心虚,但还是凭借着自己精湛的演技撑住了。

    她目光若无其事地躲开,四处转转,最后定格在面前沉浸在正午的阳光里的旧楼上。

    不知道想到什么,谈梨眼底亮起点狡黠的光。她转回头去,眯眯眼笑。

    “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情,就不陪你去吃午饭了,男朋友。”

    “什么事?”

    “古、楼、探、险。”

    “……”

    顺着谈梨的手指,看见阳光下矗立的老楼,秦隐着实沉默了好几秒。

    即便对谈梨的脾性很了解了,他也总有几次不禁好奇——小坏蛋变成小弱智的时候,大脑里都是些什么奇奇怪怪的构造。

    秦隐无奈上前:“不介意的话,我陪你一起。”

    谈梨眨了眨眼,慢半拍接:“介意……倒是不介意,但你确定,要陪我一起?”

    秦隐:“怎么了。”

    谈梨脱口而出:“我以为你对这么小学鸡的事情不感兴趣。”说完她就后悔了。

    而不出她所料,某个性冷淡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那人薄唇微微掀起个不明显的弧度:“原来你也知道?”

    谈梨保持住微笑:“…那你还跟我去干吗,男朋友?”

    秦隐淡淡收了笑,在她前面走向旧楼:“男朋友怕你的古楼探险变成古楼遇险,跟你一起去,方便保护。”

    谈梨:“……”

    现在性冷淡都这么会撩了吗?

    正午的阳光下,一点错觉似的红晕浮现在女孩脸颊,只是很快又被风吹散了。

    谈梨迈开步子跟上去,语气很不服气:“真遇到危险,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

    “……”

    档案楼里人迹确实少得可怜,但也不至于到古楼鬼屋的级别。每层楼偶尔还是能遇见一两位老师或者学生模样的。

    凡是注意到两人的,无一例外被秦隐手腕上那只粉色护腕抢走过视线。

    谈梨起初没在意,直到两人快上到最高一层时,两个挽着胳膊从他们身旁下楼的小姑娘凑在一起,嘀咕了几句什么,隐隐有“护腕”“粉色”伴着笑声传回来。

    谈梨身影蓦地一停。

    落了她两三级台阶在下,秦隐跟着停下来:“怎么了?”

    “你没听见么?”谈梨转回身,木着脸指指z形楼梯的扶手缝隙,那两个小姑娘的身影还没完全离开他们的视野。

    秦隐眸子一扫,没情绪地落回来:“听到了。”

    对着那张完全不在意的脸,谈梨揉了揉头发:“你们性冷淡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无与伦比的脾气好。”

    秦隐淡淡一哂:“对你么。”

    谈梨噎住。

    秦隐停得低了她两三级台阶,所以此时两人少有地在都站着的姿势上,以谈梨稍稍俯视秦隐的高度差对峙。

    但这海拔优势没能削减谈梨心里的心虚,她皱了皱脸,这句咕哝的声音轻悄悄的:“我哪知道你真会戴了。”

    “……”

    “虽然还挺好看的,但颜色确实有点奇怪,”谈梨走下两人之间那两级台阶,在秦隐上方一级停住,她弯腰去勾那人手腕,“还是摘了吧。”

    “……”

    在谈梨的手指尖几乎要捧到秦隐手腕时,那截线条凌厉而漂亮的腕骨突然往后一抬。

    他避开了她的手。

    谈梨茫然抬头:“?”

    她撞进一双眸子里,在室内背光的楼梯上,那双眸子格外漆黑而幽沉,像是光都无法落入。

    然后谈梨看见一点冷淡的笑意在里面微微浮起,可惜没等她欣赏多一会儿,那人眼皮一垂,就将眸子里的光景半遮掩回去。

    “不用摘。”

    “?”谈梨回神,“你确定?”

    “确定。”

    “为什么?”谈梨狐疑地眯起眼,“难道你之前说自己不喜欢粉色其实是口嫌体正直,我送你粉色护腕刚好遂了你的心意?”

    这话自然是捉弄加玩笑,但谈梨没想到,站在她下面一级台阶的男人还真淡淡应了一声:“嗯。”

    谈梨:“??”

    秦隐嘴角勾了下,插着裤袋从她身侧绕上去:“现在喜欢了。”

    谈梨一顿。

    等秦隐踏上最高层,回过神的谈梨已经从他身后追上来:“袋子给我吧。”

    秦隐回眸,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把手里的礼物袋子递过去。然后他就见身旁的女孩低下头去捣鼓了会儿,右手一抬,晃到他面前——

    和她惯常给人的张牙舞爪的感觉不同,女孩有一双瓷白纤细的手腕,此时右边这段上,戴着亮晃晃的嫩粉色。

    “反正你又不能同时戴3只,我回收一只吧。”

    “你喜欢粉色?”

    “怎么会,”谈梨撇嘴,“两个人一起丢人总比一个人丢人好,何况本来就是我的主意。”

    谈梨说完,把右胳膊靠到秦隐插着裤袋的左手手腕旁,端详两秒,她没心没肺地一笑:“别说,还挺像情侣款——不过得是老年伤残组的。”

    “……”

    秦隐眼神一动。

    但谈梨显然没察觉自己无意识说了什么,转头就继续她的小学鸡探险去了。

    最高这层的房间全都上了锁,谈梨转过一圈,一无所获地回到楼梯口。

    她揣着口袋:“看来今天的古楼冒险活动就要这么结——咦?”

    秦隐抬眸,然后顺着谈梨的视线移动目光,他看到往上通的最后半截楼梯。

    谈梨:“这是,上天台的?”

    秦隐打量了眼楼梯尽头老旧的金属门,上面的油漆已经剥落一大片,门锁位置虚虚地扣着,透出一条半隐半现的光线。

    后面到底是天台还是别的地方,难以判断。

    谈梨没等秦隐的回答,眼睛里闪出兴奋的情绪:“怎么看怎么像恐怖片的开头场景。”

    秦隐皱了下眉,侧过头去。

    谈梨已经摩拳擦掌地往上冲了——

    可惜出师未捷。

    她被“命运”残忍拎住了后颈皮。

    谈梨微恼地转回头,瞳子睖得乌黑:“你抓我外套干嘛?”

    秦隐淡淡垂眸:“别乱跑。”

    “……”

    谈梨本能缩了缩脖子。

    性冷淡不言不笑的时候,还真有点不怒自威的大家长的气场。

    但梨哥毕竟是梨哥,很快她就回过神,然后不甘示弱地盯回去:“你管我。”

    小姑娘只差和他吐舌做鬼脸示威了。

    秦隐不动声色。

    和谈梨僵持了大约五秒,他垂了垂眼:“一定要上去?”

    “嗯!”

    秦隐把她拎到身后:“那我先上。”

    “……?”

    谈梨一怔。

    这次,直到那身影上了半截楼梯,谈梨才蓦地反应过来。那道油漆斑驳的旧门前很黑很暗,像是一张张开口吞人的嘴,连那道挺拔清瘦的身影都被模糊了棱角。

    谈梨心里没来由地一慌——

    “算了!”

    那道身影停在门前,微微侧回身。

    谈梨攥紧手指,这几秒里她脑海中晃过许多她最讨厌的场景和碎片,全都和失去有关。

    明明只是学校里的一道门,几乎不可能有什么危险,她知道是她那些奇怪的心理问题在作祟,但她就是不安。

    可能会失去或者伤害到秦隐这件事,让她不安。

    谈梨掌心里微微起了汗:“我说,算了。我突然不想看了——我们回去吧。”

    “没关系。”

    “?”

    谈梨没来得及阻止,就见那人将身前的铁门一推。

    “!”

    谈梨的脸色蓦地一变。

    但什么都没发生。

    除了她脑海里那些妖魔鬼怪一样晃过去的场景碎片,她仰视着的楼梯尽头只有一片光亮。

    秦隐站在天光骤泄的门前,回过身:“我看了,是天台。”他声音依旧冷冷淡淡的,只是在尾音处停顿了下,有点意外,“你吓到了?”

    谈梨回神,她满不在乎地笑了笑,把掌心汗湿的手插回上衣口袋:“怎么可能?我可是初中起就把《恐怖游轮》当睡前故事看的。”

    秦隐不疑有他。

    谈梨站在光线昏暗的地方,他也只当那一秒是自己没看清的错觉:“这半层楼梯太暗了,你小心点。”

    “嗯。”

    通往天台的这层楼梯确实很黑很暗,尽头是唯一的光。

    犹豫之后,谈梨朝他走去。

    旧楼的天台也是上世纪的风格,边缘砌起过腰高度的矮墙作为遮挡。

    尽管被远处的几座新楼显得低矮,连楼后的树都能比高,但风从楼顶吹过去时,还是让人有种四野空旷的舒适。

    天台上一个人都没有,从那铁门都不挂锁的情况来看,显然很少有学生发现这个地方。

    谈·小学鸡·梨在天台上快乐地转过一圈,就跑到临着楼后高树的西南边角。

    她趴在脏兮兮的水泥围栏上往外眺望,还嫌不够,又一撑胳膊——

    背对着身后吹过空旷蓝天的长风,女孩晃着腿坐到了水泥围栏上方。

    身后就是几层高的空气

    “——”

    秦隐在几米外看见,没来得及出声阻拦,眼皮重重地一跳。

    等谈梨单手撑着身旁的水泥台边,看够了这边的风景想要回头去另一边时,她就先对上了性冷淡黑得幽沉的眸子。

    谈梨怔了下,晃着的腿停住:“…你怎么了?”

    虽然还是那张写满了性冷淡的没表情的脸,但那眼神,总给她一种凶巴巴的要吃人似的感觉。

    谈梨思索几秒,不确定地问:“难道是因为,我上来以后只顾自己玩,冷落你了?”

    秦隐眼底情绪压了压,他垂回眼:“没有。”

    “…噢。”

    谈梨刚想转回去,就察觉什么,她犹豫地把自己晃着的腿往旁边挪了挪,不等动作完,对上秦隐又落过来的目光,她解释:“我们是不是离得,稍微有点太近了?”

    那都不是近。

    她的脚尖差一点点就能踢到性冷淡的长腿上了。

    按照liar的习惯来看,性冷淡一般都洁癖严重,万一给这人裤线笔直的黑色长裤蹭上一块脚印,那岂不是要跳过“被放弃”环节,直接进入“被灭口”了么。

    谈梨在心底吐了吐舌,自觉又往后挪了挪。

    可惜这次没得逞——她的胳膊被人一把攥住了。

    力道大得让她有点疼。

    谈梨没恼,只意外地抬起头,她的视线顺着那只修长有力的手,看到秦隐的脸上去。

    性冷淡微抿着唇,下颌到颈部绷起凌厉的线条,眉皱起来。

    这次谈梨确定自己不是错觉:这人是真的生气了。

    头一回见性冷淡动怒,谈梨心里除了难能有点犯怂,还有种想摸手机给他拍下来的蠢蠢欲动——

    恼怒让那双黑眸更加幽深,一眼望不见底似的;收紧的下颌到颈线,那颗形状漂亮的喉结因情绪上的克制而微微滚动。

    生气的性冷淡,好像更性感了。

    等谈梨魂游天外回来,秦隐已经垂敛眼眸。他似乎恢复了平素的冷静淡漠,但声音里仍透出一丝情绪大动后的低哑。

    “别乱动,太危险了。”

    谈梨慢吞吞地眨了下眼睛,然后又眨了一下。她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然后忍不住笑:“啊,你是怕我掉下去吗?”

    秦隐没说话,沉目看她。

    谈梨拍拍秦隐攥着自己的手臂,像是安抚又像是玩笑:“不会,分寸我有的,掉不下去。”

    “……”

    轻轻飘飘一句话,秦隐就感觉自己心底刚压下去的那点火气,再一次被撩拨起来了。

    谈梨像长在了他的情绪开关上。

    见秦隐不肯松手,谈梨索性随他便了。转开头一两秒她又转回来,好奇地问:“你一定要跟我进楼,难道也是因为担心我一个人会想不开?”

    秦隐:“不是。”

    谈梨不信,笑得眼睛弯下来:“你也太心地善良了吧,小哥哥?”

    最后一个称呼里似有若无的疏离,像是在提醒什么。秦隐慢慢压下情绪,松开手指。

    沉默后,秦隐才问:“你就没有怕的东西?”

    谈梨眯起眼想了想,灿烂地笑着回头:“没有啊。”

    “……”

    “你没听说过那句话吗,”谈梨歪过头去,不正经地玩笑着,“海纳百川,无欲则刚。”

    “……”

    冷静下来的秦隐眼帘挑起:“海纳百川后面是接无欲则刚?”

    谈梨无辜回头:“不是吗?”

    秦隐:“那壁立千仞后面接什么?”

    谈梨:“有容乃大?”

    秦隐:“你是想气死你的语文老师。”

    尽管这样说,秦隐转开脸后,眼底一点淡淡的笑还是冲散了方才的凝重。直到秦隐再次打破沉默:“无欲则刚。”

    “嗯?”谈梨转回来。

    秦隐正望向她:“在这个世界上,你就没有任何想要的东西?”

    这次谈梨不假思索:“嗯。没有。”

    “liar呢。”

    “——”

    谈梨怔住。

    她显然完全没想到秦隐会突然主动提起liar,被动失神了几秒,她回过意识,莞尔:“liar不一样。别的是不想要,他是不能想。”

    “……”

    秦隐搁在女孩腿旁的手指轻动了下。

    安静不知道持续了多久。

    谈梨坐在风里,半闭上眼享受这种好像会飞起来的感觉时,她突然听见身旁的人问:“你的生日在哪一天?”

    “干嘛?”谈梨警觉睁眼,“你也要送我粉色护腕绿色棒球帽之类的吗?”

    秦隐一顿:“绿色…棒球帽?”

    谈梨顿了下,心虚小声:“只是想过,没付诸行动。”

    秦隐冷淡地轻嗤了下:“没买到还是没行动?”

    谈梨心虚地哼了声小调,扭开头。

    但性冷淡难得坚持:“生日。”

    谈梨犹豫了下,掰着手指数了数:“好像还有一个多月呢,而且,你问了也没用。”

    “为什么没用。”

    “第一,我们的关系不会存续到那时候的,在那之前你会放弃的,”谈梨比了两根白生生的手指,笑得眸子潋滟地转回来,“第二,我没有想要的礼物,所以你送我什么都没用。”

    秦隐微眯起眼。

    【你想要什么?】

    【问了也没用,别人送的不算。】

    【假如。】

    【假如liar送啊,那我想要……他那颗标志性的定制耳钉!】

    【……你怎么不要他本人?】

    【也行。】

    谈梨听见秦隐似乎低笑了声,冷淡又懒洋洋的,他的声线本就好听,尾音里像拖着几把小钩子,挠得人心尖微痒。

    谈梨忍不住轻眯起眼,坐在水泥台边缘低头看那人:“你笑什么?”

    秦隐目光落在她竖着的两根手指上。

    他抬手。

    先弯起她的中指。

    “第一,我不会放弃你。”

    然后食指。

    “第二,等你生日那天,我会给你你想要的…全部礼物。”